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蔡英文總統罪己書》]
藏人主张
·紀萬生與許長仁評袁紅冰與他的《酒書九章》
·評習近平「弱智型的毛澤
·你可能不知道的中共军史
·國際大爭之世,台灣豈可自陷在狹隘的「兩岸關係」上糾纏?
·要準確判斷中國未來的趨向,就不能不對中共「第五代」的人格特
·中共金融危機和政治撕殺正在生死搏奕之中
·讨伐马克思主义
·過去二十年偽類們的改良保共派一直主導著中國的海外民運
·对郭文贵先生8月7爆料的两篇评论
·郭文貴的「訊息核彈」證實馬英九早已淪為中共的第五縱隊
·偽知識分子的改良主義是祈求中共暴政恩賜給人民自由民主
·《人類大劫難》與〈長老教會的台灣情〉
·讀袁紅冰《酒書九章──飲者心靈聖典》
·藏学动态——首部世俗伦理教材出炉
·袁紅冰《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一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二
·伍凡評論習近平的"四个不惜代价"
·所有的革命都是暴政逼迫出來的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四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凡犯我中國天威者,雖遠必誅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六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七
·西藏独立理念者聚集巴黎探讨自由运动实际步骤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八
·中台维蒙代表出席西藏独立理念者大会
·第四屆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在巴黎外郊舉行
·《人類大劫難》重版說明(一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目錄
·第四届“西藏独立大会”在巴黎举行
·佛學院淪黨校,當代中國的官辦宗教是最無恥的謊言之一
·六世达赖喇嘛故居属印度或中国?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簡介
·在朝核和貿易戰背景下中美關係展開摶奕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中國預言人類大劫難
·揭露中共体坛兴奋剂黑幕
·中印边境对峙,习近平认输
·當代中共極權政治,就是關於大劫難的預言
·中國人對台灣獨立應有的認識
·郭文贵现象令中国民主运动被激活
·許歷農不再反共:「中國已完全放棄共產主義」
·中共第五代的人格養成
·習近平意圖成為一個超過毛澤
·《人類大劫難》:毛澤
·「膽小鬼遊戲」─「核瞪眼理論」
·「膽小鬼遊戲」
·核瞪眼理論
·班农:中国是20世纪30年代的德国
·嚴重警告:請勿觀看或轉載、散播本專頁文章或視頻聯結
·伍凡評論朝鲜核试问题
·任你幾路來,我只一路去
·美国之音台長在中国的商业利益
·艾瑪颶風一夜摧毀巴布達300年文明
·「愛國」的五毛、水軍們 ── 無魂的民族利己主義
·柯文哲北京會辛旗,我們擔心什麼?幫辛旗擰開政治水龍頭的不只國民黨
·朝核的最大潛在威脅對象其實是中國
·極權國家的官辦學者、御用文人是知識分子墮落的極致」
·「超限戰」模式?台北市長柯文哲會是中共「藍金黃計畫」人物之一嗎?
·伊拉克库尔德族公投全面支持独立
·西藏复国运动的战略思考
·「中華民國」的國旗,祇許由共產黨把它降下
·中共女剪刀客打闹达赖喇嘛宫殿
·正視「中華統一促進黨」的前世今生
·曹长青:文言文浪費生命、扼殺灵魂
·中共媒體策略:政治統一前先實現輿論及思想的統一
·「沒有見報,沒有評論」的玄機】
·中共「『BGM──藍金黃』計畫」與「特赦阿扁」
·「哈德遜事件」證明《人類大劫難》不是空穴來風
·中華民國(大陸)臨時政府第1次新聞會
·2017年「雙十」看《中華民國祭》
·《中華民國祭》為「民國粉」、「民國風」、所謂「專家」,還有所有台灣國人
·習近平不是只有個人,而是「紅二代」的代表人
·如果「法蘭克福國際書展『台灣館』」能夠、、
·跋涉民主路上的楷模——惜别温辉先生以及记《争鸣》和《动向》停刊
·袁紅冰談十九大和台灣
·中國預言人類大劫難:從「中國夢」到「中國噩夢」──《人類大劫難》的預警
·曹长青:中共19大的毛二世
·中國經濟動力與房產泡沫的尖銳對立
·當中華民國僅剩「一中」幽靈,兩岸如何比「氣長」?
·強國人與扈從者的囈語與玻璃心的夢
·「十九大」統戰部轟達賴:在世界「竄訪」領「講課費」
·袁紅冰評十九大
·弱智型毛澤
·「人類大劫難」的預警,「藍金黃計畫」的進行
·习近平会不会把王岐山送进秦城?
·如果台灣被共匪征服,中國的民主自由何時才能實現
·印度团体:印度官方与民间应支持西藏独立
·关于宗教改革500周年纪念的四件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蔡英文總統罪己書》

《蔡英文總統罪己書》
   ——在自由台灣國運轉捩點上再奮起
   
   (寫於就職總統一週年之際;袁紅冰自主代撰)
   

   一、罪己之意若何
   斗轉星移,天河濤湧;白雲蒼狗,轉瞬一年。
   一年之前,揹負人民的希望、歷史的重托,我步入公權力的聖殿,同時也走上自由台灣命運的轉捩點。
   此次我榮膺台灣總統,具有遠超一般觀念上的執政黨輪替的意義。台灣人民用選票表述明確的意志——拒絕國民黨恐共媚共、投共賣台的國策,擯棄馬英九黨國體制回潮和殘害民生的執政方向;在對國民黨和馬英九的否定中,蘊涵著人民對於國家正常化的期待與苦戀。
   自由與尊嚴意味著存在的基本價值;對於人格或者國格都是如此。當代台灣,人民已經贏得自由,卻仍然沒有獲得應有的國格尊嚴——這是自由台灣的國恥。
   中共極權主義的全球擴張開啓人類“大爭之世”的潘多拉魔盒;自由台灣宿命地被推上“大爭之世”的風口浪尖,避無可避。
   台灣再次站到國運的轉捩點上,而前途只有兩種高於生死的抉擇:或者溺於中共極權主義擴張的狂濤惡浪,台灣人民淪為中共統治下的“行政特區”的政治奴隸;或者克服一切必須克服的艱難,付出一切必須付出的代價,戰勝命運挑戰,贏得國格尊嚴,升華爲自由而壯麗的正常國家。
   國格尊嚴缺失,是台灣人刻骨銘心之痛;成為正常國家是台灣人血淚丰盈的祈願。台灣人的刻骨銘心之痛燦若雲霞,常在我胸懷;台灣人血淚丰盈的祈願如天頂之風,日夜縈繞我心間。
   然而,就職總統一年來,國事紛亂如麻,改革踉蹌蹣跚,經濟提振乏力,人心動盪不安,國家意志晦暗不明——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
   諛媚權力是人性最醜陋的弱點之一。因此之故,儘管執政不力,仍有人爲我歌功頌德。與之同時,某些堅守投共賣台國賊意志的國民黨政客,也多方攻訐,惡毒詛咒,企圖逼我承認“九二共識”,背叛自由台灣事實獨立的主權。不過,諂媚阿諛之人的歌功頌德,不能讓我喪失自知之明;國民黨政客的攻訐詛咒,也難撼動我忠誠於自由台灣的鐵石之心半分。
   愚昧與怯懦者,遇事總喜諉過於人;大智慧者則常自責以正己。人世間最英勇之舉,莫過於正視自己的錯咎。我願效大智大勇者,作罪己之書,以謝國人。
   我罪己之意,絶不在於認錯買怜,沽清流之名,釣開明之譽;我之意只在青雲之間——願罪己之書能感動天心民意,以積累精神能量,引領自由台灣再次奮起,直上時代峰巔,成為壯麗的正常國家,一舉雪洗四百年來台灣國格蒙受的重重恥辱。
   
   二、罪己以正基本國策
   爲國事操碎鐵石之心——此乃一身繫國運安危的政治家的宿命。自就職總統以來,“吾日三省吾身”,無時無刻不惕厲治國之誤。值此執政一週年之際,我願將罪己反思基本國策失誤之結論,告白天下。
   當代,台灣人民在經濟、國防、外交等領域承受的每一分艱難,都肇因於中共強權在全球範圍內對自由台灣的重重圍困;甚至台灣社會意識形態的分裂和族群對立,也是中共強權對投共賣台的“黨國餘孽”支持、鼓勵、縱容的結果。
   當代國際政治範圍內,只有一個強權把否定台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和台灣前途的權利,視為其政治原則;只有一個強權日思夜想,欲使台灣“香港化”,進而剝奪台灣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也只有一個強權把摧毀自由台灣事實獨立的主權,奉為其“國家核心利益”。這個強權便是共產黨極權專制的中國——在中共所謂“兩岸一家親”的假笑中,藏著一柄謀殺自由台灣國格的利刃。
   事實已經讓一個鐵鑄的結論呈現在時代的視野中:中共強權的國家意志是自由台灣避無可避的國家危機之源。
   然而,台灣朝野,鮮有人敢於面對上述揭示迫在眉睫的嚴峻國家危機的結論。碌碌政客、學者、名嘴,一涉此事,便或者欲仿鴕鳥,埋首於沙,聽而不聞,視而不見;或者語焉不詳,言不及義,作隔靴搔癢之談,蜻蜓點水之論。
   之所以如此,主要原因當然在於“黨國餘孽”以迴光返照式的亢奮散佈恐共媚共意識——這個政治破落戶族群已經把充當中共強權的鷹犬喉舌視為生命歸宿。但是,毋庸諱言,四百年屈辱的殖民地奴性心理後遺症也是原因之一。不敢與強權作自由人的直視,總試圖猥瑣怯懦地迴避命運的挑戰——這正是殖民地奴性人格後遺症的經典表述。
   鑒於中共動用全部國家能量,在世界範圍內對自由台灣實施經濟、政治、軍事、外交圍困,以救亡圖存、應對國家危機爲基點的兩岸政策,應當成為自由台灣執政者的基本國策。基本國策不立,則國運不行。那種“先注重內政、經濟,後處理兩岸關係”的論述,不過是沒有勇氣面對嚴峻國家危機的虛矯弄巧之辭,掩耳盜鈴之說。
   我大謬矣,思之痛徹心脾!痛定思痛,我的誤國之錯,千頭萬緒,千絲萬縷,總體歸結爲基本國策之誤,即以“維持現狀”爲執政之要,立國之基。
   審視台灣海峽兩岸雙方的情勢,“維持現狀”的政治意志都意味著基本國策之誤。
   台灣的政治現狀處於尖銳的矛盾狀態。
   一方面台灣已基本確立民主的政治生活方式,另一方面根據現行憲法的荒謬要求,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必須仍然對東亞大陸上十五億中共的政治奴隸承擔主權責任——儘管這種荒謬源自早已成灰的歷史,但是,卻仍然以謊言憲法的現實權威,剝奪台灣人民活在政治真實中的權利;在謊言憲法的歷史陰影下,台灣不可能成為受到國際社會尊重的正常國家——以謊言爲憲法原則,意味著國家的恥辱。
   同時,台灣被譽為世界上最自由的國家之一,可是,飄蕩在自由之島上的國旗和國歌,卻是黨國一體、威權專制的國格象徵;這種威權專制時期國格的象徵的羈絆之下,台灣就相當程度上仍然活在歷史廢墟中,無法真正擁抱自由和未來。
   以上台灣現狀的尖銳矛盾,是一根刺入台灣國運眼球的荊刺,不拔除這根荊刺,不改變這種歷史強加給台灣的現狀,台灣就不可能升華爲真理之國;抱殘守缺、“維持現狀”的國策所維護的,恰是威權專制遺留的謊言憲法和黨國一體的國格象徵。這將使台灣故步自封於過去,並失去未來,最終只能在荒謬的現實中沉淪。
   反觀海峽對岸,中共強權謀台戰略黑雲壓城,文攻武嚇,咄咄逼人;口蜜腹劍,陰險詭詐——中共強權欲盡快改變自由台灣主權事實獨立現狀的虎狼之意如火如荼,從未有過“維持現狀”的菩薩心腸。
   馬英九執政時期,國共兩黨用子虛烏有的“九二共識”,撐起“兩岸一家親”的和平假像;假像之下,中共強權謀台戰略鼙鼓不息,以至於台灣維護事實獨立的國格的政治經濟能量日夜流失,怵目驚心,鬼神不寧,“兩岸現狀”因此依照中共強權的意志不斷改變。
   在中共強權極欲改變兩岸現狀的政治意志背景下,我以“維持現狀”爲基本國策,只能是一廂情願的單相思,只能是罔顧事實的癡人說夢,必定落個刻舟求劍、誤國欺世的結果——現狀不僅無法維持,而且很可能向有利於中共強權,不利於自由台灣的趨向轉變。
   
   三、“維持現狀”的基本國策宣告失敗
   我確立“維持現狀”國策的初心,在於委屈以求苟全,在於用善意和微笑感動中共強權,緩解其謀台戰略的咄咄逼人之勢,從而爲台灣的生存贏得盡可能長的戰略喘息期。
   爲實現初心,依據“維持現狀”的國策,我宣佈《中華民國憲法》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是處理兩岸關係的根本依據。有直言者因此指斥我實行的是“沒有九二共識的九二共識”,甚至稱我爲“猶抱琵琶半遮面版的馬英九,向中共強權賣笑乞憐”——爲委曲求台灣之全,我已經將自己的聲譽糟蹋至無以復加的程度。
   就職總統之初,我即“盈盈翠袖”,捧出一片真情,以向海峽對岸;笑靨蕩漾,善意如春花爛漫,以對中共強權。然而,事實證明,中共強權冥頑不靈,蠻橫霸道,既不相信善意,也不會被真情感動;強權者的頑石之心只渴望將其專制意志強加於自由台灣——中共強權欲逼迫我步恐共媚共的馬英九之後塵,公開承認國共兩黨滅絶台灣國格的“九二共識”,簽下台灣主權的賣身契。
   宣示遵從充斥歷史荒謬的中華民國謊言憲法,已使我對於自由台灣的政治忠誠受到質疑;屈服於中共強權的意志,公開承認“九二共識”,則將意味著對自由台灣的背叛。我可死,此等蒙羞千古、遺臭萬年之事,我絶不爲。
   中共強權爲此暴怒如狂。因“習寬衣”而艷名鵲起的中共領袖習近平威脅曰,無“九二共識”兩岸關係將“山搖地動”;中共嘴炮將軍王洪光,逞口舌之利,聲稱“數小時便可滅台”。危言聳聽之際,中共強權又祭出“窮台戰略”,欲逼迫台灣人爲乞食而屈膝出賣國格。不久前,更有所謂“謙謙君子”張志軍,陡現惡奴凶相,放狂妄之言曰:“台獨盡頭是統一”——此一言道盡中共強權極欲改變自由台灣主權事實獨立之兩岸現狀的蛇蠍之心,虎狼之意。
   我之委曲求全的初心原本真實如紅焰,於今無奈已化作一江秋水,浮黃葉殘菊蕭索西逝;我之盈盈善意只落得萬木搖落,淒風苦雨一片。面對如此情勢,“維持現狀”的國策已成“夢中情人”,水中花月,冢中枯骨,可思可念而不可即。如若繼續以抱殘守缺之心,不肯承認失敗,則只能自欺欺人,遺天下之笑。我不願自欺,更不願欺世,故告白國人:“維持現狀”之國策已敗。
   
   四、“維持現狀”基本國策之十大惡果
   設“維持現狀”國策之本意,試圖在大爭之世中使台灣得生存之道,在中共強權的覬覦之下爲台灣求苟安之機。然而,事與願違;“維持現狀”國策實施一年,未見其利,反遭其害。現在,我願忍刮骨療毒之苦,披肝瀝膽,痛陳“維持現狀”國策十大惡果,以為執政之教訓。
   抱殘守缺、委曲求全,以得苟安——此乃“維持現狀”的思想基點。將如此猥瑣的思想奉爲國策的意志根據,台灣國運自不會有“長風破浪,以濟蒼海”的磅礡之勢,浩蕩之氣;亦不可能有“氣吞萬里如虎”的進取之志。“維持現狀”的國策注定台灣只能在軟弱中逐漸衰敗,而無法成為任何人不敢輕侮的堅強之國。
   猥瑣的意志中沒有強者的基因;現實世界不相信軟弱,並只給強者的意志以尊敬。我欲用懦弱的善意換取中共強權的善意回報,結果必定是自取其辱。
   總統自辱,遂令國格塗炭——此乃“維持現狀”國策之策一項惡果。
   自由與尊嚴是立國的兩項根本價值。台灣已經成為自由之國,但是,台灣的國格尊嚴卻仍然沒有受到國際社會應有的承認。所以,“國家正常化”乃是自由台灣必須追求的國家理想,必須守護的國家信念——“國家正常化”才能使自由台灣得到國格尊嚴。
   “維持現狀”雖然有媚俗於市井庸人之效,卻同時意味著以基本國策的名義,放棄“國家正常化”的理想,使台灣淪為無理想之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