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谢选骏: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所谓“姓名学”,是一种“命名的学问”,属于命理学的一支。
   
   姓名学,无论研究派系之别,皆主要以求问者的生辰八字为改名造运之首要根据。尔后,研究者再以天格、人格、地格、外格、总格、天运五行、姓名总笔划为批注基础,以期经由姓名学为再造“后天运”之改名依据。


   姓名学研究者认为:除了传统的算命以“知天命”为主之外,人类尚可经由其他方式来改变既有之运势,例如:‘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德、五读书’,或经由改变习惯来改变个性,以致改变命运等。
   
   上述之天格、人格、地格通称为“三才”;天格、人格、地格、外格、总格於姓名学通称为“五格”。姓名学各家主要差异有三:
   
   姓名总笔划之吉凶关系 以《康熙字典》之“部首”笔划数,例如花字,包括部首的总笔划数是10
   
   以现代人之“手写”笔划数,花字,以手写时,总笔划数是8
   
   各格之五行相生克与天运五行之影响
   
   五行纳音之生克关系
   
   源流考据
   
   中国北宋邵康节所著《皇极经世》书中论及五音、四声、字韵、数律。尔后,同于宋代之蔡九峰首创《八十一名数图》、《八十一数原图》、《蔡九峰皇极八十一数图》论笔划之吉凶。
   
   明代万育吾编《三命通会》(可见诸于《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第六百一卷,星命部汇考三十七之三十八,有《五音看命法》一章,全文约三百字简述,篇幅有限)。
   
   近代“姓名学”始于日本维新时代中叶(1928年)的熊崎健翁,依据宋代蔡九峰著作稍加修订而宏扬新著《熊崎姓名学》于当代日本,授徒万人。
   
   1936年,留学日本的日籍台湾留学生白惠文经熊崎氏同意,翻译为汉文《姓名之命运学》、《姓名学之奥秘》等(瑞成书局出版)。
   
   中国的姓名学与伊斯兰极端主义有什么关系呢?
   
   原来,姓名学虽然中国的玩意儿,但却揭示了一个普遍现象:人的命名对于他的处境会有深刻的影响,从而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以下新闻看来也说明了这一点:
   
   《29个名字被禁,维族婴儿取名受限》(2017年4月26日,美国之音):
   
   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族的婴儿取名施加限制,29个常用名字被纳入黑名单,理由是这些名字具有“分裂意义”,涉及公共安全。
   
   《纽约时报》25日援引的这份《少数民族取名限制名称》,是由总部设在德国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提供的,29个受限名称包括维族常见的伊玛木、萨达、吉哈德、穆哈卖提、阿吉和麦迪娜等。
   
   根据台湾中央社本月19日公布的这份名单,一些姓名被视为与伊斯兰圣战有关,“属于公安限制起名”。穆加艾提被限制的理由是“为伊斯兰而战斗的人”、吉哈德是“为安拉圣战”。受限制的名字还包括君都拉(为安拉战斗的人)、穆哈买提(穆罕默德的名字)、萨达(宗教宣传者)和穆塔艾提(传道者);有些名字似乎与此无关,比如,塔里甫(有神学知识的人)、穆斯图玛(穆斯林女的名字)、伊马木(宗教向导)等,也被列为“公安限制起名”。
   
   另外一半属于“工作中发现的名字”,包括穆斯里木(穆斯林男的名字)、巴格达提(伊拉克首都)、苏日艳(国家名)、喀依热(埃及的首都)、萨达木(伊拉克总统的名字)、吐尔克扎提(土耳其人)、吐尔克娜孜(土耳其的月亮)、艾孜哈尔(埃及宗教大学的名称)、依斯拉木(穆斯林)、艾热发提(麦加圣山名称)、麦迪娜(沙特阿拉伯的圣城)等。
   
   《纽约时报》说,新疆乌鲁木齐和其他城市的安全官员确认了这份限制名单。部分接受采访的人说,如果当地居民不遵守,他们的孩子就可能丧失教育与健保等关键福利。英国《卫报》称,当地儿童如果起了受到限制的名字,就无法登记户口。
   
   人权促进人士说,这份名单显示中国政府以反恐为名限制维吾尔人的公民权利,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迪里夏提说:“中国的政策愈发敌对。维吾尔人如果想给孩子起个想起的名字,就必须小心,避免受到政府的处罚。”
   
   人权观察中国事务负责人苏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这是中国政府对新疆民众实施的最新的一起可笑限制。”
   
   谢选骏指出:这个限制并不可笑,因为它将改变许多人的命运。儿童所用的名字,会对他她的一生产生某种催眠作用。同时人的名字也会改变人的社会关系,因为社会的其他成员往往都是在接触到本人之前,首先接触到了这个人的这名字,因而形成了对于这个人的成见。例如,即使在“人权模范”的美国寻找工作,少数族裔的名字也往往较难获得录用。由此可见,名字的重要,不仅作用于当事人的心态,而且作用于他者的反应。
   

此文于2017年04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