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8)]
点滴人生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8)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布可若 (Kerry Brown)英國倫敦國王學院劉氏中國研究所所長

   現代中國﹕不易找到聽眾

   “和平崛起”,說得好聽,但這裡有一個問題。在許多方面,“和平崛起”的中國一離開它的邊界之後,便愈來愈得不到和諧的回應。正如上一章所顯示的,中國在海外的投資,所得到的是紛紜的意見。它內部的問題,特別是新疆和西藏,也繼續招來了批評和監視。而在奧運之前它一系列向世人表明中國是什麼、中國的發展對世界有什麼意義的安撫性嘗試,只是暴露了世界的輿論對它的二分化﹕對它的冒升堅決支持或堅決敵視。

   雖然中國的領導骨幹一向是世上最刻意謙遜的,但研究它是不是中立從來不容易。中國令人猜測不到的立場,從它2002年開始的外交中便可看到。它和美國的關係,經過一輪有正有反的發展之後,在奧巴馬總統於2009年一月上任之後,明顯地變壞了。北韓尤其對中國引致愈來愈複雜的問題。它在2007年首次進行核試,迫使中國擔當一個國際大國的角色,(這角色許多人認為中國一直都渴望著) 然而在這方面中國的言論和行動都被飽受批評。至於和日本方面,兩國的關係從來都是水火不容、互相指責。

   較正面的關係,是和台灣的,簽了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胡錦濤在這點上是收穫了他外交上一個最大的勝利,雖然對他和其他領導人來說,這純粹是一個中國內部事情。

   在與美國的關係上,中國有需要把它的自身利益和巨大的貿易放在同一個框架內考慮,這個框架是﹕美國民間和政府有一個很有影響力的陣營,這陣營感到中國正在轉變﹕從戰略夥伴轉為競爭者。在布殊總統的第二任期間,即2004-2008年間,中美兩國開展了好些新的雙邊對話,其中最重要的是2006年的戰略經濟對話。這些雙邊對話,用一位有參與其事的高級官員的話說,是這樣﹕“這是一個處理我們大家共同關注的問題的方式,也顯示我們的主要利益是互補性的而非對抗性的。”

   這對話在2008年尤其重要,因雙方都要應付當年的全球經濟危機。2009年,奧巴馬總統把這擴大為“戰略及經濟對話”,除了原先的經濟議題外,還加進了較大範圍的外交議題。

   當時序從2008年進入到2009年的時候,會談變得更有進取性。有一個建議是設一個“G2”,以取代所有其他“G”字的國際會議,而這裡的“G2”只包含兩個國家,即中國和美國,以表示世上只有這兩個國家的決定才算數。類似這些話令胡錦濤的領導層特別緊張不安,雖然這迎合了他們愈來愈膨漲的自我意識。溫家寶對此尤其反對,指出中國沒有準備,也沒有這個意願。他在中歐首腦會議舉行時對一群記者說﹕“有些人說世界大事只是由美國和中國決定,這個意見是錯的和沒有根據的。世界上不可能只由兩個國家或一群大國決定全球的事務。世界的潮流和人民的意願是多極化和多邊化。”

   關於G2的建議,中國有些人甚而認為是已發展國家中一些敵對份子的陰謀,把中國送進一個它遠遠未準備好和不願意承擔的位置去,以拖慢它的發展步伐和使它不穩定。

   中國的領導人大部份都同意,經過了一個搖擺不定的開始後,布殊總統在2008年離任時,已經把中美關係修理得很好。他在2006年在美國接待了胡錦濤,雙方開高峰會議。在這個會面裡,美國要求中國在國際社會裡做一個更積極的持份者,及在石油資源上大家更加合作。布殊本人也多次訪問中國,首先在2002年,其次是2005年,最後是2008年,出席奧運大會。(38)

(2017/05/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