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陈师众:4.25引导我重回神的怀抱]
徐沛文集
·“七君子”的真相
·以廖天琪与吴弘达为戒
·曾节明终于自暴其丑
·廖亦武必须当心
当心小毛泽东
·在比较中鉴别真伪—看穿刘晓波的过程
·刘晓波是诗人吗?
·没有正义的和平是中共的河蟹
·为了和平的炸药 — 屠龙者毕尔曼
·白梅笑傲刘无敌
·白梅笑傲刘太监
·白梅笑傲刘无常
·白梅笑傲刘影帝
·白梅笑傲败类刘
·刘晓波与共特
·因“诺奖门”致一刘晓波拥趸
·写给草泥马
·红牢囚徒与独立笔会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他山之玉
·为什么汪红雨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不与刘晓波为伍的万之(陈迈平)
·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
·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当心劣迹斑斑的余杰
·李建军评莫言的《檀香刑》
·“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批评廖亦武的好文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转发:“请推倒中国的柏林墙!”
·推荐: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推荐:台湾与大陆的区别
·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谁看神韵?
·韩连潮致造谣者
无耻的洋人
·无耻的洋人 (自序)
·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无耻的洋人史沫特莱、左尔格等
·见证鲁迅的洋徒弟顾彬
·共产喉舌与德国之声
·共党的老朋友施密特及其他五毛
·《天安门》的红色烙印
·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
·无耻的洋人 — 萨马兰奇
·王安娜和“七君子”的报应
·毛泽东的洋鼓手斯诺及其他
·毛妾江青的洋知己维特克
· 与狼共舞的施罗德
·身在夏天心系梅花
·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列侬(John Lennon)是什么星?
·关于魏茨泽克的真相
·点评“坑爹”的德文翻译
推特言论
· 红墙内外的啁啾(Twitter)
· 上推特的又一结果
·28天中最受欢迎的推文
· 推特言论集锦
·把互联网当民主墙
·我在推特干嘛?
· 告别羊年
白梅邮件
·第一朵白梅
·第二朵白梅的第一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二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三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四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五瓣
· 中国难民潮 -从远志明谈起
·审视六四女性 (柴玲-盛雪)
·民运指南-复兴中华
民运不黑共特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师众:4.25引导我重回神的怀抱

   推荐语:17年前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毕业的陈师众博士在美国发表这篇心得体会。与他相比我反应迟钝,三年后我才得出同样的结论,不信请看我在2002年发表的《人神之间》:http://blog.boxun.com/hero/2007/xupei/35_1.shtml
   李洪志老师在1999年芝加哥法会上说道,每一次对大法的打击都是对大法的弘扬。1999年4月23日天津公安局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导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南海请愿。国际媒体将法轮大法的消息瞬息之间传遍世界。4.25以其惊天地而泣鬼神的壮举为世人昭示了宇宙的真理,多少有缘人因此而得法。笔者即是4.25的直接受益者。这里我谨以我得法的经历献给伟大的4.25,献给一年前共襄这伟大壮举的同修们。
   在成为一名大法弟子之前,我曾经对中国社会有过热切的关怀,也有过痛心的失望。从最开始将中国的希望寄托于民主制度的建立,渐渐地眼看着世风日下,道德沦丧,中国的问题已经不只是民主制度的建立,也不是民主制度所能解决,而是人文环境自然环境的毁灭性的破坏。在一切都是那么绝望的时候,心中维系的唯一的希望就是希望:当老百姓看到希望的时候,中国就会有希望。可是,希望又在哪里?
   
   1999年4月25日,我收到一封电子邮件,问有谁听说过法轮功,说法轮功一万多人在中南海请愿。我当时并没有在意。民不聊生了嘛,有多少人在哪儿请愿都没什么奇怪的。第二天一早,夏一阳指着报纸上的照片说:“这绝不是一般的请愿,这些人大多是四五十岁年纪,上有老下有小的,可是社会的中坚部份啊。”那个周六,5月1日,我们一起到中国店买菜,店里赫然贴着法轮功的海报,“真善忍”三个字格外引人注目,封莉莉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我想这就是请愿的法轮功了,可对“忍”字还真有点不屑:都什么世道了,还叫人忍。同时心里纳闷,既然叫什么功,想必是气功了,可没听说过气功还有什么说道的。于是来到旁边的书店里,一口气把有法轮功消息的报纸都买了一份。


   
   首先让我震惊的是李洪志先生要求炼法轮功的人都做好人,而居然有一亿人听他的。以我对中国人中国社会的一碗凉水看到底,如果有人在北京开班教人坑蒙拐骗,能招他一亿个跟着学,那我信;教人做好人去吃亏,就匪夷所思了。但看着一篇篇的报导,新加坡有多少人无偿地教人练功,休斯顿有多少弟子空出家里的房间供大家炼功,台湾有多少人买多少书给大家学习,纽约又有什么人捐大会会场供大家开会交流。这都不是自私的中国人干的事,但都实实在在的发生了。读着记者们的分析,说法轮功之所以能在短短七年内发展到上亿人,主要是抓住了中国人的实用心理,又能治病,又不要钱,心里颇不以记者们的浅见为然。治病不要钱那是实用,可那么多人花那么多功夫那么多钱去教别人练功治病,那才不实用呢。而且,李洪志作为最高的师傅,他也许能做得到不收钱,可一亿人,就是每个人教一百个人,也得有多少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的师傅,除非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不可能做到这些人都不收钱啊?而这层层的师傅教下来,这个功法能不走样,功效能不衰减,这也绝不是一般的。因此我们得出了第一个推论,法轮功一定不只是锻炼身体那么简单的东西。再往下看了一些对在北京参与4.25中南海静坐的法轮功学员的采访,他们都异口同声的说他们并不反对政府。这些人都是成年人,不可能不知道在6.4将近的时候在中南海静坐对他们意味着什么。这么多人能够平静地对待这件需要天胆才能做的事,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他们真的没有想到跟政府作对,自然也就没有想到害怕。可这是怎么做到的? 再往下读,在一篇采访中,李洪志宣称他与耶稣佛陀来自同一种古老的精神,说他是来教人宇宙的道理。又有一篇短文介绍李洪志有二十多个师父等等。圣经里倒是说过2000年时神会再来,可耶稣从没说过他和佛陀是一个地方来的,也没听说过耶稣佛陀教人炼过功,更没听说过耶稣佛陀需要有二十多个师父教的。既是和耶稣佛陀同一来处,为什么降生到中国? 带着越来越多的问题,我们度过了这一天。
   
   5月2日一早醒来,养精蓄锐,思路大开。我们一下子将讨论集中在4.25中南海请愿上。首先,数万人齐聚中南海,中共情报机构事先居然毫不知悉,这是不可思议的。在北京,任何一个一千人以上的活动,里边没有个把奸细叛徒密探,那才叫怪。报纸上把这点归因于法轮功学员运用了现代化的通讯设备。可哪一样现代化的通讯设备国安部没有呢?又有哪一样现代化的通讯设备国安部无法监控呢? 其次,这数万人来自遍布全国各地的城镇乡村,乘飞机,坐火车,搭汽车,骑自行车,什么交通工具都有。 报纸上把这点归因于法轮功极强的组织能力和动员能力。可是只要稍微有一点常识和逻辑思维能力的人就会知道,真要是组织动员,在北京天津弄上几十万法轮功信徒来,比天南海北地找几万人来不知道要容易多少,交通工具和抵达时间也容易安排的多。这一切是无法用常规思维解释的。(事实上,直到今天,在关押审讯了这么多法轮功学员之后,中国公安部门仍然无法对4.25给出一个解释。) 想来想去,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数万人是通过一条常人无法探知的途径看到或接收到了某种信息而得以来到中南海的。也就是说,已有数万法轮功修炼者具有了某种超常能力。这和我们头一天分析的法轮功一定不只是简单的气功是相吻合的。当然,如果他们真是看到了某种超常的信息,他们自然就不会为人间的权势所恫吓,自然不会想到害怕。至此,我心中已经毫无疑问,李洪志必定是高于人类的某一个神了。当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心中升起了一种莫明的从未体验过的谦卑与宁静。我一向以天生的资质而自傲,当真神降临之时,所有的骄矜一扫而空。而那种空竟是如此的令人心怡。
   
   想到了这些,我们自然想到了这数万人以至于一亿法轮功修练者将不能见容于中国政府,甚至不能见容于普通人。由此而突然想到了几千年前的犹太人。从人种上说,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完全是同一种族,可犹太人总说自己才是上帝的选民,别人信上帝还不行,而阿拉伯人则与其几千年来势不两立。过去我对犹太人的这种无端的“宗教歧视”颇不以为然。那天突然意识到,很可能上帝在中东一带曾经传过某种类似于法轮功的超常的东西。相信上帝的教导而又修炼有素的人很可能就成为了后来的犹太人。其他的人不相信,又不容那些相信的人而对之加以迫害,这才有了后来对犹太人的囚禁以及上帝保护其信徒出埃及而越红海的神迹。由此想到,今天的法轮功以及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必然的迫害很可能就是历史的某种再现。那么李洪志宣称他与耶稣佛陀来自同一种古老的精神,说他是来教人宇宙的道理,也就不难接受了。
   
   就这么探讨着,整整一天。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我们三人突然异口同声的说,中国有救了,世界有救了!虽然我们不信教,但如果各种宗教预言的2000年时神会再来解救世界是真的话,那么神首先解救的一定是世界上最危难的地方,那不就是中国吗? 在如此的世道,还能有一亿人向善,愿意做好人,这不就是希望吗?
   
   满怀着对希望的感激,我们一同来到圣地亚哥法轮功学法点上借到了"转法轮",几乎是连夜就看完了,又几乎是同声地惊叹:这中国政府怎么会让这么正的东西传了7年,传了一亿人。自然,正的东西是不屑于和邪的东西相斗的,但正的东西的日益得人心就必然会压缩邪恶的空间,那么邪恶必然会反扑。就这样,怀着对“真善忍”的向往,怀着面对邪恶的疯狂的坦然,我们得法了。
   
   一年过去了,当初的许多对法轮功,对4.25的推测理解都是很肤浅的。但是,对我们而言,4.25就是神迹。它向世人展示了大法的至善,也向世人展示了大法的神圣。是4.25引导我这颗未泯的求善之心重回神的怀抱。
   继4.25之后,近一年来,亿万大法弟子以血肉之躯,以至真至善至忍之念,承受着十恶毒世的暴戾,向世界上成千上万还没有得法的善良的人们展示着法轮大法。愿天下善良的人皆得大法!
   2000年4月25日
   
   美国,圣地雅哥
   
   

此文于2017年04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