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8)]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8)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布可若 (Kerry Brown)英國倫敦國王學院劉氏中國研究所所長

   現代中國﹕不易找到聽眾

   “和平崛起”,說得好聽,但這裡有一個問題。在許多方面,“和平崛起”的中國一離開它的邊界之後,便愈來愈得不到和諧的回應。正如上一章所顯示的,中國在海外的投資,所得到的是紛紜的意見。它內部的問題,特別是新疆和西藏,也繼續招來了批評和監視。而在奧運之前它一系列向世人表明中國是什麼、中國的發展對世界有什麼意義的安撫性嘗試,只是暴露了世界的輿論對它的二分化﹕對它的冒升堅決支持或堅決敵視。

   雖然中國的領導骨幹一向是世上最刻意謙遜的,但研究它是不是中立從來不容易。中國令人猜測不到的立場,從它2002年開始的外交中便可看到。它和美國的關係,經過一輪有正有反的發展之後,在奧巴馬總統於2009年一月上任之後,明顯地變壞了。北韓尤其對中國引致愈來愈複雜的問題。它在2007年首次進行核試,迫使中國擔當一個國際大國的角色,(這角色許多人認為中國一直都渴望著) 然而在這方面中國的言論和行動都被飽受批評。至於和日本方面,兩國的關係從來都是水火不容、互相指責。

   較正面的關係,是和台灣的,簽了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胡錦濤在這點上是收穫了他外交上一個最大的勝利,雖然對他和其他領導人來說,這純粹是一個中國內部事情。

   在與美國的關係上,中國有需要把它的自身利益和巨大的貿易放在同一個框架內考慮,這個框架是﹕美國民間和政府有一個很有影響力的陣營,這陣營感到中國正在轉變﹕從戰略夥伴轉為競爭者。在布殊總統的第二任期間,即2004-2008年間,中美兩國開展了好些新的雙邊對話,其中最重要的是2006年的戰略經濟對話。這些雙邊對話,用一位有參與其事的高級官員的話說,是這樣﹕“這是一個處理我們大家共同關注的問題的方式,也顯示我們的主要利益是互補性的而非對抗性的。”

   這對話在2008年尤其重要,因雙方都要應付當年的全球經濟危機。2009年,奧巴馬總統把這擴大為“戰略及經濟對話”,除了原先的經濟議題外,還加進了較大範圍的外交議題。

   當時序從2008年進入到2009年的時候,會談變得更有進取性。有一個建議是設一個“G2”,以取代所有其他“G”字的國際會議,而這裡的“G2”只包含兩個國家,即中國和美國,以表示世上只有這兩個國家的決定才算數。類似這些話令胡錦濤的領導層特別緊張不安,雖然這迎合了他們愈來愈膨漲的自我意識。溫家寶對此尤其反對,指出中國沒有準備,也沒有這個意願。他在中歐首腦會議舉行時對一群記者說﹕“有些人說世界大事只是由美國和中國決定,這個意見是錯的和沒有根據的。世界上不可能只由兩個國家或一群大國決定全球的事務。世界的潮流和人民的意願是多極化和多邊化。”

   關於G2的建議,中國有些人甚而認為是已發展國家中一些敵對份子的陰謀,把中國送進一個它遠遠未準備好和不願意承擔的位置去,以拖慢它的發展步伐和使它不穩定。

   中國的領導人大部份都同意,經過了一個搖擺不定的開始後,布殊總統在2008年離任時,已經把中美關係修理得很好。他在2006年在美國接待了胡錦濤,雙方開高峰會議。在這個會面裡,美國要求中國在國際社會裡做一個更積極的持份者,及在石油資源上大家更加合作。布殊本人也多次訪問中國,首先在2002年,其次是2005年,最後是2008年,出席奧運大會。(38)

(2017/05/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