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告王歧山王大人书]
金光鸿文集
·中共是如何掠夺国民财富的?
·我谈“天灭中共”这一文化现象--兼答内蒙古阿尔山市陈国东警察
·我为中共党员说句公道话—我的一份辩护词
·政府能为我们做什么?
·“中国不能乱”是个伪概念
·从价值取向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放手即是生路 --二零一三年岁末致习近平先生夫妇及全球华人
·《放手即是生路》续 --二零一四年春节前夕致习近平先生夫妇及全球华人
·告别中共宣言书
·从道德旨归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从信仰角度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我为温总计-告别中共宣言书
·经济改革是个伪概念
·点评《李敖十评毛泽东》 --写在毛泽东忌辰37周年
·告王歧山王大人书
·习近平,回家生儿子去吧--谨以此文献给二零一六年西洋愚人节
时评
·写在“六四”二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坚守自己信念的人们
·写在“四二五事件”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信奉真、善、忍的人们
·英雄乎? 犬彘乎? --二零一四年新年致习近平先生
·为自由而战--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中国网民很生气--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思考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从习近平王歧山之“正能量”说开去
·关于胡石根、高瑜、徐友渔、浦志强、刘荻等公民 被刑拘的严正声明
·我看习八条—从习近平之“正能量”说开去(二)
·全民争自由--致习近平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让党媒姓它的党,我们不稀罕
·中国有个大爷村
·天厌之!天厌之!--对考拉事件的回应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把江泽民、习近平送到俄罗斯去
·强烈抗议中俄南海军演
·国外没有更好地治疗,但国外有尊严
·只想自己好何过得好,不顾他人死活和尊严
·君子之争(二)--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谁也不能让博讯关掉
法律
·律师的职业精神
·律师的政治家品德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论律师的品格修养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从法律的功能说开去--兼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简谈中共“八二宪法”的本质--兼谈五不搞七不讲的合(伪)宪性
·妨碍司法公正的四大毒瘤及其对治措施--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下篇
·关于中国法治现状的几点思考
·光荣乎?责任乎?
·含泪泣劝陈瑞华教授--谨以此文献给贵阳小河案的刑辩律师团队
·《集会游行示威法》违宪性问题之我见
·律师从来都不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
·谁有资格审判薄熙来
·司法改革倡议书
·“死嗑派”律师是中国律师的典范
·为自由而战 --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我的司法改革路线图-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系列
·吁请国际刑事法院引渡李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声明
·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上篇-我的司法改革之道
·中国网民很生气 --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意见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告王歧山王大人书

   告王歧山王大人书
   
    金光鸿律师
   
   


    权力必须谦卑,必须有良知,必须有人性,并不得私用
    刽子手必须赎罪,必须忏悔
    天下者非一人一党之天下也,惟有德者而居之
    执政者要以天下苍生为念,切不可怀私废公,假公济私
    人人生而平等
    这样说话,有点轻率,有点无礼
    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
    ……
    对不起,我也没有资格为谁立法。
    得罪!
    --题记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上午10:50(推特显示时间),推友“顾晓军@guxiaojun53”发了一个图片帖子,并加了一句评语“谁人说得较动听!”,帖子如下:
   
   告王歧山王大人书

   
   
   我看了,有点激动,发了一帖子:
   
   金光鸿 ‏@jguanghong Nov 29
   金光鸿 Retweeted 顾晓军
   
   “王大人,你已经没招了,你的主子也没招了,你还是追随本律师吧,将来少不得(封侯拜将)封妻荫子,我一上台就废除重婚罪,你就可以堂而皇之娶个二房,来个晚年得子,也是人生一大幸事(还有,习大头恐怕也想要个儿子吧,我想)。我还有个大学同学也是,年轻时没要孩子,现在想要但老婆不能生了(两口子都虚岁五十了,怀了一次流了),这下都好了。”
   
   发完,觉得不够,又随手补了一个帖子:
   
   金光鸿 ‏@jguanghong Nov 29
   金光鸿 Retweeted 顾晓军
   
   “王大人,你的主子就是个小脚女人,实在不堪教化,尽出昏招,本律师已经没耐心了,你们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吧,赶快滚下台,让我来玩给你们看。说实在的,要不是为天下苍生计,我也不爱来管这些破烂事,看着你们把中国糟蹋成这样子,本律师于心不忍啦!”
   
   还觉得不够,十四小时前(推特显示时间,下同),又补了一个帖子:
   
   金光鸿 ‏@jguanghong 14h14 hours ago
   金光鸿 Retweeted 顾晓军
   
   “王大人,你和你所代表的中共,已经没有资格讲这种话了,你们现在做的一切都是在赎罪,这一点你务必有搞清楚,没人会再相信你们。我们现在做的一切,都是在唤醒国人的良知,也包括你们这些位高权重的人,让你们做出自己的选择,有个好的未来。”
   
   这个帖子被“[email protected]”推友转推了一次。
   
   仍觉不够,两小时前,又补发了一个帖子:
   
   金光鸿 ‏@jguanghong 2h2 hours ago
   金光鸿 Retweeted 顾晓军
   
   “王大人,你说这话,我好有一比,它就是鳄鱼的眼泪,猫哭耗子,是假慈悲。只要看看你跟你的主子这三年关了多少良心犯在监狱里,就知道你们是什么货色了,大家给你们出谋划策不是为你们(个人)和你们那个流氓党,而是为了天下苍生,希望你不要自作多情!”
   
   十三分钟以前,又补发了最后一条:
   
   金光鸿 ‏@jguanghong 14m14 minutes ago
   金光鸿 Retweeted 顾晓军
   
   “还敢用这种口气跟我们说话!王歧山王大人,不要以为你没有直接杀人,你的手上就没有鲜血!真是无知者无畏!中共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你们每个中共党员和追随中共的人,死一百次都赎不了,下地狱去吧!”
   
   这下我想我的话说完了。
   
   最后,仍觉得意犹未尽,特整理成文,限于推特一百四十字的限制,想说的话没发出去,写在括号里,现发布在我的博讯博客之“告别中共,再造共和”栏目上,以飨读者。
   
   为了推友转发的一条邪党王歧山王大人的胡言乱语,妄动此无名火,作为修炼人,我真是感到惭愧,还是回去用功去吧!
   
   是为记!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星期一下午2:26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星期四下午4:30
   
   
   补记
   
   本文的措词和语气,对老王不够尊重,于习老弟面皮上也不好看,故几度发布,又几度撤下,无它,我对二位及各位相关朋友并无恶意,相反,我还拿你们当朋友看,一再晓以大义,并尽力在政治及外交上尽可能为国分忧,为民担纲,可谓仁至义尽,但这篇文章不象是对朋友说话,也与我的所为相矛盾,所以,没想再拿出来。
   
   现在再度发布,主要是考虑到目前的局势及二位及其他的朋友的所为令人担忧,以警示各位:
   
   人人皆知中共崩溃在即,二位及其他朋友若不及早有所作为,天命一到,中共一垮,玉石俱焚,二位及其他朋友在任期间,中共流氓集团对国人所犯的一应罪行都与各位脱不了干系,必将交由公正的法庭以反人类罪接受审判,那时,身败名裂,祸及亲人及子孙,后悔也来不及了,所谓天与不取,自遗其咎。
   
   望各位三思!
   
   金光鸿律师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九日晚上10:29于佛州Naples市
(2017/05/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