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胡舒立與吳小暉之戰,透視王岐山權力虛實]
陈破空文集
·防空識別區:意圖與計謀
·金正恩拿下张成泽,北京惊悚
·中美军舰险相撞,相撞又如何?
·激进扩军,中国军力赶超美国
·平壤宫廷杀戮,血溅习近平
·中日口水战,谁是伏地魔?
·宋彬彬应该投桉自首
·选择性反腐,遭遇选择性放风
·舆论沸腾,中日即将开战?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克里米亚之变,逆转世界格局?
·自娱自乐的中国,无人捧场
·克里米亚公投,解读中国的弃权票
·台湾学运,怒火指向北京
·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放过周永康?习近平绝对不会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周子瑜,周子瑜,周子瑜!
·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 -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拒绝达赖喇嘛,北京失败的民族政策
·习近平斗了江派,又斗团派
·蔡英文不必回應「九二共識」
·文革50年:一个失去了反省能力的国家
·傲慢与偏见:中共外长的惊悚表演
·中國「核心利益」,誰的「核心利益」? -《傾斜的天安門》(100個常識)之
·銅鑼灣書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英國人公投,拷問中國人統獨思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舒立與吳小暉之戰,透視王岐山權力虛實

   今年五月初,安邦保險集團起訴財新傳媒。事由是,財新傳媒旗下的《財新週刊》刊登封面報導《穿透安邦魔術》,揭秘“安邦的股東結構猶如一個迷魂陣”、質疑它“錢從哪里來”、指控它“明顯涉嫌利用自己控制的保險資金虛假注資”。
   
   早於中國的財新傳媒,美國的《紐約時報》曾先後兩次刊登長文(2016年3月和9月),題為《安邦的隱秘財富帝國:權貴雲集,股權盤根錯節》和《安邦之謎:村民股東、白手套和隱匿的權貴》,揭秘安邦公司的權貴背景和股權結構,與中國財新週刊2017年5月號的報導,內容大致吻合。說不定,財新週刊的報導,還是受了《紐約時報》的啟發,並借用了其中要點。
   
   自2014年砸下19.5億美元鉅資購下華爾道夫酒店之後,吳小暉經常安營紮寨於紐約,華爾道夫酒店儼然其總部。然而,安邦公司不曾起訴《紐約時報》,卻起訴財新傳媒。其中大有考量:《紐約時報》是外國媒體,在中國遭封鎖,無法影響中國民眾;而若在美國起訴《紐約時報》,安邦毫無勝算。反觀財新傳媒,是中國媒體,一經報導,中國民眾盡知;若在中國起訴,勝敗取決於各自背景和靠山,比拼所謂“硬實力”。


   
   更進一層的是,《紐約時報》的報導,不會決定安邦集團的生死,安邦大可以外國“干涉中國內政”、“說三道四”、“別有用心”等詞推諉了事。但財新傳媒不同,是中國媒體,且是知名的新媒體,其重磅報導,可能關乎一個企業及其掌門人的生死。最近幾年,財新傳媒時不時就會推出這類重磅起底長文,涉及薄熙來、周永康、令計畫、徐才厚、郭伯雄等落馬高官,也涉及曾攀附於這些高官的富豪與企業。而財新傳媒這類報導的時間點,通常,並非在高官或富豪落馬之後,而是在這些高官或富豪將落未落之時,仿如某種預告。換言之,財新傳媒對某人或某集團的起底長文,已經具有某種指標意義。
   
   財新傳媒之所以有這等威力,在於其背景,說穿了,在於總編輯胡舒立的後臺,王岐山,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而安邦集團,更是權貴雲集之地,其董事長吳小暉,是鄧小平外孫女婿。該集團董事、股東,或曾任該集團董事、股東的,包括前元帥陳毅之子陳小魯、前總理朱鎔基之子朱雲來。
   
   儘管雙方都聲言打官司,打著法律的旗號,然而,毫無疑問,在人治而非法治的中國,財新與安邦的這場廝殺與搏擊,將是其背景、後臺、權力和實力的較量。
   
   在安邦集團致財新傳媒及胡舒立的公開信中,已經將這一點挑明。比如,安邦反擊財新有關吳小暉婚姻的說法:“財新傳媒及其旗下媒體多次對我司董事長吳小暉先生進行人身攻擊,捏造其‘有過三次婚姻’的不實報導,炮製其‘夫妻關係已經確認中止’等謠言。 ”意思就是一條:吳小暉與鄧小平外孫女的夫妻關係並沒有終止,單憑這一條,安邦就有與財新對決的底氣。反過來,如財新所說,吳小暉與鄧外孫女的夫妻關係已經終止,等於暗示,吳小暉已經遭鄧家族拋棄,逐出家門,不再有保護傘,等待的,就是被中國政府收拾的下場。
   
   在安邦集團致財新傳媒及胡舒立的公開信中,還說:“我司已決定起訴你和財新傳媒,希望你胡舒立女士不要再為了利益集團,捏造事實,誤導輿論;我們也希望你不要故技重施,搞黑箱操作、找人施壓;我們希望能與你就財新傳媒發表的一系列抹黑和污蔑的文章對簿公堂。”一句“找人施壓”,直指王岐山。
   
   換言之,胡舒立揭發吳小暉,很可能是代理王岐山所發起的又一場打虎前哨戰;而吳小暉反擊胡舒立,直指王岐山,其背後,很可能也有高人授意,是反王勢力的又一次集結反撲。
   
   到此,關鍵的看點在於,習近平究竟站在哪一邊?若按照近期流傳的一種說法,習王聯盟出現裂縫,那麼,吳小暉的“大無畏”,就是高層對王岐山的發難;若習王聯盟並無問題,固若金湯,所謂流言,只是某種離間計,意在瓦解十九大習王聯盟的佈局,那麼,吳小暉的反擊,就可能只是絕望中的掙扎,孤注一擲,臨死前的回光返照。
   
   筆者認為,後一種可能性更大。據稱,陳小魯、朱雲來等人均已退出安邦集團。至於鄧小平家族還有多大影響力?應該說,日暮途窮。加之,保監會主席項俊波上月落馬,中國政府加緊外匯控制,習當局有意收緊錢袋子。在車峰、肖建華等涉及保險行業的富豪相繼中槍之後,吳小暉有可能成為下一個目標。
   
   安邦公開信中披露,財新曾派人勸告安邦不要介入民生銀行(兩年前,民生銀行行長毛曉峰被抓,安邦集團趁機鯨吞民生銀行,成為這家民辦銀行的第一大股東)。其實,這不像只是來自胡舒立的個人奉勸,更像是來自王岐山的含蓄警告。今年四月底,曾有傳言指吳小暉遭羈押調查,幾天後,吳小暉露面,打破傳言。但並不能就此排除他當真被羈押調查、或再次被羈押調查的可能性。至少,吳小暉有可能已經被中紀委限制出境。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安邦致財新的公開信中,言之鑿鑿地指控胡舒立為了“利益集團”,但有誰不知,安邦集團,本身就是利益集團,權貴利益集團,特殊利益集團。如果說財新、胡舒立和王岐山也是另類利益集團,無非是說,財新與安邦之爭,就是利益集團之爭?無論如何,胡舒立與吳小暉之戰,事關黨內權力鬥爭。戰局和結果如何,可透視王岐山個人的權力虛實。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7年5月3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cpk-05032017115922.html
(2017/05/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