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胡舒立與吳小暉之戰,透視王岐山權力虛實]
陈破空文集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舒立與吳小暉之戰,透視王岐山權力虛實

   今年五月初,安邦保險集團起訴財新傳媒。事由是,財新傳媒旗下的《財新週刊》刊登封面報導《穿透安邦魔術》,揭秘“安邦的股東結構猶如一個迷魂陣”、質疑它“錢從哪里來”、指控它“明顯涉嫌利用自己控制的保險資金虛假注資”。
   
   早於中國的財新傳媒,美國的《紐約時報》曾先後兩次刊登長文(2016年3月和9月),題為《安邦的隱秘財富帝國:權貴雲集,股權盤根錯節》和《安邦之謎:村民股東、白手套和隱匿的權貴》,揭秘安邦公司的權貴背景和股權結構,與中國財新週刊2017年5月號的報導,內容大致吻合。說不定,財新週刊的報導,還是受了《紐約時報》的啟發,並借用了其中要點。
   
   自2014年砸下19.5億美元鉅資購下華爾道夫酒店之後,吳小暉經常安營紮寨於紐約,華爾道夫酒店儼然其總部。然而,安邦公司不曾起訴《紐約時報》,卻起訴財新傳媒。其中大有考量:《紐約時報》是外國媒體,在中國遭封鎖,無法影響中國民眾;而若在美國起訴《紐約時報》,安邦毫無勝算。反觀財新傳媒,是中國媒體,一經報導,中國民眾盡知;若在中國起訴,勝敗取決於各自背景和靠山,比拼所謂“硬實力”。


   
   更進一層的是,《紐約時報》的報導,不會決定安邦集團的生死,安邦大可以外國“干涉中國內政”、“說三道四”、“別有用心”等詞推諉了事。但財新傳媒不同,是中國媒體,且是知名的新媒體,其重磅報導,可能關乎一個企業及其掌門人的生死。最近幾年,財新傳媒時不時就會推出這類重磅起底長文,涉及薄熙來、周永康、令計畫、徐才厚、郭伯雄等落馬高官,也涉及曾攀附於這些高官的富豪與企業。而財新傳媒這類報導的時間點,通常,並非在高官或富豪落馬之後,而是在這些高官或富豪將落未落之時,仿如某種預告。換言之,財新傳媒對某人或某集團的起底長文,已經具有某種指標意義。
   
   財新傳媒之所以有這等威力,在於其背景,說穿了,在於總編輯胡舒立的後臺,王岐山,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而安邦集團,更是權貴雲集之地,其董事長吳小暉,是鄧小平外孫女婿。該集團董事、股東,或曾任該集團董事、股東的,包括前元帥陳毅之子陳小魯、前總理朱鎔基之子朱雲來。
   
   儘管雙方都聲言打官司,打著法律的旗號,然而,毫無疑問,在人治而非法治的中國,財新與安邦的這場廝殺與搏擊,將是其背景、後臺、權力和實力的較量。
   
   在安邦集團致財新傳媒及胡舒立的公開信中,已經將這一點挑明。比如,安邦反擊財新有關吳小暉婚姻的說法:“財新傳媒及其旗下媒體多次對我司董事長吳小暉先生進行人身攻擊,捏造其‘有過三次婚姻’的不實報導,炮製其‘夫妻關係已經確認中止’等謠言。 ”意思就是一條:吳小暉與鄧小平外孫女的夫妻關係並沒有終止,單憑這一條,安邦就有與財新對決的底氣。反過來,如財新所說,吳小暉與鄧外孫女的夫妻關係已經終止,等於暗示,吳小暉已經遭鄧家族拋棄,逐出家門,不再有保護傘,等待的,就是被中國政府收拾的下場。
   
   在安邦集團致財新傳媒及胡舒立的公開信中,還說:“我司已決定起訴你和財新傳媒,希望你胡舒立女士不要再為了利益集團,捏造事實,誤導輿論;我們也希望你不要故技重施,搞黑箱操作、找人施壓;我們希望能與你就財新傳媒發表的一系列抹黑和污蔑的文章對簿公堂。”一句“找人施壓”,直指王岐山。
   
   換言之,胡舒立揭發吳小暉,很可能是代理王岐山所發起的又一場打虎前哨戰;而吳小暉反擊胡舒立,直指王岐山,其背後,很可能也有高人授意,是反王勢力的又一次集結反撲。
   
   到此,關鍵的看點在於,習近平究竟站在哪一邊?若按照近期流傳的一種說法,習王聯盟出現裂縫,那麼,吳小暉的“大無畏”,就是高層對王岐山的發難;若習王聯盟並無問題,固若金湯,所謂流言,只是某種離間計,意在瓦解十九大習王聯盟的佈局,那麼,吳小暉的反擊,就可能只是絕望中的掙扎,孤注一擲,臨死前的回光返照。
   
   筆者認為,後一種可能性更大。據稱,陳小魯、朱雲來等人均已退出安邦集團。至於鄧小平家族還有多大影響力?應該說,日暮途窮。加之,保監會主席項俊波上月落馬,中國政府加緊外匯控制,習當局有意收緊錢袋子。在車峰、肖建華等涉及保險行業的富豪相繼中槍之後,吳小暉有可能成為下一個目標。
   
   安邦公開信中披露,財新曾派人勸告安邦不要介入民生銀行(兩年前,民生銀行行長毛曉峰被抓,安邦集團趁機鯨吞民生銀行,成為這家民辦銀行的第一大股東)。其實,這不像只是來自胡舒立的個人奉勸,更像是來自王岐山的含蓄警告。今年四月底,曾有傳言指吳小暉遭羈押調查,幾天後,吳小暉露面,打破傳言。但並不能就此排除他當真被羈押調查、或再次被羈押調查的可能性。至少,吳小暉有可能已經被中紀委限制出境。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安邦致財新的公開信中,言之鑿鑿地指控胡舒立為了“利益集團”,但有誰不知,安邦集團,本身就是利益集團,權貴利益集團,特殊利益集團。如果說財新、胡舒立和王岐山也是另類利益集團,無非是說,財新與安邦之爭,就是利益集團之爭?無論如何,胡舒立與吳小暉之戰,事關黨內權力鬥爭。戰局和結果如何,可透視王岐山個人的權力虛實。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7年5月3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cpk-05032017115922.html
(2017/05/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