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狂人囈語]
藏人主张
·《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 关于西藏自救运动策略的献言
·洪博士回应关于西藏自救策略的几点疑问
·达瓦代表说明东赛提出的问题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焱
·达赖喇嘛与华人见面会纪实
·中共对藏新政策内容外泄
·从今年藏人自焚引发回顾整体
·历史的真相与和解
·美国学者谈西藏现状
·西班牙最高法院受理流亡藏人对胡锦涛的控告
·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人血的盛宴
·从“红藏人”求“红汉人”看中共本质
·有关西藏的若干问题
·阿 沛 ˙晉美 答《 西 藏 時 報 》 記 者
·英国最早藏传佛寺创建人在中国遇害
·中共又被捕一名西藏新学派作家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西藏之页前主编谈14年西藏人权
·焚身存活藏人的处境极其悲惨
·藏人为什么纪念3月10日
·独立是西藏人民的梦想
·中共疯狂建坝威胁西藏生态
·西方藏学家公开批评“中道”
·西藏的母婴健康面临危机
·藏族和维族人在中国申请护照难
·美国呼吁中国调查藏人高僧狱中去世原因
·中共民族政策分歧
·《西藏秘密》中的扭曲西藏的证据
·三问王力雄
·《西藏主义》单行版问世(图)
·议会开了收回“中道”支持的先例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叶小文现象批评—评叶小文:“活佛转世”也要打假
·藏人学者评朱维群对央视记者的谈话
·北京学者炮轰西藏决策高官朱维群、叶小文
·复国主义者李科先对流亡选务署提出异议
·藏人权益团体发布2016年度西藏人权报告
·“李科先文章”及“中共官媒宣传”解析
·三月,血!血!血!
·如何了解西藏複雜多元的歷史?
东赛独白
·东赛向读者自我介绍
·向布拉格之春引领人物致哀
·藏人沉痛哀吊方教授
·第一个参加奥运会的藏族女孩
·藏族体育选手摘取奥运铜牌
·亚洲民主化巨星
·袁紅冰新書《人類大劫難》
·2012年-人类的绝望和希望
·袁紅冰新書《被囚禁的台灣》
·《被囚禁的台灣》序言和結束語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主任阿沛·晋美为何突然被解雇?
·我為什么可恥地沉默著
·致陳致中先生的一份公開信
·打破沉默,不再可恥
·藏人主张五岁的生日
·全体流亡藏人献给切阳什姐礼物
·切阳什姐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网络发行预告
·
北京情势
·中共派系斗争的共同目的是维系中共统治
·新版中国护照引发外交风波
·温氏家族与平安崛起
·西方对薄熙来案新解
·部分汉人被强拆户自焚名单
·复邓路凸显中共已陷绝境
·外媒和微博夹击中共腐败
·《南方周末》得道多助
·一张中国财富秘密流动的路线图
·《南方周末》抗议结束,愤怒未了
·中共根本不可能进行政治改革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
·魔鬼對當代中國的詛咒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袁红冰谈“中国梦”
·习近平比薄熙来左吗?
·中国军方黑客卷土重来
·李克强的要求被印度总理当面拒绝
·西人评美中高峰會
·中美在网络安全方面仍有分歧
·伍凡展望2016年中國
·何清涟谈中国经济将硬着陆问题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中共如何回應索羅斯的挑戰?
·滑世代當道自己的視力自己救
·红色基因不能免除中共最大風险
·全世界下個獨立的國家?
·南海和朝核局勢加速中美關係惡化
·帝国晚期的传播失灵
·伍凡短評中美軍事對壘升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狂人囈語)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那些年我有個小屋子,發現書就搬到那兒看」,少年時期,顛沛流離的中國命運讓父母無暇顧及袁紅冰,「他們一路沒時間管我,我也不跟哥哥、妹妹聊,誰也不說,假裝沒這回事。」
   
   六四前的浮動
   
   六四28週年將至,袁紅冰想起1989年,當時他還是北京大學法律系教授。
   
   
   1989年4月胡耀邦逝世,北京民眾群集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悼念。(Wikipedia)
   
   六四起源之一「胡耀邦逝世」當日(1989年4月15日),袁紅冰站在北大教師宿舍16樓,聽政治系教授陳坡匆匆告知『耀邦去世了』」,他即打電話給因編寫北大《文化大革命詞典》結識的胡耀邦長子胡德平表示哀悼。
   
   當天下午,袁紅冰把寫法律教科書存起的剩餘版稅(約人民幣5萬)領出給學生去買紙墨、食物,連夜擬數十條標語貼向北京各高校,隔天悼念胡耀邦運動陸續發酵,「5月3日學生運動告一段落,我往山東煙台與武警部隊開會。」(1988年北大法律與武警部隊開始以現役軍官為對象函授計畫,袁紅冰為《刑事訴訟法學》、《中國司法制度學》教材主筆,前往課程會報)。
   
   
   1989年5月19日晚間10點,中國國務院總理李鵬宣布隔日北京開始戒嚴。(Wikipedia)
   
   有自備短波收音機偷聽「美國之音」習慣的他,煙台某晚突然聽及「大學生開始群集天安門廣場絕食」,袁紅冰連夜自山東趕回,成立日後被中國政府定調「六四時高校唯一教師非法組織」的「北京大學教師後援團」,「領頭幾個後來都被整肅,也有幾個後來又跟共產黨好上,媽的。」
   
   壞事了
   
   他另召開北大黨員大會(1989年5月18日),呼籲全體黨員支持學運,「之後共產黨有個黨工批我,不過就是個黨員,你敢召開黨員大會?」袁紅冰哂笑回憶。那一路到6月3日晚間8點,高燒感冒的他在宿舍聽收音機播送:
   
   「北京市政府與戒嚴部隊指揮部緊急通告:北京市民盡速回家不得外出,後果自負」
   
   他知道不妙「要壞事了。」隨地起身騎自行車20多哩(約32公里)趕至天安門廣場,初抵西長安街,已槍聲四起。「那晚,記不清背了多少人進醫院,親眼見了坦克如何輾過學生。」
   
   
   六四時抗議民眾時登上一輛預備進入北京鎮壓的坦克。(美聯社)
   
   流亡澳洲13年,袁紅冰出走那年沒跟母親、哥哥、妹妹透露半點,「中國是個到處告密者、監聽者的社會,周圍電話、網路、書信全給掌握」,近幾年他曾透過管道得知母親高齡90歲仍住內蒙古,但依然不聯繫,「一旦聯絡,只是給中國抓住我的弱點。」
   
   流亡之前
   
   1994年3月,袁紅冰因3件事被中國國安部逮捕,一是主寫「內人黨事件」小說《自由在落日中》;一是主編《歷史的潮流》叢書;最後一根稻草是發起組建《中國勞動者權益保障同盟》。
   
   他對1992年主編反左文集《歷史的潮流》特有印象。「那時找8名體制內知名自由派知識份子,包括胡績偉、李銳(書中筆名施莫甯)、張顯揚(書中筆名聞操)、吳明瑜、鄭仲兵等人合撰」,並把這套書順利付印歸功薄一波(中國八大老之一,薄熙來父親)背書,為了拿到那套題詞,他使上不少招。
   
   「我們準備兩套文稿,送審與付印各一」,袁紅冰把送審版本各呈北大同事、歷史系教授薄小瑩(薄熙來妹妹)、薄一波秘書轉交,輾轉拿到薄一波為《歷史的潮流》題詞「富國強民、改革開放」後,交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卻是另一套付印版本,輿論一時風風火火。
   
   押解貴州
   
   2年後組建《中國勞動者權益保障同盟》使袁紅冰遭中國以「顛覆社會主義制度罪」秘密逮捕。「當晚押送貴州監獄,關了半年達成協議『不得回北京,留貴州教書』,儘管家人全在北京。」關押審訊時,他發現國安部對人民掌握太縝密,「我一直秘密寫作,但分藏內蒙、北京3處的手稿竟全被抄出毀跡。」
   
   
   袁紅冰近日為新書《酒書九章:飲者心靈聖典》來台。(攝影:李昆翰)
   
   為順利出走,改至貴州師大法學院任教的他先以8年寫好4本小說,另為保當局安心,另花最後3年做足戲碼。
   
   3年作戲
   
   「2001年去韓國大邱嶺南大學交流,監視搜查嚴密,我出境、入境啥也沒帶」,為讓國安部警惕鬆懈,袁紅冰隔年再訪韓國嶺南大學、第3年泰國旅遊,一樣什麼把柄不帶,連3年清清白白,但他注意泰國出、入境那時搜查已有鬆懈。
   
   「那3年我乖得很」,他說有一半拜他法律出身,「我學證據學,裡頭有門科目〈刑事偵查〉就教秘密搜查、秘密監視、秘密跟蹤,當時北大法律本科生(大學部)我最高分『優+』。」2004年8月,他率貴州大學法學院團訪問澳洲時,出境中國順利夾帶4本小說手稿USB未被嚴密搜查,抵澳後脫隊依國際法向澳洲尋求政治庇護成功至今。
   
   近日,中國拘捕台灣社區大學員工李明哲,3月19日失聯至今逾2個月,袁紅冰認為只是再次印證別指望中國按照法治程序辦事,「也許對蔡政府威嚇、也許台灣逮捕中國間諜,但台灣抓人後關押地點、罪名全坦白,中國啥也不說。」
   
   明天過後
   
   對於兩岸關係,他認定中國最遲今年8月「北戴河中央工作會議」(中國夏季例行高層會議)前會有明確動作,「那時將決定今年十九大(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會議方針,台灣當然是重要熱點。」
   
   至於中國下次再發生重大變化的機率?袁紅冰認為將與前蘇聯變化模式雷同,但更激烈,他預期是「一夜之間的全民反抗」壓迫政權垮臺,房市、股票崩盤都是可能肇因,且那時政治內部將腐敗到「連所屬官員也無意為政權辯護」。
   
   「而這也是中國官場現今模樣。」
   
   拽著深思表情,袁紅冰站在中國變動的交會口,低吟而過。
   
   撰文:陳怡杰 攝影:李昆翰
   
   
   「中國巨變容或不遠,甚至近在眼前。」(攝影:李昆翰)
   
(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狂人囈語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7/05/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