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如诗一般的诗人]
槟郎文集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纯粹的诗人槟郎
·凤尾竹小径
·游千华古村
·游钟山竹海湖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明故宫漫步
·明故宫之梦
·炎夏的紫薇花
·初游茅山
·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
·登珍珠泉长城
·茗香一笑是槟郎
·群聊碎语之二
·独坐无想峰
·秋游佛手湖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诗人槟郎的情怀
·课上奇遇槟郎老师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槟郎诗歌与谢灵运
·金陵骚客槟郎
·多位一体的槟郎
·爱写诗的教书匠
·平凡又神秘的诗人
·无诗歌不槟郎
·浅谈槟郎诗歌
·行山走水遇槟郎
·让诗在旅途开花
·真正的诗和远方
·可爱的槟郎哥
·旅游诗人槟郎
·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尊敬的槟郎先生
·只羡槟郎不羡仙
·槟郎其人其诗
·大隐隐于校园
·我们最亲爱的槟郎老师
·方山居士槟郎
·布衣之怒
·故乡的汤山
·耶诞节随想
·耶诞节哀悼耶稣
·2016年底小结
·定林寺撞钟
·撞钟新民俗
·槟郎诗歌年集2016
·跨年夜分歧
·腊八节快乐
·回味腊八节
·朝拜洞玄观
·瓦伦丁节的情人
·洞玄观的道士
·参观佛顶宫
·纪念老诞节
·中国飞机上
·真相在哪里
·居士的情怀
·情系音乐台
·音乐台的鸽子
·诗人槟郎的传奇
·陶渊明的情怀
·故乡的樱桃树
·纪念佛诞节
·槟郎居士的诗歌
·槟郎赏樱
·方山下的忧郁诗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诗一般的诗人

   如诗一般的诗人
     16秘书学 吴俞函
   
     初知槟郎,是在刚进大学校园时,在学长学姐的口中听到学校有着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他有着对文学的热爱和对诗歌的激情。
     对文学有着执念的我在这一学期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槟郎的“旅游文学”公选课。槟郎上的第一节课,就告诉我们请假只需在课前跟他说就好,我当时的想法就是这个老师太好了吧,请假都不用假条。虽然是这样,但我依旧没有缺席一节课。槟郎很负责任,每次课间还会给我们放与各个景点有关的歌曲或者MV,是一个好老师呢。上过槟郎的课之后,有两个想法,想成为一个像他一样的老师和成为一个像他一样的诗人。


     槟郎的诗,我最爱的还是那一首《漫游梅花山》。我很喜欢梅花,也在这个学期空闲时间去了梅花山,去的时候梅花开得正好。梅花山因东吴大帝孙权葬于此处,原名孙陵岗、吴王坟,后因孙中山先生奉安在中山陵,就在孙陵岗栽培了大片梅花,随着梅园面积不断扩大、品种逐年增多。成为广大有人赏梅胜地,孙陵岗一名在人们记忆中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名称是梅花山。
     槟郎在《漫游梅花山》第一句就写到:“凌寒傲骨的花王,祖国的国花,深爱着。”梅花有种高洁、坚强、谦虚的品格,给人以立志奋发的激励。因此槟郎称之为花王、国花,它是当之无愧的。槟郎深爱着的梅花:在严寒中,梅开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槟郎有着和梅花一样的品质,他的诗总是激励我们让我们努力学习。作为老师的槟郎很高洁;作为诗人的槟郎坚强、谦虚。无论诗人写诗有多好,总是会遇到一些否定和批判,槟郎一直以谦虚待人,以坚强坚持自己的信念。
     槟郎在《漫游梅花山》中还写到:“金碧辉煌的博爱阁,俯瞰满山梅锦,又匍匐在钟山主峰下,前卫明孝陵,远护中山陵。”这里槟郎提到的博爱阁,是梅花山的一大特色,它正面横匾上的“博爱阁”三字是选自孙中山的手迹。东侧内立柱上有一幅由台湾海峡商务协调会会长张平沼先生所书“博大精深中外古今齐翘首,爱民救国圣贤尧舜证天心”的楹联。槟郎用“金碧辉煌”一词来形容山顶的博爱阁,可见博爱阁的雄伟壮阔。再用它的地理位置来突出它的重要性,它在山顶、在钟山主峰之下、在明孝陵之前、在远处守护中山陵,是一个观赏梅花及守护钟山的集聚之地。槟郎就像这博爱阁,坚守着自己的信念,作为诗人也作为老师陪伴着我们。
     槟郎的这首诗中,我最为喜欢的那一句:“梅的海洋,花的海洋,姹红嫣紫,暗香浮动。”我觉得这是句一看一听就能打动我的诗,它并没有那么多修饰,很质朴,却依旧能感受到梅花的色彩绚丽以及它特有的香气。槟郎就像梅花,质朴却又让人能感受到他的才气。而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像槟郎一样的诗人,虽然我写诗不怎么样,文笔也不好,但我会继续努力。
     《漫游梅花山》是我在槟郎的众多诗中挑选出来的,只因我喜爱梅花,喜爱它的高洁、坚强、谦虚,喜爱槟郎对梅花山的看法。
     说完梅花,再来说说樱花吧。槟郎有这样一首诗——《鸡鸣寺路的樱花》。诗中的樱花“花如雪,天女巧织的绸缎,锦簇成精致神奇的花朵;大片大片,如白沫的海洋,又如纯白蒸腾的祥云。”这样的形容正符合我内心对樱花的想象,我唯一看过的樱花还是晓庄里的晚樱,说来惭愧,我还没去过鸡鸣寺。但槟郎对鸡鸣寺樱花的描写让我感受到了鸡鸣寺樱花的宏伟壮阔,感受到了樱花的优美姿态,不枉游人们慕名前来。在南京的这几年,我一定会去鸡鸣寺看看这让人着迷的樱花。
     作为一名文学院的学生,怎么能不知道槟郎的那首《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晚樱虽不如早樱那样美,但依旧有属于它的特色:“不比早樱的抢占先机,而你在它凋谢后默默开放;不比早樱的纯白如雪,你已有绿叶相间和扶持。”正如槟郎描述的一样,晚樱总是在人们观赏完早樱后默默开放,它不与早樱争艳,不像早樱一样受人关注,但它的美却是另一种安静的感觉。它就像老师,一直在默默奉献;就像诗人,可能写了太多诗却受不到人的青睐。“无课的时光的樱花林里。我在林中小道读书,华夏古人的樱花诗的意境生动;花瓣轻落到我的书本上,我轻轻地将它们夹在纸页中,便保存了先贤诗哲的一颗精魂。与学生并肩谈话在树林里,少女的容颜像晚樱一样羞红,乃至上课时讲台下皆似花儿朵朵。”是因为这片晚樱在文学院附近吗,我也觉得在它那读书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仿佛它会给我很多灵感,让我找到自己的归属。槟郎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告诉我,那里是一个世外桃源。槟郎这样写到:“我陶醉在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我陶醉在樱花下的漫步神游,我陶醉在樱花丛中的读书,我陶醉在樱花林的师生交谈,就让我的一生蹉跎在教鞭上吧,还有啥样的美好在大学校园?”槟郎热爱写诗热爱教学,他愿意与我们交谈,愿意诉说自己的经历,愿意在这美好的大学校园里无私奉献自己。是的啊,大学生活是多么美好,我的人生才刚开始,就应该多读读书来充实自己。
     樱花,其实起源于中国。汉唐时期,已普遍栽种在私家花园中,至盛唐时期,从宫苑廊庑到民舍田间,随处可见绚烂绽放的樱花,烘托出一个盛世华夏的伟岸身影。当时万国来朝,日本深慕中华文化之璀璨,樱花随着建筑、服饰等一并被日本朝拜者带回。槟郎用这样一段来突出樱花是起源于中国:“原产于华夏的花一直未绝,客在东洋扬名,而今更在归根的原乡上繁荣。”是的,樱花虽然在日本闻名,但它起源于中国是无可厚非的事实,我们正在用自己的方式证明樱花在原乡依旧能生存得好。樱花是爱情与希望的象征,代表着高雅,质朴纯洁的爱情。樱花宛如懵懂少女的,安静得在春天开放,满树的的樱花,是对情人诉说爱情的最美语言。心中的某个人,就如那场寂寞的樱花雨,缓缓消失在时光的深处,留下永恒的记忆。“爱春天里所有的花朵,不管是佳丽,还是无名,只要是花儿,就没有丑陋。凌寒的早梅已去,华贵的牡丹还在等待;如爆的海棠,未谢的桃李,都没有你的纯粹与气势。”槟郎用这段诗来衬托樱花的高雅以及突出春天的到来使生活充满了希望并且希望拥有质朴纯洁的爱情。
     每个人对爱情都有向往,这让我想起了上课时槟郎给我们讲解南京爱情隧道景点。他的小叙事诗《爱情隧道传奇》中的爱情结局虽然不美好,但与《南京爱情隧道》诗一样,对景致和爱情的描写细腻生动。就像槟郎写到:“枕木的排行与彼此的心跳呼应,并列的铁轨是不离弃的诺言,在这远离污浊的童话般的乐园。”这是情人间的承诺,是他们爱情的见证。槟郎用属于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对爱情的态度。槟郎笔下的爱情,就像樱花一样的质朴纯洁,用一首诗来形容就是:“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槟郎为樱花所作的诗代表了我对爱情的向往,希望有着一份质朴纯洁的爱情,也代表着希望,我对自己的未来还是充满了无限的美好愿望,需要自己亲自去实现。
     “放下伤痕累累的教鞭,和沾满粉笔灰的发黄的课本,我独自匆忙地走出校墙,把自己逃匿在方山的皱褶中,我突然迷失了东西南北,惊慌后突然大笑地狂奔。”槟郎在方山上写了很多首诗,方山似乎成为了他创作的源泉之一,也许方山对于我们而言只是一座山一个旅游景点,但对于槟郎而言这就是他放松自己释放自己的地方,正因为他对方山的热爱,他才能写出如此多对方山的赞美。段首的这首就是槟郎在方山上写的《我在方山迷路》,读这首诗感觉槟郎在方山找到了自己的乐趣。他可以在这里把自己完全放开,可以远离城市的喧嚣,呼吸着相对新鲜的空气,整理自己的思绪,有灵感时写上几首诗。虽说方山近在咫尺,但我还是没去过,而槟郎就不同,槟郎在闲下来的时间里会去四处旅游,游山玩水,对酒当歌,好不惬意。
     槟郎是一个负责任的老师,同时也是一位优秀的诗人。一个学期就要这样结束了,我期待与槟郎的下次相遇。
     2017-5-11
(2017/05/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