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谢选骏与唐崇荣的对话
   
   
   (一)
   

   在《神权、人权、政权》(唐崇荣牧师)的第一章《人权的基础》里面有这样一段话:
   
       你们知道过去中国有一部很有名的影集叫做「河殇」,「河殇」有六个作者,其中有一位谢选骏先生,在信主之后很用心研读圣经,成为一个很深入思考基督教信仰的人。赵天恩牧师有一天带他到我们华盛顿的归正学院去。他就在我的课堂里面问一个问题:「唐牧师,最笨最笨的人,和一只很聪明很聪明的猴子相比,哪一个聪明?」最笨最笨的人,什么都不懂,连一切最简单的行动都要别人去帮助他,他虽然有人形,没有人的理性和智能,没有人的正常功能。而聪明的猴子,聪明到一个地步,哇!跳来跳去,比白痴灵活百倍。那么,「照唐牧师你看,从他们之间的差别,岂不是表示最聪明的猴已经超越了最笨的人,这样表示进化论是可能的吗?你怎么看这个问题呢?」我心里祷告说:「主啊,求你给我智慧,使我所答的能荣耀你,造就人。」我就回答:「这个最笨的人,结婚之后所生的孩子还有可能会读大学;但是这只最聪明的猴子所生的猴子连幼稚园都不可能能毕业。」对不对?「唉呀!」他后来对我说:「你答得太好了,你把很重要的一点提出来,人里面有人的本质,是猴子没有的!」
   
   谢选骏指出:在1996年夏天,已故的赵天恩牧师邀请我去“华盛顿归正学院暑期班”,帮助他讲解一些东西给学员们听。讲解完毕了就按照礼貌的要求坐下来听别人讲。轮到唐崇荣牧师讲解,完了之后他邀请提问,于是便有了上面的一幕。
   
   我觉得唐崇荣牧师学识渊博、善于雄辩,但是他的讲道有个本根的问题,那就是代表上帝发言,或是暗示听众他说的都是上帝的道理,而不仅仅是他个人的理解。
   
   这也无可厚非。但是这个无可厚非仅仅因为这是许多神职人员都会犯下的错误。可是按圣经《以西结书》的记载,却是上帝很不喜悦的大罪:
   
   Eze 13:1 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
   Eze 13:2 人子阿,你要说预言攻击以色列中说预言的先知,对那些本己心发预言的说,你们当听耶和华的话。
   Eze 13:3 主耶和华如此说,愚顽的先知有祸了,他们随从自己的心意,却一无所见。
   Eze 13:4 以色列阿,你的先知好像荒场中的狐狸,
   Eze 13:5 没有上去堵挡破口,也没有为以色列家重修墙垣,使他们当耶和华的日子在阵上站立得住。
   Eze 13:6 这些人所见的是虚假,是谎诈的占卜。他们说是耶和华说的,其实耶和华并没有差遣他们,他们倒使人指望那话必然立定。
   Eze 13:7 你们岂不是见了虚假的异象吗?岂不是说了谎诈的占卜吗?你们说,这是耶和华说的,其实我没有说。
   Eze 13:8 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因你们说的是虚假,见的是谎诈,我就与你们反对。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Eze 13:9 我的手必攻击那见虚假异象,用谎诈占卜的先知,他们必不列在我百姓的会中,不录在以色列家的册上,也不进入以色列地。你们就知道我是主耶和华。
   Eze 13:10 因为他们诱惑我的百姓,说,平安。其实没有平安,就像有人立起墙壁,他们倒用未泡透的灰抹上。
   Eze 13:11 所以你要对那些抹上未泡透灰的人说,墙要倒塌,必有暴雨漫过。大冰雹阿,你们要降下,狂风也要吹裂这墙。
   Eze 13:12 这墙倒塌之后,人岂不问你们说,你们抹上未泡透的灰在哪里呢?
   Eze 13:13 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我要发怒,使狂风吹裂这墙,在怒中使暴雨漫过,又发怒降下大冰雹,毁灭这墙。
   Eze 13:14 我要这样拆毁你们那未泡透灰所抹的墙,拆平到地,以致根基露出,墙必倒塌,你们也必在其中灭亡。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Eze 13:15 我要这样向墙和用未泡透灰抹墙的人成就我怒中所定的,并要对你们说,墙和抹墙的人都没有了。
   Eze 13:16 这抹墙的就是以色列的先知,他们指着耶路撒冷说预言,为这城见了平安的异象,其实没有平安。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
   
   Eze 14:9 先知若被迷惑说一句预言,是我耶和华任那先知受迷惑,我也必向他伸手,将他从我民以色列中除灭。
   Eze 14:10 他们必担当自己的罪孽。先知的罪孽和求问之人的罪孽都是一样,
   Eze 14:11 好使以色列家不再走迷离开我,不再因各样的罪过玷污自己,只要作我的子民,我作他们的神。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
   
   Eze 22:25 其中的先知同谋背叛,如咆哮的狮子抓撕掠物。他们吞灭人民,抢夺财宝,使这地多有寡妇。
   Eze 22:26 其中的祭司强解我的律法,亵渎我的圣物,不分别圣的和俗的,也不使人分辨洁净的和不洁净的,又遮眼不顾我的安息日。我也在他们中间被亵慢。
   Eze 22:27 其中的首领仿佛豺狼抓撕掠物,杀人流血,伤害人命,要得不义之财。
   Eze 22:28 其中的先知为百姓用未泡透的灰抹墙,就是为他们见虚假的异象,用谎诈的占卜,说,主耶和华如此说,其实耶和华没有说。
   
   ……
   
   而我认为,任何人在讲道的时候,最好加上一个“窃以为”或“我认为”;而万万不可说“上帝以为”、“基督认为”——除非是直接援引圣经原文。
   
   (二)
   
   就拿上面的对话而言,那仅仅是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所做的“猜想”,和上帝本来没有关系;但是,如果一定要把上帝牵扯进来,那就犯了假传圣旨的嫌疑。
   
   谢选骏:唐牧师,最笨最笨的人,和一只很聪明很聪明的猴子相比,哪一个聪明?
   
   唐牧师:最笨最笨的人,什么都不懂,连一切最简单的行动都要别人去帮助他,他虽然有人形,没有人的理性和智能,没有人的正常功能。而聪明的猴子,聪明到一个地步,哇!跳来跳去,比白痴灵活百倍。
   
   谢选骏:照唐牧师你看,从他们之间的差别,岂不是表示最聪明的猴已经超越了最笨的人,这样表示进化论是可能的吗?你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唐牧师:我心里祷告说:「主啊,求你给我智慧,使我所答的能荣耀你,造就人。」我就回答:「这个最笨的人,结婚之后所生的孩子还有可能会读大学;但是这只最聪明的猴子所生的猴子连幼稚园都不可能能毕业。」对不对?
   
   谢选骏:唉呀!你答得太好了,你把很重要的一点提出来,人里面有人的本质,是猴子没有的!
   
   ……
   
   唐牧师记载的对话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是问题并没有结束。
   
   因为,“这个最笨的人”,“结婚之后所生的孩子”,只是“还有可能会读大学”,同样也有可能比他还要愚笨,根本就是先天愚型的人。“这只最聪明的猴子所生的猴子”,虽然“连幼稚园都不可能能毕业”,但是却能徜徉在自然之中。对不对?
   
   于是问题来了:先天愚型的人物,他的“猴子没有的”、“人里面有人的本质”,又在哪里呢!
   
   最后,对于“缺乏人的本质的人”,如何授予人权?
   
   换言之,如何界定“人的本质”?仅仅依据人的外形?或,“人所生的就是人”?
   
   
   
   附录
   
   神权、人权、政权
   (资料取自唐崇荣牧师的《神权、人权、政权》)
   
   第一章 - 人权的基础
   
   神权在人权之前,人权在政权之上
   人类有管理万物的权柄
   人权的根源是神的形像
   政权是人堕落之后才产生的
    
       一九七四年在印度尼西亚的洒水,开始了我个人第一次的神学讲座,到现在在那个城市里,已经差不多有二十六届的神学讲座了;在雅加达已经有十九届,在台湾今年是第十五届。我们这一次讲座的题目是「神权、人权与政权」神权、人权与政权的次序在这个题目里面,你看见我是把「神权」放在最前面。虽然神是看不见的,而人的权柄和政治的权柄是看得见的。我们却要把神权放在最高最高的位置,放在最先最先的地方,因为从基督教的信仰来看:「神权」是一切权柄的源头;「神权」也是人权的保障;「神权」是人的权柄和人的尊严之所以必须被承认、被肯定的原因——因为他是创造者,感谢上帝!
       我相信人权的问题,在二十一世纪将成为全人类最重要的几个最大的课题之一。不但如此,我相信人权的重要性,在二十一世纪的政治、科学、文化……以及其他所有的范围里面,要站在一个很特殊的、超越二十世纪以前所有的时代的地位。人权的重要性,很可能将要超过所有的「国家主权」的重要性。为什么我这么说呢?因为当每一个人看见了人类的共同基础的时候,每一个人看见了人原有的内在本质——人的威严、人的荣耀、人的尊贵之所在——的时候,这个大公性的看见就变成超越了所谓的「民族主义」、「国家主权」……等等这些狭窄性的想法。
       在这个全球化(globalization)的时代中间,我们看见:「普世共识」要超越血统、肤色、民族、政府所拥有的那些地区性的主权。当人们渐渐转向这个共识的时候,二十一世纪的政治哲学、二十一世纪对人的看法,将要和过去几千年完完全全的不同。我相信这个转变,在二十世纪是一个预备的时期;到了二十一世纪,就要变成一个大大被发挥而且产生新果效的时期。
       自从一九四八年,联合国颁布「人权宣言」以后,这个题目已经成为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政府不可忽略、不可轻视的一个题目。到了一九六六年,「国际人权公约」被提出来的时候,就对许多国家在改善人类基本生活的方面,产生了不能阻止的、普遍性的一个影响。到了一九七五年,在赫尔辛基(Helsinki )所召开的欧洲安全会议上所提到的「人权」已经成为一个很突出的重点。而在这件事情上,我相信有一位身为基督徒的美国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曾经有相当大的贡献。卡特并不是一个很有魄力、很有威严的总统。许多人只从这方面看出他不够伟大的地方;但是,以后人类一定要纪念他在另外一方面对全人类带来更大的影响,也就是他对人权的贡献。
       卡特在欧洲安全会议中所强调的,成为以后整个人类不得不注意的重大事件,那就是:「人权不是内政问题,人权是全人类的问题」。所以,你不能因为你有内政上的主权,你就随便对待你国中的百姓,因为人权是全世界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这一个观念上的改变和共识,推动了全人类越来越重视人权问题。当全人类对「人权」和「人的尊严」加以注重的时候,基督徒不要忘记:这个重要的观念乃是从我们的圣经中找到真正的根基,找到真正智慧的源头;也只有在神的道里面,才能够得到最根本的、解决问题的动力。
       当基督教界忘记自己的本质、忘记自己的责任的时候,我们可能要眼巴巴地看着那些非基督徒,正利用从圣经得到的智慧,再用他们的方法论做为武器,来发挥他们对人类的贡献;而我们自己,竟然得跟在别人的后头走,不知道他们所有最宝贵的东西,原来都是神所赐给我们的。所以我要再一次提醒基督徒:要好好地对待神所启示给我们的话语;要好好地响应神在他所启示的话语中间,所要我们尽的责任,所给予我们的呼吁,无论是应许,是命令,或是对我们的计划……等等。这样,当基督徒回到神的道里面仔细思想的时候,你就发现:所有有关人类一切的难题,有关人类所能面对的各样的挑战,在圣经里面都早已经有了答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