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年龄不是免责的金牌,时代不是卸罪的平台)]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三)
·黄鹤昇:读书偶得(东海附言)
·杀婴暴行岂小“题”哉?
·儒门三宗旨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
·儒家欢迎异议,真理欢迎争鸣
·为自己反应过激致歉等(东海随笔五则)
·圣严法师:西方人信基督教的原因
·金中:对精品的呼唤一一评萧瑶“果成熟后”诗(东海附言)
·东海指月录(问答134--140)
·诗书合璧,艺术精品,绿城名片
·东海百联
·若舟:一部令人感动的诗书范本(东海附言)
·郭国汀: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人人可以成圣!
·澄清:精卫不是东海弟子
·对于威吓不予回应等(东海随笔六则)
·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五)
·《东海之骂》自题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歌海行吟(散文诗-组章,作者若舟,东海老人荐赏)
·苏中杰们的思想狭隘
·东海一枭: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六)
·只能如实如理,不许苟同苟异
·东海一枭:惩恶就是行善,驱邪就是卫道
·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等(东海随笔七则)
·弃国学家“桂冠”,笑文怀沙先生
·东海老人:以民为本,与时偕进
·网友酬赠拾翠(之23)
·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修阴功,积大德
·四本:看新诗诗人逍遥先生如何写旧诗(东海附言)
·文怀沙“真经”批判-----兼传东海三十三字真经
·文怀沙的浅薄,徐晋如的轻浮
·胡马们也就配给我提提鞋罢了---答客难二则
·欢迎有识之士入群等(东海随笔十则)
·呱呱叫不简单、彭定鼎不实在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的幸运
·春花冬雪:来写点读后感(评点东海联语)
·老象病毒写作评点之五:老枭《我有病》
·东海百联(续)
·礼乐文明:好色与狎妓是不同的(东海附言)
·是巧合还是抄袭?是谁抄袭? ---请教刘志刚先生兼示山西省永济市人民政府、中国楹联学会
·关于“题黄河大铁牛联”答刘志刚先生
·感时杂诗四十七绝
·张星水: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东海荐文)
·浮皮潦草易中天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给贪官腐吏一个机会!
·公开告密
·危险分子(组诗)
·朋友拿来干什么?(东海随笔七则)
·梦,已抵达最高层(诗七首)
·天下兴亡,文化人责任最大(东海随笔三则)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开制度的公开信
·把网监送上民意的审判台(东海老人随笔三篇)
·养身修心,莫过读经---与老象及有志者共勉
·不能不折腾(组诗)
·儒佛两家着眼点不一样
·七绝四首(外一联)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帖
·一切都有可能
·东海论剑---欢迎广大儒友、各路英雄及反儒好汉们驾临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汉网论剑---东海老人答客难(修正稿)
·欢迎firebrand!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民族主义揭伪
·民族主义揭伪
·东海指月录(问答148--158)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等(东海随笔六则)
· 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光棍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东海老人荐文并附言)
·黎文生:真正的兴汉
·这个魔鬼纵不得!
·英雄笔,汉王笔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严防“兴汉志士”,警惕汉服蛮子!---兼寻找汉网秋波王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没有人能够拒绝(组诗)
·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年龄不是免责的金牌,时代不是卸罪的平台)

今日微言(年龄不是免责的金牌,时代不是卸罪的平台)

   【问题】或说,中国四十年代之后的国家羞耻和灾难,大部分都是苏俄带给的,是亲苏派造成的。没错,应该进一步思考的是,为什么中国会产生亲苏派并且轻而易举地逐鹿成功?

   【问题】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苏俄把灾难带给中国,是因为中国有亲苏派;大量亲苏派的产生,是因为马学的传播;马学得以广泛深入传播,是因为有合适的社会土壤文化气候。五四掀起的反儒运动和民主主义平等主义思潮,是让苏俄殖入并蹿红的第一内因,前者为马学清障除碍,后者与马学同心同德。

   【问题】很多人知道马学是极权主义学说,很多人不知道马学更是民粹主义学说,将平等、民主等概念扩大化、主义化,使它们从自由的价值从属演变为自由的敌人。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平均主义都属于民粹主义范畴,与极权主义最为配套。马学又将两者结合得特别天衣无缝,圆满无瑕。

   【问题】民粹主义与极权主义一体两面,相反相成。平等、民主一旦扩大化主义化,往往有极权主义相依而起。古今中外造反派,或以民粹始以极权终,或一开始就是民粹、极权双轨并行,原因在此。毛家帮的极权并非于四九始,于延安就开始了,民主平等的口号与内部极权的实践毫无冲突。

   【问题】内因是根本因。百年人道灾难空前,归根结底是中国自身出了大问题。道德、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无不问题重重问题深重,其中最为根本的又是文化问题。孟子说,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反孔反儒是最严重的文化自伐、道德自毁和民族自侮!

   【问题】无儒之国肯定不如儒国,但又肯定优于反儒之国。反儒即反动,反文明、反正义、反社会而动;反儒即反常,反人性、反人道、反人类之常,反儒之人非人,不成仙佛,就成禽兽;反儒之国非国,不成地狱,也成丛林。无儒仿佛无父,仍有希望成人;反儒则成弑父,非下地狱不可。

   【问题】儒家文化最好,奈何国人不尊不信,而且普遍反对。百年来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反儒,不仅与儒家无关而已。天雨虽宽;不润无根之草;佛法虽广;不度无缘之人。儒家同样也救不了反儒之国。政治反儒,必然无道之至;社会反儒,必然黑暗之极;人民反儒,必然丧魂失魄,天翻地覆。 【五四】五四街头运动和所谓的新文化运动,有些口号很响亮,民主呀平等呀救亡耶爱国耶,但口号之善无改于性质之恶。姑不论五四将民主、平等主义化了,仅仅倒孔反儒这一点,就可以将五四定位为反传统、反道德、反中华的运动了。事实早已证明,如此爱国,恰是祸国;如此救亡,恰是导亡,亡国亡天下!

   【五四】对五四最大的误认,是认为五四掀起了追求民族平等的自由主义思潮。五四三大思潮是反孔反儒、民粹主义和马列主义。有湖南教授梳理出五四三种思潮:自由主义、马列主义和文化保守主义。只说对了一种。当然,五四思潮中也不乏自由主义和文化保守主义,但那非五四主流,影响微不足道。

   【政文合一】政治与宗教当然不能结合在一起。政教分离,理所当然。政治与文化则不妨结合,不能不结合。王道政治与儒家文化,相辅相成,两面一体。在西方,民主政治与自由主义也是密不可分的。自由主义导出民主制,民主制度维护自由主义的主体地位。

   【人性】食人族吃人是源于恶习。人性有本性、习性之异,习性有善习、恶习之别。恶意恶念恶言恶行形成恶习,恶习发为恶意恶念恶言恶行,如此循环往复,以致习与性成。恶习深重就会对本性产生扭曲和遮蔽,导致非人化。儒家倡导明明德致良知,就是为了培养善习、去除恶习以彰明良知本性。

   【看中国】厦大教授毕业赠言:“不要随便叫陌生的男人老公,不管他多帅多有钱!”赢得一片喝彩,我却觉得可怕。大学都毕业了,尚且如此匮乏道德常识,连“不要随便叫陌生的男人老公”都需要教授以毕业赠言的方式谆谆叮嘱,可见学生人格之不堪和大学教育之失败。呜呼哀哉!

   【问题】很多事情,过犹不及。唯独尊儒,没有过度,只有不及。知道为什么吗?

   【问题】尊儒只有不及没有过。因为儒学原则是仁义,是诚正,是中道,于个体,追求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圣德;于政治,倡导敬天保民的王道。都只有不及之忧,绝无过度之虞。儒家致力于致良知、致良制、致良器,尊重良知没有限度,良知的光明度没有止境,政治、制度、精神、物质的文明度上不封顶。

   【问题】儒家对“性与天道”的认证最为全面正确,是真正的中道。中道主义思想体系具有至高无上的正义性、真理性、普适性。允执厥中,就是执住了中道,执住了宇宙生命的本质之全。那样才能大本确立,也才能从善如流,海纳百川。执大象,天下往,此之谓也。

   【问题】中道主义也可以称为仁本主义,其传承谱系就是道统。我有一句诗:摄取中西归道统,诸家共捧大旗仁。这个道统不仅统括四书五经,也可以尽摄传统诸子百家之优点,还可以摄取西方文化和文明的精华。立足于儒家,就是立足于人道、王道、中道和天道。没有比这更高明广大而又精微中正的学说了。

   【辟毛】海内外一直友人怀疑习尊毛甚至是毛左。东海始终坚信:习或不会彻底去毛,但绝不会重新尊毛。习不去毛,也非有所依恋,当是担心条件未熟,引起混乱。其实可以毋忧,条件已经熟透,毛派已不成气候,掀不起大浪了。而毛思毛政的余毒,恰恰是当今思想、社会乱象的根源之一。

   【辟毛】此老太婆在文革中趁火打劫带队抄砸了新凤霞的家。对此罪恶行为,不反思、不道歉也罢了,居然公开怀念毛氏,那就不可原谅,必须严厉批判清算。文革之恶具有文化性、社会性和普遍性,清算文革主要是思想清算,但对于怙恶不悛、以恶为荣者,不应排除一定程度的政治处理或人事清算。 【辟毛】怀念人整人、人害人、人吃人的毛时代,是最反常反动的怀念;怀念毛氏就是怀念暴君、暴政和罪恶,就是极权主义的恶人。即使是弱势群体,即使深受极左之害,即使垂垂老矣,仍然是恶人或者非人,因为这种人丧失了四心,断绝了善根。老而不死是为贼,说的就是这种人。2017-5-11

   【辟毛】邪教黑社会中没有正人,但可能有好人;毛左群体不仅没有正人,也没有好人。因为毛政太恶,毛路太邪,毛思想太背天逆理反动反常。毛左最无人性最反人道,最善于制造人祸。故这种人活着必天怒人怨,没有外患也有内忧;死后必去见马克思,也就是下地狱!

   【辟毛】讨论宽恕太奢侈。毛氏是中华之大仇,毛左是民族之大敌。深入彻底地清算它们的政治罪恶和思想邪恶,是正人君子的使命,也是所有中国人的责任。在滔天罪恶受到公开批判之前,在大量罪人表示应有的忏悔之前,宽恕不是高尚,而是下贱、缺德和可耻的。

   【辟毛】让坏人坏得理直气壮浩气凛然,是毛思想的一大特色。古来大多数人干坏事的时候知道自己干的是坏事,盗贼知道自己是盗贼。毛思想洗过的人则大不同。它们往往功罪颠倒,明明是犯罪造孽,却当做建功立业;明明是祸国殃民,却宣称爱国利民。或者说,毛思想为无数罪恶提供了冠冕堂皇的理由和借口。

   【分类】信奉马教,为物本主义者,为物奴;信奉神教,为神本主义者,为神徒;信奉佛教,为佛本主义者,为佛徒;信奉道教,为道本主义者,为道士;信奉儒家,为仁本主义者,为儒者。

   【宋儒】新学、蜀学属于儒家杂学,王安石和苏轼都是儒门杂家。他们都立足于儒,故为儒家,但根基不稳,思想驳杂,苏轼们杂染了佛道,王安石更杂,于杨墨申韩佛道无不沾染。儒门杂家,高于杂家和其它诸子百家,但学术品格不高,不宜过度抬举,更不宜作为指导思想。

   【宋儒】儒家鼓励博学,倡导从善如流海纳百川,但前提是儒学扎实,根基稳固,坚持仁本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这方面贵精不贵粗,贵纯不贵杂。朱熹和王安石同样学问广博兼通诸家,熊十力苏轼同样认同和融摄佛道两家,但朱熹熊十力纯正,为醇儒;王安石苏轼混杂,为杂儒。根源处精粗纯杂不同故。

   【杂家】或谓庄子与颜子同道,或谓墨家实质是儒家,或谓三教殊途而同归,甚至认为儒马可以互化。怪论叠出,皆因为“不知道”,既不通儒家之道,也昧于佛、道、墨、马诸家之真。不能审问慎思,缺乏明辨功夫,学问最广博,也只是博学而已,杂家而已。

   【杂家】儒家乐从诸子之善,海纳百家之优,但允执厥中、以仁为本不动摇,在根源处贵纯卑杂,严防杂染。根处不纯源头有染,必然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王安石变法之所以问题重重后患深重,就是因为指导思想有问题。“荆公新学”虽立足于儒,但杂染了申韩佛道诸家,其学为儒家杂学,其人为儒门杂家。

   【杂家】有的杂家没有文化偏向,有的杂家则有。偏向于儒,为儒门杂家,如王安石、苏轼;偏向于佛,为佛门杂家,如南怀瑾;偏向于道,为道门杂家,如古今不少道家学者。他们有立足点,但常常游移不定,甚至会表示对诸家一视同仁,主张“文化无高低”。

   【看中国】母爱的丧失是人化物、非人化的重大特征。母亲踩踏、毒打、抛弃乃至杀害幼小子女的事例层出不穷,意味着母爱的丧失已非特殊现象。这也是反儒崇马的一大恶果。反儒则灭天理,崇马则穷人欲,“于是有悖逆诈伪之心,有淫泆作乱之事”,于是有恶父毒母频繁出现。

   【贵族】有人这样概括贵族精神三要素:文化修养,社会责任,自由灵魂。很好。可以进一步简为:文化范,责任感,自由魂。三者相辅相成,归结于自由魂。自由魂即自由意志,对自由意志这个概念人言人殊,最好的解释在儒家。孔子说“从心所欲不逾矩”,孟子说:“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解经】敬字在不同语境中有不同侧重。《易经坤文言》“君子敬以直內”,敬是端肃、谨慎、自我肃警义,侧重于内心。《论语公冶长》“其事上也敬”,敬是尊重、恭敬义,兼内外而言,解释为“他事奉君主很尊敬”,是准确的。《曲礼》“毋不敬”,“礼主敬”,也是兼内外而言。恭在礼仪,敬存内心。

   【法眼】西方哲学家和中国新诗人自杀者众。自杀的具体原因因人而异,但与他们所崇爱的哲学和诗脱不了干系,至少哲学和诗无力解决、解脱他们精神困扰。让人自杀或无力解决、解脱精神困扰的哲学和诗,必存在根本性问题,或不哲,智不足;或不正,思有邪。

   【教育】生不生的普遍化源于师不师,老师无道缺德;而师不师的普遍化,必然是教育思想、体制和教学内容出了大问题。君不见,毁人不倦的马学仍然是第一学科,从根本上败坏着广大师生的人格;教育部长居然满口毛家腔、文革话,教育部应该正名为反教育部、负教育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