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冯崇义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冯崇义文集]->[文革是党国极权主义的顶峰]
冯崇义文集
·全面推进香港民主化,以为内地彩排
·促进一党专政向宪政民主转型,建立和谐社会的制度基础
·民主化、西化和多元文化
·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
·求真守朴,道行天下——《二十世纪的中国》序
·阿扁“终统”是愚蠢之举
·“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悉尼时报》社评: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去党性、兴人性:启中国执政党之蒙
·真话与自由——读艾晓明《保卫灵魂自由的姿态》有感
·“仁政”的昏话和“特殊国情论”的种族主义陷井
·第三道路世纪梦——社会民主主义在中国的历史回顾
·中华民族的突围之道:通过民主化获得和平崛起的国际空间
·“强国”不能吃掉自己的儿女
·民主这“东西”与国人的悲哀
·民族主义与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者
·领袖有问题,党更有问题
·“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和解乃可行之道
·中国民主化的进程和中共党内民主派
·抵抗被重用的诱惑
·冯崇义:习近平能否成为超越性时代英雄?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冯崇义:现代新儒家的反思
·冯崇义: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
·冯崇义:《中国党内自由主义:从陈独秀到李慎之》序言 (
·冯崇义 杨恒均:拒绝宪政是断绝中国的前途
·拨开“渐进论”的迷雾,打开民主转型的闸门
·社会民主主义视野中的中国户籍制度
·今日中国的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学派
· 现代新儒家的反思
·民主与贸易
·冯崇义:习近平党国情结的危害
·对公民社会亮剑在堵死中国和平转型之路
·冯崇义:红二代的信仰与认知错乱
·冯崇义:宪政、自治与汉藏民族和解
·习近平能否成为超越时代的英雄?
·落难太子长了哪些见识?
·冯崇义、杨恒均:中共的命运与胡温的使命
·我缘何状告广州海关没收我的“禁书”
·冯崇义:党国之大,容不下一个国士?
·变党国为宪政:在崎岖道路上前仆后继
·从709案和《炎黄春秋》案看习记恶法治国
·专访冯崇义教授:习近平不选择民主宪政,中国将有奇灾大难
·毛泽东思想是祸害人类的剧毒,贻害无穷
·任志强大器晚成:党媒姓党举国哗然
·视频:709大抓捕案审判 滕彪律师、冯崇义教授连线访谈
·震动世界的“709大抓捕”一周年感言
·文革是党国极权主义的顶峰
·中美会通,梦圆太平洋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冯崇义、杨恒均
·冯崇义、杨恒均对话:改革迫在眉睫
·“阿拉伯之春”和“占领华尔街”的启示
·党国何不以人为本?——由维权志士遭受新一轮迫害带来的思考和哀伤
·趙紫陽在1989年的思想飛躍
·達賴喇嘛讓權對中共當局的啟示
·邀达赖喇嘛回中国现在正是时候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陈奎德、冯崇义、丁一夫、冯玉兰等讲话/视频
·西藏的“问题”与“主义”
·温家宝是至今不知天命的好人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博讯专访冯崇义博士:你为什么要告中国海关?
·我缘何状告广州海关没收我的“禁书”
·请锦涛同志善待宪法、善待晓波
·释放许志永是中国之大幸
·六四以來的中國自由主義陣營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冯崇义、杨恒均:在网上碰到胡哥我想说的三句话
·冯崇义教授与中国留学生谈民族主义(图)
·《宪政民主与和谐社会》序言
·就冰点事件也给胡温进一言
·该被整顿的是中宣部而不是《冰点》
·反封建还是要反专制
·郭文贵爆料的三个层面和视角:个人、高层权斗、政治
·709之殇与“国安委模式”的破产
·冯崇义:刘晓波的政治遗产与中国宪政转型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是党国极权主义的顶峰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7月02日 首发)

   

   文革五十年,党国当局为了提防国人追究党国罪错而危及日益萎缩的执政根基,严禁国人对文革的深入研究、讨论和反思。但是,鉴于个人崇拜再现、政治挂帅重来、“红色文化”回潮、思想控制和政治迫害升级等现象引发“文革复辟”的话题,民间对文革的讨论异常活跃,网路上的相关言论汗牛充栋。文革是复杂的社会现象,对文革的反思和评判难免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人说文革是毛泽东运动群众进行权力斗争的把戏;也有人说文革是毛泽东及广大民众理想主义的心血来潮。有人说文革是祸国殃民、有百害而无一利的的奇灾大难;也有人说不能否定人民大众反抗官僚特权的“人民文革”。

   

    如何将文革研究引向深入?难道真实的文革不可捉摸?仍然精神抖擞的百岁智叟周有光不断大力提倡用世界眼光看中国,以便更精准地给中国定位。运用周老前辈提倡的世界眼光,将文革纳入比较政治学的分析框架以及世界政治发展变化的脉络来考察,就会看到文革并不都是玄而又玄的中国特色,并非难以破解。实际上,文革只是国际党国极权主义在中国的特殊表现,极权主义分析框架是认清文革本质最有效的理论工具。在人类文明已经高度发达的二十世纪,斯大林、希特勒、毛泽东这三个只接受过中学教育的痞子,居然能够成为大独裁者而将整个世界闹得天翻地覆,将他们三人放到极权主义分析框架中来比较,对提高人类的历史智慧大有补益。

   

    极权主义是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开始使用的概念。最初是在正面意义上使用这一概念,赞美法力无边的全能政府。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起, 极权主义概念变为贬义词,用来指陈和谴责全面压迫和迫害公民的野蛮政权。但是,当时对极权主义现象的研究至少有两个缺陷。一个缺陷是对极权主义的反人类本质缺乏整体性把握。人们对法西斯主义这一右翼极权主义的表现形式深恶痛绝,却对对共产主义这一左翼极权主义的表现形式轻轻放过。即使是欧美学术界,由于受左翼思潮的支配和影响,也拒绝将左翼极权主义和右翼极权主义等量齐观,将法西斯主义视为罪恶,却对共产主义保留同情和敬意。另一个缺陷是对极权主义的讨论和研究基本上只局限于欧洲的实践经验,中国这一世界专制主义的大本营被轻轻放过。实际上,党国极权主义在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才发展到顶峰、发展到最完备的形态。

   

    党国极权主义的始作俑者是列宁和他的布尔什维克团队。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共产党人向世人炫耀的一个业绩就是“十月革命开辟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我们现在知道,1917的“十月革命”并非一场革命,而只是布尔什维克机会主义者侥幸得逞的一场小政变。以1918年1月布尔什维克耍流氓手段解散俄国立宪会议、建立苏维埃政权为标志,这场政变所开辟的“新纪元”,则是创立了党国极权专制这种新的政权形态、野蛮扭转人类文明从君主专制走向宪政民主的发展方向,将部分人类引入党国极权专制的岔道。在“君主专制”的“家天下”废墟上建立党国专制的“党天下”、打断民主化的历史进程,这是人类历史的大挫折、大倒退。列宁等政治骗子不仅开创了一种新的专制政权形态,而且利用辩证法(诡辩术)混淆黑白、颠倒是非,狡诈地论证“民主”就是“专政”,“专政”就是“民主”,为没有道德底线的党棍们推行独裁专制提供理论依据。列宁还用痞子恶棍的口吻,将他所推崇的“无产阶级专政” 大言不惭地定义为“直接凭借暴力而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政权”。(列宁:《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党国极权专制的专制程度远甚于君主威权专制,但又带有“人民解放”的迷人包装、带有建立人间天堂的美好理想和底层民粹主义情怀等迷人毒素。吸食党国极权专制这迷人毒品的国家和民族,无论是俄国和中国等左翼的共产主义党国,还是意大利和德国等右翼的法西斯主义党国,都极其野蛮地打断了这些国家和民族的民主化历史进程、带来无穷的灾难。因为对外战败的缘故,意大利和德国等右翼的法西斯主义党国只是昙花一现。俄国和中国等左翼的共产主义党国,充分复辟和激活古代专制主义的历史传统,寿命更长、危害更深。到了二十一世纪,原苏联东欧的的共产主义党国都已经寿终正寝、演变为宪政民主或选举民主。中国共产主义党国,则在风雨飘摇中依然屹立于东方、顽固地维持着后极权主义秩序、成为世界专制主义的大本营。

   

    我们今天回顾文革的历史,可以清晰地看到党权至上、领袖崇拜、意识形态狂热、党管干部、军警姓党、生计控制、思想警察、恐怖统治等党国极权主义政权的八大特征,在当时的中国登峰造极、无以复加。

   

    第一,党权至上:高踞于国家、政府、社会和法律之上的是一个不经公民投票授权而垄断政治权力、组织严密等级森严而渗透整个社会的专政党。所有极权主义国家都建立党权至上的体制,而中国文革时期“党的一元化领导”所达到的高度或共产党的组织力量对社会细胞控制所达到的深度和广度,可谓空前绝后。

   

    党国史学有一个似是而非的观点,说是文革中“踢开党委闹革命”,严重削弱了党的领导、甚至于使党组织“陷于瘫痪”。这样一种观点,涉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关于官僚体制和群众运动孰优孰劣的无谓争论和思想误区。共产主义党国在“打碎旧的国家机器”之后又建立起“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等级官僚体制,既曲折地体现现代国家科层制管理的内在需求,同时又非理性地抵制这种需求。原教旨共产主义党国体制是制度化严重不足而又官僚主义极端严重、两种相反的祸害同时并存的邪门体制。一方面,因为共产主义党国体制存在政治优先原则和以党代政机制,也因为等级官僚体制与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平均主义原则相抵触,使得现代国家的科层制管理体制无法发育成熟、国家官僚管理体制无法健全;另一方面,共产主义党国体制集“官本位”之大成,将国家和社会管理的一切方面都纳入党官僚行政权力支配的轨道,权力就是一切的等级特权、以唯书唯上和命令主义为特征的官僚主义,都发展到“革命群众”深恶痛绝的地步。共产主义党国同时并存的这两种弊端,在党国体制内部本就无解。文革初期以群众运动和“群众组织”冲击官僚体制的实验只进行了几个月就被“毛主席党中央”叫停,模仿“巴黎公社”而创立的“上海公社”模式还未成形就为“伟大领袖”所否定。实际情形是,全国人民始终“紧密团结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周围”,中国共产党这个“领导核心”一刻也没有动摇和改变;在具体组织形式上取代各级党委的“革命委员会”,更忠诚地执行党的意志、更严厉地打击任何“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行。

   

    第二,领袖崇拜:对党的最高领袖的个人崇拜、一党专政与领袖独裁合二而一。法西斯德国对希特勒的个人崇拜,在党卫军系统之外具有很大的被动成分;苏联当年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一直受到党内高层的抵制;文革时期毛泽东则是“君师合一”,将列宁和斯大林合于一身,或者说是“马克思加秦始皇”,毛泽东及其跟随者们所制造的个人崇拜显然略高一筹。当时官定的说法是“毛主席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因而毛泽东获得了“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的至尊称号,获得了“亿万人民的无限热爱、无限忠诚、无限信仰、无限崇拜”,于是乎“毛主席万岁、万万岁”的口号以及及唱给毛泽东的颂歌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理的大地上响彻云霄,男女老少跳给毛泽东的“忠字舞”遍布一切场地,佩戴毛泽东像章和手持《毛主席语录》成为出门必备的装束,毛泽东成了神州大地独一无二的大神。“造反”在文革时期大行其道,但当时的造反只是重复“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老把戏,那些受压迫、受剥削、受歧视的人群的造反,也不是向党国官僚集团的总头子、共产主义皇帝毛泽东造反,而是奉毛魔之旨造反、协助官僚头子清除政敌、以最愚昧的方式效忠暴君。文革时期的造神达到如此荒谬的程度,甚至于很多被毛泽东害得家破人亡的中国人,在见到毛泽东时都激动得热泪盈眶、山呼万岁,在毛泽东离世时都痛不欲生、惶惶不可终日。

   

    第三,意识形态狂热:将专政党的教义确定为国家意识形态,宣称这个意识形态包含人类全部真理及完美理想,强制全民信仰这个包罗万象而具有准宗教性质的意识形态,并将违反这个意识形态的言行定为犯罪、从而使这种意识形态成为残害生灵和人类心智的毒物。苏联和法西斯德国都极度重视意识形态和宣传工作,但与中共党国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 “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一党国意识形态在中国文革时期所具有的威力,当时就被形容为“精神原子弹”,实不为过。文革时期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人既“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也“彻底砸烂封资修”(即古代中国、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及共产主义阵营温和派的人类一切良善文化遗产),举国城乡大兴文字狱,数以万计的无辜生灵遭逢因言获罪而丧失生命或身陷囹圄。

   

    时至今日,仍有不少论者津津乐道毛泽东及文革参加者的“理想主义”。无论是共产主义许诺的平等天堂,还是纳粹主义宣扬的优等人类世界,极权主义之所以对人类危害至深,恰恰在于极权主义意识形态勾引和迷惑人类心智的“理想主义”。极权主义意识形态描绘地上天堂或乌托邦,整齐划一、十全十美,确实能够鼓舞斗志、蛊惑人心。但是,极权主义意识形态同时建立于社会达尔文主义历史观,信仰并奉行弱肉强食的丛林规则,认定为建立天堂必须灭掉某些人群,无论是通过阶级斗争、种族斗争还是其它方式。共产主义理想信念昭示着人人平等、各取所需的未来乌托邦,更意味着现实中的饥饿、抢劫、恐怖、杀戮与死亡。毛式共产主义运动的心理基础或精神力量,不是人性中的良善和高尚,而是全面激活、激发人性中的凶残与顽劣,在社会达尔文主义历史观的支配下,将觊觎富贵的嫉妒、不劳而获的贪婪、奴役他人的权欲折射到迷人的社会正义和平等理想之上。这样一种精神力量在文革时期表现为气冲霄汉的正义感和丧心病狂的政治迫害,千百万“革命群众”在平等主义理想的感召下,在平均主义天堂的吸引下,积极投身于“伟大领袖”所发动和领导的政治迫害。

   

    文革时期的反特权、求平等,当然具有正义性和理想主义色彩。1949年那场革命(现代农民战争)的胜利者,迅速依照论功行赏的原则组成古今中外规模最大的等级官僚集团,形成垄断国家政权和财富而“坐江山”的“新阶级”(吉拉斯:《新阶级》)。“新阶级”或“特权阶层”的等级特权,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所宣示的人人平等的理想形成尖锐的对照。毛泽东及文革时期的“革命群众”,当然有正当理由打击这种特权。然而,文革时期在党国意识形态严格指导下的反特权行动,处处体现着特权、强化着特权。领导反特权运动、日夜发号施令的“伟大领袖”毛泽东,恰恰是当时中国最大的特权分子。在那个全民禁欲、极端贫困的年代,毛泽东衣必特制、食必特供、住必行宫、行必专列,享受着无边无际的职务消费,利用特权获取当时属于天文数字的稿费,霸占着一群“妃子不像妃子宫女不像宫女”的少女少妇,特别是掌控着全体国民的生杀予夺之特权。偏离民主法治的人间正道,对特权分子进行专政的各级“革命干部”和广大“革命群众”,行使的也恰恰是不受法律限制、没有司法程序公正的整人特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