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方山下的忧郁诗人]
槟郎文集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方山下的忧郁诗人

   方山下的忧郁诗人
     14中文 刘瑞云
   
     我猜,你想,坐在云端钓雪花。——致槟郎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其实,我一直并未了解其真谛,坚持了将近十年的日记,爱好的诗歌写作,突然之间就化为了泡影,消失得无影无踪。曾经的少年,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得愁滋味”,却无从道也。但是,我看到,他一直坚持着——诗歌与情怀,在每一次的长足之旅之后,在每一次的心心念念中,不断叩击着自己内心的向往。他就是方山脚下忧愁的诗人——槟郎。


     槟郎,本名李槟,文学院副教授,主教“中国现当代文学”。我曾在大二“比较诗歌”课上成为他的学生,并开始了解一个名叫“槟郎”的诗人。曾经我对他并不了解,只是道听途说,零零散散,凑不成一个完整的形态,漫不经心也没有共鸣。当我大三了接触他的“旅游文学”公选课,读了他的诗,我才发现他竟是一位真正的当代诗人。也许是随着岁月的流逝,我磨去了太多的棱角,开始对人生人性将信将疑,连自己的坚持都已经变得畸形。但他,和初见时一模一样——潇洒自如,安之若素。 他像一个孩子,坐在音乐台,看着洁白的乳鸽,禁不住赞叹“洁白的精灵|天使的尤物|音乐台的鸽子|我心灵的美妙的音符|那鸽飞行表演如天女散花|恋人伴我幸福的陶醉”(选自槟郎《音乐台的鸽子》)。一个诗人,应有这一份赤子之心,他便有了。只是,坐在方山脚下,他依旧忧郁。
     他为内心的追索而忧郁。在《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中,想要怀古的他,却挣脱不了心中信仰的呼唤,天眼打开的却是一位名叫槟郎的诗人的前生今世。2013年,也许是春节刚过,也许是认识的磨难重重,他拖着沉重的步伐迈向飘渺的山顶,只为寻一个结果。于是,诗人开篇发问“我不知道1800年前的我是谁”。在生命的轮回中,每个人都在寻一个究竟:前生,今世,来生,槟郎也在轮回中。他问的却是“这里就有多少代前的我的幸福前生吗”,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这个关键词是“幸福”。脚下的废墟一片,在诗人的内心却柔软地化成了幸福的所在,为什么呢?“如今的我很迷惘的厌世,衰老的岁月在无望的腐朽”,是迷惘,是厌世,还是衰老?
     接下来,他仿佛沉浸在了幸福的修行中,如幻似梦。那时,他潜心修行是虔诚的小道士,有着最好的仙师——葛仙翁。学符篆用奇术,背丹经辟谷丹息,拜见孙权,终见江南第一道观的横空出世。那该是多么得意的时代,多么赤诚的信仰!后来,师父登仙升天,留下我和小师妹,在人间,后世未知。仿佛是一段坐在云端的梦魇,醒来之后,梦里梦外实属难分。徘徊在杂树林,端详着祖师遗迹,猛抬头,看到那插天的山峰,而脚下却是蹉跎的人世囚笼。诗人回归到现实中,竟是一个囚笼的所在,这与北岛先生的一首诗歌何其相似——《生活》——网。我不禁开始和诗人一起畅想那个幸福的前世。
     在诗人槟郎的眼中,方山存在的意义便是信仰安置的所在。在《朝拜洞玄观》中,只是物是人非,他也不再是曾经的那个自己。洞玄观的遗址成为了历史与岁月的蹉跎之物,而他,想要的也不过仅仅是清醒的修行。世界,却只给了他顿悟的心,并没有把选择的拂尘递交,一切,又成为了虚妄。他如何不心伤、如何不厌世、如何不怀恋祖师?!只道是,无处安放。
     布衣的愤怒,不是一个人的愤怒。这是2016年12月21日诗人发表的一首诗。近年来,他为什么会愤怒?“我以布衣为傲/十年后果然是布衣/他以仕途为志/十年后果然成为我的上司”。每个人的目标不同,当然追求的结果也会相异,只是谁曾想到结果却是上下级的关系。曾经挚友,勾肩搭背,无话不说;而今,各自为生,一句忙着开会拒绝了曾经的情谊,因为“官民有别”。在权利环境的孕育下,割裂了往昔的关系,不再说话,开始逃避这只能不适。有些事情,无法避免,却无从下手,只希望不了了之。也许这是人性的通病,但也许你会说这是知识分子的通病,我不会同意或说否认。原以为结局是从此陌生人,谁知“突然以权利为剑刺来/我猝不及防地倒下”,朋友变成了敌人。这不再是两人之间的纠葛,相反,变成了两个阶层之间的矛盾。若是普通的误解,又何以用权力来形容给予的伤害,他刺痛了诗人。所以,槟郎不解,槟郎愤怒了!“唐雎不辱使命,布衣之怒使我站起”,站起来的他,选择“血溅五步的冲动”。故事没有结果,读者已无需探究,因为槟郎愤怒了。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槟郎愤怒的分子,是权力的压制,是情谊的流失,是对人性在某种程度上的失望。这种痛楚建立在一个以情感为生的纯真的诗人身上。想想这么多年来,他该经历多少此间种种,如何不厌世?曾读到他于2006年的一首诗《端午的燕子矶》,诗人在燕子矶亦曾有过冲动——结束生命。十年来,他该如何压制了内心的苦闷,向这个世界妥协至今?死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活着是多么不易,诗人在很多年前便已经知晓了这个宇宙人生的定律,他必须活着。不是为了自己。
     在方山脚下,他追索如何不忧郁。《陶渊明的情怀》我以为便是诗人槟郎的情怀,他追索减少痛苦的情怀。于是诗人仰观宇宙,“只有这个天/只有这个地/天地之外的世界都只能在头脑和语言里”。是啊,人类的认知有限,除了头顶和脚下,再远的世界和事物难道不是在头脑和语言里吗?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因着人类的存在,因着情感的复杂,才变得生机勃勃。所以,“官场的污浊也有存在的理由”,任何存在都有其合理性,只是“我不能为五斗米折腰”。每个人要有自己的坚持,槟郎就是这样。他坚持的是,一身布衣,如同飘飘大众,最终回归自然,再次轮回为人或是万物。无所凭侍,无所寄托,全由心发出行动。因为“这山这水这乡土规定了我的本质/顺应和改造/意义和诗意也在这里充溢”,遵从大自然的旨意,不会有损失的。就像陶渊明,在浔阳江边,游庐山,何其自在?活在这种环境,拥有这份情怀,念叨的西天净土在此失去了意义。诗人“宁愿想象有个桃花源”,在艺术的探寻里,栖息自己的心灵。“比那宗教性的迷信更真诚”。当下不知有多少人,打着宗教的名义进行迷信的活动,以此获得内心的归属。作用几何,想必大家心知肚明,真倒不如进行艺术性的探寻。正如当下,你说流行商业性质的电影,可知,文艺电影的发展如火如荼。若没有合适的土壤,它怎会发展迅速?我们这一代人,太缺乏艺术性了。
     活在当下,这是忧郁的诗人在经历认识这么多年之后,对人生最好的提炼和总结。“干我的活/坚忍以恒/活着便活着/写我的诗/人生记录/有个超越”,诗人想通了。“不关心遥远的文坛/写了就好/有人分享更好/我不对那个正史担责”,他是时刻告诉自己、警醒自己,学会放下,关注自己。他爱写诗,就这么写下去,与别人无关,这始终是自己的事情,对于陌生人不必过于期待。他在诗里寻找到自己的桃花源,他是陶渊明。思想在天地间,在人间的囚笼里找到了命定的家园。而今,明媚的方山脚下,忧郁的诗人,只是面容,他已逐渐安定。
     如果说《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是一位修行人的苦闷,那么《故乡的汤山》是游子的魂归。如果说《纪念佛诞节》是心灵的指引,那么《音乐台的鸽子》的鸽子则是他幸福的闪光。如果《布衣的愤怒》是他的不安,那么《陶渊明的情怀》就是他不舍的追求。凡此种种,他都不曾放弃这段坎坷的求索。在当下这个诗人被误解的时代,他无法相信任何人,明志、澄澈,都会被误解,所以,只有我们可以听到他的心声。
     他一直想要宁静安然的修行自己,聊以诗歌悦己,与世无争与世无扰。从安徽巢湖到江苏南京,一路的牵牵绊绊,为着内心的一个追索,我想,这是不能具体表达的情感,恐怕只有诗人自己明了。他在《陶渊明的情怀》中,表达的更为强烈而又真挚,只是,我想为他保留。毕竟,这是一个属于诗人的心志。就像海子,在大海边守望自己的爱情和心事,奢望的春暖花开只在梦里。我倒是希望,槟郎不要走得太远,静静就好。
     2017-5-7
(2017/05/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