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赏樱]
槟郎文集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赏樱

   槟郎赏樱
     16中文师范 吴榕莹
   
     一次偶然的选课,让我接触到了旅游文学,然后就幸运地遇到了槟郎老师。他是文学院一名知识渊博的老师,但我觉得他更是一位诗人,一位愿走遍山川的诗人。
     “江南的阳春三月,古都解放门台城南面的鸡鸣寺路,樱花盛开。游人如潮的风景胜地,樱树尽花,花如雪。天女巧织的绸缎,锦簇成精致神奇的花朵……”


     这是槟郎的一首诗,名取《鸡鸣寺路的樱花》。读到这首诗时,正是阳春四月,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沐浴着春风,我漫步在南晓校园里,感受着元培楼下樱花随风飘落的诗意和韵味,感受着“樱树尽花,花如雪”的唯美意境。陶醉其间,意犹未尽,由景生情。我想起了槟郎老师的这首诗,于是决定趁这大好时光去鸡鸣寺走一走,亲身感受一下槟郎笔下鸡鸣寺路的樱花。
     鸡鸣寺位于南京市玄武区鸡笼山东麓山阜上,又称古鸡鸣寺,始建于西晋,是南京最古老的梵刹之一,自古有“南朝第一寺”,“南朝四百八十寺”之首寺的美誉,是南朝时期中国的佛教中心。南京赏樱的首选之地便是鸡鸣寺路。去的那天飘着小雨,却阻挡不了游客前来赏樱的热情。雨意朦胧中,我漫步在鸡鸣寺路的樱花树下,心境出奇的宁静和平和。觉得脚下软软的,抬起脚,迈出步,只觉香气一直追随你身后,那是香气还未消散的花絮。樱花在你身边飞舞,重演落下枝头的回忆。那时我意识到,只有亲身经历,才能真正体验到槟郎笔下那种“天女巧织的绸缎,锦簇成精致神奇的花朵”的绝美意境。
     在《鸡鸣寺路的樱花》中,槟郎以生动浪漫的诗句描摹出了温暖美好的景色,诗中接连不断出现的比喻,都表达出了槟郎对鸡鸣寺路樱花的无限热爱。“大片大片,如白沫的海洋,又如纯白蒸腾的祥云。怎样的美的精灵?怎样的天使对人的馈赠?”或许是真的有精灵,真的有天使,才会让我们发现如此美丽灵气的景物。樱花最美时,便为凋零之时。樱花祭,盛大的祭奠。祭奠开始之日,整个世界都坠入香气与华美的花瓣中。铺满樱花的青石路,雨后阳光如骅骝逡巡独步,樱花片片飘落,仿佛落雪纷纷而下。我坐在那古老的鸡鸣寺下,仰头看那落樱,便想到:每棵樱花树中都该有个精灵吧。如果她可以被人看见,她的莞尔一笑,一定足以令世界黯然失色;她的翩跹步态,一定足以令世界为之倾倒。一颦一笑,足以迷倒众生。
     “爱春天里所有的花朵,不管是佳丽,还是无名,只要是花儿,就没有丑陋。凌寒的早梅已去,华贵的牡丹还在等待;如爆的海棠,未谢的桃李,都没有你的纯粹与气势。”很喜欢槟郎在这里形容樱花的两个词语:纯粹与气势。樱花没有梅花的傲然屹立,没有牡丹的华丽与娇艳欲滴,也没有海棠的花姿潇洒,但樱花成就了自己独有的淡雅脱俗。早在远古时代,日本就将樱花看作是春天的化身,是花的神灵。樱花象征着爱情和希望,代表着高雅、质朴、纯洁的爱情。最喜欢淡粉色的樱花,觉得它纯净无暇而又蕴含希望,充满着灵气。樱花的花瓣很薄很小,却成团成簇密密地挂在树枝上,远观如云一般。若是成丛成片的樱花林,便会给人恢宏大气之感,足以震撼人心。鸡鸣寺景区其实并不大,但因为有了樱花路,从此便有了恢宏的气势、绝美的意境和独特的禅意。
     《鸡鸣寺路的樱花》,在如此浪漫的一首诗里,若是没有爱情勾勒描摹,那就会显得缺失了些什么,而槟郎并未让这遗憾出现。“昨天,我和你在樱花的海洋里漫游。你是主,花是宾,而我是从大唐穿越而来的诗人崔护,欣赏着骀荡春风中的人面桃花相映红。谁来与我共赏,蓦回首:伊人长发及腰,如瀑,一袭红衣夺目于玉树琼枝间,怎样惊艳的主角与配景!”读着这几句诗,脑海里浮现一幅场景:远远的樱花丛中花瓣缓缓飘落,一位长发及腰的红衣女子置身其中,于花海静静地欣赏着周围的美景。樱花树下,花瓣飞舞间,那女子已与自然融为一体。女子欣赏美景的同时,殊不知她已然成为其中最美的景色,被人默默注视着。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和谐。
     独自行走在鸡鸣寺路,我感受着南京这座文化古都深厚的历史底蕴,感受着庄严的佛教文化,感受着樱花飘落的惬意唯美,感受着春天生命的气息。在我的家乡无锡,鼋头渚也因漫山樱花而享有盛名,同样吸引着众多游客前来观赏。与鼋头渚漫山的樱花雨相比,我觉得鸡鸣寺路的樱花更有一番古韵的气息,这或许就与鸡鸣寺悠久的历史和佛教文化有关。寻一静谧之处,坐在古树下,倾心聆听佛曲,用心品味着鸡鸣寺美景,感受佛教文化,这便是心灵的高层享受。鸡鸣寺虽是南京的旅游胜地,游人如织,但这却是一个清静的地方,一个能让心灵安静下来的地方,一个能让我们慢下来的地方。
     一学期的旅游文学选修课,槟郎老师带领我们领略了这世间许多美好的景色,并且欣赏了许多走心动情的旅游文学作品。我也了解到槟郎老师是一位著名的网络诗人,非常多产。我在这里只重点赏析这首《鸡鸣寺路的樱花》。也许是因为亲身感受过,所以更能感受到它的意境,并且产生共鸣。这首诗中,槟郎以温柔细腻的笔触映射着纯情感性的内心世界,刻画出鸡鸣寺路樱花独特的唯美与芬芳,也表达了心中所思所想。槟郎老师一直不忘初心,寄情于山水,游历于人间,用诗歌表达着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情感,表达着自己的人生态度和对社会独到的想法。他是一位思考者,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诗人。
     读过槟郎的诗,不难发现,他是一个极重感情的人。在槟郎老师的很多诗篇中,我们都可以寻找到爱情的影子。槟郎在《执手桃叶渡》中曾写下如此诗句:“那时桃叶等船,你在栏杆边等我;王公子吟着诗来了,我送你一个大绒布熊”。槟郎回忆起曾经在桃叶渡与妻子共游的甜蜜时光。他们的相恋,简单却真实,款款深情融入诗句。而那只大绒布熊,曾不止一次地出现在槟郎的诗歌里,如《秦淮河边的女郎》。没有富裕的经济条件,无关功利的物质需求,一只绒布熊便能成为两人之间的纽带。这是青春时爱情的见证,承载着太多美好的记忆。字里行间中流露出的尽是槟郎对妻子的爱和对现世安稳的满足。槟郎写下《执手桃叶渡》时,已与妻子相恋不少年岁:“不觉间又来到这里,夫子庙一角的二人桃园。桃叶渡口的美少女啊,执子之手已十六年!”这首诗,让我看到了爱情最纯粹的样子。槟郎笔下的爱情,不算轰轰烈烈,但是纯净真实。
     秦淮河畔,桃叶渡口。千百年来,多少游客佳人驻足于此,多少风流韵事筑成佳话。很羡慕槟郎老师的生活,寄情山水,与诗相伴,日子平淡而充实。槟郎以诗为载体,记录着点点滴滴的生活。岁月流逝,唯景依旧,初心不变。昔日的少女,如今已经历岁月的沉淀,但无论世事如何变迁,在桃叶渡,他们还是能找到年轻时的影子,想起那只大绒布熊,回忆起只属于他们的二人桃园,并再度携手走曾经走过的路。槟郎钟情于诗歌,或许就是因为诗歌能他带来内心的充实,以诗句记录生活、记录人生,抒发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在现代快节奏的生活中抽身,这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而槟郎做到了。都市中,有太多人艳羡着槟郎的洒脱与随性,然而在现实问题之下,多数人只能被束缚住,这也就注定了他们无法像槟郎那样自由随心地活。远离尘嚣,随性而活,亲悟自然,走遍山川。我觉得这就是槟郎老师的人生信条。品读槟郎的诗歌,会让我们踏实沉潜,回归山水,同时心灵回归单纯和美好。槟郎将自然美景结合自己对人生的感悟,汇入自己钟爱的诗歌之中,谱写出自己真正热爱的人生。
     此时此刻,阳光缕缕照进房间。我坐在窗边,沐浴着春风,斟一盏茶,品一首诗。微微闭上眼,仔细倾听花瓣缓缓飘落的音韵,用心感受春天万物生长的磅礴力量。于《鸡鸣寺路的樱花》中体悟到了如今喧嚣尘世中幸运残存下来的自然气息和随性态度。如此甚好。
     愿等来年樱花盛开时,再次漫步鸡鸣寺路樱花树下,感受花瓣轻舞,感受岁月静好。
     2017-5-3
(2017/05/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