宗教信仰

生命禅院
[主页]->[宗教信仰]->[生命禅院]->[二、中级修炼 ]
生命禅院
·坚守文明就是守道/恒德草
·党恩党情永难忘/珠峰草
·你 永不枯萎/智师草
·生死存亡,人类希望/智师草
·苍天啊小草向您倾诉/恒德草
·生死边缘我的立场和表态/悠缘草
·破坏升级!法律的权威在哪里/悠缘草
·致生命绿洲四分院所在地的村民们/雪峰
·生命禅院楚雄三分院被非法侵占全过程图解/逸仙草
·第二家园成员遭遇的系列迫害已构成侵犯人权犯罪
·活下来的禅院草不要忘了楚雄欠的债/雪峰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恒德草
·文明社区遭不测 呼吁中央政府来解决/苍茫草
·习主席最新讲话解生命绿洲困局/雪峰
·第二家园成员遭遇的迫害已构成故意伤害罪
·家园兄弟姐妹在迫害中成长/雪峰
·雪峰昨夜得一梦/雪峰
·12月5日暴徒骚扰四分院事件
·无我无相 走向涅槃/雪峰
·我的公开信——致所有我有缘相逢过的人/凤性草
·生命禅院破坏家庭了吗/雪峰
·性命攸关的请求和呼吁
·对生命禅院第二家园的欲加之名何患无辞
·致临沧市临翔区森林公安/雪峰
·祈愿上帝给家园恩赐几位善于外交的禅院草/雪峰
·我坚信习主席是圣人思想圣人胸襟圣人情怀/雪峰
·三分院非暴力不合作实况报道后记/神功草
·友好的协谈/恒德草
·生命禅院的二十六个不动摇/雪峰
·毛主席的这些教导应当牢记/雪峰
·向地方政府道歉 请政府给我们指一条路/雪峰
·危机时期对家园的任何帮助弥足珍贵/雪峰
·中华民族难道不愿有位大思想家吗/悠缘草
·日本木之花代表Michiyo与雪峰交流及四分院生活照/同心草
·风物长宜放眼量/雪峰
·通告:接受政府指令 解散生命绿洲/雪峰
·解散家园步骤/雪峰
·希望政府千万不要逼得太急/雪峰
·请家园每一位陈述解散家园后的困难/雪峰
·政府不讲信用 欺人太甚/雪峰
·谨防地方政府阴谋/雪峰
·庄严宣告:生命绿洲不解散了/雪峰
·试问云南地方政府九个问题/雪峰
·致楚雄市原三分院房东的公开信/雪峰
·现阶段中国可否局部实行共产主义/雪峰
·我们不要政府同情怜悯 只要宪法赋予的权利/雪峰
·云南省副省长丁绍祥与生命绿洲遭受的迫害有关/雪峰
·原形毕露后的极品下作狗急跳墙/悠缘草
·保住共产主义生态社区的价值和意义/雪峰
·邀请媒体和专家学者来体验共产主义生活/雪峰
·打压第二家园者必将成为人类的千古罪人/雪峰
·法新社记者Tom 在生命绿洲体验及与创始人雪峰交流照片
·坚信严寒过去,就是春天/秋实草
·给临沧市临翔区忙畔乡政府的请求书/雪峰
·建议把第二家园纳入临沧生态文明典范计划/雪峰
·危机面前禅院草们为什么气定神闲/雪峰
·Invit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Largest Project in Human’s History
·Invitation to the Media, Experts, and Scholars Come and Experience the
·要求楚雄市地方政府还回我们的三分院/雪峰
·金钱激励和理想激励谁更有效/雪峰
·你敢有远大理想吗/雪峰
·猪活着到底为了什么 人呢/雪峰
·建设绿色中国,已迫在眉睫/秋实草
·Contrastive Photos : Before and After the Building(1)
·Contrastive Photos : Before and After the Building(2)
·The 3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NOW)
·The 4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BEFORE)
·The 4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NOW)
·2014当是翻天覆地的一年/雪峰
·森林公安车辆堵塞了家园通往外界的唯一道路/悠缘草
·森林公安限制了宪法赋予我们的自由/雪峰
·读万民草《新时代赋予的机遇与挑战》感受/雪峰
·森林公安用高音大喇叭向我们做法制宣传/ 袭黛草
·迫害升级 森林公安预谋杀人/雪峰
·共产主义的优越性将无与伦比/秋实草
·自始至终坚守文明法则/雪峰
·爱充满心间充满家园/雪峰
·新生事物的成长一定要经过艰难曲折/雪峰
·五蕴皆空 回归零态/雪峰
·这是整个人类的堕落——生命禅院告世人书/雪峰
·共产主义就是人间天堂/秋实草
·面对野蛮和违法 我的态度/雪峰
·一分院今天上午收到的通告
·有家可回的兄弟姐妹先回家吧/雪峰
·不懂法规的《通知》/娇娥
·生命禅院雪峰是不是太狂妄/娇娥
·为什么“没有雪峰,人类就没有希望”/百川草
·对雪峰“没有我雪峰,人类没有希望”的一点认识/逍遥草
·一分院面临全面断水断路断电/爱恋草
·对第二家园实施遣散的派出所信函内容/佛义草
·雪峰的反思 自贬 忏悔 道歉/雪峰
·深刻认识政府遣散第二家园的合理性/雪峰
·共产主义新生活模式一定要保留/秋实草
·上帝啊 你不管我们了吗/雪峰
·上帝啊 你不管我们了吗/雪峰
·向着净土圣地继续跋涉攀登/雪峰
·就生命禅院第二家园现状向全社会汇报/雪峰
·春天来啦/雪峰
·向世界各国寻求生存和发展之路/雪峰
·Re: Seek the Possibilities of Survival and Development
·从“雪峰肯定是要被抓的”谈起/雪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中级修炼 

二、中级修炼  

   

雪峰

   

   

   1、静心  

   

     万物耗于动而生于静。静者神明之舍。静则生慧,动则生昏。无宁静难以致远。俗世间声色货利,人我是非,引诱误导,机权谋诈,刀光剑影,急流险滩,危机四伏,百千万状,唯以静照之,则如日当空,氛霾尽扫,一派清明,可求祥和。

   

     何以静心:不自卑、不自是、不傲慢、不发愿、不发怒、不发情、不亏天、不亏人、不亏地、不亏己、不嗜异味、不挟怪性、不习阴谋、不作奇态、不辱神佛、不谈人非、不论世道、不讲俗情、不夸己能、寡欲、节劳、慎言、戒杀,可静心。

   

   

   2、止心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人生有限,欲望无边。所求如食,永无止境,欲求如魔,扰乱情志,迷惑佛性,此处着眼不高,即坠魔境,一入魔境,迷雾重重,难见仙景,枉活此生。故该止当止,激流勇退。

   

   

   3、治心  

   

     生我者神,死我者心。心者身之主,神之帅,心动神昏,心静神清,心驰神荡。心一动,诸患为招,百病有药,心病难治。"故善治生者,先治其心,将躁则安之,将邪则止之,将求则舍而抑之,将浊则清而澄之。"久而久之,则物不挠心,神安于中,神旺神清神安是与负宇宙接通,调动负宇宙能量的关键。

   

   

   4、正心  

   

     治心先正心,心不正邪念丛生。正心第一读《圣经》,《圣经》不读事不明;正心第二读"佛经","佛经"不读理不通;正心第三读《古兰经》,该经不读心难诚;正心第四读《道德经》,此经不读路不清;正心第五学科学,不懂科学乱通通。

   

   

   5、虚心  

   

     纵观上下五千年,心虚者寥寥无几。人们执着于自己的偏见、成见、邪见、妄见、一孔之见,坚持己见,死不认错,白白蹉跎了几番人生,辜负了上帝的几番耐心。正所谓天堂有路就不走,地狱无门偏要撞,自酿苦酒喝,还怨上帝不公。

   

     受苦受难受穷受罪受挫的人最需要虚心,但事实恰好相反,越是懂道理越多,智慧越高的人越虚心,越是不明事理的人越固执、越顽固、越反动、越残忍,离道越远,不仅成不了仙,下一世成人也难。

   

     相对而言,那些大科学家,部分亿万富翁,政治领袖(当了总统,成了帝王的不一定是政治领袖)比较虚心,那些深藏不露世的大隐高士比较虚心。

   

     如何虚心?首先要知道,心的容量有大有小,小的小到针尖都插不进,大的大到可包罗宇宙万象。心越实,心的容量越小,心越虚,心的容量越大。可以说,宇宙有多大,你的心就有多大,但这个心必须是虚心。我们暂且做一个不十分恰当的比喻,把心看作是一间屋子,若这间屋子是空的(虚的),那就有用了,这间屋子可当卧室,可成书房,可为办公室,可作健身房,可用作贮藏室,可当牢房,也可改成厕所,依据所需,可成所室。但若这间屋子已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那这间屋子就几乎成了杂物堆放处,再无法装进更多的东西,也无法把它变成一个有用的屋子,你若要想把它变成有用的屋子,就必须把里面不需要的东西搬出来,不论这些东西在你的眼中多么珍贵,多么有价值,你要果断地把它清理掉,扔掉,即使里面已加固了钢筋水泥,也要费力把它拆掉。

   

     心如室,你的偏见,成见越多,你的心的用处越少,容量越小。在此我举三个例子;

   

     1、我有一个凡间朋友,学识渊博,胆识过人,但当我谈起宇宙的形成和生命的起源问题时,他当即断言,"宇宙是大爆炸形成的,生命是水里产生的,物种是进化而来的",并显出不耐烦与我继续讨论的神气,我当即哑口无言。几百年来,这种成见,偏见已被世人公认,束缚了千万人的心智,为什么就不用科学的方法,科学的思维去一步一步推理,证实。若大爆炸能形成一个有序运行的宇宙体系,为什么长崎,广岛被炸后非但没有形成两个更美丽、更有序、更现代化的城市,反而变成了杂乱无章的一片废墟?要驳倒生命是偶然在水里形成的谬论,需要很大的篇幅,就请大家读一读《Life - How did it get here? By evolution or by creation?》这本书,就会清楚。(该书只要写信到25 Columbia Heights, Brooklyn, N.Y. 11201. U.S.A.索取,就会得到)。

   

     这儿需要提醒的是,即使进化论学说的代表人物查尔斯.达尔文也承认:That life may have been "originally breathed by the creator into a few forms or into one,"而生命是偶然在水里诞生的代表人物Richard Dawkins 在他的书中说:This book should be read almost as though it were science fiction.进化,只是同一种族的动物,植物,微生物有进化,一种物种不会进化成另一物种,也就是说,兔子不会进化成骏马,蜗牛不会进化成耕牛,桃枝嫁接到柳树上不会长出桃子,猴子再进化也成不了人。至于人类,只是由于知识的积累和经验的丰富,不断认识到了和应用了物质世界本身存在的一些规律,变得聪明了,文明了,再进化也不会在后脑勺上长出眼睛,背上长出翅膀来。只要少有点科学头脑,跟踪一下以美国为首的科学家们不断探索出的基因知识,就知道物种是进化来的说法是谬论。毛泽东说过:谬种流传,误人不浅。真乃破的之言。

   

     2.我还有一个朋友的夫人,每当我敦促这位朋友学学《圣经》时,旁边的她马上斩钉截铁地引用马克思学说驳道: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不能学。我还能说什么,你讳疾忌医,井绳为蛇,把书也看作宗教,这种偏见就等于自我关上了一扇通往美好人生的大门。常言道:"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既然无缘,又不虚心,谁也度不了你。

   

     3.我有一个同事,我曾试图引导他明白如何才能既拥有潇洒自如的现实人生又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生活时,他当即断言:"一个人只要善良,勤奋就够了。"我问什么叫善良,他说:"帮助弱小,贫穷的人就是善良。"我接着问,假设有一个中年人,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几个嗷嗷待哺的未成年子女,家里很穷,你帮助他廉价获得了10公斤海洛英,让他转手倒卖获得了暴利,从此这家人过上了好日子,这种帮助叫不叫善良,他想了想说:"这种帮助不叫善良,帮了一家人,坑害了几十家人。"我又问,你不是说帮助弱小贫穷的人就是善良吗?为什么又说这种帮助不叫善良呢?他纠正说:"我的意思是用正当的方法帮助弱小贫穷者叫善良。"

   

     我问什么是正当的方法,他说:"正当的方法就是无害于社会,无害于他人的方法。"我又接着问,一个贫穷人家的孩子,聪明好学,正在读高中,你可怜他们,想办法给这个正在上学的孩子找了个工作,使他家的经济状况有所好转,这种帮助既无害于社会,又无害于他人,叫不叫善良,他答道:"是善良。"我说,这个孩子高中毕业后有可能考上大学,将来前途无量,你给他找了工作,解了燃眉之急,可断送了人家的锦绣前程,这能叫善良吗?他又想了想说:"帮助最好是既无害于社会,又无害于他人,又能考虑到帮助对象的全面利益和长远利益,不过这样就复杂了。"

   

     我说好吧,我们不要再往深里钻了,只考虑简单的,刚才你说,帮助弱小,贫穷的叫善良,那么帮助强大,富裕的人就不叫善良吗?他断然道:"不叫善良。"并且举例说:"希特勒是强大的,帮助他就是邪恶,资本家靠榨取工人的剩余价值发家致富,帮助他们就是不善。"我说,中国战国时期,战争频繁,民不聊生,有些人帮助最强大的秦国统一了中国,从而平息了战争,老百姓从此可以休养生息了,你能说帮助强大的不是善良之举吗?他又想了想说:"若这个强大的对绝大多数人有好处,帮助它也可说是善良的。"我问,当今世界上美国最强大,若帮助它统一全球,统一货币,去掉各国的军费开支,各种文化自由交流,人员自由往来,免去许多争端,你说这种帮助算不算善良?他哈哈大笑着回答:"这是政治问题,不好说,不好说。"

   

     我继续接着问,难道帮助还有性质属性吗?还分政治帮助、经济帮助、人道帮助、文化帮助、人权帮助、军事帮助吗?若分属性,那种帮助才算是善良的呢?他立即摆着手说:"这又太复杂了。"我笑了笑说道,复杂的我们不谈它,你说帮助富人不算善良,假设非洲有个地方,人们没有鞋子穿,有人帮助英国的一个大资本家在这个地方办了个鞋厂,从此,这个地方的物产升了值,当地的一些人进入了相对文明的工厂工作,开始接触机器,学习语言文字,这个偏僻的地方有了公路可通向其他部落,更主要的是人们有了鞋子穿,逐渐脱离了原始生活方式,走向文明,你说这种帮助算不算善良,他想了半天才说:"这种帮助属殖民性质,不过从长远的角度讲,对非洲的发展,非洲的人民有好处,也可说是善良的。"我哈哈大笑着问,那么你说'帮助弱小,贫穷的人就是善良'这句话对吗?他一下醒悟过来,在我肩膀上捣了一拳,笑着说:"你故意拐弯摸角让我上你的圈套。"停了停,他叹息着自言自语道:"哎,对善良确实很难下明确的定义,有些看似善良,实质上邪恶,有些看似邪恶,实际上善良,真可谓"至仁不仁、至亲不亲、至善似恶、至恶似善'啊!"

   

     停了片刻,他忽然站起来面对着我斩钉截铁地说:"无论如何,杀人总是邪恶的,是不善良的。"并且露出一副终于找到真理,不可战胜的神气,我盯着他的眼睛举例又问,有一个九人小分队,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被送到千里之外一个被敌军重重封锁包围的地方去救人,中途被敌军发现,交火中其中一人被打成重伤,无法再行走,分队队长无奈举枪打死了这个战友,因为若不打死,愤怒的敌人会乱刀砍死,他将受折磨痛楚,若他受不了折磨,说出这九人小分队的行动意图,那将全军覆没,你说这种杀人不是善良吗?再比如,一个年老体衰的人,身患绝症,痛苦不堪,经亲友医生决定,狠心给他打了一针,老人安祥地阖上了眼睛,结束了生命,你说这种杀人算不算善良?我慢慢地说着,他脸上的表情由原来喜滋滋的神情逐渐变成了一脸的迷惑,一屁股坐在了床沿边上,我知道此时若再追问一定会惹他愤怒,赶紧躺到床上,背着身随手拿起一本中国甘肃省出版的《读者》翻阅起来,破坏了人家的良好感觉,扰乱了他的价值观念,无疑等于在他头上敲了一棒,这时只听他呼呼地喘着粗气,我知道'战争'一触即发,屏息凝神,悄悄看起书来,恰好这时他弟弟端来一碗红烧肉让我们吃,一看见饭来了,他又来了精神,喊道:"他妈的,吃肉总该不是不善良的吧!"随手夹起一块肉送到嘴里,我躺着没动,回了他一句,"吃人肉呢"?大概是噎着了,或是呛着了,他一下把嘴里的肉喷了出来,吼道:"你简直没有人性,吃肉指的都是吃飞禽走兽的肉,怎么牵扯到吃人肉呢,人是有灵性,能思维,知痛痒的动物,残忍之最莫过于吃人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