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因看望患难中的倪玉兰姊妹我徐永海遭软禁]
徐永海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目录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前言一 关于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的说明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前言二 基督精神将带领我们进入美好社会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前言三 社会发展中大脑前额叶起重要作用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前言四 宇宙空间是一个取之不尽的能量库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一章 最小单位如何构成粒子与粒子种类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二章 粒子如何构成原子与宇宙演化过程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三章 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四章 分子如何构成细胞与生物演化过程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六章 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七章 上帝掌管着宇宙灵魂与圣经的启示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附录一: 精神分裂症患者与正常人之间表象能力的比较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附录二:神经症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之前言与附录
*
*
**************
·通过脑科学来认识宗教对人类社会的作用
·“大脑有个崇拜区”请支持我的这个脑科学研究
***
·宗教条例意见征求日基督徒学圣经警察上门来——新婚夜党员抄党章能被歌颂而
·为了科学为了宗教信仰自由与宗教批判自由
·为了科学与信仰为了具有大爱的心我们无罪
**************
·徐永海自我介绍
*********
·简述家庭教会神学
·上帝给能源、耶稣拿去恨、圣灵来引导
**************
·因基督信仰几次坐牢请为我祈祷
**************
·圣经到底要告诉我们人类什么
**************
·面对能源社会等危机请您支持我的科学研究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的求助书
·关于空间与能量的科学报告
****************
****************
·科学将帮助我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精神的终极奥秘
**************
**************
·使圣经公开出版应是中国基督徒的使命
·科学将帮助我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精神的终极奥秘
**************
**************
·徐永海自荐
************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
**************
1994年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
1995年
·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
·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
***
1995年5月25日至1997年5月24日,因《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和《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被劳动教养2年,
***
1996年
·上诉书
1997年
·徐文立:引荐《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肯为百姓说话的基督徒——高峰
·王丹与基督精神
1998年
·认识唯物主义的错误,树立科学正确的信仰
·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宇宙只能是上帝创造的
·为王策弟兄在上帝面前献上祷告
·就我的书稿在徐文立家中被北京市公安局抄走一事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百姓说话最光荣
·再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科学无罪
·有关李克牧师的介绍
·刘念春与基督徒
·请所有正直的人关心徐文立
1999年
1月
·中国民主运动的新阶段
·就我的书稿被抄和我的科学工作致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王策弟兄禁食祷告
2月
·为徐文立祷告
·上帝给人生存权利
3月
·上帝给人做人权利
4月
·上帝给人信仰权利
·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求主拣选他们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四”十周年
·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
·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看望患难中的倪玉兰姊妹我徐永海遭软禁

   
   
   
   
   


   因看望患难中的倪玉兰姊妹我徐永海遭软禁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7年4月19日
   
   
   1、倪玉兰一家三口半夜被拖出出租房,关在面包车里,受到粗暴对待,均是全身多处外伤
   
   北京著名维权人、我们教会的主内肢体倪玉兰姊妹(妻子)、董继勤弟兄(丈夫)一家三口(还有女儿董璇)在2017年4月15日晚上,被一些人强行从刚刚租住的出租房中拖出,被抬到面包车中,被限制自由2个多小时,被扔到一间房子里,家具等生活用品也被搬到了这里。
   
   在此期间,他们一家三口受到了粗暴的对待,均是全身多处外伤。为此他们到北京二炮医院(火箭军医院)就诊,分别诊断为:
   
   倪玉兰:全身多处外伤;头颈部外伤;背部外伤;左侧胸肋部外伤;腰部外伤;臀部外伤;左腕关节扭伤;右手外伤。
   
   董继勤:全身多处外伤;头面部外伤;头皮血肿;背部大面积挫擦伤;四肢多处软组织伤。
   
   董璇:全身多处外伤;颈部外伤;腰部外伤;臀部外伤;双手软组织伤。
   
   面对遭受到如此侵害,倪玉兰一家自然是电话报警,并到案发所在地的安定门派出所报警。由于倪玉兰一家已经是无家可归,倪玉兰老姊妹和董继勤老弟兄这些天来,不得不住在安定门派出所的大厅里。派出所大厅里只有几个沙发,双下肢瘫痪、坐在轮椅上的倪玉兰老姊妹不得不在这派出所大厅里忍受着苦难。
   
   
   2、非常简单的出租房屋合同违约,为什么变成了如此粗暴的事件,给倪玉兰一家带来伤害
   
   为什么倪玉兰一家三口受到如此伤害,具体前因后果是什么,具有经过是什么,董继勤老弟兄曾发了微信,进行了叙述:
   
   2017年4月6日,我(董继勤)在网上搜索到至诚家园房地产中介,要求租住一间私房,经理袁磊磊说有一间私房在华丰胡同8号院内,我们签订了租赁合同,我缴纳了14个月的房租(4万多元)。
   
   7日,我搬入租住的房屋居住。
   
   12日下午,袁磊磊、党正英、刘玉三人来威胁我说:“15日9点你不搬家我就抢你家东西。”
   
   12日下午5点袁磊磊、党正英将电表弄坏。我拨打110报警,在派出所做了笔录之后裴副所长将双方叫到一起谈了话。袁磊磊、党正英从派出所出来已经是半夜2点,他们半夜又将电表弄坏。
   
   13日上午11点袁磊磊、党正英带领4、5个人将房屋门窗拆除,剪断电话线、网线,截断自来水管。我打110报警,警察将我带到派出所,他们留在我家继续拆。
   
   15日晚上22点40分,我正在华丰胡同租住的房屋内看手机,突然冲进屋内3人,袁磊磊、党世英(音)(女)、党世英的儿子(自称是党世英儿子、侄子、干儿子),他们抢走我的手机将我推出屋外。屋外5、6个人将我向大门外拖,我边挣扎边喊救命,他们将我拖到院外后塞进一辆面包车。4、5个人将我按在地板上之后,他们又将我女儿手机抢走,拖出院子塞进面包车,也有4、5个人按着她,关上车门将车开走。
   
   ……
   
   22点50分,我妻子在里屋听到我喊救命,马上打110报警,……,罪犯又抢走我妻子的手机,将她拖出院外塞进另一辆面包车开走。
   
   
   3、给苦难的倪玉兰一家送去爱心,理应是社会应当鼓励的,可是我徐永海却因此遭到软禁
   
   其实,倪玉兰一家租房的事情非常简单,就是房屋中介和房东将房子租给倪玉兰一家之后,反悔了,不想租给倪玉兰一家了。
   
   其实,这种事情处理起来,很容易,按照合同规定办事。将倪玉兰一家已经支付的房租4万多元退还给倪玉兰一家,并按照合同规定给倪玉兰一家补偿应有的损失。
   
   就是这么简单。
   
   可是,房屋中介和房东不但不退还已经支付的房租4万多元,而且更不想按照合同规定给倪玉兰一家补偿应有的损失。他们对倪玉兰说,只能退回7千多元。
   
   只退回7千多元,这不是明显的欺负人吗,倪玉兰一家自然不会接受。由此出现了这么一系列粗暴的、野蛮的事情。
   
   天理何在!!!
   
   倪玉兰一家正在受到如此苦难,作为朋友给予他们一家应有的关心,前去看望,送去温暖和爱心,应当是整个社会所提倡和所鼓励的。
   
   可是奇了怪了。17日上午,作为主内弟兄姊妹,我去看望了倪玉兰老姊妹和董继勤老弟兄。我家所在地的德外派出所的警察——李姓片警——给我妻子去电话,让我少管倪玉兰的闲事。而给我妻子遭成了极大的压力,对此我是非常气愤。
   
   18日中午,一朋友请我外出吃饭,约好在我家附近的公共汽车车站(铁狮子坟)我来等他。我一出家门,就发现我遭到软禁了,派出所的辅警(联防)在我家门口,辅警(联防)是跟着我到了公共汽车车站。
   
   辅警(联防)给片警打电话,问是否允许我和朋友去吃饭。我接过电话,质问片警,我犯了什么法,为什么要软禁我;昨日为什么对我妻子说,我去看倪玉兰是管闲事,是要去闹事,我闹什么事了。
   
   20分钟左右,派出所警察开着警车赶到了公共汽车站,李姓片警和另外一个警察,对我是气势汹汹,并说可以把我抓到派出所去。
   
   我没有犯任何法,却遭到毫无道理的软禁,而且警察们还是如此的理直气壮、气势汹汹,难道在这个国家里,我作为基督徒因为信仰耶稣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只恨撒旦),出于爱心来关爱自己的主内肢体,我们就真的如同文革时代的黑五类了吗。
   
   
   徐永海,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7/04/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