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陈旭案引发上海大地震?]
郑恩宠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如何申请海外“人权行动”资金?
·中小学教师罢课蔓延浙江、河南
·法办周永康再查江泽民
·律师政治地位是法治关键
·官媒再批刘晓波《零八宪章》违宪
·不接地气的中国宪法
·在中国最有“违宪”资格是中共
·台湾选举给大陆民众的启示
·广州鞋企2500工人罢工
·律师是非法证据克星全民齐努力
·戴维民少将落马涉上海江湾地产
·上海高院副院长47岁突然去世
·谷俊山、戴维民涉上海大案要案
·胡耀帮之子诉罗康瑞在港开庭涉上海
·祝安妮姐妹获美政治庇护
·鲍彤:彻查江泽民向国人交代
·我与208律师就辽源拘押律师抗议声明
·台湾成立声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
·李金芳笔下37岁农民活动家赵枫生
·海外人权组织绝大多数是义工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八律师在建三江为法轮功辩护
·上海程玉兰被判1年10月将出狱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姜燮富倒台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之二
·打响攻克上海帮的外围战之三
·大学生为法轮功父亲辩护
·令倒台攻克上海帮指日可待!
·鲍彤:从重从快本身违法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之四
·上海张雪忠律师和访民的两个故事
·我和106律师谴责北京警方抓捕律师余文生
·判8个月谢党不谢律师的上海访民
·中国民间组织筹资难!
·令计划学历曝光韩正快了!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一边倒中共一边拜毛泽东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高智晟律师仍在新疆遭软禁
·高官无不虎,下吏莫非蝇/林启
·江绵恒免职真原因徐、周送利益?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记28岁女人权律师王胜生
·李嘉诚和江泽民合资早就失败
·我与80律师联合谴责深圳司法局
·我与192律师继续谴责深圳司法局
·江绵恒已在国人反腐射程中
·新作:邓小平违宪何时究?
·上海钟锦化等律师维权纪实
·反腐逼近江绵恒
·军老虎落马牵出上海大老虎
·习近平不要漠视500律师声音
·李克强和韩正四次通话上海踩踏后
·上海访民与律师交流好
·上海贝宁遭举报疑江绵恒下手灭口
·新作:好莱坞提倡质疑政府
·上海11官员是韩正、江绵康的替罪羊
·上海官个个是替罪羊上级的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旭案引发上海大地震?

这是上海司法系统内部人给我的一篇参考文,陈旭案将牵出上海政法、律师界的大地震。官员律师和709的律师们有着多大区别?
    可悲的是,有人还认为是他们这些访民,首先揭露了上海的黑暗。他们在90年代初,没有律师帮助不是照样打响揭开黑暗的第一枪吗?那为什么这些长达20年的上访英雄,至今还一事无成?事实证明,这些人已经被社会边缘化,被民众边缘化,被中共各级政府边缘化,被海内外媒体、民运各界边缘化。
    上海法院系统继续地震
   
    ——原中院院长潘福仁被抓

   
   
   
    “我听说上海两名法官和两名警察被杀灭口案,还有二号嫌疑人?”我问。
   
    “哦,你说的是上海一中院原院长、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潘福仁吧?正好跟你说个事,前几天他全家被抓,潘福仁被抓。”
   
    “我怎么没看到新闻呢?”
   
   “正常。他还涉及一起涉及十数亿资产的案件关键点一一签名真实性的司法鉴定。那个鉴定现在终于获得了法院的许可。
    此案一审二审,被告均要求法院对原告所谓转让协议上已方代表签名进行司法鉴定,法院不理会。奇葩的一审二审法院案卷,居然找不到被告要求司法鉴定的申请一一他们不承认被告提出过要求鉴定并提交申请函。
    终审后被告一面申诉,一面调查,发现游走上下,偷梁换柱,在案卷中动手脚的是老潘。而其理由之一,是一二审未鉴定,若许可鉴定,签字有异,许多法院同事要受牵连,以此向合议庭施压。原告已不止一次这样做了,用冒充对方签字,将完全不利的案子翻过来,将别人资产偷到自己名下。”
   
    “这胆子也忒大了。”
   
    “潘福仁在位时常在富豪圈子混。对江浙来沪那些富人,不排斥到人家家中做客,谦恭如仪。对律师而言,他是望之弥高的大法官,高级法院副院长,中院院长,他这样自贬身价,让作为富豪的上海律师如何摆位置?”师妹俨然以上海大律师自居了。
   
    “我听上海朋友讲,这个老潘公认无架子,是上海县乡村卫生员出身,进入法院才读华政业大,即所谓‘黄埔一期’。八十年代中英香港问题谈判不顺,国家不排斥强行收回香港,他一度接受培训,一旦强收香港,他会去香港当法官。”
   
    “哟,你连这个都知道?我现在可能要为香港庆幸,像他和陈旭这种脚踏黑白两道的,只为祸上海司法,没有污染香江。去年汪康武被抓,旋即传出他协查。其在法律圈子的亲信,马上在微信群指斥,说潘和退休支部的老干部同游井冈山。
    其实,潘是被带到中央党校井冈山分部,接受组织调查。在这次正式双规前,他被协查两段时间,一两周不等。然而这一年间,他照旧在法院上下为陈国邦之流关说,试图让法官买面子,帮陈国邦把对手摁下去。但他现在手中已无权力,游说倍感吃力,高中院的人,不少见到过他在法院门口踯躅,进退两难,传说他有严重抑郁症。在位的时候,他帮人太爽快,一旦下位,这种爽快背后制造的冤主,即成讨债的。”
   
    “你知道得可够详细的啊。有些话我还是将信将疑。”
   
    师妹继续说:“‘帝景苑案’在上海一中院审理,数个合议庭公开造假案。时任高院院长也数度亲任审判长,将案子发回重审,但重审结果照旧。
    宋濂溥律师公开指责潘组织做假案,那时他已经在政协,很是惊慌,托人说这些案子是根据上边指示做,与他关系不大。可是谁的指示?他不说。
    他曾经欺骗过高院老院长胡瑞邦,案子是他操纵的,他把问题推到下边。没有两年,胡就去世了。去世前,胡瑞邦清楚他关注的案子,是潘和借观看国际网联ATP总决赛名义到上海的郑少东与他商定的。地点是永嘉路大可堂。还有上海经侦的人,香港千王。”
   
    “这你是听谁说的?”我不免对其消息来源起疑,一个律师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这些是一个叫杨海鹏的记者写过的。他还透露,说潘手下有一位法官一度每月飞几次东莞附近的机场,去东莞常平镇接受千王的款待。这个法官在卢湾工作时,一度是纪委目标,但被潘保护,调到中院工作。千王是当时东莞书记刘志庚密友。
    去年,陈旭的人找过杨海鹏谈判,同去的是几位退休警察,他们都是十年前被谋杀的王鑫明夫妇的警校同学和以前同事。据杨海鹏说,十一年前社保案时,陈旭已被吉林检察院人马关过几周时间,为的是一个案子,他助自已当律师的同母异父的弟弟上海华亭律师事务所主任许强挣了八千万。但中途风云突变,‘阶下囚’变‘座上宾’,他成了协助办案的人,一干与他圈子无关的干部落马,陈旭一年后成为副部大员。”
   
    “那你认为真实性几许呢?”我反问师妹。
   
    “我也在观察事态发展。2008年,浦东法院某执行法官辞职,银行卡中忽来20万,检察院查,某拍卖行老总同拘。没几天,就咬出上海拍卖行之大半,及法院执行官数十人,拍卖行给予执行法官年金,被当做是行业的陋规。新任上海市检察长陈旭为网罗党羽,就令此案仅处理两人,拿住其余人之把柄。
    前天消息:这次陈旭潘福仁之外,上海另有两名高中院资深法官落马。昨天消息:因涉陈旭、潘福仁案,上海一百多人落马。今天消息:这几天因涉陈旭、潘福仁案而实际已落马的政商法界人数,已超出公开的二十倍以上。”
   
    “你还知道陈旭案多少?”
   
    “陈旭第二任夫人何思颖,也就是何行,一直和龚学平在一起唱越剧戏,比如苏三起解,陈旭一直和龚学平一起打牌的。
    当时电视台介绍何行曾经是大法官,现在是大律师,专拍她的特写,其实她大学也没考出来,在法院一直是书记员,在一中院做书记员时就和陈旭通奸,后陈旭把她弄到王联华的嘉华律师事务所,对外称大律师,其实什么证书都没有,还在贵都大酒店安排了法律顾问的位置,领一份工资。
    〇八年初陈旭升官死老婆,何行当时已和股评家李志林结婚八个月,怀孕七个月,打胎离婚,开了几次庆祝会。婚礼场地那些,是上海高院经济审判庭原庭长上海华诚律师事务所主任傅强国买单张罗,像是男方家人。伴娘是何行的闺蜜楼晓蓓,也是上海高院书记员,后来嫁了何行前夫股评家李志林。”
   
    “这些我都知道啊,狗血,太八卦了。你再说说开头说的邹碧华,真毒死的?”
   
    “我也是听说的。上海松江区土地局原局长吴芳,上海松江区土地局原副局长何新弟,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上海市长宁区法院院长邹碧华疑似也都是被陈旭团伙指使人毒死的,因为邹碧华分管负责长宁区法院在高院指导下审理的闵行私人博物馆强拆抢劫数亿藏品案,成了陈旭必需除掉无法绕开的障碍,吴芳,何新弟是因为佘山土地案被陈旭团伙指使人用慢性毒药毒死,邹碧华死于快速毒药,邹作为厅级干部,按内部规定,副厅级以上干部,突然死亡的,不管死因如何,都必需提取保存其血液样本,不知当时保存了没有?”
   
    “你今天说的这些太毁我的三观了!”
   
    “我认为,目前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陈旭将成为十八大后第一名因涉嫌杀害上海两名警察、两名法官的副省级干部被枪决!
    陈旭杀人灭口是十七大前,您想想陈旭这种恶魔十七大后做八年上海检察长手里会搜集多少人的黑材料,他进去多少人会陪吃牢饭,您说可怕不可怕?
    汪康武去年3月份被中纪委抓走后,本来已被定案近千万移送徐汇检察机关,关在浦东看守所,就是因为有大上海著名记者首先把汪康武积累上百亿家产以及第一桶金开发上海2000年最贵商品房小区申花巴洛克宫廷的事捅出去,汪康武和他的书记员陈泓又被中纪委从浦东关到武汉去了,还有汪康武的前任上海市高院经济庭原庭长傅强国、上海市检察院原公诉处处长季刚都被中纪委抓走了,连一中院潘福仁老院长都被中纪委请到江西井冈山附近的调查基地几天,潘福仁确定已得抑郁症,上海高院二十年前的办公室主任现著名律师林兴鹤、锦天城律师事务所负责人、国浩律师事务所负责人吕红兵也被中纪委约谈,
    陈旭的第二任老婆一中院原书记员何行去年夏天想出国在关口发现自己被限制出境,华政开的上海中信正义律师事务所女律师华政教司法文书的龚之前因为给陈旭儿媳去香港生二胎支付费用被中纪委抓,陈旭儿子2013年移民香港前一直在国浩所上班,国浩所也惹得一身臊。
    现在陈旭是白血病加肺癌躺在上海瑞金医院里等死,上海某正部级去瑞金医院看一个朋友,秘书提醒他,老朋友陈旭在隔壁病房,该领导就当没听见,上海一把手倒是去偷偷看过陈旭,陈旭是泪流满面嚎啕大哭啊!陈旭圈子里厅局级、处级、科级都被中纪委直接抓光……”
   
    “师妹,你知道得太多了……”
   
    “我只能说,你不知道得太多了。陈旭同母异父的弟弟上海华亭律师事务所主任许强上次想逃出国也出不了境,华诚所主任原上海高院经济庭庭长傅强国还涉及奚晓明妻子吴建伟案,陈旭第二次结婚所有费用都是傅强国支付的,总之上海法律界被弄得鸡飞狗跳的,不太平,虽然陈旭还在担任上海市法学会会长,但现在上海市法学会工作都由常务副区长林国平主持,陈旭听说春节前已被送到北京。去年夏秋之际已被中纪委请到北京一星期后,由时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应勇领回。我们二月初就估计,陈旭估计两会前后会被中纪委公布。
    十八大前是王立军协助谷开来杀英国人案发,十九大前是陈旭灭口上海四位政法系统公务员案发,另外,90年代初政法机关允许经商时,上海一中院、二中院与苏州中院合开的两家在苏州的大酒店已经被中纪委抄了。两家位于苏州的大酒店90年代末政法机关不允许经商后,由汪康武和陈旭的家属盘下来,经营至今生意兴隆转做上海本帮菜,古北一会所老板太湖船家菜公司实际控制人超级司法大掮客王政兴也被中纪委抓了。”
   
    “知道这么多会不会被灭口?”
   
    “若说灭口,杨海鹏岂不是早应该被灭口?我告诉你,我就安全了。
    呵呵。某万亿富豪于2017年1月27日大年三十落马后,连正月十五都没挺过去,就全盘招供太平洋证券非法上市的内幕,彻底出卖了自己的拜把子大哥铮铮铁骨的千亿富豪涌金系老板魏东,该富豪称,当年最高反腐机构查国开行原副行长王益和太平洋证券违规上市案,有一批官员经王益安排,事先潜伏于待上市公司太平洋证券的子公司,用代持人持有股份,多需要用几百万逾千万资金。
    这些官员起初对太平洋证券上市通过发审信心不足,于是不肯拿出真金白银,王益便出面,向长三角一些法人股大王商借。最高反腐机构查这些法人股大王时,屡屡扑空,人家早一两天飞国外暂避。最后最高反腐机构抓住内鬼,是王益铁哥们魏东在最高反腐机构里面布线,得到最高反腐机构工作计划,通知被调查对象出逃,以至于魏东跳楼自杀后,上海官员组团包机去北京商议处理后续事宜,该落马万亿富豪已提供出这些官员的名单和自己所知的这些人的事迹材料,该落马万亿富豪的坦白立功让魏东的楼彻底白跳了,魏东的死因此在历史和现实中都会变得毫无意义,这只是该万亿富豪坦白立功内容的冰山一角……”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