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东方历史评论|史料:袁世凯当选民国总统]
独往独来
·张洞生:在劫难逃的习近平班子在大危机来临时将何去何从?
·辛子陵:毛泽东的党国体制与玩弄宪法
·张 洞 生:为什么必须要征收物业税而中共却不收?
·国务院原司长斥医生成最大药贩子
·张洞生:"中国特色"的权贵家族世袭制18大成形?
·戴高乐的遗嘱
·张洞生:中共想要‘文化强国’是在‘痴人说梦’
·白岩松 :幸福在哪里
·杜月笙教你怎么看人的本质
·张洞生:老江和中共要求《领导干部一定要努力学习外语》暗藏那些玄机?
·慕容雪村:慕容雪村
·美国连番逮捕中共海外头目 唐宇华被指北美最大特务
·张 洞 生: 分析比较中美两国社会潜在危机的严重程度
·“耀邦太天真了!” ——杨西光评价胡耀邦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暴发户”
·何方:应为社会主义正名
·张 洞 生 :对中国当前的政治派别分折
·资中筠:岁末杂感致友人
·张洞生:从人性角度认识公有制和私有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矛盾面是对立
·金正日竟做过这么多让中国尴尬的事
·张洞生:请不要对中共使乌坎骚乱暂时软着陆抱过大的幻想
·朱家台:政變經又熱 北京 十八大險象迭現•
·崔武年:我对政治改革的十三点看法
·张洞生:毛泽东不断地‘群众斗群众运动’使中华民族变成“低素质民族”
·胡锦涛与马英九的元旦献词对比(附全文)
·2011年十九个最无耻新闻(转)
·妙哉高论!):幸亏当年J没占领Ch,否则都要这样了!
·陈正中:中共党史对毛泽东的罪恶不要再遮遮掩掩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1)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2)
·中宣部爲什麽害怕辛子陵?·作者: 龐觀清
·孙 越:2012年俄罗斯政局
·张洞生:只有民主法治,民众才有权作‘分蛋糕’的主人,而不致仅当‘作蛋糕
·对中央党校尹保云教授的采访(摘要)
·毛泽东的政治特色
·王力雄:除了自焚,还能做什么?一年来16起藏人僧侣自焚
·台湾大选日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微博走红
·余杰:揭露中共暴政,奔向自由世界――我的去国声明
·刘长海—敲丧钟的英雄
·真实的赫鲁晓夫
·张洞生:任何时候,中产阶级(中间阶层)才是发展生产力和推动社会进步、转
·毛情人自白录/金钟
·陈有西:法治中国:变革时代的法律秩序
·江氏访俄签定卖国条约之谜
·钱理群 :张木生令吾担忧
·张洞生:中美今后10年之间的激烈冲突、较量的前景和结局
·铁流:是巧合,还是胡锦涛向“改革开放”亮剑?
·张洞生:18大政治局常委抢位战掀起新浪潮,好戏或许还在后头
·严家祺傅国涌余英时荆楚:中国向何处去?
·中共反人民的疯狂暴力镇压与人民反中共的暴力革命
·大学生抗议官方在校园处决犯人(附图)
·阮铭,时鉴对远华案一书的序言
·张洞生:中共高层某领导的讲话证实了余杰揭露中共‘要活埋200精英的话’并
·侯工:贪官盛行将会天下大乱
·张洞生:幸亏有个美国,才使世界免遭‘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奴隶
·戴建业:谁抽去了中国人的脊梁?
·张洞生:对王立军进出美国成都领事馆事件后果的拙见
·刘瑜:美国的“四项基本原则”
·维梁的博客: 要活埋余杰的原来是他们
·刘亚洲:毛刘周
·忘记毛时代的罪恶就是背叛
·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汪洋胡锦涛得利、
·张洞生: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
·雅尼克:中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
·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为他们立碑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张洞生:我对中共如何进行改革提一个最简单易行的先行倡议(新)
· 彭博财经:中国的富豪代表们让美国的议员们相形见绌
·张洞生:天朝最近重提‘改革’是否为了缓和民怨,在给民众‘画饼充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张洞生:中共急迫地想要与普京结盟,却热脸贴上了普京的冷屁股
·吕加平:“关于江的 “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分析人士:胡锦涛为何既不政改又不反腐
·奥巴马胡锦涛去年会白宫,今年会首尔
·闫桂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
·曹思源:政改路径: 国家宪政与党内民主
·冉帝令:越南要建美国式国家
·政治辛子陵:体制改革是为了管住官员而不是为了管住百姓
·杨恒均:你所不知道的香港
·张洞生:西南王下课了,与中共是否实质上启动政治改革是两回事
·辛子陵:-政改兴邦 脱苏入美 ,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弱势”经济学家胡星斗
·震撼!!!王净文: 高智晟是两派生死争斗的焦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方历史评论|史料:袁世凯当选民国总统

---------
   
   
   
   东方历史评论|史料:袁世凯当选民国总统

   
   《中国数字时代》每日电邮 來源:電子郵件
   
   编译:方激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以下文字选译自英国《泰晤士报》。
   
   
   
   1
   
   
   
   袁世凯在上奏清廷时对时局的阐述
   
   
   
   (一位中国学生,北京,2月6日,1912年2月20日刊登)1月26日,前摄政王醇亲王看望了内阁总理大臣,并转告了皇太后想要授予他二等爵位的美意(在英文中,此爵位通常译为“侯爵”)。这是除了孔夫子的后人所世代承袭以外的唯一爵位,是能够授予中国人的最高位阶的头衔,甚至都极少赐予满族人以外的其他人等。击败太平军叛乱的首脑人物曾国藩、率领“农民军”南征北战收复新疆失地的左宗棠,在生前曾从已故的慈禧皇太后手中获此殊荣;而李鸿章则是在身故之后才由皇太后颁发了这一令人梦寐以求的荣誉。
   
   
   
   很显然,在总理大臣与共和派人士交涉和谈的过程中,向他颁发这一殊荣是一件尴尬的事情。同样明显的是,这也是满人策略中的狡猾招数,目的是要中国人确信,袁世凯是戴着满人寡头政治的手套在忙着这一切事情。这是逊位诏书外的另一个戏码,表示皇族想方设法要引诱总理大臣接受这一荣誉,而他又同样决绝地想要予以拒绝,这折射出颇合中国特色的一个有趣画面。1月26日,官方报刊宣布了一条消息,袁世凯已接到了皇太后颁发的诏书,内容如下:
   
   
   
   总理大臣袁世凯是一位忠心、爱国的政治家,一直以来尽全力辅佐本朝。自从担当要职以后,他制定国家大计,全力挽救危局。对于大清国而言,他乃是不可或缺的人物。因此,本朝特向其颁赠二等爵位,以此表明我们对其真挚爱戴之意。拒绝接受这一殊荣将是不被允许的事情。
   
   
   
   对于诏书的回复
   
   
   
   第二天,袁世凯在一份意味深长的上奏中婉拒了这一殊荣。在文中,他回顾了自己自爆发革命风潮以来所做的一切:
   
   当卑职跪接委任状时,真的是受宠若惊。卑职莫敢忘怀,自己世代领受皇恩,并一次次地得到圣上的赞许。革命爆发以后,卑职再次被任命为总督,并被委以统帅大军之职。之后,在组建内阁之时,卑职再被授以内阁总理大臣之职。面对重重的困难,卑职为自己无力力挽狂澜而深感痛心疾首。数月转瞬即过,卑职甚至无从建立微小之功。王朝正面临灰飞烟灭之势,万民之景仰爱戴已如破砖烂瓦一般。国家受到如瘟疫来袭般的重创,却无从觅得医治良方。如同明末的最高将领史可法一般,卑职并无丝毫值得传世的功绩,实罪该万死。此刻,请容准卑职向圣上跪述自就任以来的种种纠结困惑。
   
   
   
   革命的成功
   
   
   
   起初,革命的本质就是军事行动。它波及了官员阶层和其他人等。在一个月之内,十三省就陷落了,而直隶和山东也都呈现出了众叛亲离的迹象。朝廷听见了人民的期盼,也应允了立法院的求告,公布了宪法的基本条款。于是,皇上实际上便被剥夺了每一份权力,已经到了没有什么可以再继续放弃的地步。政府已经成了某些人仍在渴望着的形式,也就是说,成了一种加诸共和政体之上的空有头衔的政权形式。当卑职起初领受圣恩接受任命之时,其实是倾向于君主立宪制的,卑职尚希望君主之位仍可得以保全。在直隶的军队接受了这些提议,而山东也取消了其独立宣言时,我的愿望似乎即将达成。但是,一俟汉口失陷,海军哗变,未几,汉阳又被占领,南京也告沦陷。某列强友邦从中斡旋请求停战,并为了人民的福祉,倡议举行和平会谈。
   
   
   
   于是,卑职派遣了一位代表前往上海共商时局。但是,在两个星期的会议之后,仍是毫无结果,共和派丝毫也不愿意在他们成立共和国体的要求上做出些许让步。直隶与河南的省咨议局于是效仿其榜样,内部频起冲突。紧接着,乌尔加、宁远城、海拉尔等地的革命又连续取得了成功。即使连过去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效忠于我朝的封疆臣国也因此而离弃了大清。每每念及这迫在眉睫、危及江山社稷的灭顶之灾,卑职的心里便是忧愤交集。卑职迫不得已地将这些实情一一禀明圣上,于是,蒙圣上允准召集王公大臣们前来觐见,所有人都表达了完全一致的意见。于是,圣上下诏召开国民大会以决定未来的国体。这与卑职先前的期望完全相反,但卑职仍旧抱着国民大会可能不会坚持共和国体的可能性,亦或许会因此而拥护君主立宪。但是,无论是有关会议的地点,还是选举的形式,都未能达成任何结论。同时,无论是曾经效忠于朝廷的总督和大臣,还是对国际事务了若指掌的海外使节,甚至是各港口的商会,这些各地区政界要人贤达的电报如潮涌而至,均一致赞成共和。卑职于私下里涕泗横流,禁不住万分疑惑,为何一个国家的好恶会有如此剧烈的转变,而本朝的运势又为何是如此不可逆转。这是卑职为自己所陈述的未善尽职责的第一重原因。
   
   
   
   论及军事方面。在卑职自休养中回归朝廷并接任要职之前,卑职已深感湖北之局势正处在紧要关头,故请求朝廷拨给增援兵力及粮饷。直至圣上同意了请求,卑职才答应接受任命。但是筹措兵力、军援都需要时间。圣上一再催促卑职起程的委任令在卑职到达前线之前便已经收到。到任后,卑职为官兵们鼓劲壮胆;局势亦曾一度扭转,盖因汉口陷落之后,武昌曾一度再度收回。但是就在那时,议会的讨论和各阶层人士一致的需求,均在催促尽快实施绥靖策略。结果是,朝廷一再发布诏书,反对双方持进一步的敌对立场,卑职有幸宣告圣上仁慈的指令,下令停止再度开战。当卑职回到北京之后,发现国库已亏空,尤缺战争所急用的粮草、弹药。卑职在贷款上的谈判亦完全失败。当年,乾隆爷在平定五省叛乱后,又继续展开征服新疆和西藏前线之役,前后共花费银两约1亿。五十年前击垮太平军和其他叛乱武装的荣耀之战,则耗费了至少十倍的钱财。而当下,我方甚至不敢预测一个月之后的军需。诚然,圣上以个人的积蓄慷慨解囊,确实暂解了眼下的燃眉之急。但我方缺乏增进兵力、添补粮饷的方法,却是不争的事实。我方不得不竭力以短兵缺粮的部署而战,但顾及了此处,却再无暇顾及他方,这便是我方为何无法援助兵力薄弱的南京、襄阳、青州等地驻防军的原因所在。另一方面,共和派的武装在各地无视国法、煽动暴乱。一旦某城市陷落,便不再能轻易收回,目前尚还平静的地区,不日便有可能引发骚乱。不断成立的共和武装似有星火燎原之势,而我们的军队数目却停滞不前,最近在满洲组织起来的军队于短时间内还无法成事。河南和其他几省不断扩散的骚乱仍然无法立刻平息。以上种种,均影响了我方的军事力量,此乃卑职自认无法胜任职责的第二个原因所在。
   
   
   
   国际关系
   
   
   
   而正当我方无法在本国的战役中取得决定性胜利之时,我们和外国列强的关系亦有陷入混乱之势。一个最为明显的实例便是以铁路运输军队的问题;还有以海关拨付赔偿本朝外债的麻烦;并且,外国商会一再要求,既然条约不能得到遵守,本朝当尽保护其生命和财产之责等等。一而再、再而三地拖延因循将只会带来新的、危及本朝自身的麻烦,基于陈述缘由或个人情绪的请示并不足以扭转本朝之运势。与此同时,所有政府改革均因战争而被延宕;行政管理依旧被一贯而为的腐败所当道。将从学堂里学来的理论运用到实际中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而相对而言,这些还都只是本朝所面对的较小困难而已。
   
   
   
   值此之际,卑职之力已日有不逮,实无力回报圣上对卑职委以如此重任之隆恩。卑职之罪责日益加重,而所能为不及片石滴水。卑职以为,尽早自请辞职方为上策,但卑职世受皇恩,亲睹圣上日夜操劳并煎熬焦虑,万不敢轻言弃圣上而去。然而,若卑职接受了此等重誉,实有违圣上赏罚之公允,愧对本国万民。卑职当如何引领公众之舆论?当如何为百官设立一遵循之楷模?故恳请圣上收回先前之委任令,允卑职向世人表达自己之纯全心意,令卑职不再受自责之煎熬。卑职所言至此。
   
   
   
   再度委任与最终推辞
   
   
   
   但是,皇帝并未接受这一推辞。一月二十八日,第二道诏书颁布如下:
   
   袁世凯诚恳地表达了他的请愿,请求朕取消对他的封号。朕完全理解他真诚的谦虚之意,然时局紧迫危急,他在自己的职位上承当了极大的难处,这一封号实乃朕对他的重托之意。特令其即刻接受朕之委任,切勿再行推却。
   
   
   
   袁世凯再次递呈的推辞信里满是历史性的典故,因故,皇帝又发布了另一道诏书:
   
   袁世凯再次表达了他的心情,恳请朕取消对其封赏的爵位。此番,他列举了历史上的一系列先例,以至为诚恳之言语表达了他的见解,然时下的危局为历史上所不见,其危殆之程度亦无与伦比。过去数月以来,袁世凯尽心竭力,承担了艰苦卓绝之重任,此一封赏实为实至名归。他应该遵循朕先前的诏令以接纳封赏。
   
   
   
   袁世凯第三次予以回绝。又一封诏令颁布如下:
   
   袁世凯再一次恳请朕收回成命。其言语表达了甚为诚恳之意,然朕以公平之决断对其封赏。着令袁世凯遵从朕一再发布之诏令,不得再行拒绝。
   
   
   
   袁世凯第四次予以回绝,宣称“天命原不可违,然其良心之不安却愈显对圣上之崇敬”,这一次,他的请愿被应允了。最终的这份诏书在言辞上明显和缓了。
   
   袁世凯在对朕的上书中称,在朕屡次表达嘉惠之意后,他不敢一再坚持回绝。他请求暂缓接受此一嘉赏,并推迟到在时局明显改善之后。钦此!
   
   
   
   2
   
   
   
   华北的无政府状态
   
   
   
   (社论,1912年3月5日刊登)华北军队带来的骚乱将已经错综迷离、艰难诡谲的局势变得更加复杂化。袁世凯可能已经预见到会有一些麻烦发生,于1月31日刚刚将其“最为信任的第三师”召回了北京。如今,这些军队都已经不再属于皇室了,而一直以来,他们对于皇帝曾有的效忠也令人感到疑虑重重,因为其中的军人并非满人。今天,本报北京记者指出,这些军队的背叛让满人军队在京城里成了军事主力。一个多星期之前,南京革命派的临时参议院代表们抵达北京。他们受到了礼貌、周到的接待,袁世凯也表了态,表示愿意南下与孙文及其副手们进行商讨。天空里似乎一扫几周来的晦暗、阴郁,变得开阔、明朗起来。但到了周四晚间,“忠诚的”第三师和内阁总理大臣自己的某些保镖却打破了他们异常宽松的军纪约束,开始对北京进行大肆洗劫。在他们的注意力中,第一个目标便是南京代表们的住处。
   
   
   
   而在对所爆发的事件似乎仍感到些许困惑的南京,本报驻当地的记者却已经记录下了这样一种印象,那就是,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是因为有“某些反动势力”的介入。但是,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证据可以显示,除了穷凶极恶的抢劫欲望之外,此事还存在着什么其他起因。此前,在华北地区,这样的欲望也曾经控制过除中国人以外的其他军队。骚乱迅速沿着铁路线扩展到天津,在那里,也发生了严重的暴乱,一名德国医生因遭遇枪击而身亡。大批的骚乱者拦截下火车,沿着京汉铁路线到达重要城市、直隶省的省会保定府,于是,当地的商业区域也遭到了大肆劫掠,部分地区还被烧毁。目前,在北京和天津两地,社会秩序已经恢复,但是直隶省的其他地区却暂时陷入了无政府状态之中;并且,局势中最为糟糕的部分是,目前报道的发生在直隶的场景,不过是在许多其他省份中已经被目击过的场面的翻版。发生在四川的局势不明但令人绝望的枪战,发生在武昌和汉口、南京、太原府、西安府的屠杀,一大批虽然并不非常严重但绝对同样令人备感唏嘘的事件,全都指向了同样的起因。一个王朝在覆灭之际(无论它会多么快灭亡),一个无人知晓的政府系统在被引进之时,它们所带来的,都远远不是在纸上平静地起草一份宪法那么简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