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正大光明
[主页]->[新会员区]->[正大光明]->[“战神”郭文贵被通缉真相(上)]
正大光明
·揭露裕达系20亿元贷款之谜,话说郭文贵这段神秘发家史
·资本运作让民族证券成了郭文贵的“提款机”,资金被挪用犹如家常便饭
·他轻易骗取农行32亿元开发性贷款,然后经地下钱庄出境
·神秘商人郭文贵巧取豪夺,尔虞我诈,形如大片
·郭文贵亲手把两个大贵人马建和张越送进了监狱
·法轮功试图操纵维基百科抹黑中国
·李洪志的谎言与真话(图)
·三叹邪教徒的开卷无益
·撕开法轮功制假造假的遮羞布
·堵门才是法轮功的看家本领
·“4.25”事件的现场联络点
·自诩“创世主”的李洪志与常人并无二样
·从“度人”到“救度众生”说明了什么
·从“神”走到“鬼”之路(图)
·“道德感召力”背后的阴谋
·李洪志弥天大谎掩盖不了事实真相
·看看法轮功宣扬的“修炼人”
·法轮功谎言不断
·邪教宣扬不劳而获
·“李大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洪志歪诗里的歪心思
·李洪志在“哭孝堂”
·取缔法轮功是民心所向
·李洪志能“再造”谁?
·警惕“耶和华见证人” 信徒拒绝输血服兵役 已在俄罗斯被查禁
·又一个“牛皮”快吹破了
·也说“真相”与“传统”
·究竟是“选择”还是绑架
·法轮功造谣的三种招数
·法轮功究竟让谁“圆满”了?
·惊奇的婚事
·李美歌婚期临近,新郎喜当爹!!
·李美歌大婚 新郎究竟是谁?
·“神韵台柱”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美歌婚期临近婚纱照流出
·谢阳:没有刑讯逼供的行为 更没有遭到酷刑
·芦淑珍生前的牌友向世人诉说真实的故事……
·芦淑珍为什么死在龙泉寺外
·Why is lu shu dying outside the longquan temple
·闹心的婚礼
·李主佛女儿大婚新郎虚化
·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大师女儿悲哀的婚姻
·芦淑珍生前好友回忆录
·自私毒心肠的李洪志
·李洪志坑害的人
·芦淑珍的悲哀人生
·李洪志的坑母经历
·自私自利冷酷无情的李
·李洪志对母亲芦淑珍的精神伤害
·“宇宙主佛”李洪志母亲芦淑珍竟会病逝
·我所知道的一些李美歌结婚的内幕
·我所知道的一些李美歌结婚的内幕
·信誓旦旦的"主佛",生日确是伪造的!
·“朋友圈”点了李洪志的死穴
·写给“大师”一封信
·“生日”不过是李洪志的工具
·李洪志改生日“改”了什么?
·这个“生日”,李洪志会有啥愿望?
·李洪志为什么一再封锁弟子的死讯?
·揭秘李洪志的谎言和野心
·警惕全能神的黑色暴力
·中国科技成果“井喷”令世界瞩目
·假惺惺与赤裸裸
·“5.28”血案留下的剜心数字
·如何让孩子远离邪教的侵害
·盘点被邪教残害的少年儿童
·法轮功残害儿童十案例
·邪教全能神竟如此“修身齐家”
·李洪志的母亲芦淑珍
·把人变成恶魔的“全能神”
·父母缘何成为残害孩子的凶手
·浅析如何筑牢儿童反邪的防火墙
·法轮功如何剥夺儿童生命?
·邪教杀童惨案骇人听闻
·美国法轮功骨干赖善桃病亡
·法轮功骨干病亡!李大师又被打脸
·骨干相继死亡,李大师妖言怎么编下去
·李洪志老毛病又犯了
·曝出悄悄死去的人
·纸是包不住火的
·死亡骨干的奇葩事儿
·“法轮大法好”再好也挡不住死去的人
·赖善桃病亡,李洪志又开始老套路
·弟子不会生病?赖善桃怎能因病去世
·倒在谎言之下的人
·一朝身死万事空
·赖善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口诀离开了人世
·赖善桃等高层骨干不照样是病死加横死?
·赖善桃病亡,再次让李洪志“法理”碎了一地
·惊闻法轮功骨干赖善桃病亡,感叹怎么又死了一个
·高学历的赖善桃验证了法轮功内众所周之的死亡魔咒
·赖善桃的三个悲哀
·赖善桃去哪儿啦?
·鼓吹“神迹”的赖善桃最终成了牺牲品
·临死前,他还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赖善桃死在了“庆贺”李洪志编造的假生日前夕
·赖善桃死了,为什么又是秘不发丧?
·赖善桃死了,或将引发法轮功内部高层的动荡
·死讯频传,法轮功的干将们找不到一个不伤心的理由
·法轮功骨干病死再添事实铁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战神”郭文贵被通缉真相(上)


   
   导语
   项俊波落马后,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郭文贵以及“盘古会”再度浮出水面。
   2017年4月9日,中纪委通报,中国保险监督委员会党委书记、主席项俊波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组织审查。

   随后,《财新》援引知情人士透露,2010年下半年,在时任农行董事长项俊波的支持下,资金极度困难的郭文贵,获得了北京农行亚运村支行32亿元的开发性贷款。
   而据新京报记者采访盘古公司多名员工了解,郭文贵通过虚构盘古项目后续工程建设和装修手续,利用假合同和工商税务假财务报表换来32亿元,其中6亿元通过地下钱庄转往香港,7千万用于购买香港南湾别墅。
   而这仅是郭文贵圈钱王国的冰山一角。新京报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目前,郭文贵及其相关人员涉嫌多宗犯罪,包括挪用资金、骗取贷款、骗购外汇、非法拘禁、销毁账目和会计凭证、侵犯隐私等,其中所攫取的巨额资金部分通过地下钱庄转往境外。
   他所牵头的“盘古会”一度聚拢了多名高官巨贾,包括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原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等,交织了一副令人难以想象的利益之网。
   在北京商界,郭文贵拥有“战神”、“加勒比海盗”的称号。在2014年郭文贵身价达到顶峰,打造了貌似强大的盘古帝国,在胡润百富榜上,郭文贵家族排74位,财富总值为155亿元。
   权力的庇护如同驱逐舰为郭文贵在商海里保驾护航,让其成为那个游荡在灰暗地带无所不能的“战神”。
   
   1从农家子弟到郑州大老板
   综合《财经》、《财新》杂志报道,郭文贵是山东聊城莘县人,古城镇西曹营村旁,矮墙上书有三个较粗糙的红字“郭大院”是郭文贵的旧居。和周围的民居相比,郭大院显得气派。
   村民们说,成为富豪后,2006年郭文贵建起这座大院,平时很少回来,雇了一名保安看门。
   资料显示,出生于1967年2月的郭文贵,也是“香港居民郭浩云”。他在八个弟兄中排行老七,初中学历。家境原本并不富裕,其父亲郭金福年轻时到东北谋生,他自幼随父母在吉林省磐石县红旗岭镇赵家沟生活,并在此地读完了小学。上世纪80年代,在十几岁的年纪,郭文贵随已经工作的五哥郭文印回到祖籍所在地山东莘县,就读当地初中,所以郭文贵能讲一口东北话。
   据郭文贵当年的老师介绍,郭文贵绝不是一个好学生,逃学时间比上课时间多,他带着一帮人打架,赌博,追小姑娘。
   1985年,年仅18岁的郭文贵与17岁的邻村女子岳庆芝结婚,并于次年生子郭强。
   结合工商资料的履历,在1987年到1989年,郭文贵为黑龙江政府职员,之后,在黑龙江一位亲戚的帮助下,郭文贵成为黑龙江经济实业总公司驻河南省濮阳办事处的合同工,并在此经历了他人生中第一场“官司”。
   1989年4月,经郭文贵父亲郭金福介绍,湖北省武汉市刘某、王某到中原油田联系购买汽油,找到郭文贵。郭文贵以送礼、办“三证”为由,骗取刘某等共计7150元,后因诈骗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判决书显示,当时在刑警拘传郭文贵时,郭文贵用手卡住刑警宁某的脖子,并指使其妻岳庆芝外出喊人,其八弟郭文宾手持菜刀冲入室内,砍伤刑警宁某。宁某掏出手枪将郭文宾击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在村里郭家的坟地里,有一座墓主为“郭文宾”的坟墓。
   在河南濮阳经历了一场“官司”之后,郭文贵来到郑州,并由此开始逐渐做起了“大买卖”。
   到郑州后,郭文贵先是在黑龙江林药公司驻郑州办事处工作,随即成立河南大老板家具厂,他是董事长,这是核工业部郑州干休所下属的集体企业。工商资料显示,成立于1993年的大老板家具厂为集体所有制企业,注册资本530万元,法人代表正是郭文贵。
   但这些都未能给他带来多少财富。转折点出现在一位香港女商人身上。
   1992年,25岁的郭文贵与时年60多岁的女港商夏平相识,这也是他日后常常提起的四位“好大姐”之一。次年,在夏平资助下,两人合作在郑州成立裕达公司,进入房地产领域,先后开发了裕达花园、裕达别墅、裕达国贸大厦等地产。
   郭文贵也摇身一变,成为很多人眼里阔绰的“大老板”。郭文贵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此后经过一些列安排,整个公司主要归属郭文贵,由其掌控。
   
   
   2裕达系20亿元贷款之谜
   有了港商的站台和合资公司的背景,裕达公司成立第二年,就拿下了郑州市政府小区拆迁改造工程,并以此新建裕达国贸大厦,至1999年建成,毗邻郑州市委市政府,地理位置优越,高202.1米,共45层,是当时郑州第一高楼,郑州市地标式建筑,郭文贵成为突然崛起的新贵。
   值得注意的是,裕达国贸竣工后,夏平将其所持的裕达置业股份全部转让给郭文贵。据知情人透露,夏平是被迫退出裕达项目的,没有夏平郭文贵根本做不成裕达,事成后却将夏平一脚踢开。
   对于当时年轻帅气的新贵郭文贵这段神秘发家史,几乎所有与他有接触的人都认为“离奇”“诡异”,没有人说得清,而郭文贵自己也从来不愿提及。
   虽然资产规模在迅速增长,但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郑州房地产市场并未火热起来,房地产开发所需要的大量资金让郭文贵常常处于捉襟见肘的状态。
   裕达国贸工程初期预算16亿元,但实际建设中总投资达到26亿元,据媒体报道,裕达置业当时的总负债为14亿元。
   在此期间,郭文贵的开发资金来源于以裕达国贸大厦房产作为抵押,从银行贷款,欠下了巨额债务,很多至今仍未还清。
   一笔来自工商银行约6亿元的贷款后来成为坏账,让银行损失巨大。
   记者见到因受贿被判处死缓,目前正在服刑,保外就医的原郑州市委书记王有杰,他还清晰记得当年的交易:经过他打招呼,郭文贵从工商银行获得6亿元贷款,后成为不良资产被划到了中国长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007年,长城资产挂牌出售这笔债权,当时本息合计7.16亿元,长城资产给出的转让底价是2.73亿元,却一直无人问津。最终,这笔贷款本息合计约10亿元,由郭文贵出资1亿元回购,造成巨额银行资产损失。
   这一事实得到了多方人士的印证。
   “当时银行来收房子收不了,因为其他地方都质押了,但郭文贵把控了电梯、水、电等,房子不通水不通电,是鬼楼。而且郭在当地公检法的势力很大,也没人敢收,当时裕达的保安配了冲锋枪,人不敢惹他,谁也不敢来接手,拖到最后成了不良资产,他1个亿买下来了。”郭文贵曾经的密切合作伙伴曲龙说。
   在此期间,郭文贵的八弟郭文奇离世,裕达国贸的“文奇中餐厅”就是郭文贵为纪念弟弟所起。据《财新》报道,郭文贵进行民间借贷,郭文奇是在被债主的追债中身死。
   接近办案人员的权威消息显示,2008年5月至2015年7月间,郭文贵控制的“裕达系”采用伪造虚假购销合同、签订虚假股东会决议、伪造虚假增值税发票复印件等方式,先后44次从原开封银行、原周口银行、广发银行和兴业银行骗取贷款、票据承兑14.95亿元。
   
   3骗贷骗汇经地下钱庄出境
   从郑州到北京,摊子越铺越大,郭文贵经常处于缺钱状态,多次造假骗取银行贷款。
   今年4月9日,保监会主席项俊波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消息一经发布,迅速引起广泛关注。
   据《财新》报道,项俊波落马或跟其在担任中国农业银行担任董事长期间,支持郭文贵骗取农行32亿元开发性贷款有关。
   据时任盘古公司财务总监杨英介绍,当时郭文贵刚刚开发了金泉广场,盘古地产正在施工。郭文贵与每家施工公司都有经济纠纷,在打债务官司。
   “我用郭文贵的公司在银行贷款,银行都审批不下来。”杨英说,“郭文贵说要用盘古大观项目抵押从农行贷款50亿元,我觉得不可行,郭文贵说我让你去做,你照做就行了。”
   据介绍,郭文贵通过盘古公司申请的农行开发贷款,名义上用于盘古项目的装修,包括商场、公寓、四合院、写字楼四个区域。实际上,当时四个区域中的三个已基本完工,而另一个区域则至今也未开工。
   “所以就需要虚构出一套盘古项目后续的工程建设和装修手续。”时任盘古常务副总经理吕涛说。
   根据郭文贵的指令,盘古公司员工伪造了四个区域的施工合同,施工公司印章及法定代表人人名章,监理公司印章及北京华汇房地产开发中心印章。
   有了假合同,但盘古公司令人担忧的高负债状况仍然使其难以通过银行的贷款评审。
   “我向郭文贵汇报说向农行申请贷款时需要提供财务报表,且是连续三年盈利,但提供给工商税务的财务报表是亏损的,无法申请到贷款。”杨英说,“郭文贵就让我去做一套资产负债率低、利润高,能够体现公司盈利的假财务报表。”
   于是,盘古公司就向农行北京亚运村支行提供了一份与真实状况截然不同的财务报表。
   根据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2007年度、2008年度、2009年度,盘古公司提交给银行的负债分别为3.8亿元、2.96亿元、8.02亿元,比工商年检报表上少25.9亿元、44.39亿元、49.25亿元。
   也就是说,在这关键三年的财务报表中,盘古公司“抹掉”了近九成的负债。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凭空而造的利润。上述鉴定意见书显示,2008年和2009年盘古公司报给银行的年度利润分别为2987.8万元和4397万元。而工商年检报表和公司留存报表都显示,公司在两个年度都处于亏损状态。
   一堆假材料就这样换来了农行32亿元贷款。这些钱最终流向何方?
   在农行分三次把32亿元放款到施工公司账户之后,在放款当日或者次日,这些钱如数转到盘古公司账上,变成郭文贵囊中之物,由其随意支配。
   对于这笔钱的用途,杨英称,按照郭文贵的安排,有6亿元左右通过地下钱庄转往香港,有4亿元转往郑州用于归还借款,有7000万元以内保外贷方式用于郭文贵购买香港南湾别墅。
   按照约定,32亿元贷款要在2018年还清。然而,2013年一次对农行的审计让骗贷案露出了马脚。
   “一方面害怕查出更多问题,另一方面郭文贵觉得这笔钱质押率较低,他认为可以贷出更多的钱,所以让筹钱还款。”杨英说。
   截至2014年底,盘古公司已经全部还清此笔贷款。不过,于还款的资金大部分仍是来自其他机构的借贷。
   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在骗购外汇案中,为了获得购买第二架私人飞机的贷款,郭文贵指使其公司员工“造”租赁合同、“编”飞机注册证、“PS”外汇审批证明,从境内筹资,左右腾挪,借道12家壳公司,最终从交通银行北京一家支行骗购外汇1350万美元,转往香港。
   这1350万美元仅是郭文贵在香港获取贷款的收入凭证,贷款评审通过后这笔钱的任务就已完成。转到香港之后,这笔钱很快就分四笔直接转入了新川发展有限公司,一家由郭文贵实际控制的香港空壳公司。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