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居士的诗歌]
槟郎文集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居士的诗歌

   槟郎居士的诗歌
     14汉师 孙艳
   
     “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有首歌这么唱着,听来有点落寞,又有点孤独。但人生而孤独,即便刹那的狂热与热闹转瞬也会重回寂静,更显人生之寥落。
     生而为人,幸好我们还能把这种孤独的感情诉说出来,用创作、旅行、奔跑等行为将其发泄出来,人生,才没那么无趣。


     这大概是第六次上李槟老师的课,大概的流程早已了然于胸,因此上起课来相较于其他课程还是较为轻松,此处特指精神上的轻松。
     “旅游文学”是一门视野很开阔的课程,是一门立体的课程,我们在上其他文学课时,可能会投入书中徜徉于古今之中,感受古今之兴衰、人生之哲学道理。但在这门课程里,我们要走出去,迈出校园,真真切切感受这座城市的美丽与各种景观的历史气息。
     因为槟郎的推荐,我也逛了好几处以前并不熟悉的地方,譬如说牛首山和音乐台。尽管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南京人,但跟槟郎比起来,对这座城市的某些地方还是很陌生。同时,还知道了许多地点的历史典故,譬如在走过夫子庙时,看到桃叶渡,就会想到当年河舫竞立,灯船萧鼓,王献之为爱妾作《桃叶歌》:“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千年风雅 ,至今不散。
     我是中国江苏人南京人秦淮人,自幼倚靠在秦淮河畔,贴近六朝风流。秦淮相较于其他区应该是最富有文化意义的地方吧,槟郎在新作《陶渊明的情怀》中有这么几句“这山这水这乡土规定了/我的本质,顺应和改造/意义和诗意也在这里充溢。”一方山水养着一方人,在哪里长大总有那个地方的气息,你的思想、你的一言一行都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生命的意义和诗意在这里蓬勃发展。
     因此,当看到槟郎诗歌里和秦淮风光有关的诗,总是觉得很亲切,因此总是带有浓厚的兴趣阅读下去。槟郎的原创《秦淮女郎》、《秦淮河边的女郎》、《执手桃叶渡》、《那年元宵节夜》等,皆和秦淮有关。槟郎不仅仅是在写景,还在写情,他将他这些年所有的经历和心中的感受全部写在这无限的风光中。还拿桃叶渡来说,桃叶渡不仅是王献之和桃叶的情侣之地,还是槟郎和师母当年约会的圣地。我们分享当年他和师母的恋爱经历,那一刻的槟郎扶了扶眼镜,脸上露出了羞赧的笑容,既是回忆当年,也是感激现在。
     其实槟郎不仅在这里写了和师母的相约,我们在《情系音乐台》还可以进一步看见他们的踪迹,相当有意思。“初识的女友在这里/成为恋人,而今已是老妻;/朋友风流云散,忘不去/同游这里的欢趣。/音乐台啊,南京钟山的一角,/我心中的圣地”。原来师母与槟郎相识之初就来过这里啊,不免有点羡慕,即使远在韩国,心里仍惦着她。这个时代有点浮躁,人的心都是飘着的,看见一个人转眼间眼睛又飘向了下一个,经年过后再回首竟不记得曾经那人的模样,多么荒唐。人的心就这么点大,究竟装多少才能够满呢?一生只得一个人,现如今竟如此罕有,想了想,被写进诗里的感情果真是美好的。
     旅游不仅仅是一个人的灵魂洗礼,还可以是两个人共同的美好回忆。台湾歌手陈绮贞有首《旅行的意义》,每一次旅程,每一段感情,我们从来说不出它真正的意义,可是那些或许酸涩或许甜美的记忆,却一次又一次,一点一滴的被牵引出来。是繁琐生命里的一次放肆?是刻板面目中的一味调剂?还是逃避于这个艰难的世界。旅游,从来都是一个人的释放。
     我觉得槟郎这么喜欢背上背包到处走,也应该有这个成分吧。
     我们在文学里见到旅游,又在旅游里看见文学,可说到底,终究是那份人之常情让人动容。尽管你有一双大大的眼睛,但是当它们看不见生活中细小的地方时,仍是一双无用的眼睛。文学里经常会说到“审美”二字,其实生活也需要常常提到“审美”,黑夜赐了我们我们黑色的眼睛,不就是想让我们看到那些闪闪发光令人开心的东西吗?
     同时其实旅游也并不意味着去很远的地方,哪怕说是近在咫尺,只要感悟到了一些东西,都算人生里的小小旅游,就算是校园一隅,你要是发现了什么,那也很好。《校园栾树路》、《爱满亭边有座桥》、《南墙梅花》、《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等槟郎诗歌里的景,都是我们学校的景,格外的亲切熟悉。但如果不用心,可能还会纳闷这些地方哪里来的。
     《爱满亭边有座桥》中说“‘爱满天下’的陶体字,/你我并肩欣赏过,/河里的鱼啊成群地游,/成群结队的同学们桥上走,/恍惚间你就是岸边的绿柳。”如果不是槟郎这首诗,尽管天天经过,也浑然不知,但所幸槟郎提醒了我们,其实生活中还有许多这些小景点,只是我们没有觉察到。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中他写到了那片晚樱林,每到时节,都开得很美,我们都沉醉其中,不知归去。槟郎陶醉在那片晚樱林,陶醉在樱花下的漫步神游,陶醉在樱花丛中的读书、陶醉在樱花林的师生笑谈中,一步一步,由景到情,好不美哉。景很美,但最美的还是与你同在的那片景,多年之后回首往事,重归故地,可能人已不在,但那片樱花林仍在。原来当年我们曾经有过那么美好的一段时光,也不算虚度这短短的四年时光,和你相处的每一天。瞧,这大概就是旅游和文学的魅力。
     素日里看槟郎一副笑呵呵的模样,课上说到激动处总是摆动着手,扶扶眼镜。尽管课堂上有人没在听,还是一如往常说给那些想听的人。因为上了太多次课的缘故,对槟郎年轻时候的故事也大概了解了一些,这个男人曾做过狱警,曾差点自杀成功,也曾想出家并去了栖霞寺付诸行动了。每每了解到这些,总是觉得在那笑容背后有着隐忍与心酸,但幸好一切都过去了,如今的他站在三尺讲台后,课上说着自己喜欢的诗歌,课下还可以到处旅游,快哉。
     槟郎和陶渊明一样,心中都有一片桃花源(《与陶渊明饮酒》、《陶渊明的情怀》)。当人在现世里无法得到满足时,总是会将目光投射到其他领域,通常都很有可能是自然或宗教。槟郎老师也喜欢宗教。他上课前总是给我们放歌,这些歌和视频有的与宗教境界有关。槟郎儒道佛基伊五大宗教都感兴趣,都下过功夫。《居士的情怀》里,“参透今生的奥秘/感动宇宙的情怀/终于成圣,毅然决定:/度尽众生方离开。”这大概也是槟郎的情怀吧。
     但他应该是最近几年才关注实力最小、最不被人关注的道教的。那时就觉得槟郎很有品位。因为比起佛教来,我也更喜欢道教那种洒脱的态度。槟郎不止一次写过洞玄观,如《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洞玄观的菊花》等。洞玄观是道教开教祖师二葛三张中葛玄葛仙翁白日飞升之处,规模宏大,信众广远,信徒众多,在中国道教历史上有着非常崇高的地位。“曾经无意中撞见/方山洞玄观的废墟,/彻悟了一千八百年前的/前生是这里的小道士;/又邂逅炼丹井边野菊花,/竟成就她千年的守望。/而杂树荆蒿已掩埋一切。”(《朝拜洞玄观》) 来到这个道家圣地,他恍然明白自己的一个前生曾是那个扎着发髻的小道士,在这里他成长修道,还与那炼丹井旁的野菊花有了守望千年的缘分。想了想,这会是一个动人的话本小说,但更多的还是说明了自己和道家果然有缘分。
     我曾去过一些佛家宝地,站在大殿跪拜时不由得肃然起敬,心里满是敬畏,不敢随意造次。后来去道观时,仍是觉得敬畏,但是心里舒服很多,没有那种压迫感。很多时候,佛给我们一种高高在上不近人情的感觉,而天师们却不是这样,他们和众生在一起。但如今,南京大肆修葺佛家宝殿,寥落的道观则有些寂寞。有时候,在某些因素的引导下,一个宗教会兴起,一个宗教也会衰落。
     有同学称赞槟郎为方山居士,倒是颇为合适。如果一袭布衣踏着芒鞋走在方山上,那真真是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他是千年前那个无忧无虑和野菊花相伴的小道士,也是如今大学校园里勤恳教学的教书先生,用诗歌吟唱着自己富有故事性的人生。
     最后用槟郎自己的诗来总结他和他的诗歌,“功利在身边翻滚,/情欲在身上坠落。/色相即空,随缘任运,/他傲然地扭过头去。”(《居士的情怀》),扭过头去,大步向前,行走于山水之中,寻找道法自然。
     2017-5-3
(2017/05/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