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崖文
[主页]->[百家争鸣]->[崖文]->[批 陶傑狗官豬和中國文化]
崖文
·說愛國者
·我失驕楊君失柳
·評袁偉時2007年8月11日在长江商学院的报告一文
·評袁偉時2002年9月25日在南京大学历史系的报告一文
·易中天說曹操是可愛的奸雄
·回應袁伟时梁燕城关于近代中国的对话
·伯夷叔齊餓死於首陽山
·評一九一五年周恩來之伯夷叔齐饿于首阳山论
·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
·魏武揮鞭
·評殷海光人生的意義最後一段的夢
·公用事業應否以黑社會方式追數
·給電盈一封公開信
·我在共產黨內七十年曾志自述的基督徒
·評阿嘉活佛有關中國宗教自由研討會的講話
·評達賴喇嘛不可能策動暴亂
·評阿嘉活佛促使漢藏兩族和解
·評阿嘉活佛之中國佛教危機嚴重
·說李嘉誠
·憶九龍寨城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聽湘女 宋祖英一曲我失驕楊君失柳有感
·說釣魚台島嶼(尖閣群島)
·怎樣計算追索退還律師費
·評零八憲章
·讀曾憲梓撰文紀念鄧小平對中華民族奉献澤潤深遠有感
·讀民事訴訟中的各個階段一本小冊子
·說香港暴動的老左派
·評 香港律師會 會長 王桂壎律師 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辭
·再評 香港律師會會長 王桂壎律師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詞
·祭母文
·任何不合資格人士
·說陶傑論中國政治妻妾問題
·說唐唐選特首
·南禪七日
·公開讉責女騙徒朱蕭菊圓律師
·公開朱蕭菊圓律師索取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香港律師會代支訟費
·公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 追索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 香港律師會 代支六萬元訟費
·說牙患
·覆 傅慧敏律師有關跟進 朱蕭菊圓律師一案
·覆 呂毅丹律師有關代支付六萬元律師費
·香港律帥會的三封回信
·公開請 監誓人 莫玄熾律師 監證 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律師行所有文件必需要有正楷姓名
·說中國之文化一詞
·公開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公開評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請徐伯鳴資深律師監證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簡批鄭和下西洋是一個被無限誇大的傳說
·說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再說 韩愈 夷齊颂
·試譯說 韩愈 夷齊颂
·說 曾焯文博士之廣
·蕭若元說歌功頌德全因迂腐的中國文化
·請網上行遵守商業道德
·正蕭若元說伯夷叔齊之誤
·公開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提供律師的姓名
·評 蕭若元回應網友追求夢想的討論
·再說曾焯文博士的廣
·公開禁止香港律師對陳鑑清律師監誓
·談古德明說中共的伯夷叔齊
·同性戀者實不能結婚
·社會的本
·批 毛賊 沁園春 雪
·說安倍晉三祭奠靖國神社的戰犯
·中國古代酷刑
·說 陶傑說性
·說葉曼
·說唐樓
·說藞苴(喇渣)
·說公民抗命
·說 陳方安生
·日相 安倍晋三 紀念戰犯
·說學子罷課
·順民
·余英時撐抗爭 讀書人要站出來
·牙周炎
·說學童佔街為真普選
·絕食
·評 吳惠芳裁判官說毒奶粉是國恥
·禁止民主党張貼徽號傳單
·從今不罵毛澤
·評 鄭恩寵 儒學不是法治沃土
·說美國同性戀合法化
·說 陶傑國民教育課外讀物一文
·評 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同性婚姻的判決
·公開專函通告全港律師禁止為被告人律師監誓
·遊日本國之関西
·說 鄧偉棕之未來属於年輕人
·說香港全民退休保障
·評 為何民主制度總是在華人社會失敗
·評 陳雲 沒錢的去台湾 有錢的去日本
·評 陳雲 重造封建再立共和 中國的文化建國
·評 陳雲 香港遺民與箕子精神
·評 陳雲復漢邦與中國從香港城邦論寫到香港遺民論
·評 陳雲 官用簡体殘字 毒我香港城邦
·公開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公開第2次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說共產党(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批 陶傑狗官豬和中國文化


批 陶傑狗官豬和中國文化


湘西崖民


在某電子報章看到「讀壞番書生壞腦」的 香港第1才子 陶傑寫的「狗官、豬和中國文化」一文。


深感難怪 老毛鬥爭這種不負責任的「言論自由」者,而最痛恨 毛賊卻又想到「惟楚有材」誠非虛語。眼見 陶傑用筆、用咀殺人,老夫豈能孰視無睹。


陶:


特區香港的英國法官白人杜大衛因判處七名黃皮膚之愛國警察入獄兩年,有愛國的中國人大罵其「狗官」,引起民族爭議,愛國者聲稱,罵狗官不算侮辱法官,而是「中國文化」。


批:


杜大衛法官是白人無庸置疑,而他是 中華人民共和國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 法官,法官自有 他的法律認識;有愛國的中國人大罵其「狗官」或者這是「美式民主」的言論自由,陶傑影射這是「白人」欺侮「愛國的中國人」、黃種人,相等於「挑撥」對 女皇的仇恨類似,該當何罪!陶傑何曾不可以醜化 中國人為「小農基因低等民族」。而7名警察是黃皮膚絕無疑問,他們是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警察,而「佔街動亂」搞國家分裂是「敵我矛盾」非你死是我亡,站在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立場,使用「暴力」絕對正確。基於「一國二制」特區有自我的法律,「動手者」都得到 法律裁決,而有不服者亦可上訴。不存在 陶傑所謂「愛國與不愛國」。亦與「中國文化」無關!


陶:


七警案確實是西中文化嚴重衝突之一例。如果你是愛國的炎黃子孫,目睹「港英」七十年代初才在香港廢除「大清律例」,開始禁止香港男人納妾,那時你敢怒而不敢言,那一腔民族怒火至今,一定壓制得很久。


批:


廢除「大清律例」不是 港英政府,而是 中國國民党及 中國共產党。陶傑最是贊揚 大英帝國優越,知不知殖民地的印度土王至今仍有多妻妾見稱,陶傑是「大英帝國的子孫」目睹 印度仍然有多妻多妾,何曾不是「敢怒而不敢言,那一腔帝國民族怒火至今,一定壓制得很久。」不經大腦胡言亂語。


中國人納妾由來而久,這是因為戰爭使英勇就義的男性大量死亡,而 陶傑一類貪生怕死的男人得享齊人之福,以筆者所見過去多有姐、妹多名同事一夫。這是因為昔日女性難有工作,無所倚靠有以致之。陶傑把歷史的「可悲與無奈」說成是「中西文化嚴重衝突」及「愛國的炎黃子孫」所由之。試問 英國貴族名義上是一夫一妻,卻男女偷情、偷歡,賞以男、女貞操帶繫之,則較「納妾」更為優越嗎!英國貴為 戴妃能夠接受 王子納舊愛為妾,而不「偷食」,則不至於枉死。英國文化何優之有!


陶:


十九世紀中期,英國駐廣州領事梅多斯(Thomas Meadows)記述了他巡視廣州一條窄巷,目睹中國官員和劊子手執行死刑之後的場景:


「這條巷為南北向,長約五十碼,其北端約八碼闊,南端稍窄,約五碼,東側是一堵牆,兩側為幾家店舖,主要經營一些劣等的陶器。」


批:


以 筆者小時居於 九龍寨城所見,相距八碼至五碼是一條街道而不是窄巷。


吾母小時曾在 海豐縣城見過 土共彭湃斬殺地主惡霸…,及後 國民党回來又反過來斬殺 土共及其同路人(兄長被殺),那是在比較空曠的野地,絕不會是在街道,何況窄巷,明顯這位 英國駐 廣州領事 梅多斯(Thomas Meadows)所言並不真確。而 陶傑正是「豬狗之類,因涉不同文化,即有不同的文化觀察」的典型人物。


陶:


英國人述事,先講環境,而且量度精細,這就與中國人作文開頭「是日也,天朗氣清,風和日麗」之類的感性表述不同,然後 梅多斯說:


「今年頭八個月,在北巷內被處死的人犯已超過四百名。巷內尚殘留死犯的肢體,烈日蒸曬,浸透着人血的路面,蒸騰着一層臭穢的熱氣。我看見四具屍骸,依各自倒下時不同的姿態躺着,砍下的頭顱各在屍側。兩隻豬在無頭的屍首之間鑽動,吮吸着窪坑中積聚的人血。在屍橫之外約七碼處,一名婦人抱着一個約一兩歲的小孩,坐在一家陶器店門口。婦人與小孩都瞪着驚異的眼睛,但他們注視的不是那兩隻徘徊在屍首之間的豬,而是我這個穿着奇異的西洋人。」


批:


英國人表面是「公義」其內心卻極度「狡詐」處處猜疑。所以在述事時,加強渲染力,「先講環境,量度精細」使人信服為真。中國前人心中坦蕩蕩,推己及人,從無計算,所以多有「是日也,天朗氣清,風和日麗」之類的感性表述。言、行一致。


筆者絕對肯定這位 英國駐 廣州領事 梅多斯(Thomas Meadows)是今日 克林頓總統在白宮犯上淫亂堅拒承認,同樣是假話連篇。


試想,「兩隻豬在無頭的屍首之間鑽動,吮吸着窪坑中積聚的人血。」而這些豬並不是「野豬」而是人們養的「食物豬」,「一名婦人抱着一個約一兩歲的小孩」看見這種吮吸人血、食人肉的豬,日後還敢食豬肉,可以理解。


而在這條街或窄巷中「兩側為幾家店舖,主要經營一些劣等的陶器。」卻能夠接受「今年頭八個月,在北巷內被處死的人犯已超過四百名。巷內尚殘留死犯的肢體,烈日蒸曬,浸透着人血的路面,蒸騰着一層臭穢的熱氣。」在這種環境下,全無厭惡、恐懼感,這不正是蓄意醜化 中國人嗎?而 陶傑卻公然「偶發出的歡樂的嗥叫和飽噎之聲。」稱之為「美學」不仁竟至此。


陶:


此一文字描寫有豐富的電影畫面,若可讀英文原文更佳。英式的敍事注重客觀細節,中國文化、社會人畜並居,在此場景中:中國人和豬、被殺的中國死囚屍骸和豬、英國人梅多斯和瞪眼不看豬和屍體而只瞪眼看他的中國母子之間,形成了一盤複合角度的社會互動,其中有中國的農業文化、倫理文化、東西方文化相遇(Encounter)的微妙融匯,而此一多角的互動,都是悠閒而寧靜的,可以想像當時巷中無人,除了豬隻成功吮吸到人血時偶發出的歡樂的嗥叫或和飽噎之聲。


批:


這一段 陶傑沒有以「理性」分析場景,是受 英國教育下的主觀「感性」認識,而以毫無義意的表述:「中國的農業文化、倫理文化、東西方文化相遇(Encounter)的微妙融匯」一張美麗煙幕,藉此轉到醜化 中國文化,筆者無語問蒼天。


筆者亦曾看過一本 英國白人在 美洲大陸把白種犯人環首掛在樹上的影集,同樣沒有「慈悲」可言。近代的 中國處於亂世,何況「太平天國」之亂。記得 九龍寨城一位女校長經常說「賊白党」不知是否指此。女真人以武力入主中原,鎮壓 漢人及少數民族,亦曾開過太平日子。歐洲殺戮文明入侵,那時統治者的 滿清貴族同樣是受害者,中國人的災難可想而知。作為當時的白種人和今日 陶傑的黃種人,自然對那個時代甚麼都不曉。就在《考古》發掘中,記錄了一名將士抗擊清軍,傷及腰脊送回後方而亡,其妻殉夫、殉國的壯烈事件;那個時代民族、種族壓迫是理所當然的。日本人屠殺 中國人都是歷史的見証;希魔以毒氣室熏殺 猶太人都是自家人。英國人把「鴉片」賣給 中國人,然後醜化中國人。今天 陶傑以 黃皮膚的 英國人自居,贊揚 英國文化優秀,幫閒著醜化 中國文化實在沒有必要。既醉心 英國文化,何不到 英國以筆、以咀同聲同氣,醜化 中國文化,豈不更佳。


在那個受禮教束縛時代的「婦女」可以坐在一家陶器店門口「瞪眼不看豬和屍體而只瞪眼看我這個穿着奇異的西洋人。」還有可能要揭起上衣將母乳連同「蒸騰着一層臭穢的熱氣」哺育兒子,就能夠理解到這位 英國人梅多斯有幾多是真話。諸如此類的史事,屢見不爽。


而今在 香港幾乎看不到有蒼蠅。想起二歳住 西營盤時,垃圾房即使洒上石灰都有很多蒼蠅,地底下公廁亦不能避免。而「巷內尚殘留死犯的肢體,烈日蒸曬」照道理広州是南方沒有理由無「蒼蠅」,說明 英國駐 廣州領事 梅多斯(Thomas Meadows)在說謊,醜化中國人,以作惡、掠奪、侵犯作合理說詞。


很多新款用具、奇異食品…在未送去垃圾堆填區之前,都是風光一時,甚得人愛;陶傑寫有很多著作,亦得奬無數,以嘩眾取寵見著,最終的結局亦不外如是。一個走了歪路的人無法可救。聖人云:曲士不可語於道!


湘西崖民2017年3月10日午夜寫於 日本國。橫浜。皇家花園酒店。時年七十二。


屯門補述並更正

(2017/04/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