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正大光明
[主页]->[新会员区]->[正大光明]->[李洪志与热比娅是如何臭味相投的]
正大光明
·沙林毒气攻击的三重审视
·叙战场使用沙林毒气?跟邪教相比OUT了
·躲在幕后的“墨镜上仙”李洪志
·谁是法轮功的“掘墓人”
·你知道冤魂有多悲
·弟子缘何悄悄死去
· 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全球缉拿在逃华商郭文贵
·“战神”郭文贵被通缉真相(上)
·外交部证实:国际刑警组织正通缉郭文贵
·为多名高官“设局”的“战神”郭文贵秘史
·“战神”郭文贵的暗战秘史(下)
·揭露裕达系20亿元贷款之谜,话说郭文贵这段神秘发家史
·资本运作让民族证券成了郭文贵的“提款机”,资金被挪用犹如家常便饭
·他轻易骗取农行32亿元开发性贷款,然后经地下钱庄出境
·神秘商人郭文贵巧取豪夺,尔虞我诈,形如大片
·郭文贵亲手把两个大贵人马建和张越送进了监狱
·法轮功试图操纵维基百科抹黑中国
·李洪志的谎言与真话(图)
·三叹邪教徒的开卷无益
·撕开法轮功制假造假的遮羞布
·堵门才是法轮功的看家本领
·“4.25”事件的现场联络点
·自诩“创世主”的李洪志与常人并无二样
·从“度人”到“救度众生”说明了什么
·从“神”走到“鬼”之路(图)
·“道德感召力”背后的阴谋
·李洪志弥天大谎掩盖不了事实真相
·看看法轮功宣扬的“修炼人”
·法轮功谎言不断
·邪教宣扬不劳而获
·“李大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洪志歪诗里的歪心思
·李洪志在“哭孝堂”
·取缔法轮功是民心所向
·李洪志能“再造”谁?
·警惕“耶和华见证人” 信徒拒绝输血服兵役 已在俄罗斯被查禁
·又一个“牛皮”快吹破了
·也说“真相”与“传统”
·究竟是“选择”还是绑架
·法轮功造谣的三种招数
·法轮功究竟让谁“圆满”了?
·惊奇的婚事
·李美歌婚期临近,新郎喜当爹!!
·李美歌大婚 新郎究竟是谁?
·“神韵台柱”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美歌婚期临近婚纱照流出
·谢阳:没有刑讯逼供的行为 更没有遭到酷刑
·芦淑珍生前的牌友向世人诉说真实的故事……
·芦淑珍为什么死在龙泉寺外
·Why is lu shu dying outside the longquan temple
·闹心的婚礼
·李主佛女儿大婚新郎虚化
·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大师女儿悲哀的婚姻
·芦淑珍生前好友回忆录
·自私毒心肠的李洪志
·李洪志坑害的人
·芦淑珍的悲哀人生
·李洪志的坑母经历
·自私自利冷酷无情的李
·李洪志对母亲芦淑珍的精神伤害
·“宇宙主佛”李洪志母亲芦淑珍竟会病逝
·我所知道的一些李美歌结婚的内幕
·我所知道的一些李美歌结婚的内幕
·信誓旦旦的"主佛",生日确是伪造的!
·“朋友圈”点了李洪志的死穴
·写给“大师”一封信
·“生日”不过是李洪志的工具
·李洪志改生日“改”了什么?
·这个“生日”,李洪志会有啥愿望?
·李洪志为什么一再封锁弟子的死讯?
·揭秘李洪志的谎言和野心
·警惕全能神的黑色暴力
·中国科技成果“井喷”令世界瞩目
·假惺惺与赤裸裸
·“5.28”血案留下的剜心数字
·如何让孩子远离邪教的侵害
·盘点被邪教残害的少年儿童
·法轮功残害儿童十案例
·邪教全能神竟如此“修身齐家”
·李洪志的母亲芦淑珍
·把人变成恶魔的“全能神”
·父母缘何成为残害孩子的凶手
·浅析如何筑牢儿童反邪的防火墙
·法轮功如何剥夺儿童生命?
·邪教杀童惨案骇人听闻
·美国法轮功骨干赖善桃病亡
·法轮功骨干病亡!李大师又被打脸
·骨干相继死亡,李大师妖言怎么编下去
·李洪志老毛病又犯了
·曝出悄悄死去的人
·纸是包不住火的
·死亡骨干的奇葩事儿
·“法轮大法好”再好也挡不住死去的人
·赖善桃病亡,李洪志又开始老套路
·弟子不会生病?赖善桃怎能因病去世
·倒在谎言之下的人
·一朝身死万事空
·赖善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口诀离开了人世
·赖善桃等高层骨干不照样是病死加横死?
·赖善桃病亡,再次让李洪志“法理”碎了一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洪志与热比娅是如何臭味相投的

   
    共同的反华野心,共同的卖国求荣,共同的睁眼说瞎话,共同的颠倒黑白,共同的幕后遥控,共同的缩头乌龟样……太多的共同,终于使臭味相投的李洪志与热比娅闻味而聚,拉扯到了一起,干起了更加令世人鄙视的狼狈勾当。
   
     ——谎言掩盖罪恶的行径如出一辙
   


     李洪志,自从以其为首的法轮功被中国政府取缔后,他就像走狗汉奸般地投靠西方反华势力,教唆所有信徒打着“普度众生”的幌子“放下生死”“走出来”致力于“解体中共”。
   
     幕后遥控指挥1999年的“4.25”事件后,李洪志在国外频繁接受媒体采访,编造谎言,百般抵赖,为自己的罪责开脱。他先是说“事先我是一点也不知道,我当时正在美国赶往澳洲的路上。”当人们摆出他到过北京的证据时,他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到过北京,便又狡辩说,“只是为了转机,没有离开机场”,随着事实的不断披露,在这一谎言再度被戳穿后,他又改口说在北京“呆了几个小时,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有听说,因为我不和任何人来往。”等等。
   
     无独有偶,热比娅也同样是掩盖自己罪行的高手。由热比娅幕后指挥和策划的“7.5”事件发生后,热比娅在国外接受记者采访时同样是找着各种理由为自己开脱,也说着“自己当时并不知此事”之类的谎言。热比娅在采访中说:“我没有必要策划这个事情……我认为游行是一件和平的事,如果是我安排的话,我会骄傲的承认,可惜我没有。”当遥控指挥的内幕被揭穿时,热比娅却以打电话只是在关心“我的娃娃们情况怎么样。”来搪塞。至于为什么早不打电话晚不打电话,偏偏那个时候打电话关心询问孩子的情况时,热比娅的回答更是自相矛盾、难圆其说,热比娅答:“因为当时我在网站上已经看到了要有游行,在中国这个游行可是个大事情,所以我这么问他……其实我什么也没有安排过。”
   
     既然热比娅“认为游行是一件和平的事”,那为什么在网站上看到有游行时却要心虚紧张地“询问娃娃们的情况”。更何况网上怎么会“要有游行”的信息出现,如此绝密的行动怎么会网上公示于众人?
   
     ——吹牛不打草稿不相上下
   
     法轮功有个苏家屯集中营5000多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一夜之间被转移被消失得无影无踪的荒唐言。热比娅也有10000人瞬间蒸发的滑稽语,真是如一母同生般的相似?
   
     热比娅在接受大纪元记者的专访时说道:“死亡的人数,汉族人也不止140个人,维族人也不止是197个人,可能几千个几万个。整个晚上灯关掉了,黑漆漆的一片,开始开枪,现场汉族人也有,维族人也有。他们能杀的都杀完了。”
   
     日本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先生7月29日在东京的一个小范围场合见到了窜访日本的热比娅,热比娅也谈了这个“细节”:“我们维族人自发地走上街头,抗议中国政府的暴行,市中心的广场上聚集了1万多人。但是,广场上突然灯一黑,还听到了枪声。等灯亮时,这一万人不见了。到底是被枪杀了,还是被抓走了,谁都不知道。”
   
     徐静波先生问道:“要抓走这1万人,至少得动用3万名以上警察或军队,数千辆车。要是满街尸体,那处理起来更困难了,这是基本常识。那天发生暴乱时,现场从哪里去调集3万军队?莫非是遇到了天兵天将,或者遇到了外星人。”
   
     热比娅支支吾吾无法自圆。热比娅在日本的记者会见之后,她的“1万人失踪”、“3000人被杀”的数据,都没有出现在日本各媒体上。日本共同社的一位记者说:日本媒体都知道,这些数据实在太离谱了。
   
     可大纪元不觉得离谱,或者说觉得这1万与退党5000万的数据还相差太远。老太太怎么不再多说几万呢?
   
     ——脸皮比城墙还厚无人能及
   
     大纪元8月21日文章《谁把热比娅造就成国际名人?》中写道,澳洲广播电台8月11日报导说:“热比娅在被问到中国施加压力时调侃地说:‘我深深感谢中国政府在提高我的知名度方面给予的支持。’‘我不可能花费数百亿美元进行这种宣传,不过多亏了中国政府提高了我的知名度、、、、、、。’”
   
     与法轮功曾写过的《中共阻扰未果反助神韵广传》《恐吓电话反助法轮功》、《凤凰卫视抹黑反助法轮功》、《中共打压反助法轮功》等文章何其相似。如此“反助论”文章的翻版无疑是两位“大师”的自造声势,自我安慰。真是不要脸到了一家,比着谁更不要脸,吹牛的聚到一起,比着谁能先把牛吹上天。
   
     如此臭味相投的两“大师”,想不聚首都难,因为共同的臭味彼此吸引,终使两位野心“大师”,两位满嘴跑火车“大师”惺惺相惜地拉扯到了一起。
   
     ——相同的“特点”使他们臭味相投
   
     以李洪志为首的法轮功给“解体中共”戴上“救度众生”的高帽,以热比娅为首的疆独分子同样也不含糊,在实施阴谋前手里持着“决不会拿的共产党的红旗”以示自己对共产党的拥戴。两个伪装高手之间的“合作”绝对是一场好戏。
   
     热比娅利用法轮功的记者当自己的喉舌,利用法轮功的网站当自己的发声筒,巧借这一块造假的风水宝地向世人编造着谎言,兜售着自己比窦娥还冤和中国政府比法西斯还狠的假相。法轮功正好可利用热比娅丧心病般疯狂的反华之势,竭尽所能地为热比娅的造谣和诬蔑提供面向世界的平台,来达到攻击中国政府丑化中国政党的目的。且看他们相互之间是如何互相勾结的,自“7.5”暴力犯罪事件后,法轮功主要媒体如“大纪元网站”、“人民报”、“新唐人电视台”、“希望之声电台”借新疆问题大肆炒作,发表数千篇文章为疆独势力摇旗呐喊,宣传造势,替热比娅贴金抹粉:
   
     在法轮功媒体笔下和口中,造成千余人死伤和巨大财产损失的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成了“和平抗议”;法轮功媒体对暴徒多处打砸抢烧、杀害无辜群众的令人发指的暴行,不但视而不见,而且还歪曲成是中共当局“歧视性民族政策造成的”,这次暴力犯罪的真相是“中共当局对维吾尔人抗议的血腥镇压”;把官方在事态平息后加紧追捕犯罪分子,坚决、果断处置犯罪分子新的暴力破坏活动的举措,无中生有地诬为“禁止维吾尔人出门”、“见维族人就抓”;面对媒体报道中呈现的一幅幅没法回避的血淋淋的真实画面,法轮功媒体干脆耍起无赖,大言不惭地称“新华网新疆事件报导图片造假”(7月6日),妄图以此掩盖暴徒的残忍罪行……
   
     为把热比娅领导的“疆独”的暴行歪曲栽赃到中国政府的头上,法轮功可谓是挖空心思、搜肠刮肚,法轮功这些歪曲事实宣传,不仅为热比娅提供公开扯谎的大好机会;还竭力将其描绘成一位奔走于“国际社会”“反抗中共”的“英雄”。法轮功的投桃之行终于换来了热比娅的报李之举:
   
     ——对神韵大唱赞歌
   
     8月28日热比娅在美国华府观看“神韵”后,接受大纪元访问,对神韵大加吹捧,短短几句话,“特别好”用了8次,还有“非常好”、“非常高”、“也喜欢”、“最喜欢”、“没有不喜欢”等等,真是拍马屁的高手。不拍不行,人家已先行慷慨地拍过了自己的马屁,不还怎么行,彼此互拍找舒服吧。
   
     沆瀣一气,甲方骂罢乙登台,狼狈为奸一致反华反共。
   
     2009年8月8日晚,热比娅•卡德尔(RebiyaKadeer)在墨尔本接受大纪元采访后,大纪元就多了借热比娅之口的反共言论,如“共产党最怕的是真相”、“新疆问题是中共政策造成的”、“中国共产党使人变成动物”、“中共才是真正的搞民族分裂”等等通过热比娅的口叫喊出的丑化言论充斥着法轮功的网站,并通过网站快速地传向世界的各个角落。
   
     其实,两位“大师”之所以如此这般失去人性地过着被人唾骂的卖国贼生活,笔者想借用热比娅在接受大纪元专访时说的一名话来当答案。热比娅说:“我当上全国政协委员,当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工商联副主席、新疆女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但我从来没有满意过,我恶心地生活着。”是啊,对于一个一门心思搞分裂的热比娅来说,中国政府为其提供再优惠的政策,她也不会满足,因为她和李洪志一样都想野心搞政治当皇帝,所以,他们会为没当上皇帝而“从来没有满意过”,他们与中华亿万儿女为敌的做法也注定了他们将永远会“我自己都不满意我自己。”
(2017/04/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