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冯崇义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冯崇义文集]->[西藏的“问题”与“主义”]
冯崇义文集
·全面推进香港民主化,以为内地彩排
·促进一党专政向宪政民主转型,建立和谐社会的制度基础
·民主化、西化和多元文化
·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
·求真守朴,道行天下——《二十世纪的中国》序
·阿扁“终统”是愚蠢之举
·“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悉尼时报》社评: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去党性、兴人性:启中国执政党之蒙
·真话与自由——读艾晓明《保卫灵魂自由的姿态》有感
·“仁政”的昏话和“特殊国情论”的种族主义陷井
·第三道路世纪梦——社会民主主义在中国的历史回顾
·中华民族的突围之道:通过民主化获得和平崛起的国际空间
·“强国”不能吃掉自己的儿女
·民主这“东西”与国人的悲哀
·民族主义与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者
·领袖有问题,党更有问题
·“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和解乃可行之道
·中国民主化的进程和中共党内民主派
·抵抗被重用的诱惑
·冯崇义:习近平能否成为超越性时代英雄?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冯崇义:现代新儒家的反思
·冯崇义: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
·冯崇义:《中国党内自由主义:从陈独秀到李慎之》序言 (
·冯崇义 杨恒均:拒绝宪政是断绝中国的前途
·拨开“渐进论”的迷雾,打开民主转型的闸门
·社会民主主义视野中的中国户籍制度
·今日中国的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学派
· 现代新儒家的反思
·民主与贸易
·冯崇义:习近平党国情结的危害
·对公民社会亮剑在堵死中国和平转型之路
·冯崇义:红二代的信仰与认知错乱
·冯崇义:宪政、自治与汉藏民族和解
·习近平能否成为超越时代的英雄?
·落难太子长了哪些见识?
·冯崇义、杨恒均:中共的命运与胡温的使命
·我缘何状告广州海关没收我的“禁书”
·冯崇义:党国之大,容不下一个国士?
·变党国为宪政:在崎岖道路上前仆后继
·从709案和《炎黄春秋》案看习记恶法治国
·专访冯崇义教授:习近平不选择民主宪政,中国将有奇灾大难
·毛泽东思想是祸害人类的剧毒,贻害无穷
·任志强大器晚成:党媒姓党举国哗然
·视频:709大抓捕案审判 滕彪律师、冯崇义教授连线访谈
·震动世界的“709大抓捕”一周年感言
·文革是党国极权主义的顶峰
·中美会通,梦圆太平洋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冯崇义、杨恒均
·冯崇义、杨恒均对话:改革迫在眉睫
·“阿拉伯之春”和“占领华尔街”的启示
·党国何不以人为本?——由维权志士遭受新一轮迫害带来的思考和哀伤
·趙紫陽在1989年的思想飛躍
·達賴喇嘛讓權對中共當局的啟示
·邀达赖喇嘛回中国现在正是时候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陈奎德、冯崇义、丁一夫、冯玉兰等讲话/视频
·西藏的“问题”与“主义”
·温家宝是至今不知天命的好人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博讯专访冯崇义博士:你为什么要告中国海关?
·我缘何状告广州海关没收我的“禁书”
·请锦涛同志善待宪法、善待晓波
·释放许志永是中国之大幸
·六四以來的中國自由主義陣營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冯崇义、杨恒均:在网上碰到胡哥我想说的三句话
·冯崇义教授与中国留学生谈民族主义(图)
·《宪政民主与和谐社会》序言
·就冰点事件也给胡温进一言
·该被整顿的是中宣部而不是《冰点》
·反封建还是要反专制
·郭文贵爆料的三个层面和视角:个人、高层权斗、政治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的“问题”与“主义”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09日 首发 )

   

   在暂停一年多之后,中共中央政府与达赖喇嘛代表之间的谈判日前又重新开局,笔者喜出望外。重开谈局,正是我等所翘首祈盼,尽管谈判迄未取得实质性进展。双方之谈局,起源于胡耀邦主政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断断续续已进行了十几轮。中央现行政策似乎离胡耀邦通过谈判和让步来解决西藏问题的初衷越来越远。在上一轮谈判中,达赖喇嘛私人代表向中央政府提交了一份《为全体藏民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要求在中国现有的法律框架内实现藏人的“真正自治”或“有实际意义的自治”,并建议将这种“真正自治”或“有实际意义的自治”不仅落实于现在的西藏自治区,而且落实于藏人聚居的周边县市。但是,中央政府,特别是主持谈判事宜的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主政西藏的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等人,不是对《备忘录》的文本进行认真研读和分析,而是继续使用在“文革”中极为流行的那种手段和语言,指责达赖喇嘛及其谈判代表“打着真正自治旗号制造民族分裂”。这样,双方的关系就陷入了僵局。

   

    打破僵局的主动权在中央政府手中。开启新一轮局,是否意味着在2009年乌鲁木齐“7.15血案”之后,中共中央对达赖喇嘛有了新的认识?今年1月18日至20日召开的中央召开的中共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会议阵容庞大,政治局九个常委全都出席了会议,地方干部除了西藏地区的大部份负责人,还有四川、青海、甘肃、云南等地负责藏区的干部,有四百多人之众。但是,就透露出来的内容看,会议了无新意。会议的主题是依旧是维持地区稳定,“维稳”的手段依旧是金钱和暴力这“两手”:一方面发展西藏经济,希望通过改善物质生活来弱化民族问题;一方面“打击‘藏独’分裂势力的渗透破坏活动”、“深入持久开展反分裂斗争”,以高压求稳定。蔑视宗教信仰而只信金钱与暴力,是很不健康的思想,更何况依靠金钱和暴力的政策在实践中都早已失灵。在新一轮谈判中,达赖喇嘛一方仍坚持底线,继续要求改善人权、实现“真正自治”。如果中央政府继续将这种要求视为“制造民族分裂,损害民族团结”,谈判就不会有任何进展。

   

    西藏“问题”的核心在哪里?应该遵循何种“主义”(指导思想)来解决?事关国族大业,确实值得国人深思。误判实际问题、开错药方,不但无助于维持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而且会造成民族矛盾和国家分裂,可谓南辕北辙。笔者素来致力于促进祖国的统一和我们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和睦与团结,兹借此机会略陈一孔之见。

   

   

   一、西藏“问题”何在?

   

    2008年4月12日,胡锦涛在三亚会见到海南参加博鳌亚洲论坛的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时,针对前不久的拉萨“3.14事件”说:“我们和达赖集团的矛盾,不是民族问题,不是宗教问题,也不是人权问题,而是维护祖国统一和分裂祖国的问题”。(《胡锦涛主席会见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http://cpc.people.com.cn/GB/64093/64094/7112376.html)

   

    胡主席显然被误导了。藏人中有人主张分裂,但绝对不是现在的“达赖集团”。藏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所提出的不要独立、唯求自治的“中间路线”,经过辩论和严格的民主程序,已被以桑东仁波切为政府首脑的西藏流亡政府确定为基本方针,这是象日月经天、江河行地一样的事实。谋求西藏独立,曾经是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1959-1979年间的政治主张。1979年,邓小平提出西藏问题除了独立一项,其它问题都可以通过商谈来解决。达赖喇嘛审时度势,立即做出积极而明智的回应。这种积极的回应逐步定型为“中间道路”,也就是既不能接受有名无实的自治、也不谋求西藏的独立,而是在双方互信互利的基础上实现西藏名副其实的自治。具体内容包括确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国防和外交归中央政府(达赖喇嘛曾一度要求从西藏撤走解放军、但随即放弃了这一要求),其它方面由藏人自行管理;一当西藏名副其实的自治得以实现,西藏流亡政府立即解散。从那时起,达赖喇嘛不遗余力地向世人宣示、解释“中间道路”,西藏流亡政府也为此制定、发表了一系列文件,阐释“中间道路”。(驻澳洲达赖喇嘛代表处:《有关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建议》)正是因为矢志不渝地追求“中间道路”,并且始终不渝地坚持以和平手段实现“中间道路”的目标,达赖喇嘛得到了诺贝尔和平奖,以及全球各地朝野的广泛支持。中共中央政府接管西藏的时候,自以为自己比原来的西藏政府先进,也一贯以“先进”的代表自居。但是,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早就接受了现代文明意义上的人权、民主理念,并在流亡地达兰萨拉建立起完全符合现代文明标准的民主政府。中共则依然维持着被先进的人类文明抛弃了的一党专政政权,在观念和制度两个方面都远远落后于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

   

    笔者与达赖喇嘛有过几面之缘,也有机会听过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政治学博士桑东仁波切的演讲,绝对相信他们的真诚。世界各地民众,以及括那些有机会接触达赖喇嘛和桑东仁波切等人的诸国政要,也都对他们的真诚和智慧五体投地。达赖喇嘛和桑东仁波切等人不断诉说藏人在西藏的宗教信仰自由没有保障,说的必是实况。他们一再声明追求自治,乃是出于他们的信念和智慧,而绝不是口是心非、暗中追求“分裂”和“独立”。在2009年8月的日内瓦藏汉会议上,有多位中国民运人士对西藏流亡政府放弃“民族自决权”的立场提出质疑,认为那是不智之举。桑东仁波切的回应充分显示了他作为一位见多识广、深谋远虑的政治家的襟胸。他心平气和地解释说,权利是宝贵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权利都能够实现。在现实政治中,重要的不是你有没有这个权利,而是怎么样才能实现这个权利、有没有可能实现这个权利。如果不顾现实、致力于争取根本不能实现的权利,那就是浪费时间和精力去进行无谓的抗争。因此,必须正视政治现实、做出一些妥协和牺牲,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一种生存方式。(《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桑东仁波切回答问题》,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2454)

   

   

    西藏问题的核心正是人权问题,正是藏人在西藏的宗教信仰自由没有保障的问题。这是“达赖集团”与中央政府的根本分歧所在。以“藏青会”为代表的藏独主张,也正是“达赖集团” 所反对的,尽管在民主体制下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只能说服多数藏人支持“中间道路”而无法完全禁止少数人的藏独主张。达赖喇嘛等人不求独立、只要自治的政治诉求,一清二楚。将达赖喇嘛所反对的“藏独”帽子扣到“达赖集团”头上,或者揪住达赖喇嘛早已放弃了的某些旧主张来说事,绝非君子之道,很不可取。

   

    张庆黎、朱维群那些人学养不足、教养欠缺,蛮横无理、信口开河地指责、辱骂达赖喇嘛,实在是造孽。指责达赖喇嘛弄虚作假、缺乏诚意,意图搞“变相独立”,这是以尔虞我诈的官场污浊之心度佛教净土的圣洁之腹,是对真诚的佛教徒的污辱。立场观点可以不同,但不能全然不顾事实、自欺欺人。达赖喇嘛和桑东仁波切等人,乃当世佛教界一代高僧,是誉满全球的饱学之士,是修养至高的佛教大师,被佛教界普遍地尊为人间活佛。就连普通的佛教徒,都会遵从佛门戒律而不能撒谎。修行至高的人间活佛达赖喇嘛,更不可能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违背佛门信条与戒律而公然撒谎。达赖喇嘛和桑东仁波切等人不能公开承认“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的一部分”,也是碍于不能公然撒谎的信条。西藏有长期独立立国的历史、也有并入中国领土的历史,要达赖喇嘛等人说“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的一部分”,那是蛮横地强迫他们撒谎。正因为如此,达赖喇嘛等人一再要求搁置历史问题,抱现实的态度就事论事。将达赖喇嘛这样的佛门大师污蔑为江湖骗子或“人面兽心”,是匪夷所思的事情,恐怕只有被中共党文化彻底败坏了心智的人才能做到。当然,污辱广受敬仰的佛门大师,损毁不了人间真诚,结果只能是损人者自取其辱。

   

   

   二、西藏及全中国的民族问题是从人权问题派生出来的。

   

    在中国的少数民族地区,确实存在民族问题,在西藏和新疆这些地方还特别尖锐;中国的少数族群中间,确实存在着分裂倾向,藏人和维吾尔人中间的分裂倾向还特别强烈。但是,中国现在的民族问题,包括民族分裂问题,大都是从人权问题派生出来的,是缺失符合人权原则的政治制度安排的结果。更为不堪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所载明的基本民族自治权利,与现实中这些基本权利的缺失形成尖锐的讽刺。藏人所真正追求的信仰自由,试图在中国现有法律框架内实现“高度自治”,也正是为了捍卫他们在宗教信仰自由方面的基本人权。中共建政以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依照野蛮的马列主义信条对宗教信仰的打击,特别是“文革”中对宗教文化的破坏和对宗教人士的迫害,对少数族群宗教界伤害至深;“党管一切、汉人当政”的政治实践,长期以来一直对“民族自治”的法律和政策进行无情的嘲弄。所有这一切,当然在少数族群中间积怨很深,催生、助长民族分离倾向。可惜,“改革开放”以来,除了胡耀邦等个别领导人,党国当局没有正视问题的严重性,都没有形成对少数民族的充分尊重和信任,都没有以赎罪之心在政治上给少数民族提供机会。(何方:《胡耀邦与民族区域自治》,载张博树编:《胡耀邦与中国政治改革》)

   

    信仰与宗教不自由,当然是人权问题。藏人求信仰自由而不可得,因而抵制中央政府及汉人主导的西藏自治区政府的一些措施和政策,争取合理合法的自由权利。党国当局一味镇压,人权问题便转化成民族问题。“改革开放”之初,因为有“落实政策”等举措,人权问题和民族问题曾一度缓解。近年来,党国当局肆无忌惮地干涉藏人的宗教信仰自由,严重干扰喇嘛及其他藏人正常的信仰和宗教活动,在政治宣传和“政治教育”中百般妖魔化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并强迫藏人污辱他们所敬仰的精神领袖,难怪会激起藏人的反抗和反感,并在国际社会失道寡助。

   

    近年来党国当局的政治宣传,将达赖喇嘛等人争取人权的善良努力,抹黑为分裂祖国的恶行,不但挫伤藏人的感情,也误导广大汉人对达赖喇嘛及其追随者产生仇恨。再加上经济和政治利益上的一些冲突,汉藏之间的民族问题便日益复杂化、尖锐化。特别具有煽动性的一个说法是,“达赖集团”不仅要将现有的西藏自治区分裂出去,而且是要将占中国四分之一国土的“大西藏”分裂出去。实际上,因为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不主张独立和分裂,“边界问题”根本就无从谈起。炒作“大西藏”、“小西藏”的“边界”话题,是故意混淆视听、耸人听闻。达赖喇嘛等人想将所有藏人聚居的地方都划入实行自治的范围,是为所有藏人争取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的题中应有之义。至于具体到哪些地方应该划入“藏人聚居”的范围,此乃枝节末叶,双方可以从容商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