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诗人槟郎的传奇]
槟郎文集
·鲁迅对左翼文学的担当
·迷信可存——我的宗教之旅
·对中国实现民主宪政后的漫想
·我的设想是当一个工会委员
·我愿成为一根左棍,又名:左棍槟郎之歌
·鲁迅左派论纲
·波兰工人阶级的伟大历史选择
·我关于鲁迅左派思考的三个阶段
·韩国劳工阶级解放之路
·年三十贫贱人生的随想
·作为鲁迅左派的胡风——献给尊敬的王晓明先生
·与姚文元比左棍和爱吻美国的左手
·韩国的民主之路
·散落在民间里的精神兄弟于仲达
·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朋友景祥和我们的工友服务中心
·我被台湾连宋统战过去了
·我的奥运梦(外一首)
·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
·狱中看奥运会
·鲁迅与王国维比较论
·故乡的白毛仙姑(诗歌)
·妈妈的针线筐(诗歌)
·侄女的城管男友(诗歌)
·为笔会而作
·一扇门的好奇
·老猫钓鱼
·怀念荷尔德林
·我与笔会
·怀念诗人穆旦
·法师的彩巾
·争当那个头
·走入狱警的日子
·大力寺的尼姑
·峡江情歌
·2009年的遗嘱
·唐福珍的向日葵
·这个冬天太寒冷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诗人槟郎的传奇

   诗人槟郎的传奇
     14文秘转 候义
   
     第一次上中国现当代文学课时,我距离铃声响起还有三分钟我踏入了教室,见到老师早就坐在教室里放着轻快的音乐。等到上课铃声响起,老师立刻站起来,和我们讲上课的要求和作业要求。下课休息时,只听老师说,二班的学委来没来?是不是旷课了?我赶紧跑到槟郎面前说:“老师,我来了。”槟郎说:“以后钥匙就你和一班学委负责拿了,不能像今天这么晚到了。”这大概是槟郎老师给我的第一印象,觉得槟郎非常严厉。所以槟郎的课,我总是会比平常其他课早五分钟,似乎槟郎的话一直在我脑海里,我是个学委,需要承担责任。但是十月一日的时候,槟郎老师向我发来了国庆快乐的祝福,并询问我是哪里的人,并说以后班里同学对他的课程如果有什么意见,可以及时和他沟通,让我倍感亲切。总听说大学里的教授们上完课就坐上校车回家了,和学生零交流,但是槟郎却不是这样,每次下课上去关投影仪,槟郎总会说一句:“辛苦了。”一句简短的话,却让作为学生的我心里暖暖的。本是我的职责,却被槟郎如此尊重。
     在后来的课堂中,我发现槟郎老师总是能够使课堂充满欢声笑语,让枯燥无味的知识在槟郎老师惟妙惟肖的讲解之下变得有趣极了。槟郎总说我们一学期学一本书,任务很重,但是槟郎却没有因为赶进度马虎了事。槟郎说:“进度要赶,但是作品也要让你们了解,毕竟要学点真本事。”最让我佩服的就是老师那超强的记忆力,不用看教材,故事情节随口便能说出来的本事。自此之后,我便和舍友私下改叫槟郎为槟郎哥或者可爱的槟郎哥。因为槟郎独特的上课方式,在一番纠结下,我决定和舍友选修槟郎老师的选修课。当另一位舍友告诉我槟郎哥的课很难抢的时候,我慌了,我怕自己抢不上,发动了自己身边好友帮忙。谁知到了寒假别的班都选好了,我们班却未能在网上选课,本以为已经无希望,但是听到还可以选槟郎的课时,真是又惊又喜,笑得合不拢嘴。朋友们都说:“至于那么高兴吗?”我说:“当然,这个老师可好了,特别亲切!”于是便开始了我的“旅游文学”选修课。


     在选修课上,我对槟郎又有了新的认识。槟郎总是会在选修课上给我们介绍南京及各地的旅游景点,并讲解关于景点的相关文学作品。我也拜读了老师的一些诗文。我看到一个充满理想、热爱国家、对社会上不平的事情,都有他自己的见解的槟郎。尽管别人对自己有诸多不理解,那又怎样?槟郎就是槟郎,是这宇宙间独一无二的洒脱诗人。记得有一次槟郎讲朱元璋墓的时候,例举他的旅游诗《游玩明孝陵》,宛如一个愤青,对朱元璋赤裸裸的斥责,斥责他父母死后都无处安葬,自己却还要占那么大块土地。斥责过后,又说自己死后绝对不会占一块土地,已经和妻子商量好,死后把骨灰撒向长江。当时听了之后觉得异常感动。许多年后,如果再见长江,我大概会想起曾经传奇一般的槟郎。
     为了提高听课效率,槟郎总是会在旅游诗文读完后,进行提问。但是槟郎提问和其他老师又不一样。槟郎提问只是想增加互动性,如果你答不出来,也没关系,槟郎会提示你,如果你还是答不出来,槟郎会让你站着,找其他人回答,如果三个人都不会,槟郎就会喊站的人坐下,自己说出答案。所以在槟郎的课上,显得别样的轻松。比起不通人情的老师,我更欣赏槟郎这样亲切能够体贴学生的老师,因而有一次连续3天都有槟郎的课,我和舍友都在感慨,幸亏是槟郎的课,要不然得多累啊!
     在槟郎诗歌中,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槟郎。槟郎每年的诗,都会整理成年集目录,可见槟郎写诗完全出于自己的爱好,这种纯粹的喜欢一件事的心,在这个污浊的社会,让我觉得槟郎真的是濯清涟而不妖。槟郎保持着一颗纯粹的心真的实属不易,仿佛一个小孩子不食人间烟火。自古诗歌就是表情达意的,在他的诗中总是能够看到槟郎内心的真实独白。
     我记得旅游文学第一节课,槟郎在讲夫子庙桃叶渡景点的时候,也给我们看了写给爱妻的诗。有心注意到日期,我发现槟郎持续为自己的妻子写诗,当下便觉得槟郎的妻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在槟郎《秦淮河边的女郎》《执手桃叶渡》等诗中,我感受到了槟郎对妻子深深的爱,以及愧疚。愧疚自己只是个穷书生,不能给妻子带去荣华富贵。但是我想,对于槟郎的妻子来说,槟郎的爱便是此间最大的财富,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一直觉得妻管严的男人是最man的。槟郎在讲韩国旅游的时候,讲到了自己在韩国的经历。旅韩散文《我的中国心》提到自己在韩国一个人烧着吃,很不讲究。国际处的佘主任联系他说:“你再这样,我就打电话告诉你老婆去。”槟郎便肯吃得好一点了。当时教室里的同学们都笑了,想不到槟郎竟是妻管严。我一直觉得怕老婆的男人没什么不好,反而是个好丈夫。
     《情系音乐台》中,槟郎写了自己与友人听音乐会、与爱妻看电影的南京中山陵音乐台景点。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初识的女友在这里,成为恋人,而今已是老妻。”简短的几句诗,却让我鼻子一酸,在路上看到相濡以沫的老爷爷老奶奶总是非常羡慕,却不知槟郎和自己的妻子在这个景点竟持续了三阶段。试问多少人能够与自己的恋人走到最后呢?槟郎做到了,每每听槟郎提到爱妻,总觉得充满了甜蜜,我为他们的甜蜜幸福感动。《音乐台的鸽子》里,便写到了他的恋人喂鸽子的动人的情形。
     槟郎曾经做过狱警,曾经想过自杀,想过出家。每每了解到这些,我的脑海里都在想,天哪,这么一个淡泊名利、像孩子一样无忧无虑的槟郎,竟然有这么戏剧化的经历。如果不是槟郎《重游栖霞寺》中写了,我想我不会相信这么一个整天笑对人生的槟郎会有过出家的念头。但是转念一想,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同时我庆幸,槟郎活了下来,并且坚持自己的理想——成为一名大学教授,而我也有幸成为槟郎老师的学生。槟郎在诗歌中讲他的经历,也是以过来人的经验希望我们能够少走一点弯路,遵从内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吧!所以我们常常在感慨,做槟郎的孩子一定很幸福,有这么一个开明的父亲。
     在《陶渊明的情怀》中,我看到了槟郎与陶渊明共同的高尚情怀,他们都是向往自由的人。如果槟郎生活在古代,一定也会做出和陶渊明一样的选择,不愿意为了五斗米折腰,最终选择远离官场,做一个真正的隐士,而现在他仍然一介布衣。在诗中,槟郎有诸多的无奈,但是庆幸的是,在槟郎的心中始终有一片属于自己的桃花源。况且槟郎也确实是这样的人,生活中的槟郎除了教书育人以外,专注于游山玩水和写诗,活得简单而充实。在这个功利的社会,槟郎的特别之处由此体现,一颗纯粹的赤子之心显得尤为珍贵,但愿自己也能像槟郎一样不忘初心。
     槟郎也是一个十分重感情的人。在《三个姐姐三朵花》诗中,提到自己的三个姐姐:水稻花、小麦花、油菜花。由于我第一次听到如此奇特的名字,便和同学说:“槟郎喊姐姐水稻花、小麦花、油菜花,他姐姐知道吗?”随后,槟郎就说其实她的姐姐们早就夭折了,当下的我和同学们再也不觉得好笑了,只觉得槟郎的心里一定很喜欢远在天国的三位姐姐吧!远在天国的姐姐们一定很欣慰有人惦念。
     槟郎的重感情当然不止如此,还有骨子里的傲气。有一次我在槟郎的新浪博客看到了他写的《布衣之怒》,讲述的是十年前的好友只因为做了官,变得趾高气昂起来,不再与槟郎来往。虽然整首诗,都是围绕着“怒”,但是我从中也体会到了一种世态炎凉的心寒,昔日的好友变成形同陌路的陌生人,又怎么会没有一丝涟漪呢?所以我为槟郎的满腔傲气骄傲,为他的不屈服感到自豪。
     槟郎诗歌创作二千首,可谓多产的诗人。但他主要发在网络上,没有去钻营所谓的诗坛。他在《诗人槟郎之墓》中畅想,要是1000年以后他的诗出名了,或者有谁有心能够在他去世之后把他写的诗整理出版,他也算是欣慰了。我想槟郎的愿望一定会实现,毕竟槟郎的学生满天下,不管多久,槟郎都是我们最喜欢的最爱戴的最难忘的大学老师。愿槟郎能够被世界温柔以待,活成他想活成的样子,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我眼中的槟郎是宇宙间独一无二的槟郎,是中国新诗璀璨的新星,是洒脱的居士。惟愿可爱的槟郎所有的快乐,全然随性,此生尽兴。
     2017-5-1
(2017/05/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