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曾节明文集
·简论儒家短长
·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对诺奖颁奖前后时局的观察和思考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清亡百年感怀
·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
·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政体:长任期总统制+大选总理制
·冷眼看日本:日本民族为何如此优秀?
·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埃及革命与中国“六四”运动的最重要区别
·试析苏东革命、埃及革命和八九民运
·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从曼谷到纽约(一)
·呼吁江泽民顺天应时成就旷世伟业
·拉登伏法有感
·我感谢的人(一)
· 我感谢的人(一)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我感谢的人(二)
·胡正日同志,有种你封了腾讯、封了电信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内蒙古戒严是胡锦涛拉萨经验治国的延伸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四)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顽固派抬出“反腐”铡刀,温家宝已无退路
·评《最後的晚餐—寫在大崩盤前夜》
·时局观察:胡锦涛重用胡春华的信号
·时局观察:薄熙来在扮演刚毅角色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本质是什么?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共在其编撰的伪史中,一贯把西安事变当作转折点,蒋介石在西安事变后的抗日选择,定为受中共和张学良推动的被动行为;


    无独有偶,国民党编写的历史,也一直把西安事变看作转折点,把西安事变后蒋介石实行的容共抗日政策,归咎于西安事变的逼迫。
   
   
    客观地说,国民党所编写的历史,比中共编写的历史真实得多,但是把西安事变后的容共抗日政策,归咎于西安事变的逼迫,却似是而非,完全有悖事实。请看:
   
    张学良伙同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是在1936年十二月十二日,蒋介石被抓,由于斯大林要求放人,十二月二十五日,蒋介石被释放,张学良陪同蒋介石乘飞机返回南京后,被逮捕。
    1937年三月,当时驻关中的东北军被改编,调防河南、安徽等地,东北张家势力彻底瓦解。
    当时杨虎城的十七路军只有六万多人,无法与蒋介石的中央军抗衡。
    当时中共的势力薄弱,被限制于贫瘠的陕北,兵不满两万,物资奇缺,与苏联的联系阻隔。
   
    也就是说,当时无论是鞭长莫及(且有日本阻隔)的苏联、还是中共和其他军阀势力,都无法胁迫回到南京的蒋介石。
    而当时国民党内汪精卫、何应钦、孔祥熙、戴季陶、陈果夫、陈立夫、张群等大佬,以及大批国军将领,尤其是江浙系将领,都是反对容共的。
    也就是说,西安事变后的容共抗日政策,是蒋介石自主的选择,而不是西安事变后的形势所逼。
   
   
    西安事变后,蒋介石主动停止剿共,就反映了这种自主性。
   
    请看,西安事变后,蒋介石获释回到南京,是在1936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而日中战争全面爆发在1937年七月七日,相隔超过半年的时间,期间国民党的剿共,完全停止,大大出乎毛泽东的意料,本来毛泽东惶惶不安地估计:
    蒋介石回南京后,一定派出中央军,重兵进剿陕北红军,毛泽东已经作好了“打游击”的准备。
   
    当时物资奇缺的中共残军,比长征前的江西时期更弱,根本无力抵抗中央军的重兵围剿,蒋介石在中共最虚弱时期,全面停止剿共,等于是放了中共一条生路。
    以上可见,蒋介石在西安事变后,全面停止剿共,既不是日军入侵的逼迫,也不是西安事变后的形势所迫,而是他自主的行为。
   
    蒋介石获释后,非但全面停止剿共,还于三七年二月,让西安行营主任顾况同与中共和谈,对红军实行自欺欺人的“收编”;自1937年二月九日开始,在西安、杭州、南京、庐山,与中共代表举行了六次会谈,至九月二日全面受中共“输诚”,并拨给八路军军饷。
   
    至此,国民党的容共抗日政策正式确立了。
   
   
    有人以国家领导人必须讲究信用、遵守诺言,否则无以取信天下,来为蒋介石的“抗日容共”政策辩护,以此论证蒋介石的“抗日容共”政策,是迫不得已,这种说法似是而非,因为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实属叛国罪行,蒋介石在被抓及生命受到胁迫的情况下,即便承诺了容共抗日的条款,也是被劫持威胁下的违心承诺,获释后不履行这种承诺合情、合理、合法,完全算不上不讲信用。
   
    综上所述,西安事变后,国民党的“容共抗日”大错,是蒋介石自主决策的结果,不能归咎于张学良。
   
    在此,笔者无意为张学良的罪错辩护,但我们看待历史必须客观公正,西安事变的罪责在张学良,但西安事变后国民党“容共抗日”大错,责任在蒋介石。
   
    笔者坚决反对中共炮制的伪史,也反对国民党在历史问题上“为尊者讳”的虚伪做法。国民党不应该把蒋介石的责任,也推到张学良的头上,那样其实是抬举了张学良;就象中共不能把文革的罪责,推到“四人帮”头上一样。
   
    在国共两党的共同误导下,今天中国许多异议人士,都认为是张学良的西安事变,造成了历史转折,最终导致中国大陆赤化,因此大骂张学良是“千古罪人”。
    事实上张学良远没有那样大的能耐,张不过是个智商很低、却野心很大的军阀愣头青,西安事变,本是一起假抗日之名而自立为王的未遂丑剧,其本身不能导致中国命运转折,是综合能力比张学良强太多、对付共产党却不比张学良聪明多少的蒋介石,在事变后的大错决策,造成了中国的命运剧变。
   
   
    蒋介石的“容共抗日”政策,危害极其深远:
   
    “西安事变”之前,中共残军不足两万人,局限在贫瘠陕北一隅,所统治人口不过数十万,利用国民党的“抗日容共”政策,中共在八年抗战中假抗日真扩张,夺得了面积达一百余万平方公里、人口达一亿以上的“解放区”,且有东北、华北、山东大片富庶地区。
    经过八年,中共正规军扩张到六十万以上,加上民兵达一百二十万人,且在抗战中损失微小,兵强马壮,蓄势待发。
    尤为重要的是,通过“抗战”,中共抢进了东北,第一次获得了背靠苏联的地缘政治战略优势,获取了大批的苏援。
    早在一九四四年,中共从一九三七年发展起来的敌后“抗日”根据地,已在全国发展到了十六个活动基地,其中五个有各级政府,八个设立了行政委员会,三个为军事区域。其势力已远远超过一九一一年以后任何一家持枪称乱的大军阀。(辛灏年《谁是新中国》第七章第二节)
    而且,由周恩来领导的、三十年代几乎百分之百被消灭的国统区共特网,经过八年的“容共抗日”,全面地渗透了国民政府党、政、军几乎每一个角落。
   
   (请看看,这就是赛昆所说的,中共军队在抗日后的“虚胖”——中共军队之坐大,有了如此坚实的基础,竟然是“虚胖”!)
   
    总之,在蒋介石的“容共抗日”战略的成全下,中共“三十六倍”坐大(胡适语),第一次有了打天下的本钱。
   
   
    历史的沉痛教训,后人应当汲取;而唯有还原历史真相,才有可能汲取历史教训。
   
    这个沉痛的历史教训也在暗示,今天的台湾国民党如果求救于中共,只会加速亡党。
   
   
   曾节明 于2017.4.17丁酉甲辰甲戌下午于春晖纽约州
   
   
   
(2017/04/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