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端传媒|叶海燕:从“小姐”走向“妇女党主席”]
独往独来
·张 洞 生 :对中国当前的政治派别分折
·资中筠:岁末杂感致友人
·张洞生:从人性角度认识公有制和私有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矛盾面是对立
·金正日竟做过这么多让中国尴尬的事
·张洞生:请不要对中共使乌坎骚乱暂时软着陆抱过大的幻想
·朱家台:政變經又熱 北京 十八大險象迭現•
·崔武年:我对政治改革的十三点看法
·张洞生:毛泽东不断地‘群众斗群众运动’使中华民族变成“低素质民族”
·胡锦涛与马英九的元旦献词对比(附全文)
·2011年十九个最无耻新闻(转)
·妙哉高论!):幸亏当年J没占领Ch,否则都要这样了!
·陈正中:中共党史对毛泽东的罪恶不要再遮遮掩掩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1)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2)
·中宣部爲什麽害怕辛子陵?·作者: 龐觀清
·孙 越:2012年俄罗斯政局
·张洞生:只有民主法治,民众才有权作‘分蛋糕’的主人,而不致仅当‘作蛋糕
·对中央党校尹保云教授的采访(摘要)
·毛泽东的政治特色
·王力雄:除了自焚,还能做什么?一年来16起藏人僧侣自焚
·台湾大选日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微博走红
·余杰:揭露中共暴政,奔向自由世界――我的去国声明
·刘长海—敲丧钟的英雄
·真实的赫鲁晓夫
·张洞生:任何时候,中产阶级(中间阶层)才是发展生产力和推动社会进步、转
·毛情人自白录/金钟
·陈有西:法治中国:变革时代的法律秩序
·江氏访俄签定卖国条约之谜
·钱理群 :张木生令吾担忧
·张洞生:中美今后10年之间的激烈冲突、较量的前景和结局
·铁流:是巧合,还是胡锦涛向“改革开放”亮剑?
·张洞生:18大政治局常委抢位战掀起新浪潮,好戏或许还在后头
·严家祺傅国涌余英时荆楚:中国向何处去?
·中共反人民的疯狂暴力镇压与人民反中共的暴力革命
·大学生抗议官方在校园处决犯人(附图)
·阮铭,时鉴对远华案一书的序言
·张洞生:中共高层某领导的讲话证实了余杰揭露中共‘要活埋200精英的话’并
·侯工:贪官盛行将会天下大乱
·张洞生:幸亏有个美国,才使世界免遭‘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奴隶
·戴建业:谁抽去了中国人的脊梁?
·张洞生:对王立军进出美国成都领事馆事件后果的拙见
·刘瑜:美国的“四项基本原则”
·维梁的博客: 要活埋余杰的原来是他们
·刘亚洲:毛刘周
·忘记毛时代的罪恶就是背叛
·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汪洋胡锦涛得利、
·张洞生: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
·雅尼克:中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
·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为他们立碑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张洞生:我对中共如何进行改革提一个最简单易行的先行倡议(新)
· 彭博财经:中国的富豪代表们让美国的议员们相形见绌
·张洞生:天朝最近重提‘改革’是否为了缓和民怨,在给民众‘画饼充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张洞生:中共急迫地想要与普京结盟,却热脸贴上了普京的冷屁股
·吕加平:“关于江的 “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分析人士:胡锦涛为何既不政改又不反腐
·奥巴马胡锦涛去年会白宫,今年会首尔
·闫桂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
·曹思源:政改路径: 国家宪政与党内民主
·冉帝令:越南要建美国式国家
·政治辛子陵:体制改革是为了管住官员而不是为了管住百姓
·杨恒均:你所不知道的香港
·张洞生:西南王下课了,与中共是否实质上启动政治改革是两回事
·辛子陵:-政改兴邦 脱苏入美 ,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弱势”经济学家胡星斗
·震撼!!!王净文: 高智晟是两派生死争斗的焦点。
·张洞生:中共疯狂地反美,只能加速其崩溃倒台
·宋美龄之死 颠覆中共抗日谎言
·张洞生:紧急呼吁胡温习李,抓紧天赐良机,解散中共,实行全面政改,救中国
·中国人震惊:郎咸平曝光惊人秘密
·曾节明樵夫:胡温是两种人
·流沙河: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
·资中筠: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
·被毛泽东杀害的几个青年才俊例子
·大家都应支持温家宝总理!
·中国精英是怎么样被毛泽东毁灭的?【1】
·中国精英是如何被毛泽东毁灭的?【2】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3】
·张洞生:王对王、胡温习李对江曾周薄的大戏上演了,如何收场?对18大影响?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4】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5】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6】【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端传媒|叶海燕:从“小姐”走向“妇女党主席”


   
   端传媒|叶海燕:从“小姐”走向“妇女党主席”(上)
   
   《中国数字时代》每日电邮 來源:電子郵件

   
   
   
   民主是必须而可行的,这不是什么书本上的堂皇理论,而是叶海燕从做“小姐”、开“妓女热线”、办性工作者维权NGO、直播“十元店”田野调查里百折不回所得的实践真知。
   
   
   
   女权主义者叶海燕于2016年突然提出自己的政党理想:“如果有一天开放党禁,我想成立‘妇女党’,成为发起人,跟志同道合的朋友站到每一个需要关注的女性身边,站在所有需要解决的、与性别相关的问题身边。”摄:Wu Hao/端传媒
   
   
   
   2016年7月6日,连日暴雨导致的武汉水灾刚刚过去,41岁的叶海燕在自己的微信公号发文感慨:当前的一党制阻碍了社会发展。在文章最末,她突然正面提出自己的政党理想:“如果有一天开放党禁,我想成立‘妇女党’,我想成为发起人,然后跟志同道合的朋友,站到每一个需要关注的女性身边,站在所有需要解决的、与性别相关的问题身边。”
   
   
   
   在网络世界小有名气的叶海燕有许多身份标签:性工作者权利倡导者、社会活动家、自由撰稿者、网店店主。
   
   
   
   或许是生活随笔中突然出现政党主张太过格格不入,也可能是“组党”在中国的言论场上过于敏感,叶海燕的读者们似乎自觉地没把她的话当真,这番水灾中的“妇女党宣言”并没有激起多少水花。
   
   
   
    叶海燕没有泄气,两个多月之后,中国民间的“公知”与“口炮”(即改良派与革命派)的论争甚嚣尘上之时,她又以插科打诨的口气推出一篇《放弃口炮党和改良派,请大家支持妇女党》,趁机提出自己的主张:在宪政民主的道路上制定“务实进取”的10年计划,包括做好公民教育、关注公共健康,以及改善贫困地区和弱势群体的问题。
   
   “成立妇女党”并不是叶海燕第一次提出自己的政治愿景,早在2012年初,她就曾在微博上发起投票,希望网友们支持她来当“妇联主席”。(注: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简称“妇联”,是与中国政府有密切联系的妇女组织)叶海燕坦言,她并非真正想要官方的“妇联”职位,而是希望成为民间的妇女代表, “如果有一万个人投我的票,我就是你们这一万人的妇联主席。”
   
   
   
   关于这些“政治野心”,叶海燕明言是“真心话”,因为她认为,直接参与到政治当中,是推动自己的社会理想最有效的方法,她想为这一天打好“群众基础”:“我完全有机会,因为没有多少人有我想得那么长远,”叶海燕笑着,眼中却是认真,“当他们需要一个女性政治代表的时候,就会觉得叶海燕还是比较合适的。”
   
   
   
   “流氓燕”初识女权主义
   
   
   
   叶海燕最早作为“网络红人流氓燕”崭露头角是在2005年,她通过当时最火的 BBS 论坛“天涯”发布自己的裸照,在仍“谈性色变”的中国互联网上,该帖的浏览量迅速突破百万,随即登上各大门户网站头条,羞辱谩骂潮水一般涌来。叶海燕则不甘示弱,以骂还骂。
   
   
   
   当年与她掀起网络笔战的网友,甚至叶海燕本人,今日回首,或许都会惊诧这“一脱成名”,竟成为她成长为职业社会活动家的起点。
   
   
   
   “刚开始发上去的时候,我觉得这相片没什么,大家不会注意的,”叶海燕说那段时间,她就喜欢拍各种搞怪的生活照片,发上“天涯”与网友分享。但裸照事件才让叶海燕发现,自己与网友的性观念不在同一个年代:“都是骂,说我长得很丑、乳房又怎么怎么样,一些人又说流氓燕以前是做老鸨。我的反应就觉得这些人神经病,”从小较少受到主流社会规训叶海燕说,“我发个相片怎么了,对我来说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你觉得这个裸体伤风败俗?我不觉得。”
   
   
   
   一名浙江大学的老师在网上围观了“流氓燕”与网友的笔战,又看了她之前在论坛里谈论两性关系的帖子,私下给她留言说:“你是一名女权主义者。”从来没有听说过“女权主义”的叶海燕赶紧“百度”了这个词,读了些流派介绍和相关文章,“有一种脑洞大开的感觉,”她回忆说,“立刻发现这是对自己有利的一个意识形态武器。”
   
   
   
   叶海燕用女权主义的理论对比自己的生活,一点点地对上了号,“虽然我没有受过这方面的教育,可是我很容易领会那个理论的意思。”叶海燕还联想到自己在天涯论坛的遭遇,别人可以发言群嘲她,她回击则会被删帖封号,她感受到主流空间的性别话语权是不平等的。
   
   
   
   为了夺回话语空间,推广女权理念,她开办“中国民间女权网”(以下简称“女权网”),招募自己的网站志愿者,创设“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一台二手电脑、一台打印机、一部电话,就是这个工作室的全部家当。“我用‘民间’,就是要跟官方区别开,也要跟学院派分开,”叶海燕说。
   
   
   
   她当时对学院派的一点怨气来自于,她曾公开呼吁也私下联系一些有名气的学者和记者,希望他们关注性工作者的的权利问题,但她的去信大多石沉大海,偶有一两个回复的,也是劝诫她此事无法获得主流社会的认可。
   
   
   
   “你们都不干,我自己干!”为性工作者发声,是叶海燕开办“民间女权网”最核心的目的。
   
   
   
   《流氓燕》在海南儿童性侵事件背景下,以性工作权益及女权倡导者叶海燕、维权律师王宇,和导演作为人权电影拍摄者自身的经历为主要线索,刻画当下中国女权倡导者的一组群象。
   
   纪录片《流氓燕》影片截图
   
   
   
   “小姐”才懂“小姐之痛”
   
   
   
   叶海燕之所以对性工作者(当时她称之为“小姐”)有如此深的执念,来源于她的底层生活经验。
   
   
   
   出身于湖北农村的叶海燕,考取中专失利后,在家乡零零碎碎地当过工厂女工、饭店洗碗工、乡村小学代课教师。担任代课教师期间,她入读了成人教育课程,但没等课程结业,家中就入不敷出,不愿意再支付她的学费。困窘之中,叶海燕的旧日同学来看望她,却撞见她拖鞋都凑不出一双完整的潦倒模样,于是提出带她到广西打工,叶海燕当即把心一横,答应了。
   
   
   
   拿着母亲跑遍村庄借来300块钱,叶海燕从此踏上了异乡飘萍的路。这是1996年,她21岁。她来到了广西小城博白,第一份工作就是卡拉OK小姐。这是一份相对“软性”的性工作,“卡拉OK当时是以陪唱歌为主,陪吃饭陪喝酒,就是所谓‘三陪’,那个时候压力没有那么大,不一定要跟人家亲热,也不一定要上床。”叶海燕回忆说.当时读过成人教育的她,在小城的“小姐”中显得与众不同,“好像是大学生一样,所以安排我陪一些领导,我对官场应该怎么应酬,一看就懂,我会跟客人配合得很好。”
   
   
   
   当时的叶海燕也不把自己当成普通的“小姐”,有些孤高,不上班的时候她会写些千来字的散文,投稿到当地报纸上做“豆腐块”。“报社的人都知道,有个小姐给我们写稿子,然后他们就特地要把稿费送到卡拉OK,来看一下我。”叶海燕说。
   
   
   
   叶海燕在卡拉OK工作不到一年,便与已婚的有钱客人相恋,随即因对方的醋意离开了 K 歌房,但“客人男友”最终担心影响家庭而要与她分手。22岁的叶海燕还不懂得狮子大开口,她不大好意思地向对方要到了一万元的“分手费”,从而开起了自己的“九头鸟按摩店”。
   
   
   
   按摩店做的是不带色情的正规生意,一度红红火火,按摩床一字排开,20多个她从家乡招来的女孩,为了显得更专业些,穿着统一的运动套装。但难免有客人强行要求性服务,这时叶海燕就发挥她灵活的处世之道,从隔壁挂红灯的“按摩店”请来“小姐”接活。
   
   
   
   一来二往,隔壁店的“小姐”闲时也会过来聊天,让叶海燕印象深刻的是,“小姐”一走,自己店里的女孩就把“小姐”坐过的椅子的布垫掀起来扔掉,嫌脏。叶海燕看到这一幕觉得不是滋味,虽然当时的她还不知道“歧视”这个词。“人家是为了赚钱养家,实际上是一种牺牲,”叶海燕说到她当时的看法。
   
   
   
   在按摩店顺风顺水的一两年时间里,叶海燕与一个当地男孩恋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却因对方家庭认为她做过“小姐”而被迫分手。叶海燕在伤痛中迅速与另一个男孩结婚,又迅速怀孕,24岁的她渴望平凡传统的婚姻,认为自己必须生下这个孩子,“因为别人都认为你做过‘小姐’,如果你不生孩子,别人就觉得你是不是干‘那个’多了,生不出。”
   
   
   
   然而,不久后叶海燕就发现丈夫另有一个情人,而且也怀有身孕,她坦言自己刚得知此事时“杀人的心都有了”。但很快,叶海燕的骄傲让她最终选择在孩子出生后就离开这个男人,结束她因疏于经营已经凋零的按摩店生意,把孩子送回老家,自己又返回广西辗转各城市打工。
   
   
   
   她依稀记得,在那段最感凄苦的日子,她一边陪客人唱歌、喝酒,乳汁一边在往外渗,有些喝得大醉的夜晚,她悲痛难平就打电话给前夫哭诉,那男人则不断地挂掉她的电话。
   
   
   
   在南宁找工作时,叶海燕借住在几个“小姐”的合租房中,“小姐”们也愿意带她去她们工作的高档 KTV 里玩,由此,叶海燕第一次目睹了“小姐”被打的事件:“是一对男女朋友,男朋友为了气他的女朋友,就去叫小姐进来陪他,然后那个小姐一坐在他旁边,那个女朋友就去打小姐,小姐不服气就还手,那个男的看到要打他女朋友,就把那个小姐一耳光扇在沙发上,她血就出来了,另外一个小姐赶紧去救她,不然她就被掐死在那个沙发上了。”
   
   
   
   叶海燕回忆那一晚,更震撼的还在后面,“我陪她们一起去医院路上,那个小姐哭得好伤心,她告诉我们,那个派来办案的警察就是她男朋友,昨天还在一起温存,今天看她被打了也像不认识一样。她说,‘他妈的,我对她那么好,把留给儿子的钱都可以给他用,他居然还把打我的人放走了。’她对人家动真心,”叶海燕接着说,“这个哭完了之后,另外一个又哭起来了,又讲:‘我还不是他妈的,我男朋友……’你不幸,我比你还不幸,就是这样,哭成一片。”说起那一幕,叶海燕仍觉犹然在目,那让她真正感受到“小姐”们的命运悲凉。
   
   
   
   第二天,才学会上网没多久的叶海燕就发出来给中国知名性学专家李银河的公开信,呼吁关注性工作者权利——这就是前面提到的,叶海燕对学者们的系列呼吁的开始。
   
   
   
   深圳其中一次打击色情行业的行动中,众多性工作者被警方拘押。摄: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从“女权网”到“红尘网”
   
   
   
   亲眼见证性工作者们的苦楚,让叶海燕不想再回到“小姐”的工作中去,她报班学打字、花钱买文凭,加上在网上求助网友,总算能胜任办公室文秘的工作,也把孩子接到身边生活。创办“女权网”时,叶海燕给网站设置了八个板块:离异妇女、未婚妈妈、小姐……几乎每一个,都有她自己身为弱势女性的多重身份的投射。叶海燕还专门开设了一条“红尘热线”,用于接听“小姐”们的倾诉和求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