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陈旭快速倒台我暂停接受采访]
郑恩宠
·复旦校长被免与上海腐败有关
·孔杰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矛盾
·上海无锡等地工人罢工
·中央巡视组难解党危机问题
·复旦校长被免与江绵恒有关?
·广东16名儿童血铅超标
·鲍彤:四平中共“依法治国”
·贺卫方:传统社会与中国法治
·美国律师夏钧曾为上海访民出色服务
·中美对香港问题立场不同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如何申请海外“人权行动”资金?
·中小学教师罢课蔓延浙江、河南
·法办周永康再查江泽民
·律师政治地位是法治关键
·官媒再批刘晓波《零八宪章》违宪
·不接地气的中国宪法
·在中国最有“违宪”资格是中共
·台湾选举给大陆民众的启示
·广州鞋企2500工人罢工
·律师是非法证据克星全民齐努力
·戴维民少将落马涉上海江湾地产
·上海高院副院长47岁突然去世
·谷俊山、戴维民涉上海大案要案
·胡耀帮之子诉罗康瑞在港开庭涉上海
·祝安妮姐妹获美政治庇护
·鲍彤:彻查江泽民向国人交代
·我与208律师就辽源拘押律师抗议声明
·台湾成立声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
·李金芳笔下37岁农民活动家赵枫生
·海外人权组织绝大多数是义工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八律师在建三江为法轮功辩护
·上海程玉兰被判1年10月将出狱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姜燮富倒台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之二
·打响攻克上海帮的外围战之三
·大学生为法轮功父亲辩护
·令倒台攻克上海帮指日可待!
·鲍彤:从重从快本身违法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之四
·上海张雪忠律师和访民的两个故事
·我和106律师谴责北京警方抓捕律师余文生
·判8个月谢党不谢律师的上海访民
·中国民间组织筹资难!
·令计划学历曝光韩正快了!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旭快速倒台我暂停接受采访

    上海前检察长陈旭快速倒台,将引发上海地震。昨天我暂停接受海外媒体采访,当天有三家海外媒体要采访我,至少有五家海外媒体通过我亲友联系于今天采访我,我均表示婉拒,表示上海将会有更多的好消息。
    历史将记录中国律师,尤其是那些不听话的律师、维权律师、人权律师、死磕律师们的勇气和成就,历史将记住中国的曼德拉和甘地们所经历的苦难和所付出的牺牲以及代价。
    我的朋友近日给我送来了,巴西现任总统系法律博士出身,捷克总理系法学硕士毕业等资料。为何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律师、法律人成为政要?而中国律师的政治地位、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如此低?中国律师的人权都未解决,哪来中国民众的人权地位?
    709王全璋:被“消失”的中国人权律师
   [日期:2017-05-26] 来源:VOA 作者:


   
   
   
   
   
    华盛顿 — 709律师抓捕案即将届满两年,许多维权律师或者被判刑,或者被释放,只有一人至今没有任何消息,律师不得会见,家属不得其言,他就是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王全璋律师。曾经代理多起敏感案件、维护弱势群体权益的王全璋,2015年7月被当局带走,2016年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两年来,有关王全璋在狱中遭遇酷刑的消息不断传出,但是家属、律师却得不到来自王全璋的只字片语。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说,丈夫就像从地球消失了,这是可怕、野蛮的。中国当局为何独独不让王全璋曝光?身陷狱中的维权律师经历了什么样的折磨与苦难?709案如何打破对中国“依法治国”的幻想?对中国人权事业与法治建设带来什么样的冲击?
   
   
    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表示,709律师在狱中遭受酷刑和被殴打,王全璋更失去音信685天,官方在众人高度呼吁下仍不做回应,显示这是一个人民生命安全毫无保障的国家,才会有官方对维权律师采取文革式政治打压的情况发生。王全璋的个性坚持依法办事,李文足认为他的不妥协可能是当局将他拖住的主因。
   
   
    改变中国网站创办人曹雅学说,王全璋可能是最早为法轮功辩护的律师,他曾为山东底层农民提供法律培训,告诉他们如何运用法律为自己维权,也曾与外国友人一同创立为底层民众维权的非政府组织,来培养赤脚律师。709专案组很可能抓住了这点,意图将王全璋定罪。
   
   
    中国维权律师滕彪表示,在中国野蛮、反文明的政法制度下,王全璋的失踪不是罕见的事。709案是场没有法律和事实基础的政治镇压,在中国一党制和意识形态下无限上纲,维权律师成为“新黑五类”。他说:“我在王全璋没有做律师之前就认识他了,他在山东,和高智晟有很多联系。高智晟是敏感人物,能跟他联系说明他胆子很大,有正义感。我和他相处发现他对每一个案件都非常认真,代理法轮功案件在中国是最敏感的,他代理了大量的法轮功案件和其他维权案件。王全璋到现在接近两年没有消息,从709案件看来是罕见的,但从整个中国的法律和政治体制角度来说,这又是不罕见的。”
   
   
    李文足表示,709案被释放的人仍然没有真正的自由,只是换一种方式继续关押,使得全家人都失去自由。当局宣称要依法治国,却把一群守法的律师抓起来,剥夺所有宪法给予人的权利,还通过酷刑逼迫他们认罪。李文足说,她将继续抗争,不论王全璋的结果如何,都会支持和尊重他,陪伴他一起走下去。
   
   
    李文足说:“王全璋被抓捕之后,当局对我们的株连非常多,给我们的压力也很大。我们每天被十几个警察,甚至几十个国保跟踪,没有正常的日常生活。我们被逼迁无数次,不让我们的孩子上学,我们维护权利途中,被抓到派出所好多次,包括被暴力对待,推和打。这两年我们遭受很多不公正的对待,人是软弱的,这两年我们走得确实艰难,但我们身旁有很多给予帮助和支持的人,如果不是大家的支持和帮助,我想我们是走不到现在的。”
   
   
    滕彪表示,中国的维权运动原本在艰难的处境里日益蓬勃,但习近平上台后展开大规模镇压,使目前情况雪上加霜。这也让社会大众看到维权律师的勇敢和中国社会制度的本质,当局想彻底清洗维权运动是不可能的事。
   
   
    滕彪说:“无论是民众的维权还是维权律师参与的维权,实际上都是在整个中国这样一个法制非常不健全、政府公权力公然践踏法制的状态下,所以面临全方位的困难,包括司法不独立、司法腐败、公安检察院权力过大,还有对人权基本自由的肆意侵犯,包括言论、集会游行、示威自由等都得不到任何保障,还有律师和人权捍卫者本身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另外,传统媒体完全被政府控制,只有互联网上的社交媒体公民有一点点空间。709之前,维权运动在艰难的情况下有很大的发展,但从习近平上台后,他不光对律师,还对其他记者、学校、教会等进行全方位的、远远超出以前水平的大规模镇压,让维权运动面临最大的困难。”
   
   
    曹雅学表示,709案不但没有将维权律师灭顶,还将成为律师的荣耀。她说:“从狱中出来的人,或通过谢阳笔录我们可以看到,国保、警察等办案的人,最大的担心是他们在外面呼吁。他们不让受害者本人说话,不让家属发声,这正是我们需要做的,揭露酷刑来发声,以及家属的抗争。这更令人担心,有这么多包括全球媒体和中国公民在网络上的声音,但仍然没有一丝王全璋的消息。但我们还是要继续呼唤,有人说,你这样说有什么用吗?我相信中共在听着,所以这就行了,我们就是要让它听到这些声音。”
   
   
    滕彪说:“709案已经有一些律师被判刑,还有像王全璋完全没有消息,所以当局想结案。但709已经成为历史。当局想把709作为对维权运动的全面绞杀,但7月9号应该作为中国人权律师节,而不是当局认为的“劫”。我们要庆祝中国人权律师的勇气和成就,并纪念他们的受难与付出的代价。”
(2017/05/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