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
东海一枭(余樟法)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

今日微言(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

   【态度】对于邪恶的人物和势力,道理批评和道德批判具有一致性。对于儒门同道,观点不同,自可批评异议,但不宜进行道德批判。若有必要,也必须慎之又慎并有理有据,铁证如山,以免误伤君子。对于圣贤君子,只能尊崇,不能毁伤。毁伤圣贤君子,就是自伤良知,自甘下流。

   【态度】当代真儒无多,故特别珍贵,特别值得珍惜和尊重。他们的出现,是这个时代的幸运。东海能与他们同时代,深感荣幸。不懂得尊重他们特别是蒋庆先生者,不配尊重东海。别说对他们进行道德批判,就是理义商榷,也要先问自己一声,够不够格。

   【击蒙】有文章题为《切忌马克思主义教条化、儒学经学化》,莫名其妙。经,西汉五经,东汉七经,宋十三经,宋后四书五经。经学,即解释儒经字词意义、阐明儒经所蕴义理的学问。经学是儒学的核心,儒学在本质上就是经学。脱离或反对儒经,何谈儒学?

   【击蒙】或谓“使道明于天下,六经不必述!”此言颇有道家风范,只是欠思考。孔子传道,唯依六经;程朱明道,特重四书。不述儒经,不明经学,撇开四书五经,何以使道明于天下?自欺欺人而已。

   【重申】说“在历代党首中习最懂儒尊儒”,不是鼓励不是妥协,而是实事求是的判断。同时我认为,习思想最适合目前这个转型时代。于此时代,马原过于落后,无回头之望;儒家过于超前,有脱节之虞。习思想三分超前,既颇进步又不脱节,恰恰好也。儒家的全面复兴需要这样一个政治过程和思想铺垫。

   【重申】作为领导人,既应该怀抱理想又不能理想主义,既应该超越时代又不能过于超前。过于超前,缺乏必要的政治支持和社会基础,“高而无民”,容易翻船。历史有其局限性,尤其是在反儒恶潮尚未消退、官德民智普遍低下的时代,文化、制度的重建更要耐性十足,循序渐进。

   【重申】说难听点,就是愚人坏人太多,一时接受和适应不了文化和政治太好。如果太好了,不仅坏人邪人会极力反对,好人正人也会衷心排斥。君不见至今反孔反儒、反对儒家宪政的势力依然猖獗,其中不乏正派人士。所以,真正对他们好,对他们负责,就要一点一点地启蒙,一步一步地引领。

   【重申】文明是要有准入证的。无论中华文明还是西式文明,都建立在一定的德智基础上。一个民族、一个社会太缺德智,就会丧失入门的资格。例如,一个反孔反儒、崇马崇毛的社会,就会自绝于文明,任何好制度都建立不起来。恶有恶报,一个人如此,一个社会一个民族同样如此。

   【重申】习思想儒马混杂,中西夹杂,立场观点方法都有问题,但却适合这个杂乱的转型期社会。其思想不仅是高层最高,在儒家之外的江湖各派中也是遥遥领先,号称名门正派的启蒙派和民运派,现在还普遍反儒呢。故我断言:朝野任何人上位都不如习,任何人上位,儒家复兴只有更加艰难。

   【法眼】“财富分配应该以老百姓不造反为底线”的主张,是典型的弱民思路。在愚民、弱民方面,马家与法家不约而同。这是它们的共性,也是它们的无奈。国民如果普遍有德有智拥有经济自由,极权就稳不住了。要强极权之国,要维暴政之稳,就不得不实行愚民教育和弱民政策。

   【法眼】儒家以民为本,主张仁民保民,全方位富民,“庶之富之教之”。庶之是富其人口,富之是富其财产,教之是富其精神。这三方面,马家寡之、穷之、反教之,形成了鲜明对比。马家教育是典型的反教育、负教育,把人民往坏里教。坏人越多越富,危害性越大。马邦如果人多富裕,确实问题更大。

   【自由】人有没有选择蒙昧的自由?有,但前提是必须接受法律规定的义务教育,包括文化启蒙和文明教育。这也是政府对所有国民应尽的责任。之后,如果有人仍然自愿选择蒙昧,那就是他的自由。同时,他也应该为他的选择付出相应的代价。在文明社会,坚持蒙昧的代价是很沉重的。

   【补充】传陈伯达之子陈晓农先生如是评价父辈:一群土匪地痞流氓!这是对土匪地痞流氓的诬蔑。古来任何土匪地痞流氓,从无坏得如此理直气壮者。如果一定要这样说,必须加上一段限定语: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土匪地痞流氓。OK?

   【毛思】毛思想是马列主义的中国化,即马列与商韩的紧密结合。其错误很多,大错有五:一哲学上物本位,导致人心物化,二政治上党本位,导出党主制;又流于君本位,导致党主独裁和个人崇拜;三经济上集体本位,导出所谓的公有制;四民主主义平等主义,极端民粹,逢民之恶;五阶级斗争论,导致全民内斗。

   【毛思】或以霸道比拟毛氏,大不伦。霸道非王道,然思想上重礼义廉耻,政治上能尊王攘夷,故管子受到孔子“如其仁”之赞。毛氏则攘王(以儒家为敌,背王道而驰)尊夷,表彰历代乱臣贼子,尊崇马恩邪说、列斯暴政,制造红色恐怖,实行的是赤裸裸的现代极权主义政治。

   【毛思】当年毛氏得到了大量知识分子和工农大众的支持拥护和崇拜,此不足怪,古今中外很多邪教和邪恶政权,包括秦始皇洪秀全希特勒斯大林们,都曾大受推崇而声势烜赫。毛氏受到广泛推尊,又有两大要因:一是反孔倒儒导致是非善恶全面颠倒,民德民智严重下降,二是他特别擅于讨好、利用民众。

   【毛思】马学与儒学在理义、道德上难以兼容,但“马克思主义儒家化”的政治努力自有其现实意义和社会作用。马学不能儒家化,不代表马党不能儒家化;马党不能儒家化,不代表马党中人和马国人民不能儒家化,不代表儒家化的努力无用。这也是儒家全面复兴之前一个难以超越的阶段。

   【毛思】或谓毛思想中有心学因素。这种强比、横扯、拉郎配很没意思。要强拉横扯,杨墨商韩洪杨和古今中外所有邪教都可与心学扯上关系。毛氏喜欢假借引用各学派宗派的话语,包括神本、人本、仁本各种主义的话语,但其最高信仰和依据是物本主义。它派思想和话语一入物本主义彀中,无不变其原质。

   【毛思】毛思想最可怕的是物本主义哲学。这种所谓的哲学,堪称古往今来最大的邪说,轻则让人沦为物质主义者,重则让人丧尽良知灭绝人性,彻底物化,物化之人不如兽,恶于魔,作起恶来没有任何底线。姑不论这样的人说不出真正的好话来,即使好话说尽,无非虚情假意,巧言令色。

   【毛思】俗话说,被卖了还帮人数钱。这句话用在怀念毛氏的愚民身上最为合适。崇拜毛氏,集暴力崇拜、暴君崇拜、暴政崇拜之大成。崇毛之人非愚则恶,或者又恶又愚,愚昧是通往罪恶的捷径故。崇毛的社会必然罪孽深重,崇毛的人民必然灾难深重,罪恶与灾难成正比故。

   【毛思】拜习所赐,反孔反儒从“政治正确”变成“政治不正确”之后,学界出现了一批“毛儒”。主张一圣一王,孔毛并尊,欲将仁本与物本、民本与党本、民有与国有、斗争论与和谐论、大同理想与共产主义贯而通之,难矣哉。毛儒非毛非儒,儒家固然不会认同,毛左同样难以接受,其地位挺尴尬的。

   【杂学】苏轼《石苍舒醉墨堂》开头说:“人生识字忧患始,姓名粗记可以休。”虽然是牢骚语,但这样的牢骚暴露了苏轼学术之不纯,这样的牢骚非君子所宜发也。孟子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范仲淹说:“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君子不会逃避忧患,更不会为了逃避而放弃学习。

   【毛思】或斥儒家辟毛是“挟儒反毛”。这个词语可以褒义,儒家所挟者大,而其志甚远也。挟儒,就是坚持儒家立场观点方法,坚持五常道、中道和王道。毛氏是现代极权主义暴君,反儒反华反人反天。反毛是真理正义之所当然,正人君子之所必然,现代儒生的天责也。

   【辟马】或谓马克思比孔子晚生约2000年,肯定有更多完备的思辨,儒学在发展过程中可以借鉴马克思优秀的思想成果。此说不成立,比孔子晚生的歪理大师、邪教教主多得很。儒家自当借鉴人类的一切思想和文明成果,但必须是善果。儒眼最能择法,严辨善恶正邪华夷人禽之别,赵高们休想指马为鹿也。

   【辟马】辟毛辟马 ,儒家责有攸归。佛道两家和西化派,皆与马学毛思根本有异,但真理性不足,辨邪眼光有限;正义性不足,祛恶力度有限。都难免洁身自好,甚至同流合污。唯有儒家最能好仁而恶不仁,致力于辟邪说,放淫辞,坚持中道之立场,勇作中流之砥柱。

   【毛思】或谓意识形态讨论为误国空谈。不然。必也正名乎?意识形态是最重要的名,不可不正。对意识形态进行严肃讨论、批判和正确选择,关乎善恶之异、华夷之别、人禽之分,关乎人民之福祸和民族之兴衰,国家大事儒家大事,莫大于此。辟邪显正,去劣选优,是文化人不可推卸的责任。

   【答客】或问:怎么看待邓的理论,能否看作马学和黄老道家的结合?答:邓的道路是马家右路,从“阶级斗争为纲”转为“经济建设为中心”,经济上渗入了市场因素,但公有制本质没变,指导思想和政治制度更没变。所以,邓的理论是马学之修正主义,与道家没什么关系。

   【有请】不清楚具体情况,但迟夙生律师这个指控值得辽宁纪委和中纪委注意:“国书记:本律师已经盯你很久了,也早掌握你始终是我此案对方当事人刘刚的后台,因此刘刚才能在你的助力下今年又卷走1100万元出逃国外,我清楚你和刘刚的频繁通话,这次你钻进调查组后,我已判断录像你会动手脚。”

   【坐讲】80岁老教授站着为学生讲课,精神不错,但认为“坐着讲课对学生不尊重”则不对。师有师道,有师的尊严。汉唐时大儒给皇帝讲经都是坐讲。宋仁宗时因故立讲,后来延为惯例。程颐要求恢复坐讲:“窃见经筵臣僚,侍者皆坐,而讲者独立,于礼为悖。乞今后特令坐讲,以养主上尊儒重道之心。”

   【不辩】误会是经常发生的。或以为我狂,或以为我谄,或以为好名,或以为特务,或以为帮闲帮忙,或以为妥协卖身,或以为我有境外势力和西方资本势力支持……二十几年各种相互矛盾的猜测此伏彼起,也常有朋友为我辩护,实无必要也。世人谤誉,风过马耳,妄猜苟毁,于我何伤。

   【有感】观点不同很正常,相互争鸣、批评乃至批判都正常。但吾辈所持非私器,所争非私利,不妨心平气和以论,不应该让义理之争沦为意气之争。吕坤说:“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虚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论天下之事,潜其心观天下之理,定其心应天下之变。”其中“平其心论天下之事”一语最值得争论各方三思。

   【有感】早已没有任何兴趣与人作意气之争。微博发言,大多是自说自话,或者说面向天下后世。即使有针对性,也不关心对方或相关方面的态度。别人愿不愿听,听不听得进去,听后喜怒哀乐如何,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若回答,限于阐明理义而止。2017-5-17余东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