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谢选骏文集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谢选骏: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所谓“姓名学”,是一种“命名的学问”,属于命理学的一支。
   
   姓名学,无论研究派系之别,皆主要以求问者的生辰八字为改名造运之首要根据。尔后,研究者再以天格、人格、地格、外格、总格、天运五行、姓名总笔划为批注基础,以期经由姓名学为再造“后天运”之改名依据。


   姓名学研究者认为:除了传统的算命以“知天命”为主之外,人类尚可经由其他方式来改变既有之运势,例如:‘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德、五读书’,或经由改变习惯来改变个性,以致改变命运等。
   
   上述之天格、人格、地格通称为“三才”;天格、人格、地格、外格、总格於姓名学通称为“五格”。姓名学各家主要差异有三:
   
   姓名总笔划之吉凶关系 以《康熙字典》之“部首”笔划数,例如花字,包括部首的总笔划数是10
   
   以现代人之“手写”笔划数,花字,以手写时,总笔划数是8
   
   各格之五行相生克与天运五行之影响
   
   五行纳音之生克关系
   
   源流考据
   
   中国北宋邵康节所著《皇极经世》书中论及五音、四声、字韵、数律。尔后,同于宋代之蔡九峰首创《八十一名数图》、《八十一数原图》、《蔡九峰皇极八十一数图》论笔划之吉凶。
   
   明代万育吾编《三命通会》(可见诸于《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第六百一卷,星命部汇考三十七之三十八,有《五音看命法》一章,全文约三百字简述,篇幅有限)。
   
   近代“姓名学”始于日本维新时代中叶(1928年)的熊崎健翁,依据宋代蔡九峰著作稍加修订而宏扬新著《熊崎姓名学》于当代日本,授徒万人。
   
   1936年,留学日本的日籍台湾留学生白惠文经熊崎氏同意,翻译为汉文《姓名之命运学》、《姓名学之奥秘》等(瑞成书局出版)。
   
   中国的姓名学与伊斯兰极端主义有什么关系呢?
   
   原来,姓名学虽然中国的玩意儿,但却揭示了一个普遍现象:人的命名对于他的处境会有深刻的影响,从而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以下新闻看来也说明了这一点:
   
   《29个名字被禁,维族婴儿取名受限》(2017年4月26日,美国之音):
   
   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族的婴儿取名施加限制,29个常用名字被纳入黑名单,理由是这些名字具有“分裂意义”,涉及公共安全。
   
   《纽约时报》25日援引的这份《少数民族取名限制名称》,是由总部设在德国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提供的,29个受限名称包括维族常见的伊玛木、萨达、吉哈德、穆哈卖提、阿吉和麦迪娜等。
   
   根据台湾中央社本月19日公布的这份名单,一些姓名被视为与伊斯兰圣战有关,“属于公安限制起名”。穆加艾提被限制的理由是“为伊斯兰而战斗的人”、吉哈德是“为安拉圣战”。受限制的名字还包括君都拉(为安拉战斗的人)、穆哈买提(穆罕默德的名字)、萨达(宗教宣传者)和穆塔艾提(传道者);有些名字似乎与此无关,比如,塔里甫(有神学知识的人)、穆斯图玛(穆斯林女的名字)、伊马木(宗教向导)等,也被列为“公安限制起名”。
   
   另外一半属于“工作中发现的名字”,包括穆斯里木(穆斯林男的名字)、巴格达提(伊拉克首都)、苏日艳(国家名)、喀依热(埃及的首都)、萨达木(伊拉克总统的名字)、吐尔克扎提(土耳其人)、吐尔克娜孜(土耳其的月亮)、艾孜哈尔(埃及宗教大学的名称)、依斯拉木(穆斯林)、艾热发提(麦加圣山名称)、麦迪娜(沙特阿拉伯的圣城)等。
   
   《纽约时报》说,新疆乌鲁木齐和其他城市的安全官员确认了这份限制名单。部分接受采访的人说,如果当地居民不遵守,他们的孩子就可能丧失教育与健保等关键福利。英国《卫报》称,当地儿童如果起了受到限制的名字,就无法登记户口。
   
   人权促进人士说,这份名单显示中国政府以反恐为名限制维吾尔人的公民权利,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迪里夏提说:“中国的政策愈发敌对。维吾尔人如果想给孩子起个想起的名字,就必须小心,避免受到政府的处罚。”
   
   人权观察中国事务负责人苏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这是中国政府对新疆民众实施的最新的一起可笑限制。”
   
   谢选骏指出:这个限制并不可笑,因为它将改变许多人的命运。儿童所用的名字,会对他她的一生产生某种催眠作用。同时人的名字也会改变人的社会关系,因为社会的其他成员往往都是在接触到本人之前,首先接触到了这个人的这名字,因而形成了对于这个人的成见。例如,即使在“人权模范”的美国寻找工作,少数族裔的名字也往往较难获得录用。由此可见,名字的重要,不仅作用于当事人的心态,而且作用于他者的反应。
   

此文于2017年04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