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小平头夜话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太平山人:陈景圣和张晓刚
·太平山人:点评《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香港龙少:陈景圣和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
·香港龙少: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之丑行
·香港龙少:香港线盒摧毁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罪行不可饶恕
·沈四海:“小癟三”陳景聖澳门挨打始末
·香港龙少:冒牌货陈景圣在澳门被香港国民党人打伤
·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香港龙少:香港特线,实话实说(图)
·香港龙少:陈景圣会见台湾“党政军”领导人(图)
·萍姐有话说:穷极无聊的陈景圣陈劲松兄弟
·萍姐有话说:再揭陈景圣的真实面目
·赵岩造谣张口就来却对妹子盛雪忌讳莫深
·鮑貢疊:民運小混混趙岩
费记民阵
·驳斥盛雪声明的谎言
·造谣抹黑可以休矣——回应"所谓的朋友"邹海霞们的栽赃诬陷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致盛雪的公开信
·张小刚,谢谢你大张旗鼓地转贴我的旧作!
·张丹红、秦刚、盛雪、费良勇、潘永忠、统战部、费记民阵和统会(多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上)(3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我是从谎言治国的共产极权国家走出来的,深知:谎言带给我的是怎样一种迷惑的沈醉,真相带给我的是怎样一种残酷的震撼。
   
   来到美国后,真相不断地震撼着我,面对真相比面对谎言难受得多,因为人们的自然倾向是,不愿意接受自己受骗的现实,不愿意从“幸福的”沈醉感中挣脱。直到现在,我仍遇到不少中国人,虽在美国生活几十年也不愿意面对真相。我的一个中国邻居就在最近还骄傲地告诉我,看到祖国强大,自己也觉得强大。他们人多、“幸福”多,掌握真相的我却是孤立的。
   
   同时我也看到,海外民运圈也是如此。盛雪这样的骗子能够得逞,就是因为有那么一群靠骗子的欺世盗名而得势得利的无骨男女!他们认为,说出真相就是“放肆”,戳穿骗子的伪装就“不是善良之辈”。 可见,盛雪一邪就搞得民运圈一片邪,搞得民运圈是非不分黑白混乱。正因为此,我们就更要“放肆”地持之以恒地反复讲真相,要讲得盛雪无处可骗,唯此才能以正压邪,正本清源。

   
   盛雪的谎言实在太多,已有一百多篇文章揭露出她的不断的造假和谎言,不一而足,在此仅“放肆地”总结几个她的谎言和造假如下。
   
   

谎言一:盛雪家庭造假

   
   
   盛雪把她爷爷与辛亥革命百年放在一起纪念,其实辛亥革命时她爷爷才17岁,也早在盛雪出生前就远在台湾去世。扒出爷爷为自己贴金后,盛雪又借母亲的去世大肆炒作,连连虚构造假。
   
   盛雪在2014年8月22日的多伦多《大纪元》报上发出她母亲去世的高调讣告:“痛失先慈,四海同悲”,并占以大量篇幅,在民阵网站刊登了跟民运内容毫不相干的母亲病情和丧葬文字,配有多幅照片,将她病故的母亲吹捧成民运“慈母”,所用词汇无以复加:“美丽端庄,禀赋极高”、“具有高贵大气、宽容慈悲、明白事理、聪慧幽默、正义勇敢、坚强柔韧、性格豪爽、仗义任侠、不拘小节、特立独行等等特质”、“美丽聪慧、善良仁慈,并勤奋好学”……“一个优秀的女人,伟大的母亲,光彩照人的人”。
   
   其实,盛雪母亲就是一个荡妇,这本是家庭之祸,又教育出盛雪这么个说谎成性淫乱至极的女儿,是祸上加祸。盛雪的父母靠打零工谋生,既不在农村也不属城市国家部门编制,这类城市贫民零工虽有城市户口,却没有中国特色的挂靠单位的人事档案,挨不着中共划分的阶级类别,所以,盛雪既不属于红五类也不属于她自编的被中共迫害的黑五类,处于四六不沾的社会最底层。
   
   1957年,盛雪父亲臧朋年与盛雪母亲李桂琴结婚。当时臧朋年33岁,没有固定工作,体弱多病,很难在北京市找到对象,娶了来自东北农村的27岁的李桂琴。1958年扫盲和大跃进开始,李桂琴被摘除了文盲帽子,并顺理成章地加入了临时工的队伍。李桂琴一辈子嗜烟嗜酒嗜赌嗜性。李桂琴伤风败俗的一件大事发生在1976年,李桂琴竟然与外遇男子在自己家颠倒及乱,这头色狼情人还趁机糟蹋了14岁的盛雪。孽母不但没给盛雪正面引导,却以其风流成性的人生态度给予盛雪负面引导,这是盛雪进入淫亵孽障的最初之路:盛雪过早进入性开放的扭曲少年期,发展至不思学习混迹于街道小流氓团伙中,招致小流氓们为她争风吃醋打架斗殴。学校与警方决定抓捕盛雪移送少年教养管理所,在警方采取行动之前,盛雪听到风声,立刻逃往京郊怀柔藏匿多日,避过了风头。
   
   1977年始,大学公开招考,年轻人都积极投入,盛雪在1980年后也参加高考,但连续两年高考都名落孙山。盛雪少年阶段因家风败坏而堕落荒废了学业,反映出李桂琴绝不是盛雪所歌颂的“一个优秀的女人,伟大的母亲,光彩照人的人。”盛雪家庭的孽障之事在多伦多民运圈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也没人在乎,如果不是盛雪假公济私地颂母过头,也引不出其母的残酷真相,其家庭孽障也不会在网络大曝光,这完全是她自找的。
   
   

谎言二:盛雪履历造假

   
   
   《北京之春》1997年7月刊出亚衣对盛雪的采访,其中盛雪介绍自己说:“…… 一九八二年考进职工大学修读中文系;一九八四年在北京电视大学校刊编辑部担任编辑,第二年应《管理世界》杂志创始人刘连增之邀,参与创办该杂志,从事编辑和记者工作……。”
   
   
   她的作者简介也这样写到:盛雪,女,生于北京。1983年参与创办《管理世界》杂志。
   
   
   陈毅然女士在2016年7月回北京探亲时,有幸见到当年在《管理世界》杂志社工作过的几位编辑,他们所说证词一致证实,盛雪并非《管理世界》杂志的编辑和记者,更谈不上该杂志创办人。他们说:“盛雪只是被招来的广告临时工,从没有参与过任何《管理世界》杂志的业务工作”;“有时会让盛雪做点编务,但就是打杂,她从没当过杂志的记者和编辑”;“她没写过、没编辑过任何一篇稿件”;“《管理世界》是由几个高干子女建立,早期挂靠在国务院发展中心,有编号,没编制,也没有钱,本不是盈利机构。后来与中央广播电台、电视台合作,做播音、电视节目,他们就将电台、电视的一些不好落账的钱,通过《管理世界》转出,这样不仅让参与电台、电视节目的某些人拿到了钱,《管理世界》自己也有了收入。” “盛雪没有大学学历,又是工人,那时工转干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所以她当时是不可能正式调入《管理世界》杂志社的。盛雪进来只是认识了本社的一个高干子弟,靠这这位高干子弟的介绍,作为临时工进来拉广告。那时我们招了一些临时工拉广告的,可这些临时工像走马灯一样流动,盛雪也没待多久就离开了。88年初以前就离开了。”
   
   此外,网上发出的一位研究89六四史的学者所谈情况,进一步说明盛雪自称《管理世界》创办人是谎言。(此段中的xx即指盛雪)
   
   “2001年在波士顿参加‘廿一世纪基金会’主办的‘第二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唯一一次与XX女士见面……我问她认不认识两个人,她都不认识。这两个人是《管理世界》的创始人,后来是领导人。”《管理世界》杂志社创刊时只有几个人,互相天天在一起都非常熟悉,不可能不记得,盛雪自称是“参与创办”的创办人之一,在被问到最重要的两个创办人时却说不认识,连名字都不知道,谎言露馅儿。
   
   根据《管理世界》几位编辑的话,做如下总结,近一步证实明盛雪的谎言。
   
   1.《管理世界》初创时相当于国务院的内参,杂志社并无编制,也无法将盛雪的工人编制转成干部编制(工转干),而杂志本身不盈利,盛雪转成干部后的工资从哪里开?所以,根本不可能有盛雪所说的请她一起“创办该杂志”的事情。
   
   2.盛雪这样一个无学历、无文凭、无资历,无采访写作经验的工人,即便她有特殊背景能够将她的工人编制转成干部编制,她也无法胜任记者和编辑的工作。
   
   
   3.盛雪做《管理世界》杂志社临时工也是以后的事情,因为该杂志社后来与中央广播电台、电视台合作了,有了收入,才有能力招来一批临时工去拉广告,盛雪也借私人关系进入《管理世界》成为临时广告员的临时工,并兼做杂务。她既不是杂志社的编辑和记者,也没参与过《管理世界》刊物的采编工作,更与她自我介绍所谎说的1983年参与创办《管理世界》杂志毫不沾边。
   
   4.盛雪88年初就已经离开杂志社,说明在《管理世界》工作的时间并不长,就回忆者说“没呆多久就走了”。盛雪只在《管理世界》杂志社呆了这么短时间,就成为她造假自己履历的资本,只能说明她是个厚颜无耻的惯骗!
   
   

谎言三:盛雪“六四见证人”造假

   
   
   2016年7月初,盛雪在电邮群发出这样一个媒体报导:加拿大麦克林杂志(Maclean’s)在110周年之际刊出名为《加拿大故事》的报导,报导了110个有特殊经历的人物,盛雪也被麦克林杂志选为具特殊经历的人物。紧跟着,便有人对盛雪大加捧抬,盛雪也不忘自我吹嘘。
   
   首先读者应该搞清的是:加拿大麦克琳杂志选登的这110个人都是有特殊经历的人,而他们选盛雪是因为盛雪自称自己是六四见证人这一特殊经历。再有,麦克琳杂志例行公布各年度具特殊经历的人物,并没有表彰的意思,跟贡献也不沾边。比如:2016年的人物,是阿尔伯塔森林大火时诞生的婴儿;2013年和2014年是一对跨年度出生的双胞胎姐妹;盛雪入选麦克琳杂志1962年度出生的人物,是因为她所提供的自己的特殊经历,即她在89六四天安门广场见证和亲临了中国军队开枪,自己是位幸存者。
   
   已有诸多解析盛雪造假六四见证人的文章发出。在此,我们仅根据麦克林杂志的报导,来分析证明盛雪的谎言如何前后矛盾,不能成立。盛雪就是这样一次次以谎言欺世盗名,且回回得逞。
   
   麦克林杂志报导的第一句话与盛雪1990年所写文章《血色黎明》中的证词截然不同,麦克林杂志报导的第一句话说:“盛雪听到枪声惊醒。那是1989年6月4日清晨3点半。”
   
   而盛雪在1990年5月写的文章《血色黎明》中却分明说,她此时此刻和这一夜都在外面经历着惊心动魄的见证:从 1989年6月3日傍晚直到1989年6月4日清晨5时多,盛雪一直在外面经历着各种惊悚的场面,3日傍晚先是她看见“四个士兵被老百姓围住打倒”,然后是3日夜里她与民众一起“在公安局门前展开了一夜的石块大战”,一直战到4日早晨,“3点半的时候,突然在天安门广场方向爆发出一阵密集的枪声”,4日早晨“5时多,我开始往广场那边走。…… 我看到天安门广场已成了一个刚刚结束战斗的狼藉的战场。……突然一列坦克疯狂地向这边的人群冲过来,人们哭喊着向后退去,跌倒了一片人。坦克在接近人群的时候停了下来向后退去,人们从地上爬起来,还未站稳,士兵开枪了。当即有两个小伙子腿上中弹倒下了。我冲过去看到他们腿上是拳头大的洞,立即有人将他们送往医院。 ”
   
   请读者再回看加拿大麦克林杂志所报导的无论在时间上还是在场景上都全然不同的盛雪的“六四见证”:“盛雪听到枪声惊醒。那是1989年6月4日清晨3点半。她站起来,在黑暗中向天安门的方向望去。在街上,人们在向各个方向逃亡。一个民主人士拒绝为一辆军车让路,一个士兵向他开了枪。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在一个商店门前瘫倒,她的头颅被子弹打成两半(英文原文:split)。当雪走到距离她家只有5分种的广场,她看到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冲到人群中把失去知觉的人抬出来,他们的衣服都被血染红了。突然,街上的坦克车排成队,士兵向抗议者再次开火。”
   
   请问,6月3日那一夜盛雪到底是在家睡到3点半被枪声惊醒呢,还是在外面一夜进行石块大战时听到枪声的?她自己说的这两个时间两个场景到底哪一个是真实的?且不说盛雪是不是真的见证人,且说这两个时间两个场景的严重不符,必有一假,或两者皆假。当有人质疑盛雪对麦克林杂志的见证不真实时,盛雪的面首兼打手张小刚马上义正言辞地说,媒体经常出错,他意指麦克林杂志搞错。如果麦克林杂志搞错了时间场景,盛雪应该是在第一时间知道麦克林杂志搞错的第一人,作为当事人的她应该马上与麦克林杂志交涉并修正才对,但她不但没有去交涉修正,反而把这个有巨大错误的报导非常得意认可地大力群发了出去。这到底是媒体搞错,还是盛雪有意造假胡说?再试问,媒体把时间场景都搞错的荒唐事,有可能发生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