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国家安全部脑电波酷刑系列之三]
拈花时评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国家安全部脑电波酷刑系列之三

   中国国家安全部脑电波酷刑系列之三
   
   脑白痴
   
   


   又没觉睡鸟,起来写文章。这是什么?白痴?这也算酷刑啊?且听俺娓娓道来。
   
   
   记得那年是俺三年级,四年级?暑假的几个回校日,我都特别不想回去,就是想躺着不想动,现在才明白是被不想动,就没回去。开学了,回到学校,被老师狂怒的训斥:不想回来就别回来呀,走啊!我转身就走了,其实是被走的。
   
   一走就是半个学期。那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最后一年,学校的秩序刚刚恢复,没人会在意考勤这种东西,更没人点名。但是半学期后老师实在忍不住通知了我母亲,母亲满世界找我,终于在停留维修的一节火车上找到了我,一顿胖揍以后揪住耳朵回了学校。该学期的期末考试我考了 98 分,全班第一。老师问我谁帮你补习了?半学
   期没上课考全班第一?我说没人补习,就是看了看书就会了。老师看着我说你应该跳级,但没了下文。文革刚结束啊,有书读不错了还跳级?只是有几个人来帮我检查了半天,老师不肯说他们是谁。
   
   升中考试,十年了第一次考试升学。我成绩极高,进入省重点中学的重点班。初一上学期的数学考试,全省统考我考全年级第一,唯一的一个一百分。噩梦开始了,上课尽管我竖起耳朵盯着老师的嘴巴,但是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下学期数学考试不及格。退入非重点班,升高中考试几门不合格,退出重点高中。
   
   大学一年级我发愤了,天天拼命读书,学期末所有功课都在 90 分以上,除了付课-毛概。全年级别说比了连接近的都没有一个。第二年噩梦开始了,竖起耳朵也听不见一个字,勉强升入二年级。第三年压根不想(被不想)上课,几门功课不及格,后来补考,要靠老师放水才勉强毕业了。
   
   十多年以后我开始读研。开始那年我在一家香港上市公司担任部门经理了,公司管理系统升级,上 Oracle 的ERP,运作部门就是我的部门,我主管所有运作部分,同时进行期末考试。我每天工作十四个小时,加班加到晚上十点,周末无休还是十四个小时。同时还要复习考试,地狱般的生活。
   
   升 ERP 绝不仅仅是换个系统,难的是系统对接,光是系统变化带来的各种管理方法的变动,从而导致管理手法的变动就不计其数。还要管下属的操作变动,还有讯问变动,报告变动乃至小小的计量单位的变动,工作量就大到难以预料衡量。还要管物流系统的变动,整个物流系统、订单处理系统和对接必须完全改变以适应新系统的要求,整个管理思想都变了。还要考虑跟其他部门的衔接的变动,取得其他部门的合作,推动乃至胁迫其他部门相应地变动以适应新系统。最关键的是必须提供最准确的数字给上层以供决策,牵一发以动全身。一旦失败也许我的职业生涯就结束了,压力大到难以想象。同时我还要复习、考试。厚厚的十几本书要读要记,还要写论文,艰辛之处难以为外人道。
   
   最后成功了,骄傲地宣布系统运作部分新系统上线完美成功,而同时通过了所有的考试。第二年噩梦又开始了,几门功课都完全没法听,最后连上课都懒得去了,去也没用。书也没法读,对着书几个小时楞是不知道拿的是那本书,心想完蛋了,拿不到硕士学位了。一直到学期末复习还是如此,论文也没法写。但是最后三天完全靠意志力我开始读进书了。三天内我完成了论文,把整年的复习资料几乎全背了下来。最后考试成绩居然不错,财务考了八十多分,拿到了学位。
   
   这算酷刑吗?中间多少次的心理煎熬,非亲身经历难以理解,这是心理上的酷刑。要是稍微再差一点,早就沉沦了,光是辛苦几年不能毕业,就足以让人抑郁症了。好在拈花坚韧如野草,生命力如野草,挫败商如野草,终于走到了今天。
   
   总结数十年所受酷刑,以心理酷刑为最。痛苦只是一时的,哪怕十年八年呢?心理酷刑却是随时随地每天 24小时全年无休止的。数十年如一日地挫败复起,就足以让人抑郁几十次鸟!
   
   还有就是关于电脑的学习,这么多年拿起任何一本电脑书都是绝对读不进任何一个字是的,也没有上课因为上课也是白上。只能靠见缝插针地使用和读说明书,好在大学是学英文的。终于还是学会了拆装整台 PC,包括升级硬盘、内存、CPU 等。然后还通过拆解微软的范例程序学会了数据库数据库高级语言 Foxpro、MS-SQL等。那年我独自开发的物流管理系统被几家物流公司接纳使用。
   
   所有的一切犹如推着大石头上山,一失手便成千古恨。只有失败了扛着石头,重新出发,其艰辛处笔力有限无法形容。这种人为的被千辛万苦,怎么不是酷刑呢?就象今晚,又被彻夜无眠。喝了差不多一斤花雕想吐了都无法入眠,这样的夜晚,经历了无数个,何尝不是酷刑!
   
   
   拈花时评于 2007 年 5 月 24 日凌晨四点三十七分广州五羊新城
(2017/05/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