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40岁卢森堡首相拥有律师执照]
郑恩宠
·向退出律协的云南五律师致敬!
·支持121律师撤销司法部《考核办法》申请书
·立法游戏骗了谁?/我新作
·反腐压力上海官员对中央耍无赖
·蔡英文到教堂为二二八死难者和律师追思
·全国访民千里迢迢到京找党均无果
·倪玉兰奖金归属击碎上海访民外援梦!
·习反腐至今红二、三代无人落马
·美国科恩教授:中国研究往事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颁奖
·向莉:《建三江历险记》中国法治路漫漫
·上海警察不要太猖狂!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元宵佳节祝愿被囚律师
·我与98律师致人大《律师法》违宪律协非法
·李平:法律不敌党纪
·反腐习近平和上海帮都无退路
·习近平政府对访民更强硬!
·律师代表两会批“严打”未点邓小平
·五律师营救狱中90后张昆
·广东、湖南律师团为长沙农民抗争!
·中国人权律师团继续在战斗!
·燕文薪律师:为女权五杰呐喊
·百余律师及公民吁人大批准人权公约、新闻法
·福建律师告省政府法院受理
·我和姜维平、吕加平骂倒大贪记
·上海巡视组进驻江绵康二单位
·王岐山已向上海帮开刀动手
·习反腐若后退中共将人亡政息
·2015能否查清江泽民二个儿子?
·五女权人士都是80后、90后
·1.1亿赔偿太少1年一千亿也不多
·广州十高校90后学子声援五女权人士
·广州十高校90后声援五女权人士
·燕薪律师看守所会见李婷婷
·18省34女律师为被拘女权人士呼吁
·中国律师不参加年度考核声明
·我与108律师就女权捍卫者被押一事声明
·17律师上书国土部重制不动产权证
·查清江绵恒的问题只有几公里
·戴海波倒台江绵恒将被查办
·李光耀从律师到国父
·戴海波系韩正团干下属旧部
·李光耀认为亚洲和儒家价值观已过时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李光耀律师任哈佛研究员写《日本第一》
·上海嘉定区纪委副书记陈洪飞落马
·中国九成青年靠互联网获信息
·鲍彤:中国的老虎、苍蝇有一百万
·尸沉黄浦江牵爆江绵恒
·陈光诚成功和上海访民失败
·李光耀不符中国国情符合中共胃口
·百位律师和公民援救唐吉田律师20万医疗费
·政府危机还能赔多少冤错案?
·赞唐吉田律师2天获30万医疗费捐款
·挺起中国律师的脊梁!
·维权律师和乌合之众谁得人心?
·上海张培鸿律师为十字架辩护
·宝钢崔健倒台牵出多少上海官员?
·宝钢“地震”牵吴邦国炮击上海帮
·上海访民谁请不起律师名单列出来!
·欢迎各界参加《公民监督书》联署
·祝上海访民程玉兰获得自由!
·支持皱丽惠律师撤销中华律师协会
·学新加坡还不如学台湾
·反腐不放开户口仍不得人心
·中美律师联手为区伯提供法律服务
·千人请愿呼吁释放五女权人士
·上海高调访民有几个获难民资格?
·中共收购香港亚电视台告破产
·中共重视律师和上海维权对策?
·黄可洪律师参加广东家乡马栅村维权抗暴
·律师回乡参加广东万人抗暴
·刘晓源律师已介入广东村民万人抗暴案
·李光耀铲除共党与美结盟经济起飞
·真相是炸弹将谎言炸得粉碎
·祝杨继绳获自由写作奖
·靠大妈大爷为主的维权将结束
·舒向新律师敲诈政府案拖4年将宣判
·上海入狱访民没律师第一时间服务?
·江泽民生父系汉奸铁证如山
·李威达律师为辽宁访民服务上海访民呢?
·广东万人抗暴告别大妈式维权
·上海自贸区换主任江泽民失势
·长平:从厦门抗议到古雷爆炸
·自贸区设双主任上海第一虎是谁?
·李光耀学蒋介石1927年取缔共产党
·中共高度重视法律人维权者如何对策?
·上海又一国企贪官李军倒台
·江泽民是韩正后台兼答上海访民
·韩正旧部上海化工医药王李军倒台
·倒台的李军系上海共青团干部出身
·蔡瑛律师被关87天给访民的启示
·女权人士谢律师丢饭碗来营救
·习近平迫不及待法官收入为什么?
·上海副秘书长被抓江泽民在上海
·希拉里律师参选总统给中国人的启示
·美国为何要中国律师而不要贪官?
·女律师崔慧被北京法官打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40岁卢森堡首相拥有律师执照

    当今世界政坛中政府首脑的“70后”律师、法律人来了。现卢森堡首相贝特尔拥有律师执照、欧洲及公共法法律硕士、海事法硕士、政治学硕士等多个学术头衔。
    2013年12月,时年40岁的贝特尔成为卢森堡政府首脑兼任国务部长、交流与媒体部长、宗教事务部长。之前,贝特尔曾任卢森堡市市长、卢森堡市政委委员。
    贝特尔还曾任一脱口秀节目的主持人,这份高公众曝光率的工作,直言不讳言行为他积攒了不少社会知名度及支持率。
    对比中国当今的执政党领导人、国家主席、政府首脑都是50后,60后还刚刚任中共省级党委常委委员,70后在地级政府中作为负责人还很少。70后律师和法律人,能成为政府首脑还是非常遥远的梦。
    中国的转型若用暴力革命方式,我看永远实现不了40岁律师、法律人成为政府首脑;若用和平非暴力的方式,还有可能实现40岁律师、法律人成为政府首脑。


    万事开头难,关键是国民观念的转变,当务之急是实现公民维权队伍人员结构的年青化、网络化、法律化、知识化,这是何等重要?否则公民维权将成为乌合之众的自娱自乐。
   
   
    我的朋友王全璋律师/山东律师李对龙
    (博讯2017年05月24日发表)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李对龙更多文章请看李对龙专栏
    年初在某地开会时,一位律师突然问我:“你老师现在在哪?”我一脸茫然,“谁••••••?”“全璋啊!怎么,你不觉得他可以做你老师?”他笑言。“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现场喧嚷,打断了我的解释。其实我是想说,习惯了和这位给我过颇多帮助、一点架子也没有的律师以朋友相待,正式点的称呼是王兄,若是喊王老师显得多见外。
   
      2008年初春,我在济南和杨宽兴先生见面,下午吃饭时本想请孙文广老师同往,但那天孙老师家门口有人“站岗”,不便打扰,杨先生又给另一个人打电话,对方答应马上过来。“他叫王全璋,山大毕业的,在省图书馆工作,好像有法律职业资格证,”杨先生向我简单介绍此人。
   
      十多分钟后,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文绉绉的人推门而入,杨先生起身跟他打招呼,他大步流星过来落座。杨先生对我说:“他就是王全璋。”我起身与他寒暄握手,心想:“这气质,看着就像是在图书馆工作的人。”似乎是得知孙老师没能来,而眼前又是个陌生小孩子,落座后的王全璋显得兴致不高(以后我才知道,在聚会场合他就是一副闷闷的样子)。及至几杯啤酒下肚,面色红润的全璋兄开始针砭时弊,说到激动处声调特别高 ,话语激昂,内敛书生瞬间转变为慷慨义士。具体话题内容我已记不清,只记得他为因坚持信仰而受迫害者鸣不平,力挺当时引发争议的高智晟律师,毫不掩饰愤懑的情绪,间隙还向我们展示他手里那部当时很先进的带键盘的诺基亚智能手机。
   
      离别时华灯初上,杨先生驱车拐进校园,我和全璋在山大路与山大南路的路口分别。他壮硕的身影急匆匆地穿行在人流喧嚣中,看上去沉稳而显落寞。
   
      一年多后的夏天,我到孙老师家里拜访。晚上,王全璋给访民讲授法律知识回来,背着大背包汗津津地进门,身穿极普通的T恤、短裤,脚蹬一双大拖鞋,犹如一位远道而来的背包客。纵使到北京做了律师后,全璋很多时候依然保持着这种“不修边幅”的造型,以致被律师前辈批评,律师一定要注意衣着仪表!一次他到我所在的办公室,除了T恤、短裤外,脖子里竟还挂着一条白毛巾,擦着汗进门,给他开门的实习生误以为是前来求助的访民,充满了平易近人的大叔气质。
   
      那次在孙老师家里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他明显热心了许多,主动和我讨论一些时政与学术话题,让我表达观点、见解,我想大约是他看了我那些不足道的文字后,将我作为值得交流与交往的同道朋友了。那晚我们同住在孙老师的另一处寓所里,言谈中他已流露出对图书馆工作的厌倦,神情凝重,显得郁郁不得志。他未毕业前就为底层民众无偿提供法律服务,打“民告官”的官司。历城区的一个法官曾气急败坏地指责他永远也做不好律师,还给学校领导打电话,要求不发给他毕业证。多年以后,全璋成了一名出色的人权律师,那个法官则因判案不公被当事人用花盆砸成了植物人。
   
      在孙老师家里见面后不久,全璋就扔掉了省图书馆的“铁饭碗”,去了北京。当时杨先生对全璋的选择是持反对意见的,专程到济南劝他,但我倒是支持他走出安稳的书斋。之后杨先生因宪章事件远赴异国,我们保持着断断续续的联系。半年前在Skype上,他对全璋在代理人权案件上不计个人风险的勇猛非常担忧,现在不幸被他言中了。
   
      全璋到北京后,起初在一家民间研究机构做研究员,后来才专职从事律师工作。代理了一些包括信仰案件在内的维权案件后,他在这方面的名气越来越大,慕名向他求助的人也越来越多,他不会基于风险或个人利益考虑而推脱,再无时间和精力去做普通案件。全璋给自己的定位是一名“人权捍卫者”,就像他不注重所谓的律师仪表一样,他从不标榜自己的律师身份,始终站在底层立场,为被伤害与侮辱的弱势群体维权,在法庭上为受迫害者辩护。在我接触的众多同道朋友中,全璋是少数毫不考虑风险与私利、绝不向专制权力做任何妥协与退让的人权捍卫者之一。
   
      全璋在北京做律师后,偶尔会因办案路过济南,但总是来去匆匆。孙老师的妻子韩伯母抱怨,这孩子来了也不怎么说话,就知道闷头吃饭,三十多岁了也该考虑成家立业了。全璋在济南时,韩伯母一度很热衷于为他说媒,但似乎皆因双方缺乏共同语言而无果。我能够想象得到,两个人坐在一块,女孩想着逛街、看电影等等浪漫的事,而全璋却总是一副忧国忧民的深邃表情。直到有一天,他从北京带着年轻端庄的女朋友突然而至,不久后他们就喜结良缘,然后有了一个活泼的儿子。这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壮举,让我们啧啧称奇。在省图书馆积聚多年的书生,就这样转变为了一名坚定的捍卫人权的行动者,同时也成为了一名合格的丈夫与父亲。
   
      纵使以律师身份投身于人权捍卫事业后,全璋依然保持着一贯的低调,很少参与研讨活动,从不做自我宣传,也甚少以实名发表文章,但从他对刑法修正案的评论、对行政拘留制度的质疑中,足可见得他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他对运动式的政治迫害案件从程序问题入手、阻断违法庭审的辩护方式被众多同行借鉴,也卓有成效。
   
      全璋真正为公众和舆论所熟知是通过2013年的靖江事件,苹果手机的云录音功能让法官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作为辩护人的全璋被当庭司法拘留,引发全国律师和公民的声援。全璋热心研究现代科技电子产品,熟练操作苹果产品的各种功能,常买诸如投影电视播放仪、高清拍照灯等新奇玩意。
   
      多年来,作为人权律师的全璋遭遇过来自原律所、司法行政及公检法部门的各种打压,履行辩护职责时被暴力对待也是家常便饭。他头部有淤血,一直靠针灸减轻痛苦。巨大的风险从未让他退缩,但家人是他最大的牵挂。去年全璋的母亲突发重病,他非常自责没能给父母提供悉心的照料,决定把母亲接到北京治病。但现在,家人都不知道身陷囹圄的他在何处。
   
      全璋和现在的律所只是挂靠关系,很少到所里去,忙于为信仰群体辩护的他也没有参与近期的一系列社会热点维权事件,但执着的他早已被公权力部门视为巨大的麻烦制造者。所以在这次以徐纯合事件为导火索的对人权律师的全国“围剿”中,他“躺枪”一般被列为了“锋锐团伙”的主要成员。
   
    他执着、真诚、质朴,不畏强权,以法治为信仰,为权利受侵害者辩护,践行着人权捍卫者的道路,并因此而受难。他就是我的朋友王全璋律师。
   
    作者:李对龙 山东律师
    2015年7月22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5/201705241649.shtml)
(2017/05/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