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习近平,回家生儿子去吧--谨以此文献给二零一六年西洋愚人节]
金光鸿文集
·中国有个大爷村
·天厌之!天厌之!--对考拉事件的回应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把江泽民、习近平送到俄罗斯去
·强烈抗议中俄南海军演
·国外没有更好地治疗,但国外有尊严
·只想自己好何过得好,不顾他人死活和尊严
·君子之争(二)--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谁也不能让博讯关掉
法律
·律师的职业精神
·律师的政治家品德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论律师的品格修养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从法律的功能说开去--兼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简谈中共“八二宪法”的本质--兼谈五不搞七不讲的合(伪)宪性
·妨碍司法公正的四大毒瘤及其对治措施--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下篇
·关于中国法治现状的几点思考
·光荣乎?责任乎?
·含泪泣劝陈瑞华教授--谨以此文献给贵阳小河案的刑辩律师团队
·《集会游行示威法》违宪性问题之我见
·律师从来都不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
·谁有资格审判薄熙来
·司法改革倡议书
·“死嗑派”律师是中国律师的典范
·为自由而战 --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我的司法改革路线图-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系列
·吁请国际刑事法院引渡李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声明
·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上篇-我的司法改革之道
·中国网民很生气 --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意见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圍棋十訣之戰術筆記
·民为军胆,民为军魂
·校长就是我了……
·戰爭是軍人的職業
· 敦促共军官兵前线倒戈书!
·是哪个蠢才带的兵?!
·马总统啊,先下手为强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全民起义书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回家生儿子去吧--谨以此文献给二零一六年西洋愚人节

   习近平,回家生儿子去吧
   --谨以此文献给二零一六年西洋愚人节
   
   金光鸿律师
   


   
   习近平,我今天去你下榻的Marriottt (2660 Woodley Rd NW, DC)旅馆附近的Connecticut Ave.与Calvert St.交叉处的路口去欢迎你了,你的车队过来时,我没看见你,但我看见路口飞满了鸽子,我认为,这既象征了中美两国人民的和平和友谊,也象征法轮功抗议团体和欢迎你的群体之间的和平和友谊(都是同胞,可能有理想和信念之不同,但又何苦争来斗去以致斗得你死我活呢?),还有我个人和你、你的家人及你的团队之间的和平和友谊。
   
   可惜,我那时虽然动过“和平与友谊”的念头,却忘了留张纪念照片,相信,一定有现场的朋友拍了鸽子照片的,欢迎上传分享。
   
   我早说过,我们之间没有实质冲突的,都是为了一个更好的中国,分歧只是在选择走什么样的道路,大家苦口婆心的劝了你那么久,你怎么还不醒悟呢?!难道还看不清大势吗?
   
   国内有人打旗号,说什么“拥护习近平政改,成为首任民选总统”,我看你未必是那个料,你这个人权斗有术,但未必有治国治军、安邦定国、引领国际政治新潮流,还有安抚四邻的能力。这一点,相信你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中共太祖毛魔头有句名言,说“人贵有自知之明”,你应该是耳熟能详了,此乃《老子》所言“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是也。
   
   相信你对我的雄才大略一定是有所领略了!我还可以告诉你,写出来的东西永远永远只是冰山一角,也决际代表不了实际的情形,这是因为时局是动态的,没法预测的,把握它需要很多很多的综合才干以及相当的知识储备,从目前看来,那是你和你的团队都不具备的。
   
   我觉得你还不如发挥你的强项,用你的权谋术,和你的团队一起,精诚团结,一举铲除恶政,解体中共,然后功成身退,把中国交给我来治理。相信在神佛的指引下,我一定会带领中国,乃至整个世界,走入一个新时代,这一点,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
   
   当然,也许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了,最起码到目前为止,没看出来你有任何想解体中共的迹象,而且,你的权力的基础和合法性来源于红色家族,要你来否定自己家族的合法性,殊非易事,是需要相当的勇气和担当,还要有长远的战略眼光及天下为公的情怀的,果能如此,乃中国之大幸,世界之大幸,你本人也将彪炳千秋,万世景仰。
   
   不过,我恐怕上天给你的时间也不多了,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所谓天与不取,自遗其咎,不免与历代王朝末年的亡国之君一样,沦为千秋笑炳,枉送了一颗好头颅不说,还连带家人受累。
   
   还有,你不老是在叨咕什么“断子绝孙”吗?
   
   我早在我的《告王歧山王大人书》和《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说过,我一上台,就会立即废除重婚罪,这是因为我有一个观点,就是“管得最少的政府就是管得最好的政府”,其实,这句话是十八世纪英国思想家、革命家托马斯 潘恩说的话,在先秦老子那里,叫“无为而治”,可见,东西方的思想家也好,哲人也好,圣人也好,教给人的智慧是没什么两样的。
   
   政府干预百姓娶妻数目,从法律上来讲,实际上是公权力对私权力的侵蚀。在中共把持的中国,私权利几乎被侵蚀殆尽,这是我上台后要着力清理的项目之一。
   
   我想,那时,你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娶个二房,乃至三房、四房,五六七八九房,在家安心生儿子吧!
   
   相信你看我的那两篇文章,一定做梦都想把总统让给我来做吧!还有九千岁王歧山王大人也一定有同样的想法吧,我想,老来得子,无论如何,也是人生一大幸事,自古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超脱之如我者也想找个女人来生儿育女呢,何况你等圣贤书读得不多、一肚子俗肠子的肉食者。
   
   另外,如果你果能功成身退,一定万民景仰,流芳百世,相信贤德如尊夫人也会与有荣焉,那时夫荣妻贵,哪里还有什么话可说,强似现在受尽窝囊气、夹板气,大丈夫有志不得伸展,连带妻子儿女、朋友下属也在夹缝中求生存!
   
   是为记。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星期四晚上10:27初稿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六年四月一日凌晨1:02/上午8:42/10:14修订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八日星期日晚上10:04/八月三十日下午5:04修订
   
(2017/05/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