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狂人囈語]
藏人主张
·独立:西藏人民的梦想
·“梵蒂冈模式解决西藏问题”与统战部回应
·四条新闻能否说明西藏近况?
·论西藏独立再访西姆拉
·西藏问题包括环境问题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阿沛.阿旺晉美的悲劇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统战学者看西藏问题
·西藏流亡民主挑戰中國
·俄學者出書見證西藏獨立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公告
·加专家呼吁各国联手规范网络行为
·俄羅斯願調解中國與西藏之間
·草原遭鼠害危及黃河生態
·外媒熱議中國在西藏大修水利
·達蘭薩拉,進行中的故事
·西藏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美印结为战略伙伴使中国难堪?
·舟曲县洪水泥石流灾害原因初探
·流亡名家论西藏自治
·西藏青年的力量
·维基解密西藏问题在美中交往中的砝码
·雪域天路
·北明《藏土出中国》读后感
纪念零八抗争二周年
·众论西藏著名学者学懂(东)被拘捕
·零八抗争—记念我远去的兄弟姐妹们
·記甘南州城南派出所毆打藏人
·达赖接受和承认的东西及时地文件化
·西藏境内外的决心探讨会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嘎玛桑珠爱人的博客日记
·中共對藏統治徹底特務化
·西藏一杰出青年终生监禁案引关注
·《人民日报》藏文版欲覆盖藏区
·藏传佛教寺院不受境外干涉
·
藏中交流
·藏中交流一瞥
·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達賴喇嘛與華人學者交流觀點
·中國流亡人士致函達賴喇嘛
·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
·中国民间研究揭密西藏危机真相
·达萨和北京互相指责谈判诚意
·达赖喇嘛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从达赖喇嘛“窜访”说起
·《寻找共同点》—国际藏汉讨论会
·贡噶扎西谈“国际藏汉会议”
·藏中专家在国际藏汉会议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藏汉对话
·参加藏汉会议的高兴和悲哀
·对比为何西人支持西藏的视角
·藏人代表在“中共60年悼念”集会上的发言
·“中美应在西藏问题上建沟通交流机制”
·北京向西藏实施“大外宣”
·西藏问题是藏汉两族之责
·未來藏中會談已無讓步餘地
·達賴喇嘛特使談中藏對話
·青海“循化事件”始末
·藏人向你告诉西藏的地位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与统治
·中国对西藏的移民和控制藏人人口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西藏的环境状况
·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西藏人权全球最差
·中国军事基地与地区和平
·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翻譯误导了中国人对西藏的了解
·西藏危机是中国革命的起点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三江源与文明的嬗变
·从《大藏经》出版的新闻报道引起的一些联想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
藏印动态
·達賴喇嘛致印度政府及人民的感謝函
·为何西藏感冒就印度发烧?
·中国可能在2012年前攻击印度
·象龙之战非一日之始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狂人囈語

【上報人物】我為何不相信黨?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狂人囈語
   陳怡杰 2017年05月13日 09:50:00 《上报》
   
   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狂人囈語

   「我原名『紅兵』,父親打的主意,怕小孩受迫害」,講著突然想起一個北大同學,「他爸是白震(國民黨史最年輕少將,後來與傅作義一起向中國倒戈),取名兒子叫『白紅軍』,那就更安全了」袁紅冰戲稱。(攝影:李昆翰)

   
   
   一般中國人有的「政治正確」在我身上找不到。
   
   袁紅冰是漢人,但成長於內蒙古呼和浩特,言談間、骨子裡盡是蒙族人高傲、狂放典型性格。
   
   出身報社大院
   
   「對我而言,沒有所謂政治正確『清醒』轉化過程。」因為父親是《內蒙古日報社》編輯,袁紅冰從小有很多接觸中外古籍機會,「我家就住報社大院,《內蒙古日報社》有一間很棒的資料室,1962年(10歲)開始會進去翻,我年紀小又是員工眷屬,只要不把書帶出來,沒人管我看什麼書。」
   
   對中國政權有印象是更早以前,「報社大院北面,有一列坍塌的古城牆,7歲我常跑去坐城牆上,看那些從內地逃難而出的流民。」算一算時間,那是1959年,中國為執行「農業集體化」和「大躍進運動」而持續3年的全國性大饑荒。
   
   三年大饑荒
   
   「餓莩遍野,那些離鄉背井的難民皆在要飯」,袁紅冰回憶當年內蒙古狀況比內地好些,「內蒙地廣人稀,很多人民內地活不了逃過來,當時那些流民不被允許進城,通常翻過陰山山脈住到荒漠草原上。地廣人稀又有數百萬頭野生黃羊,這時就活得成了,黃羊那3年間也幾乎被抓吃光。」
   
   「黨說那3年是自然災害,實際是農業政策失敗」,那年中國搞人民公社,把農村變巨大集中營,糧食一律歸入公社,「最後連農村最重要的種子糧都拿走、當農業稅上繳。」
   
   
   
   走幾步路會死,看得出來
   
   後續曾有學者從中國國家統計局出版《統計年鑑》估算,那3年「非正常死亡」人數達3千萬(時中國人口總數6億5千萬),「那時在城牆邊看多了,連哪個人走幾步路就會死都看得出來。」
   
   「遠遠看那人,若感覺飄起來了,不出百步,肯定摔倒。」他稱之後才是最殘忍的,「逃出的人太餓了,人摔倒沒多久失去意識死亡,旁邊飢火燒腸、巴巴等著的人群野狗即撲上去吃,有時餓到沒意識,人剛倒下還沒死,就被分了。」這一幕幕看進袁紅冰眼裡,「我根本不相信這黨。」
   
   16歲時第2場巨變降臨內蒙。
   
   內人黨事件
   
   1967年正值文化大革命,共產黨對內蒙古自治區發起「挖肅」運動(肅清反共產黨者、分裂主義份子),1年半間數十萬內蒙人被抹為「內蒙古人民革命黨」(下稱「內人黨」)迫害。「內人黨早在1947年中國授意下解散,文革間卻被安上這莫須有的黨名」,袁紅冰看著從小一塊長大的蒙族朋友家族被關押受刑。
   
   「很多人不相信『怎可能把一個民族全抓,數以萬計啊』,也許希特勒做不到,但中國做到了。」那1年多,內蒙古實施軍事管制,工廠倉庫、學校校園全成關押人民的臨時監獄。
   
   
   「看多黨的橫征暴斂,我從小不信這套。」(攝影:李昆翰)
   
   中國已停刊的敢言媒體《炎黃春秋》2009年曾發表《「內人黨」 冤案親歷記》,估算該事件致死4萬多人、傷殘14萬多人,被迫害人數約70萬。
   
   玩伴親友受刑
   
   「很多童年玩伴父親母親都被迫跳樓、臥軌。」袁紅冰曾在村裡看過軍人把一位內蒙人以「四馬攢蹄」(從背後把兩手兩腳拴在一起)方式吊在橫生而出的樹幹,底下架直徑一米五大鐵鍋,鍋內無物空燒至火紅,那人衣服被扒開慢慢放下在鐵鍋隔空加熱,被逼問「你是不是分裂祖國?」「蒙古人都很樸實,這一逼,沒等他招,肚子突地承受不住氣壓爆開,臟腑一落進鐵鍋,火舌像蟒蛇一樣向上竄、燒上他身」,「這種情形不少見」他幽幽的說。
   
   陳寧寧是袁紅冰父親編輯同事的兒子,袁紅冰曾在自傳《文殤》第四章寫著:
   「…那天開始陳寧寧精神失常了,在死寂的深夜,經常可以聽到陳寧寧狂亂的歌聲搖曳在漆黑的夜空,歌詞的內容都是讚揚毛澤東和共產黨的偉大、神聖,可是,那歌聲卻像一個在絕望的瘋狂中尋找慰藉的、衣衫破碎的醉漢…」。
   
   「也許我們是漢人,也許因為母親是共產黨基層黨工,那時袁家逃過一劫。」不過因任職報社編輯,袁紅冰父親也曾被拉出批鬥,「被叫去站桌上,低頭彎腰向群眾給交代自己犯了什麼罪。」
   
   大概直擊太多這些,袁紅冰訪談間常露出奇怪笑容,一種「跟你講再多你能懂得我目擊感受嗎」的詭異笑容。
   
   他想起小時候在報社資料室常翻的古籍,「好的政府不是愛民如子,怎不是這麼回事」,「大饑荒」與「內人黨事件」簡直把他最後一滴對中國政權認同抹煞殆盡。
   
   27歲念大一
   
   「上山下鄉」(1955年至1970年中國鼓動知識青年到農村定居、勞動)後又幾年動盪過去,文化大革命結束,中國打算恢復停招10年的高考(大學入學考試),求知慾正盛、當時27歲的袁紅冰打定主意要上學。
   
   1979年高考外語成績他甚至拿了內蒙第一,他說動盪期間從沒停止自學,也非父母教導,「他們文革時忙著閃都來不及,哪有時間教我。」
   
   
   
   本想念文學
   
   進入北京大學插曲不少,「我不是抱著『學法律在中國做出一番名堂』的云云雄心去北大,入學前我對法律一點興趣都沒」,一開始,他以第一名考上北大俄羅斯語言文學系。
   
   「有個走後門的也想念俄語系,但因成績差我100多分,直接把我名字拉下太難看」,當時招生委員會把袁紅冰找去「你上法律系好不好?」,他無意爭論「無所謂,能上北大就行。」
   
   北大時期
   
   「在我心中法律是三流智慧,第一流是哲學,再者是文學」,袁紅冰稱北大法律本科生(大學部)4年沒做過筆記,唯一有價值的課是〈語法修辭學〉,「對思考沒用,但對寫作語言邏輯有幫助。」誑語如此,袁紅冰法律仍念得如魚得水,本科生畢業後繼續研究生,主修刑事訴訟法的他因成績頗優,原本3年時程他2年就念完,「1986年中國才恢復學位不久,刑訴最高學位就是碩士,於是我留校任教。」
   
   他不少大學同學都在中國官場騰達,李克強(今中國國務院總理)、孟宏偉(今中國公安部副部長)、黃爾梅(前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等,「我們都是「老三屆」(代稱1966年至1968年高中畢業生,因被「文革」延誤,1977年恢復高考後這3屆仍被允許參加考試至1979年),李克強77級、我79級,一塊兒上過幾門如〈西方憲法〉的大課,課餘一起喝酒。」
   
   
   袁紅冰言語狂放、性格高傲。(攝影:李昆翰)
   
   大二參選民意代表
   
   回想北大時期,袁紅冰稱他在校沒遮掩反黨傾向,「那時胡耀邦主政中國10年支持思想自由,北大自由學風媲美蔡元培時期,若沒有胡耀邦,我早被開除」,大二時他甚至出馬競選民意代表。
   
   1979年中國修改《選舉法》,決定1980年把原先直選層級由鄉(鎮)提升到縣(區),不少北大學生看準這點躍躍欲試,該年11月9日,袁紅冰和中文系姚禮明、研究生會主席薛啟亮宣布參選北京市海淀區(北大所在地)人民代表,之後共有15名北大學生參選。
   
   雖然12月13日公佈選舉結果,袁紅冰不在當選之列(那年學生選區共計選民6084人,投票率91.2%,由哲學系研究生胡平以3467票當選海淀區人民代表),但這波風潮已對北大燕園學子產生影響,「那時中國高層想整肅我們15人準備開除學籍,最後胡耀邦(時任中國中央總書記)堅稱對學生不該整肅、教育即可。」
   
   他感嘆胡耀邦死後,知識界如此緬懷,只因「他讓中國思想自由有發芽機會。」
   
   
   胡耀邦遺孀李昭今年3月11日逝世,享耆壽96歲
   
   胡耀邦的默許
   
   「後來我留校任教,講課也不受拘束,課堂鼓吹『自由是人的最高價值』都沒事,當時黨才是最高價值;也在課堂講『無罪推定原則』,即使黨辦案根本是『資產推定原則』。」袁紅冰任教時每周也辦講座讓師生討論,同時講自己開發的英雄人格哲學。
   
   「之後的中國哪能允許你創一派哲學出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就講白『馬克思列寧主義是重要思想指引』,馬克思唯物主義就是最高哲學,怎可容你創立自己的哲學?但胡耀邦允許,我做這些都沒事。」
   
   「1989年4月胡耀邦去世,頑固派反擊,趙紫陽勉強又保留2個月思想自由,但群起緬懷胡耀邦運動未止息,兩個月後,六四發生」,「最終,1989年六四的徹底鎮壓,讓中國思想界自此噤聲。」
   
   撰文:陳怡杰 攝影:李昆翰
   
   上報人物】袁紅冰:六四那晚槍聲四起,記不清背了多少人進醫院
   
   不像未曾直擊六四卻瘋狂紀念的外界,對他而言,「六四」只是把過去30年對黨的質疑,做了一場更加確認的演出
   
   
   2010年香港維多利亞公園「六四21週年」紀念晚會。(Wikipedia)
   
   兩個感覺
   
   對於台灣,袁紅冰不少呼籲與珍惜。
   
   「第一次來台是2005年民進黨中央邀請,待了一週觀選當年『三合一選舉』(縣市長、縣市議員暨鄉鎮市長選舉)」,抵台之後,袁紅冰對台灣有兩個感覺。
   
   「首先發現『民主』可以遊行聚會,成長於中國,無法預料人民可以為了政治命運張燈結綵、鑼鼓喧天;第二個感覺,國民黨質變。」
   
   那年馬英九幕僚林火旺透過關係找上他,想從中國政治貪污問題試探袁紅冰想法,「飯局另有王曉波,不過對我中國無官不貪、無吏不腐看法,他們無法接受,頻以『共產黨官員也有很理性的』回應」,兩方爭論起來,不歡而散。
   
   「以前在中國人心裡,國民黨是堅決反共產黨的,那也是他們唯一政治價值,結果第一次到台灣就發現『國民黨已成共產黨辯護士』?」袁紅冰匪夷所思。
   
   
   「來台才發現國民黨角色早變。」(攝影:李昆翰)
   
   哲學是上流智慧
   
   在台深入生活,他發現無法理解處不只一點,「過去五年,我曾在台灣開南大學法律系客座,本對台灣法學有期待,後來發現兩岸法學教育如出一轍失敗」,他以日前法務部長邱太三「檢察官與法官要一起對抗被告」發言為例,「什麼觀念?這不是法律系大一上的課程嗎」,語調升高,恍若再次印證學法出身的他一再表述「法律是三流智慧」的貶稱。
   
   他再談起對哲學的憧憬,「初三時看黑格爾《小邏輯》,那時跟翻天書一樣,我看不懂每句話強念三遍」;文學也是他心之所向,尤其熱愛屈原文風,「我在父親藏書翻到的。」
   
   漏網之魚
   
   父親偷藏書沒被抓?「內蒙古經過很多次整肅,1957年反右運動時,跟父親雷同背景的家庭被抄,無數箱藏書都被拉出,我父親老實低調、一直屬於漏網的那一人」,這一漏,養出袁紅冰這條大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