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谢选骏文集
·16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谢选骏与唐崇荣的对话
   
   
   (一)
   

   在《神权、人权、政权》(唐崇荣牧师)的第一章《人权的基础》里面有这样一段话:
   
       你们知道过去中国有一部很有名的影集叫做「河殇」,「河殇」有六个作者,其中有一位谢选骏先生,在信主之后很用心研读圣经,成为一个很深入思考基督教信仰的人。赵天恩牧师有一天带他到我们华盛顿的归正学院去。他就在我的课堂里面问一个问题:「唐牧师,最笨最笨的人,和一只很聪明很聪明的猴子相比,哪一个聪明?」最笨最笨的人,什么都不懂,连一切最简单的行动都要别人去帮助他,他虽然有人形,没有人的理性和智能,没有人的正常功能。而聪明的猴子,聪明到一个地步,哇!跳来跳去,比白痴灵活百倍。那么,「照唐牧师你看,从他们之间的差别,岂不是表示最聪明的猴已经超越了最笨的人,这样表示进化论是可能的吗?你怎么看这个问题呢?」我心里祷告说:「主啊,求你给我智慧,使我所答的能荣耀你,造就人。」我就回答:「这个最笨的人,结婚之后所生的孩子还有可能会读大学;但是这只最聪明的猴子所生的猴子连幼稚园都不可能能毕业。」对不对?「唉呀!」他后来对我说:「你答得太好了,你把很重要的一点提出来,人里面有人的本质,是猴子没有的!」
   
   谢选骏指出:在1996年夏天,已故的赵天恩牧师邀请我去“华盛顿归正学院暑期班”,帮助他讲解一些东西给学员们听。讲解完毕了就按照礼貌的要求坐下来听别人讲。轮到唐崇荣牧师讲解,完了之后他邀请提问,于是便有了上面的一幕。
   
   我觉得唐崇荣牧师学识渊博、善于雄辩,但是他的讲道有个本根的问题,那就是代表上帝发言,或是暗示听众他说的都是上帝的道理,而不仅仅是他个人的理解。
   
   这也无可厚非。但是这个无可厚非仅仅因为这是许多神职人员都会犯下的错误。可是按圣经《以西结书》的记载,却是上帝很不喜悦的大罪:
   
   Eze 13:1 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
   Eze 13:2 人子阿,你要说预言攻击以色列中说预言的先知,对那些本己心发预言的说,你们当听耶和华的话。
   Eze 13:3 主耶和华如此说,愚顽的先知有祸了,他们随从自己的心意,却一无所见。
   Eze 13:4 以色列阿,你的先知好像荒场中的狐狸,
   Eze 13:5 没有上去堵挡破口,也没有为以色列家重修墙垣,使他们当耶和华的日子在阵上站立得住。
   Eze 13:6 这些人所见的是虚假,是谎诈的占卜。他们说是耶和华说的,其实耶和华并没有差遣他们,他们倒使人指望那话必然立定。
   Eze 13:7 你们岂不是见了虚假的异象吗?岂不是说了谎诈的占卜吗?你们说,这是耶和华说的,其实我没有说。
   Eze 13:8 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因你们说的是虚假,见的是谎诈,我就与你们反对。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Eze 13:9 我的手必攻击那见虚假异象,用谎诈占卜的先知,他们必不列在我百姓的会中,不录在以色列家的册上,也不进入以色列地。你们就知道我是主耶和华。
   Eze 13:10 因为他们诱惑我的百姓,说,平安。其实没有平安,就像有人立起墙壁,他们倒用未泡透的灰抹上。
   Eze 13:11 所以你要对那些抹上未泡透灰的人说,墙要倒塌,必有暴雨漫过。大冰雹阿,你们要降下,狂风也要吹裂这墙。
   Eze 13:12 这墙倒塌之后,人岂不问你们说,你们抹上未泡透的灰在哪里呢?
   Eze 13:13 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我要发怒,使狂风吹裂这墙,在怒中使暴雨漫过,又发怒降下大冰雹,毁灭这墙。
   Eze 13:14 我要这样拆毁你们那未泡透灰所抹的墙,拆平到地,以致根基露出,墙必倒塌,你们也必在其中灭亡。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Eze 13:15 我要这样向墙和用未泡透灰抹墙的人成就我怒中所定的,并要对你们说,墙和抹墙的人都没有了。
   Eze 13:16 这抹墙的就是以色列的先知,他们指着耶路撒冷说预言,为这城见了平安的异象,其实没有平安。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
   
   Eze 14:9 先知若被迷惑说一句预言,是我耶和华任那先知受迷惑,我也必向他伸手,将他从我民以色列中除灭。
   Eze 14:10 他们必担当自己的罪孽。先知的罪孽和求问之人的罪孽都是一样,
   Eze 14:11 好使以色列家不再走迷离开我,不再因各样的罪过玷污自己,只要作我的子民,我作他们的神。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
   
   Eze 22:25 其中的先知同谋背叛,如咆哮的狮子抓撕掠物。他们吞灭人民,抢夺财宝,使这地多有寡妇。
   Eze 22:26 其中的祭司强解我的律法,亵渎我的圣物,不分别圣的和俗的,也不使人分辨洁净的和不洁净的,又遮眼不顾我的安息日。我也在他们中间被亵慢。
   Eze 22:27 其中的首领仿佛豺狼抓撕掠物,杀人流血,伤害人命,要得不义之财。
   Eze 22:28 其中的先知为百姓用未泡透的灰抹墙,就是为他们见虚假的异象,用谎诈的占卜,说,主耶和华如此说,其实耶和华没有说。
   
   ……
   
   而我认为,任何人在讲道的时候,最好加上一个“窃以为”或“我认为”;而万万不可说“上帝以为”、“基督认为”——除非是直接援引圣经原文。
   
   (二)
   
   就拿上面的对话而言,那仅仅是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所做的“猜想”,和上帝本来没有关系;但是,如果一定要把上帝牵扯进来,那就犯了假传圣旨的嫌疑。
   
   谢选骏:唐牧师,最笨最笨的人,和一只很聪明很聪明的猴子相比,哪一个聪明?
   
   唐牧师:最笨最笨的人,什么都不懂,连一切最简单的行动都要别人去帮助他,他虽然有人形,没有人的理性和智能,没有人的正常功能。而聪明的猴子,聪明到一个地步,哇!跳来跳去,比白痴灵活百倍。
   
   谢选骏:照唐牧师你看,从他们之间的差别,岂不是表示最聪明的猴已经超越了最笨的人,这样表示进化论是可能的吗?你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唐牧师:我心里祷告说:「主啊,求你给我智慧,使我所答的能荣耀你,造就人。」我就回答:「这个最笨的人,结婚之后所生的孩子还有可能会读大学;但是这只最聪明的猴子所生的猴子连幼稚园都不可能能毕业。」对不对?
   
   谢选骏:唉呀!你答得太好了,你把很重要的一点提出来,人里面有人的本质,是猴子没有的!
   
   ……
   
   唐牧师记载的对话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是问题并没有结束。
   
   因为,“这个最笨的人”,“结婚之后所生的孩子”,只是“还有可能会读大学”,同样也有可能比他还要愚笨,根本就是先天愚型的人。“这只最聪明的猴子所生的猴子”,虽然“连幼稚园都不可能能毕业”,但是却能徜徉在自然之中。对不对?
   
   于是问题来了:先天愚型的人物,他的“猴子没有的”、“人里面有人的本质”,又在哪里呢!
   
   最后,对于“缺乏人的本质的人”,如何授予人权?
   
   换言之,如何界定“人的本质”?仅仅依据人的外形?或,“人所生的就是人”?
   
   
   
   附录
   
   神权、人权、政权
   (资料取自唐崇荣牧师的《神权、人权、政权》)
   
   第一章 - 人权的基础
   
   神权在人权之前,人权在政权之上
   人类有管理万物的权柄
   人权的根源是神的形像
   政权是人堕落之后才产生的
    
       一九七四年在印度尼西亚的洒水,开始了我个人第一次的神学讲座,到现在在那个城市里,已经差不多有二十六届的神学讲座了;在雅加达已经有十九届,在台湾今年是第十五届。我们这一次讲座的题目是「神权、人权与政权」神权、人权与政权的次序在这个题目里面,你看见我是把「神权」放在最前面。虽然神是看不见的,而人的权柄和政治的权柄是看得见的。我们却要把神权放在最高最高的位置,放在最先最先的地方,因为从基督教的信仰来看:「神权」是一切权柄的源头;「神权」也是人权的保障;「神权」是人的权柄和人的尊严之所以必须被承认、被肯定的原因——因为他是创造者,感谢上帝!
       我相信人权的问题,在二十一世纪将成为全人类最重要的几个最大的课题之一。不但如此,我相信人权的重要性,在二十一世纪的政治、科学、文化……以及其他所有的范围里面,要站在一个很特殊的、超越二十世纪以前所有的时代的地位。人权的重要性,很可能将要超过所有的「国家主权」的重要性。为什么我这么说呢?因为当每一个人看见了人类的共同基础的时候,每一个人看见了人原有的内在本质——人的威严、人的荣耀、人的尊贵之所在——的时候,这个大公性的看见就变成超越了所谓的「民族主义」、「国家主权」……等等这些狭窄性的想法。
       在这个全球化(globalization)的时代中间,我们看见:「普世共识」要超越血统、肤色、民族、政府所拥有的那些地区性的主权。当人们渐渐转向这个共识的时候,二十一世纪的政治哲学、二十一世纪对人的看法,将要和过去几千年完完全全的不同。我相信这个转变,在二十世纪是一个预备的时期;到了二十一世纪,就要变成一个大大被发挥而且产生新果效的时期。
       自从一九四八年,联合国颁布「人权宣言」以后,这个题目已经成为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政府不可忽略、不可轻视的一个题目。到了一九六六年,「国际人权公约」被提出来的时候,就对许多国家在改善人类基本生活的方面,产生了不能阻止的、普遍性的一个影响。到了一九七五年,在赫尔辛基(Helsinki )所召开的欧洲安全会议上所提到的「人权」已经成为一个很突出的重点。而在这件事情上,我相信有一位身为基督徒的美国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曾经有相当大的贡献。卡特并不是一个很有魄力、很有威严的总统。许多人只从这方面看出他不够伟大的地方;但是,以后人类一定要纪念他在另外一方面对全人类带来更大的影响,也就是他对人权的贡献。
       卡特在欧洲安全会议中所强调的,成为以后整个人类不得不注意的重大事件,那就是:「人权不是内政问题,人权是全人类的问题」。所以,你不能因为你有内政上的主权,你就随便对待你国中的百姓,因为人权是全世界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这一个观念上的改变和共识,推动了全人类越来越重视人权问题。当全人类对「人权」和「人的尊严」加以注重的时候,基督徒不要忘记:这个重要的观念乃是从我们的圣经中找到真正的根基,找到真正智慧的源头;也只有在神的道里面,才能够得到最根本的、解决问题的动力。
       当基督教界忘记自己的本质、忘记自己的责任的时候,我们可能要眼巴巴地看着那些非基督徒,正利用从圣经得到的智慧,再用他们的方法论做为武器,来发挥他们对人类的贡献;而我们自己,竟然得跟在别人的后头走,不知道他们所有最宝贵的东西,原来都是神所赐给我们的。所以我要再一次提醒基督徒:要好好地对待神所启示给我们的话语;要好好地响应神在他所启示的话语中间,所要我们尽的责任,所给予我们的呼吁,无论是应许,是命令,或是对我们的计划……等等。这样,当基督徒回到神的道里面仔细思想的时候,你就发现:所有有关人类一切的难题,有关人类所能面对的各样的挑战,在圣经里面都早已经有了答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