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正大光明
[主页]->[新会员区]->[正大光明]->[为多名高官“设局”的“战神”郭文贵秘史]
正大光明
· 屡因败露泼脏水,活脱脱一个攻人下三路的怂包!
·郭文贵是操控舆情的高手?不过是死缠烂打而已!
·神韵艺术团是一个替邪教敛钱的组织
·“神韵”演出是一个文化毒瘤
·王瑞敏:法轮功践踏我们人权
·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的重大意义
·法轮功是邪教不是信仰
·李洪志的教义与伊斯兰教相违背
·七大邪教劝诱手法
·美国家庭反邪教教育组织:法轮功是公认的邪教组织
·取缔法轮功是中国政府的英明果断之举
·2016年李洪志“经文”剖析
·被愚弄而死的法轮功冤魂
·反科学反学习的法轮功
·津巴布韦一男子自称上帝 拥有创造一切的能力
·李洪志与热比娅是如何臭味相投的
·美国政治评论员:法轮功的秘密
·美国政治评论员:法轮功的秘密
·苏家屯“活摘”只是一场闹剧
·王林现象反思
·邪教痴迷者常见的家庭创伤模式
·这位美国老先生怎么看的法轮功
·本着祛病健身的愿望来练功,结果却成了清明节的冤魂
·清明时节叹被法轮功愚弄致死的冤魂们
·清明节到了,李洪志凭吊母亲了吗?
·躲过了为母亲操办丧事,再躲清明节里祭祖扫墓!
·清明时节“宇宙主佛”悲最多,亲友生死两茫茫亲
·冤有头债有主,在亡灵的追逐下李大师的清明节不好过!
·听说过吗?母亲是自己造的怎么给她过清明节!
·试问李大师,身边这么多亡灵该给谁过清明节?
·谁是“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谣言的幕后推手
·新唐人电视台太离谱,造谣不问青红皂白
·海外反华组织谣言再肆虐,最终也掩盖不了真相
·唯恐天下不乱,他在“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中粉墨登场了
·揭开造谣“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背后神秘人的面纱
·躲在“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角落里无事生非的身影
·绚丽浮夸的表演背后是一场虚夸的政治秀
·神韵晚会又遇到大麻烦了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你可知“圆满”的套路有多深?
·美媒:神韵演出浮华邪影幢幢
·设计师赛瓦纳·米勒的丈夫首次谈及身陷邪教经历
·“活摘”是法轮功上演的荒诞剧
·“活摘”谣言是什么?
·沙林毒气攻击的三重审视
·叙战场使用沙林毒气?跟邪教相比OUT了
·躲在幕后的“墨镜上仙”李洪志
·谁是法轮功的“掘墓人”
·你知道冤魂有多悲
·弟子缘何悄悄死去
· 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全球缉拿在逃华商郭文贵
·“战神”郭文贵被通缉真相(上)
·外交部证实:国际刑警组织正通缉郭文贵
·为多名高官“设局”的“战神”郭文贵秘史
·“战神”郭文贵的暗战秘史(下)
·揭露裕达系20亿元贷款之谜,话说郭文贵这段神秘发家史
·资本运作让民族证券成了郭文贵的“提款机”,资金被挪用犹如家常便饭
·他轻易骗取农行32亿元开发性贷款,然后经地下钱庄出境
·神秘商人郭文贵巧取豪夺,尔虞我诈,形如大片
·郭文贵亲手把两个大贵人马建和张越送进了监狱
·法轮功试图操纵维基百科抹黑中国
·李洪志的谎言与真话(图)
·三叹邪教徒的开卷无益
·撕开法轮功制假造假的遮羞布
·堵门才是法轮功的看家本领
·“4.25”事件的现场联络点
·自诩“创世主”的李洪志与常人并无二样
·从“度人”到“救度众生”说明了什么
·从“神”走到“鬼”之路(图)
·“道德感召力”背后的阴谋
·李洪志弥天大谎掩盖不了事实真相
·看看法轮功宣扬的“修炼人”
·法轮功谎言不断
·邪教宣扬不劳而获
·“李大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洪志歪诗里的歪心思
·李洪志在“哭孝堂”
·取缔法轮功是民心所向
·李洪志能“再造”谁?
·警惕“耶和华见证人” 信徒拒绝输血服兵役 已在俄罗斯被查禁
·又一个“牛皮”快吹破了
·也说“真相”与“传统”
·究竟是“选择”还是绑架
·法轮功造谣的三种招数
·法轮功究竟让谁“圆满”了?
·惊奇的婚事
·李美歌婚期临近,新郎喜当爹!!
·李美歌大婚 新郎究竟是谁?
·“神韵台柱”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美歌婚期临近婚纱照流出
·谢阳:没有刑讯逼供的行为 更没有遭到酷刑
·芦淑珍生前的牌友向世人诉说真实的故事……
·芦淑珍为什么死在龙泉寺外
·Why is lu shu dying outside the longquan temple
·闹心的婚礼
·李主佛女儿大婚新郎虚化
·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大师女儿悲哀的婚姻
·芦淑珍生前好友回忆录
·自私毒心肠的李洪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多名高官“设局”的“战神”郭文贵秘史


   
   19日,外交部在新闻发布会上证实: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向犯罪嫌疑人郭文贵发出了红色通缉令,也就是"红色通报"。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从权威渠道获悉,目前,郭文贵及其相关人员涉嫌多宗犯罪,包括挪用资金、骗取贷款、骗购外汇、非法拘禁、销毁账目和会计凭证、侵犯隐私等,其中所攫取的巨额资金部分通过地下钱庄转往境外。

   
   他所牵头的"盘古会"一度聚拢了多名高官巨贾,包括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河北省委原常委、原政法委书记张越等,交织了一副令人难以想象的利益之网。
   
   时间已过去两年八个月了,50岁的郭文贵自第四次海外逃亡后就再未涉足盘古大观。
   
   这座毗邻国家体育场鸟巢和水立方的龙形建筑,过去几年里,因郭文贵的神秘性以及其牵头的盘古会而知名度陡升,成为郭文贵鏖战京华商业扭曲的缩影。
   
   他从一个农民,成为福布斯胡润百富榜上有名的资本大鳄,在关于他的传闻里,却包涵了资本市场里未尝败绩的郭氏并购和资本转移案例,动辄数以亿元计的造富能力,从结盟到反目的高官围猎能手,利用色诱、偷拍获取寻租权力的香艳故事。
   
   在这些暗黑交易中,他就是那个躲在权力的霾影里的幻影,一个性格多面,难以捉摸的操控者。在盘古公司多位前任高管眼里,郭文贵是“人情味很浓”,又会随时翻脸的“独裁者”;既是虔诚的佛教徒,又曾性侵女员工;“恩人”马建则如此评价他:没有道德底线,对有帮助的人员挥金如土,讲义气;曾经的合作伙伴认为郭文贵巧取豪夺,“心狠手辣,谎话连篇”,“只有新朋友,没有老朋友”。
   
   多次,郭文贵将帮助他的人送进监狱,完成对巨额资本的抢夺,尔虞我诈,形如大片。
   
   
   
   
   两个贵人
   
   郭文贵在资本市场纵横驰骋,离不开两个大贵人马建和张越,分别为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和河北省委原常委、原政法委书记。郭文贵在“国家安全”和政法权力的幌子下总能逢凶化险,屡屡有斩获。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独家获得马建一段长达28分钟的供述视频,马建表示,他和郭文贵在2006年左右经工作结识,从2008年到2014年,他多次为郭文贵给予帮助。
   
   
   
   
   
   马建称,2008年左右,郭文贵在建设金泉广场写字楼时增加容积率,北京市规委要对违规建筑处罚。按照处罚最高的规定可以拆除这些建筑,郭文贵因此会面临几个亿的损失,他派人以国安部的名义,给北京市规委发函,希望北京市规委,在不严重影响郭文贵公司利益的情况下,依法作出处理,北京市规委将情况报给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经批准,最后只对郭进行了罚款处罚,为郭文贵挽回了数亿元的损失。
   
   2010年前后,郭文贵向安全部门反映其公司一名叫曲龙的高管曾帮其代持了一些资产,但曲龙之后不但不归还这些资产还敲诈郭文贵,马建派员到河北跟时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口头汇报,很快张越决定由承德公安立案,为了让河北更加名正言顺的立案,马建派员以国家安全部的名义,给河北省公安厅发函,说明郭文贵是安全部门的工作关系,为国家安全工作作出过贡献,后正式立案,对曲龙抓捕,最终曲龙被承德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
   
   2012年左右,河南商人谢建生以曲龙和郭文贵诈骗他为由报案,被焦作立案调查,马建又以国家安全部名义,跟河南经侦总队沟通,之后焦作公安确实没再找郭文贵的麻烦。为了掌握谢建生的动向,马建违规派员对谢建生短信、话单进行调取,监听一年。
   
   在民族证券收购过程中,为了获得首都机场持有的民族证券股份,马建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多次发公函并派人前去协调,迫使首都机场、北京产权交易所等单位为郭文贵接手民族证券提供便利。
   
   “先派了安全部某处处长高辉去谈,首都机场的张志忠态度很冷淡。过了一段时间,听郭文贵说把张志忠抓了,就是高辉抓的,他说'跟我斗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时任民族证券董事长赵大建说。
   
   最终,郭文贵如愿以偿,逼退各方竞争对手,让民族证券落入囊中。
   
   此外,马建还动用国安关系为郭文贵大量删除网络负面报道,威胁报道记者,调查对立公司的账目情况。
   
   在政商资源的兑换中,马建也得多了好处。
   
   马建透露,2010年左右,他与二姐购买郭文贵开发的金泉家园6套房产,以借的名义拿了600万元。
   
   2011年左右,他与二姐购买了金泉广场10套写字楼房产进行投资,总面积大概1000平米,总价值2000多万元。2013年,郭文贵以每平米4万元的价格回购,马建与二姐在这场倒转中净赚了2200万元人民币。
   
   2011年,郭文贵为马建在香港太古城买了两套房产,总面积200平米,花了3000多万元港币,马建说,为规避风险,房产落在了他一个外甥名下,“但实际拥有者是我本人”。
   
   2010年到2013年过年,郭文贵以给马建孙子辈压岁钱的名义,陆陆续续给了现金大概300万元,每次最少二三十万,最多的时候70万元。
   
   此外,郭文贵为马建买古董、工艺品、茶几、沙发、西装、皮鞋。为马建在纽约上大学的女儿租房,安排马建家人旅游等。
   
   “郭文贵从商人本质上讲是很自私很逐利的人,也没有道德底线,他可以为了追求自己的利益,损害别人的利益,从他同肖建华、车峰、李友合作的事情上都能看出来,但是对郭文贵有帮助的人员,比如对我,他都是言听计从,并且可以为我挥金如土,给人感觉他很有亲和力,很讲义气。”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评价说。
   
   “对张越,郭文贵总是破口大骂,张越总是对他唯唯诺诺。”马建说。
   
   
   
   
   郭文贵与张越在2006年左右认识,郭文贵因公司员工酒驾肇事找张越帮过忙,郭文贵出手阔绰,张越对他颇有好感,此后,两人经常往来。一段时间,传闻张越被查,郭文贵知悉后称自己可以帮忙找关系解决问题,张越此后对郭文贵言听计从。
   
   郭文贵又给张越安排了色情服务,将张越牢牢控制。
   
   目前,马建被最高检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张越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涉嫌受贿罪。
   
   从合作伙伴到仇人
   
   而在面对有芥蒂的企业时,郭文贵的斗法充满谋划和算计。
   
   2014年7月,在民族证券和方正证券合并后,为了争夺对方正证券的控制权,郭文贵和原方正证券CEO李友从亲密的合作伙伴变成仇人,互相举报、暗算。
   
   为了搞倒李友,在郭文贵的授意下,四名盘古七星酒店的员工被安排到李友居住、办公的北大博雅酒店,应聘客房主管、客房服务员等,在李友房间安放录音笔,对李友进行全方位监控。
   
   2015年1月4号,因郭文贵举报,李友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警方抓获并批捕。据办案人员转述,李友评价说,与郭文贵的较量好比是下象棋,他下不过你了,就干脆把棋盘踢了。
   
   
   
   郭文贵与李友(右)
   
   在另一起天津华泰公司的案件中,郭文贵展现了他巧取豪夺的一面。
   
   据原天津华泰公司控制人赵云安讲述,2008年他由于经济纠纷被天津警方拘留,其同学虞晓峰是郭文贵盘古公司的高管,说可以试着找郭文贵帮忙捞人。随后,郭文贵答应帮忙,但提出先借他3个亿。在赵云安释放回家后,郭文贵就以各种方式威胁借钱。
   
   “事实上,我出来跟郭文贵本身没有关系,郭是看到我公司账上有10个亿,就开始打主意了。”刚从看守所出来的赵云安如惊弓之鸟,对郭文贵更是充满恐惧,迫于压力,同意将公司中自己的股份作价3亿元卖给郭文贵。
   
   到最终签协议时,赵云安却发现协议上连要支付的对价3亿元都删去了。“我印象中第一稿协议中有3亿,后来就没写3个亿了。当时有很多保安,我很害怕。我悄悄问了一下,郭的律师说,到时候给你钱就行了,写上去干嘛。”
   
   一个在常人眼中不可思议的协议就这样签署了。
   
   “一方面当时有各种传说,我知道招惹了他会有很大麻烦;第二,郭通过各种方式来威胁我,比如说你怎么出来的怎么进去等,不寒而栗。”赵云安说,每次到盘古去见郭文贵,都是穿一袭黑衣的保安,用步话机层层通报上去,让人感觉很害怕。
   
   就这样,北大经济学院博士毕业的赵云安就在恐惧中把公司“卖”给了郭文贵,至今未从郭处收到任何钱款。
   
   虞晓峰表示,2004年进入盘古公司的时候,郭文贵许诺给他年薪100万,后来一分钱也没给,“那个时候他确实资金紧张,我就没有说什么。”
   
   虞晓峰离职时,找郭文贵要钱,郭文贵给了他一辆开了7、8年的奥迪A8抵账,虞晓峰说,“相当于一个月5000块钱,实际上现金一年6万,我以为最起码工资会给我,没想到这些都没给。”
   
   据赵云安和郭文贵当时的合作伙伴曲龙讲述,在转让公司股份的时候,郭文贵曾让曲龙帮忙代持,后从华泰转出资金约4亿元供郭文贵支配。
   
   曲龙说,由于华泰公司陷入官司纠纷,郭文贵请他全部接手,曲龙从代持变为真正控制,此后,郭文贵与他关系逐渐恶化,并不断索要华泰的股权。在遭到拒绝后,郭文贵威胁说“你要是不给,我就找人弄死你。”
   
   曲龙多次实名举报郭文贵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并接受媒体采访。2011年3月31日,曲龙驾车在北京遭多车围堵,被砸开车窗后带走,曲龙申诉材料称,抓捕他的是安全部某处处长高辉、承德警方及郭文贵手下,一共10余人。
   
   2011年4月1日,曲龙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拘留。2011年5月6日因涉嫌职务侵占罪经承德人民检察院批捕。2012年4月18日,河北围场县人民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判处曲龙有期徒刑15年。
   
   “我的案件完全是郭文贵与原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和原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共同策划的一起冤假错案。”曲龙认为,郭文贵的目的就是从自己手中抢走华泰公司。
   
   据曲龙说,近两年他一直在提出申诉,但是申诉材料出不了河北。
   
   “玩弄领导于股掌之间”
   
   王有杰、石发亮、马建,张越,这些与郭文贵交从甚密的官员相继落马;李友、曲龙这些郭文贵曾经的生意密友因其而深陷囹圄。
   
   在加拿大定居,跟郭文贵认识多年的谢建生分析,郭文贵最擅长的就是偷拍、录音和抓小辫子,管你是朋友还是敌人,都先偷拍录音再说。
   
   “他历来只有新伙计,没有老朋友,喜欢装慈善,但是你的小辫子只要被他抓住了他就会下手。”谢建生说。
   
   原北京政泉公司执行董事曲龙说,有一次,郭文贵让他把金泉广场的地库腾出来打隔断,说是领导要用来布控东西,是涉密的。实际上地下室就是个大的监控房,监控这些领导的不轨行为,录下来作为备用。在裕达、政泉和盘古,这些手法已经用得很成熟了。
   
   “我觉得郭文贵比较阴险狡诈,他在跟一些领导干部的接触中,不惜利用一些不正当的手段,抓住领导干部的把柄,比如安排色情服务和安插眼线等方式,并利用这些把柄迫使这些领导干部为他服务。”马建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