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冯崇义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冯崇义文集]->[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冯崇义文集
·全面推进香港民主化,以为内地彩排
·促进一党专政向宪政民主转型,建立和谐社会的制度基础
·民主化、西化和多元文化
·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
·求真守朴,道行天下——《二十世纪的中国》序
·阿扁“终统”是愚蠢之举
·“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悉尼时报》社评: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去党性、兴人性:启中国执政党之蒙
·真话与自由——读艾晓明《保卫灵魂自由的姿态》有感
·“仁政”的昏话和“特殊国情论”的种族主义陷井
·第三道路世纪梦——社会民主主义在中国的历史回顾
·中华民族的突围之道:通过民主化获得和平崛起的国际空间
·“强国”不能吃掉自己的儿女
·民主这“东西”与国人的悲哀
·民族主义与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者
·领袖有问题,党更有问题
·“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和解乃可行之道
·中国民主化的进程和中共党内民主派
·抵抗被重用的诱惑
·冯崇义:习近平能否成为超越性时代英雄?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冯崇义:现代新儒家的反思
·冯崇义: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
·冯崇义:《中国党内自由主义:从陈独秀到李慎之》序言 (
·冯崇义 杨恒均:拒绝宪政是断绝中国的前途
·拨开“渐进论”的迷雾,打开民主转型的闸门
·社会民主主义视野中的中国户籍制度
·今日中国的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学派
· 现代新儒家的反思
·民主与贸易
·冯崇义:习近平党国情结的危害
·对公民社会亮剑在堵死中国和平转型之路
·冯崇义:红二代的信仰与认知错乱
·冯崇义:宪政、自治与汉藏民族和解
·习近平能否成为超越时代的英雄?
·落难太子长了哪些见识?
·冯崇义、杨恒均:中共的命运与胡温的使命
·我缘何状告广州海关没收我的“禁书”
·冯崇义:党国之大,容不下一个国士?
·变党国为宪政:在崎岖道路上前仆后继
·从709案和《炎黄春秋》案看习记恶法治国
·专访冯崇义教授:习近平不选择民主宪政,中国将有奇灾大难
·毛泽东思想是祸害人类的剧毒,贻害无穷
·任志强大器晚成:党媒姓党举国哗然
·视频:709大抓捕案审判 滕彪律师、冯崇义教授连线访谈
·震动世界的“709大抓捕”一周年感言
·文革是党国极权主义的顶峰
·中美会通,梦圆太平洋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冯崇义、杨恒均
·冯崇义、杨恒均对话:改革迫在眉睫
·“阿拉伯之春”和“占领华尔街”的启示
·党国何不以人为本?——由维权志士遭受新一轮迫害带来的思考和哀伤
·趙紫陽在1989年的思想飛躍
·達賴喇嘛讓權對中共當局的啟示
·邀达赖喇嘛回中国现在正是时候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陈奎德、冯崇义、丁一夫、冯玉兰等讲话/视频
·西藏的“问题”与“主义”
·温家宝是至今不知天命的好人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博讯专访冯崇义博士:你为什么要告中国海关?
·我缘何状告广州海关没收我的“禁书”
·请锦涛同志善待宪法、善待晓波
·释放许志永是中国之大幸
·六四以來的中國自由主義陣營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冯崇义、杨恒均:在网上碰到胡哥我想说的三句话
·冯崇义教授与中国留学生谈民族主义(图)
·《宪政民主与和谐社会》序言
·就冰点事件也给胡温进一言
·该被整顿的是中宣部而不是《冰点》
·反封建还是要反专制
·郭文贵爆料的三个层面和视角:个人、高层权斗、政治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12日 首发 )

   

   

   【前言:5月9日晚在悉尼科技大学中国问题研究中心的会议厅,举行了集演讲、讨论与座谈于一体的聚会。会议主讲人悉尼科技大学的历史学家冯崇义博士做了主题发言。正如冯博士在开场白笑言,看到学生杨恒均最近在网络遭到众多愤怒的爱国者和愤青的口诛笔伐和围剿,他这位做老师不能置之不理了。冯崇义博士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阐述了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与在座的青年学生和华人华侨推心置腹。当天参加会议的包括来自悉尼各界的华人华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还有来自悉尼新兰威尔士等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包括有组织到堪培拉保卫火炬的留学生组织者和代表。会议原定两小时,由于热烈的提问和讨论,直到四个小时后的深夜才散场。会议气氛和谐,虽然与会的华人华侨和留学生在重大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但大家却都认真听取对方意见,理智讨论,各抒己见。这篇文章是基于冯崇义博士的演讲,由冯崇义和杨恒均两人共同完成】

   

   

   提要:

   

   

    由西藏事件和奥运圣火传递引发的中国留学生和海外华人华侨全球性“爱国大游行”,举世瞩目。中国民族主义的飙升对中国是祸是福?中国与西方媒体的对垒是否意味着文明冲突?西藏问题的核心是价值分歧还是利益之争?人权与主权孰轻孰重?在全球化时代如何安置爱国情怀?当今的青年留学生和华人华侨如何挨过?这些是本文试图回答的问题,现归结如下:

   

    一、 中国民族主义旋风之风源何在

    二、 目前的中西对垒是否体现着“文明的冲突”

    三、 人权与主权孰轻孰重

    四、 中国民族主义的飙升对中国是祸是福

    五、 全球化时代如何安置民族主义与爱国情怀

   

   

   界定题目中的三个核心概念

   

    • 民族:现实中或想象中的文化和政治社群

    • 民族主义:以本民族为中心的思想信条和以本民族为忠诚对象的情感

    • 全球化:人类一体化的历史进程

   

    “民族”和“民族主义”互为因果,必须放在一起来界定。这两个词汇有很多用法。按我们的理解,“民族”指的是现实中或想象中的文化和政治社群。当所指是人群时,强调的是文化身份;当与国家联系在一起时指称的是地域和政治身份。“民族主义”则同时指以本民族为中心的思想信条和以本民族为忠诚对象的情感。这种思想信条和情感可以表现为旨在构建一个民族、追求民族独立、维护民族统一、捍卫民族主权和扩张本民族的利益甚至于领土的各种活动和运动。

   

    “全球化”是人类一体化的历史进程。广义的“全球化”指的是十五世纪“地理大发现”以来的人类密切交往;狭义的“全球化”指的则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冷战结束以来的人类一体化现象。早期的“全球化”所达到的高度,在某些方面为当代所望尘莫及,比如十九世纪“金本位时代”人、财、物的全球流动,没有遇到现在这么麻烦的边界壁垒。我们之所以将冷战结束以来称为“全球化时代”,是因为人类在这个时代才自觉地追求“全球化”,制订一系列全球规则,并致力于构建全球伦理。而且,经济的一体化和新科技的进步使地球变小了,使人类各部分成了共同居住在一个小小“地球村”里息息相关的村民。

   

   一、中国民族主义旋风之风源何在?

   

   

    • 对“百年屈辱”的集体记忆和“雪耻”(报仇雪恨)心结

    • 中国经济崛起带来的刺激与梦想(“中国人的世纪”)

    • 受害者情结与“西方阴谋”论

    • 西方列强的两重性(自由民主vs.霸权主义)

    • 长期的宣传教育与“爱国”的道德含金量

    • 民怨的宣泄(海外华人华侨打工留学的辛酸、挫折与愤慲)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民族主义旋风频繁席卷神州大地甚至于全球。群情激昂、同仇敌忾、如火如荼的景象,使一些人心潮澎湃,令另一些人触目惊心。例如1996-1998年间的“说不”风潮与反西方情绪宣泄;1999年科索沃战争期间北约误炸中国注南斯拉夫使馆而引发的“抗美援南”风波;2001年海南中美撞机事件引发的反美风潮;2005年日本申请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引发的反日风潮(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审定通过歪曲历史的教科书、把台海纳入美日安保范围等引发反日抗议不断);以及最近的西藏骚乱和奥运圣火传递引发的反西方风潮。这种一触即发中国民族主义旋风,原因错综复杂。但这些原因可以归结为两大类。一类是没有妥善疗治历史创伤而造成的情结;另一类是不健康因素的诱导。

   

    对“百年屈辱”的集体记忆和“雪耻”(报仇雪恨)心结。现代中华民族是一个受伤的民族,外伤内伤都很深重。外伤指的是从鸦片战争到抗日战争一百年间中国受到列强的持续侵略,兵连祸结。内伤指的是由传统的蒙昧封闭思想、未能有效抵制外来侵略的挫折感、专制腐败政府转移视线的宣传教育等因素促成的排外心理。世界上受战争创伤和外侵创伤的民族与国家并不少见,但是在那些以自由主义立国的发达国家,都能妥善疗治历史创伤,捐弃前嫌、化敌为友。欧洲那些国家历史上打的大战小战多如牛毛,但他们现在将命运联结在欧盟之中,热乎得很。我们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感悟“仇仇相报何时了”的智慧,也不缺“化干戈为玉帛”、“相见一笑化恩仇”之类的佳话,但当代很多国人的心灵深处充满了仇外的集体记忆,做梦都想报仇雪恨。

   

    在相当长一段历史时间里,“仇恨”成为支配我们国家和民族的“精神支柱”,不但让国家错过大好的发展机会,也让我们民族至今仍然对逐渐被世界各个民族都接受了的普世价值抱有深深的敌意。

   

    胡锦涛日前在日本的讲话中提出了如何对待仇恨的新思维,他说,要牢记历史但并不是要延续仇恨。这话很有分量,值得深思。

   

    中国经济崛起带来的刺激与梦想。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了骄人的经济成就,有目共睹。我们从处于崩溃边缘的“短缺经济”,焕然一新,迅速变成经济增长最快的全球经济增长极。本来,经济高速发展起来了,给国人带来自信心,实在是大喜过望。随着经济地位的提升,中华民族要求相应的国际地位,既合情,也合理。中国现在是诸多国际组织中举足轻重的成员,是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这种地位与中国经济贡献及经济实力相比,还是比较匹配的。值得我们警惕的是,野心的恶性膨胀,便绝非吾国吾民之福。德国、日本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经济发展所引发的民族主义狂热,使这两个民族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前车之鉴,不可不防。弥漫部分国人,特别是各级中国官员之中的“虚骄之气”,确实令人担忧。连中国学界一些学养不足、修养欠缺的一些学人,也大谈特谈“中国的世纪”来刺激暴发户心态,勾引国人奔向民族主义狂热的火坑。

   

    二战结束以来,那么多发达国崛起,哪个国家曾经喊过是他们的世纪?法律政治框架还停留于前现代、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核心技术几乎全靠引进,生态底盘那么脆弱,哪来“中国的世纪”?在全球化的时代,大喊“中国的世纪”,更加体现民族心理的不健康。回想八十年代,我们对日本的电器、日本的汽车、日本的电影电视、港台的“靡靡之音”,简直是爱的迷迷糊糊。现在,不但根本不把港台放在眼里,连“小日本”也不屑一顾。但是,我们不能“人一阔、就变脸”,失去往日的谦和,如果我们曾经谦和过的话。更何况,放在全球视野内,中国这些年所取得的成就也还骄傲不起来。人均GDP是最硬的经济指标。在全球两百来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的人均GDP排名至今仍然在一百名之后。中国大陆的人均GDP现在所达到的水平是日本、台湾等周边国家和地区在五、六十年代就已达到的水平。中华人民共和国立国六十年,才取得别人十几二十年所取得的成就,狂得起来吗?且不说我们的经济成就,代价要比别人大的多,血汗工场,黑窑童工、能源涸竭、生态底盘破坏,人文代价和环境代价都严重威胁着可持续发展。居安思危,我们还是留一半醉、留一半清醒为好。如果一定要找出一点值得我们在世人面前炫耀的成绩,顶多就是“我们养活了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虽然还有几千万人忍受贫困,但好在没有人活活饿死了。

   

    受害者情结与“西方阴谋”论。那么,中国民族主义狂飙,是否被别人招惹起来?中国民族主义狂飙针对发达国家、特别是日本和美国,良有以哉。针对日本,着眼点是过去;针对美国,着眼点是现在和未来。近代以来,中国是被侵略国家,作为旧时代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受害者,痛深创巨。加害于中国人最大的是军国主义时代的日本,所以至今令国人咬牙切齿。(另一个与日本同等的加害者是俄国,但国人却没有反俄风潮。这是由于战略原因政府让它处于休眠状态的一颗定时炸弹,说不定何时会引爆)。美国在近代以来帮中国的时候多,害中国的时候少,为什么也成为中国民族主义狂飙攻击的首要目标之一?理由就在于美国是头号世界强国,既令人羡慕、也令人嫉妒。在部分国人那里,美国是中国的头号竞争对手,“天下英雄、使君与操也”,岂能不反美?而且,美国好做带头羊,老是对中国“说三道四”,很多国人恨不得“灭此朝食”。不管怎么说,在现实中,在和平发展时期,中国早就不是受害者,而且还是受益者。无论是通过各种援助,还是通过互利双赢的经济交易;无论是通过争取回报资金投资,还是通过友好的技术转让,发达国家都在有意或者无意地帮助和鼓励中国兴旺发达。

   

    发达国家的利益,早就与中国的利益紧紧捆绑在一起。主导发达国家的思维和政策是:中国的兴旺发达、市场繁荣,他们就能够“日进斗金”;一旦中国天下大乱,没有哪一个国家受得起“黄祸”。吾国政府及部分国人老是做出耿耿于怀的姿态,占领道德高地、占领逼债讨债的对弈优势,是否体现着中国人特有的“谋略”?而非常有趣的是,理由则是“西方阴谋”。按照这种“西方阴谋”论,西方发达国家及发达国家的人民,不愿看到、甚至于害怕中国强大起来,于是乎千方百计阻挠、破坏中国崛起。这种“莫须有”的猜忌,是否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嫌疑?希特勒当年向全球强手挑战,除了藐视那个“小小环球”之外,就是认为别国都有阻挠“第三帝国”崛起的阴谋。

   

    “西方列强”的两重性(自由民主vs.霸权主义)。历史上的“西方列强”,具有典型的两重性、同时扮演两种角色,一身两任。他们一方面是自由民主的典范,另一方面又是殖民主义的罪犯;他们一面对内民主,一面对外侵略。殖民主义时代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而结束。新时代欧美各国获取海外利益,靠的是交易,而不是侵略和掠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