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国家安全部脑电波酷刑系列之三]
拈花时评
·依稀大地湾(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2)
·强烈抗议广州公安机关的不法行为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4)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6)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8)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0)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1)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8)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终)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1)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3)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4)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5)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6)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蒋中正文集(1)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3)
·蒋中正文集(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国家安全部脑电波酷刑系列之三

   中国国家安全部脑电波酷刑系列之三
   
   脑白痴
   
   


   又没觉睡鸟,起来写文章。这是什么?白痴?这也算酷刑啊?且听俺娓娓道来。
   
   
   记得那年是俺三年级,四年级?暑假的几个回校日,我都特别不想回去,就是想躺着不想动,现在才明白是被不想动,就没回去。开学了,回到学校,被老师狂怒的训斥:不想回来就别回来呀,走啊!我转身就走了,其实是被走的。
   
   一走就是半个学期。那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最后一年,学校的秩序刚刚恢复,没人会在意考勤这种东西,更没人点名。但是半学期后老师实在忍不住通知了我母亲,母亲满世界找我,终于在停留维修的一节火车上找到了我,一顿胖揍以后揪住耳朵回了学校。该学期的期末考试我考了 98 分,全班第一。老师问我谁帮你补习了?半学
   期没上课考全班第一?我说没人补习,就是看了看书就会了。老师看着我说你应该跳级,但没了下文。文革刚结束啊,有书读不错了还跳级?只是有几个人来帮我检查了半天,老师不肯说他们是谁。
   
   升中考试,十年了第一次考试升学。我成绩极高,进入省重点中学的重点班。初一上学期的数学考试,全省统考我考全年级第一,唯一的一个一百分。噩梦开始了,上课尽管我竖起耳朵盯着老师的嘴巴,但是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下学期数学考试不及格。退入非重点班,升高中考试几门不合格,退出重点高中。
   
   大学一年级我发愤了,天天拼命读书,学期末所有功课都在 90 分以上,除了付课-毛概。全年级别说比了连接近的都没有一个。第二年噩梦开始了,竖起耳朵也听不见一个字,勉强升入二年级。第三年压根不想(被不想)上课,几门功课不及格,后来补考,要靠老师放水才勉强毕业了。
   
   十多年以后我开始读研。开始那年我在一家香港上市公司担任部门经理了,公司管理系统升级,上 Oracle 的ERP,运作部门就是我的部门,我主管所有运作部分,同时进行期末考试。我每天工作十四个小时,加班加到晚上十点,周末无休还是十四个小时。同时还要复习考试,地狱般的生活。
   
   升 ERP 绝不仅仅是换个系统,难的是系统对接,光是系统变化带来的各种管理方法的变动,从而导致管理手法的变动就不计其数。还要管下属的操作变动,还有讯问变动,报告变动乃至小小的计量单位的变动,工作量就大到难以预料衡量。还要管物流系统的变动,整个物流系统、订单处理系统和对接必须完全改变以适应新系统的要求,整个管理思想都变了。还要考虑跟其他部门的衔接的变动,取得其他部门的合作,推动乃至胁迫其他部门相应地变动以适应新系统。最关键的是必须提供最准确的数字给上层以供决策,牵一发以动全身。一旦失败也许我的职业生涯就结束了,压力大到难以想象。同时我还要复习、考试。厚厚的十几本书要读要记,还要写论文,艰辛之处难以为外人道。
   
   最后成功了,骄傲地宣布系统运作部分新系统上线完美成功,而同时通过了所有的考试。第二年噩梦又开始了,几门功课都完全没法听,最后连上课都懒得去了,去也没用。书也没法读,对着书几个小时楞是不知道拿的是那本书,心想完蛋了,拿不到硕士学位了。一直到学期末复习还是如此,论文也没法写。但是最后三天完全靠意志力我开始读进书了。三天内我完成了论文,把整年的复习资料几乎全背了下来。最后考试成绩居然不错,财务考了八十多分,拿到了学位。
   
   这算酷刑吗?中间多少次的心理煎熬,非亲身经历难以理解,这是心理上的酷刑。要是稍微再差一点,早就沉沦了,光是辛苦几年不能毕业,就足以让人抑郁症了。好在拈花坚韧如野草,生命力如野草,挫败商如野草,终于走到了今天。
   
   总结数十年所受酷刑,以心理酷刑为最。痛苦只是一时的,哪怕十年八年呢?心理酷刑却是随时随地每天 24小时全年无休止的。数十年如一日地挫败复起,就足以让人抑郁几十次鸟!
   
   还有就是关于电脑的学习,这么多年拿起任何一本电脑书都是绝对读不进任何一个字是的,也没有上课因为上课也是白上。只能靠见缝插针地使用和读说明书,好在大学是学英文的。终于还是学会了拆装整台 PC,包括升级硬盘、内存、CPU 等。然后还通过拆解微软的范例程序学会了数据库数据库高级语言 Foxpro、MS-SQL等。那年我独自开发的物流管理系统被几家物流公司接纳使用。
   
   所有的一切犹如推着大石头上山,一失手便成千古恨。只有失败了扛着石头,重新出发,其艰辛处笔力有限无法形容。这种人为的被千辛万苦,怎么不是酷刑呢?就象今晚,又被彻夜无眠。喝了差不多一斤花雕想吐了都无法入眠,这样的夜晚,经历了无数个,何尝不是酷刑!
   
   
   拈花时评于 2007 年 5 月 24 日凌晨四点三十七分广州五羊新城
(2017/05/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