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王林现象反思]
文学博
·英国剧场指南:“神韵演出”夹带了政治宣传
·从“三书”看“全能神”邪教的危害
·盘点邪教“全能神”的坑人“招式”
·“全能神”基本特征
·动漫·都是生日惹的祸
·李洪志改生日的铁证 (下)
·法轮功邪教主李洪志改生日的铁证(上 )
·法轮功暴露邪教真面目 阻挠赈灾惹众怒
·法轮功对大地震幸灾乐祸
·注意啦!这个人冒充佛祖招摇撞骗
·李洪志欺世盗名的行骗“鬼”记
·曝光!10年前,有人竟疯狂阻止海外华人为汶川地震捐款!
·李洪志妹夫李继光病亡
·澳门“法轮功”头目林逸明病亡
·独家曝光:李洪志改生日过程
·独家曝光:吉林公安机关依法搜查李洪志住宅发现一批戳穿其谎言的新证据
·李洪志关于用宗教包装法轮功经文难解的矛盾
·法轮功:"神韵演出"内幕大揭秘
·多人听完李洪志“讲法”后发病栽倒[凯风出品]
·「西方主流媒体是这样看法轮功的」之三
·「西方主流媒体是这样看法轮功的」之二
·「西方主流媒体是这样看法轮功的」之一
·主佛不爱财!主佛敛财手段还挺高
·李洪志的圆满说
·李洪志到底有多少弟子死亡!
·法轮功正在加速败亡
·邪教法轮功头目李洪志到底是个什么人!
·改了生日你就是释迦牟尼吗?
·报传郭文贵降价求售纽约豪宅
·“宇宙主佛”会生病,会死吗?
·“真相”咋再讲?“正念”咋再发?
·“主佛”生日造假究竟为哪般?
·改了生日你就是释迦牟尼吗?
·李洪志,只是一个装神弄鬼的骗子
·看他如何弃父辱母坑兄害妹
·教你认识一个真实的李洪志
·话说李洪志是怎么改生日的!
·美国艺术评论家:神韵演出是骗人的东西
·美国评论艺术家:关于“神韵”的五点看法
·Footloose and Falun Gong
·American Review Artist: Five Points on "Shen Yun"
·美国《外交政策》:“神韵演出”满场政治教化
·美国《外交政策》:神韵演出满场政治教化
·Shen Yun and the Falun Gong Cult
·美国女作家:“神韵晚会”是邪教年度演出
·大骗子李洪志
·莫纳什大学新闻网:“神韵晚会”夹杂着过多的政治色彩
·美国心理学家:请慎重购买“神韵晚会”门票
·美国《外交政策》:自不量力的法轮功
·自不量力的法轮功企图通过神韵晚会推翻中共
·Foreign Policy Magazine:Footloose and Falun Gon
·不要让假冒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演出”浪费你的银子
·且看“神韵”演出屡屡受挫、频遭呛声的那些事儿
·娱乐的外表下尽显邪教底色
·不要让假冒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演出”浪费你的银子
·“神韵演出”只不过是一场刻意隐藏邪教背景的政治宣传
·“神韵演出”为何受主流社会唾弃
·“神韵”演出淋漓尽致地暴露了法轮功不真不善不忍的邪教本质
·神韵晚会又遇到大麻烦了
·神韵,请别借娱乐之名,行宣传邪教之实!
·如此一个造谣机器他的结局终将是什么呢?
·且看“神韵”演出屡屡受挫、频遭呛声的那些事儿
·神韵艺术团是一个邪教组织的提款机
·神韵演出遭恶评揭示出法轮功被西方主流社会抛弃的事实
·神韵演出如此亵渎“中华传统文化”,当然被唾弃
·神韵演出屡遭抗议观众哄台到底是因为啥?
·神韵演出广告严重误导并欺骗观众
·拙劣的演技到底还能神多久?
·真正的中华传统文化是“神韵演出”根本无法企及的
·这样充满欺骗和政治宣传的“神韵演出”,你还会去看吗?
·娱乐的外表下尽显邪教底色
·绚丽浮夸的表演背后是一场虚夸的政治秀
·小心别上当,“神韵演出”是假冒中华优秀文化的冒牌货
·为何“神韵”屡屡受挫,频获差评
·李洪志对待死亡骨干的三种做法
·面对疾病,李洪志对信徒的洗脑三步曲
·你还要忽悠我们到啥时候?
·如此坑人害人,世上少有
·世界骗子冠军李洪志
·致那些被冤死的“法轮功”骨干们
·原来篡改生日是为了神化自己
·为何四十多名法轮功骨干都是病亡?
·听李洪志说:我是如何被“活摘”了阑尾的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李洪志的圆满说
·法轮功正在加速败亡
·邪教法轮功头目李洪志到底是个什么人!
·主佛不爱财!主佛敛财手段还挺高
·李洪志到底有多少弟子死亡!
·李大忽悠的造假风波
·满嘴谎言的李洪志
·外国友人是怎么评价神韵的
·鼓吹自己神通的李洪志
·大骗子李洪志
·“全能神”的三次洗脑过程
·且看“全能神”有多邪
·“全能神”传教不择手段
·“全能神”家庭的悲情女人
·“全能神”邪教祸害儿童
·澳大利亚外交部再次驳斥“法轮功”活摘谣言
·新西兰“格洛里亚”宗教社区头目死于癌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林现象反思


   最近,伪气功大师王林的病故,引起网络评论不断刷屏。人们从多方位提出种种见解。谈论焦点多是:一个只会两手并不高明杂耍的江湖人,怎么有那么大能量,编织出有众多高官、著名企业家、著名艺人明星等社会精英组成的顶级关系网?其实,王林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孤立的,是与伪气功特异功能以及“法轮功”等邪教的出现和发展泛滥密切相关的。作为从事气功研究,以及长期揭批伪气功、特异功能和邪教的专业科研工作者,在这里也谈谈自己的看法,希望对邪教的认识与防范提供些参考和借鉴。
     历史是面镜子。王林被公认的身份是气功大师(实际是江湖伪气功大师)。要说清王林现象的实质,不能不回顾王林当年横空出世时,伪气功在社会泛滥的历史背景。
     一、“外气”说的出现
     气功,像中药和针灸一样,是中医的重要组成部分。现代临床和科学实验都证明了,气功自我锻炼方法能有效缓解心理紧张,尤其对心理因素引起的躯体病变(心身疾病)有很好的疗效。

     文革结束后,社会上逐渐掀起群众性自我锻炼的气功热潮。然而,1978年开始,气功发展形势因为一篇文章发生了质的改变。上海物理研究者顾涵森首先在上海出版发行的《自然杂志》发表文章,声称她用自己改装的仪器进行测试,发现气功师的一些穴位在练功时能发放出物质性的“外气”。还声称这些“外气”的物质基础是“微粒流”、“红外辐射”、“电磁波”、“静电增量信号”、“低频磁信号”等等。从而,第一次使发“外气”有了“科学依据”。也正是由于这些没有得到符合科学规范鉴定验证的所谓“科学根据”在一些报刊中引来引去,在气功爱好者中传来传去,才使具有发“外气”能力的伪气功大师在全国范围内突然间一个胜似一个地不断涌现。“外气”的文章也越作越大、越写越神、越来越惊人,在全国范围内,迅速形成了一股声势浩大的“外气”热,并很快影响到国外。由此可见,顾涵森是“外气”的始作俑者。
     二、严新成名经过与榜样作用
     在众多被妙笔生花的伪气功大师中,将“外气”浪潮掀动到登峰造极程度的则是被誉为“现代济公”的严新。
     严新是成都中医学院的一名工农兵大学生,毕业后先是在绵阳中医学校教学,后调到重庆中医研究所工作。他在临床接诊中,秉承顾涵森的“外气”理论,在临床上使用发放“外气”的形式给患者治疗。1984年,由于他治好了几个病人,于是引来《四川工人日报》记者对他进行采访,并给予报导。这一报导引起了有关方面的注意,并将严新接到北京为身患癌症的两弹元勋邓稼先进行治疗。 1986年,当时还在清华大学生物系的气功爱好者陆祖荫和化学系的李升平知道严新来到了北京,于是与他取得联系,安排严新到清华大学生物系和化学系做发功实验,并请记者于1987年 1月24日在《光明日报》头版发表消息标题如下:
     清华大学气功科研协作组观察发现
     导致生理效应发生改变是气功能治病的原因
     这项发现表明我国气功研究由细胞水平进入分子水平
     紧接着 1月25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对此消息给予转载,香港《文汇报》也以“清华大学经多年研究解开气功之谜”为题发表了消息。1月26日英文《中国日报》也发了消息。一时间,严新从广州向北京清华大学发功改变试管物质分子结构、严新从美国向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发功改变了放射性物质半衰期、严新从沈阳发功扑灭了大兴安岭森林大火等报道铺天盖地传播起来。而时任中国科协主席的著名科学家、极其信仰“外气”和特异功能的钱学森先生,在没有组织有关学科专家对严新的实验结果进行审查验证的基础上,就为其论文写评语要求国家一级学术期刊发表:“此稿内容为世界首创,确实而无可辩驳地证明了人体可以不接触物质而影响物质,改变其分子性状。这是前所未有的工作。文字表达清晰。所以应立即发表,及时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的成就!”这是“科学的新发现,科学革命的先声”等。
     在这种不可阻挡力量的帮助下,形成了轰动中外的局面。各种新闻媒介的记者们一窝蜂地采访报导神化严新,并将严新誉为“现代济公”。严新也马不停蹄地巡回全国各地不停举行收入不菲的万人“带功报告”,成了能呼风唤雨的神仙。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严新的带动下,万人授功等多种高效率赚钱方式立即风靡全国。而其他伪气功大师们也纷纷粉墨登场,名气较大的有中功张宏堡、香功田瑞生、慧莲功预测大师陈林峰、智能功庞鸣、雪域奇人玉奇、一代神奇狄玉明、人体科技沈昌、元极功张志祥、万法归一功张小平,法轮功李洪志……等等,就连不遗余力宣传伪气功的作家柯云路、纪一也都宣称自己有了气功特异功能。一时间群魔乱舞,各显神通,神洲大地到处泛滥各种贴着科学词句标签的现代迷信。他们散布的伪科学、反科学内容,形成了一股浓重的毒化人们观念的文化氛围,不断地诱导可怜的气功爱好者们步入以他们为教主的深渊,并借机狂吸人民血汗,迅速成为暴发户。
     三、“外气”及其所谓科学依据的真相
     这种由著名大科学家支持、挂牌著名学府和科研机构、各种媒介争相吹捧的造神浪潮一浪高过一浪。面对“外气”狂热浪潮这一客观事实,我在中国中医科学院气功研究室从事科学气功作用机制研究的同时,也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来研究“外气”现象。
     我在实验中发现:只有大师当着患者的面“发功”,患者才有感觉和效果;反之,在患者与大师之间采取阻断暗示,即让大师在患者不知道的情况下发功,则大师失灵,患者没有任何感觉与效果;更有趣的是利用暗示,我们将没练过气功、不会“发功”的人介绍给患者,对患者忽悠说,这是位有高功能的大师,然后让这位假大师学着伪气功大师的样子,对患者装模作样做出“发功”的手势,则患者立即有了“外气”的感觉和疗效,此法百试百灵。
     依据我亲手设计做的这些实验的结果,从1984年起,我第一个在全国气功会议上和气功杂志上向气功界和社会提出我的学术观点:气功大师们没有神功异能,发“外气”形式治病对部分人有效的原因仅是心理暗示。利用心理暗示,任何人都可以重复出“发功”的效果。我于1987年在《武魂》杂志第2期发表《“外气”发放之我见》文章、1988年在中国中医研究院院报发表《对“外气”浪潮的反思》、《再论“外气”》等文章、在1988年第五期《医学与哲学》杂志上发表《气功学领域中科学与迷信的较量——“外气”实质初评》文章。并在这一阶段提出“伪气功”概念,为其下了定义——打着气功旗号,用虚幻臆断思辨演绎的内容作理论,实践上经不起科学验证的一类行为都叫做伪气功。除“发功”治病外,什么硬气功、轻功、电气功、减肥气功、信息气功等等都属于伪气功。
     《健康报》于1989年 1月开始连续发表我评论“外气”的文章,并开展对“外气”实质的学术争鸣。紧接着《中国体育报》和《法律与生活》杂志也连续发表了我一系列系统批驳“外气”的文章。此外,我约同健康报记者亲自去清华大学化学系和生物系,调查严新在那里的实验,被告知严新的实验方法存在严重问题,结果不可信。大量事实告诉我们,证明“外气”存在的实验在方法学上经不住科学检验。“外气”论至今拿不出一例符合科学规范过硬的实验事实来证明“外气”具有物质性。将未被科学实验证明的内容当做科学定论大肆传向社会,制造轰动效应的作法是极端错误的,是对社会的犯罪,是伪气功泛滥和“法轮功”等邪教产生的重要原因。
     四、正邪交争与邪教的产生
     《中国中医药年鉴》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主编的每年一部最重要的权威著作,主要内容是对前一年全国中医药新进展进行归纳、概括、总结。在其1990年卷中总结1989年全国“外气”实质的讨论条目中写到:“近年来,‘外气疗法’已成为气功界的热门话题。这场讨论的发难者是中国中医研究院气功研究室的张洪林。他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并接受了《健康报》记者刘燕玲的采访,认为‘外气’效应的实质是心理暗示。”
     我这种观点的直接作用,就是把受大众崇拜的伪气功大师从神的地位给拉下来回归到普通人地位,并且直接影响了大师的财路。在长期以来“外气”一统天下、甚嚣尘上的大背景中,突然出现大唱反调的现象,虽然我人少,但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不仅引起气功领域的极大震动,而且一些持有相同观点的人士(以采访过我并接受了我观点的新闻记者为主)也不断发表文章揭批伪气功,并逐渐形成这些人士在中国中医研究院气功研究室定期进行交流商讨气功情况的聚会。从1987年开始,逐渐形成了一个由我们气功专业人员和各大新闻媒介记者为主的反击伪气功的团队。大家互相交流信息和密切配合,在各自媒体联手揭批那些江湖伪气功大师。这些活动当时在帮助社会大众清醒头脑,正确认识气功,提高识别伪气功的能力,避免上当受骗和练功出偏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1995年,我针对伪气功泛滥已具有典型邪教色彩的状况,奋笔疾书发表了《对伪气功不可等闲视之》一文。《人民日报》、《工人日报》、《科技日报》等当年都将此文编发了内参。我在文章中呼吁:“总之,伪气功问题已不是简单的学术问题,而是一个以气功为载体、以子虚乌有的‘外气’为图腾,大肆宣传封建迷信、大搞现代邪教的严重的社会问题,是一个毒化人们观念,损害人民利益,破坏医疗秩序,形成黑社会,影响国家安定的严重的社会问题。与伪气功斗争的实质关系到是要唯物论,还是要唯心论;要崇信科学,还是拜倒在邪教教主脚下;要科教兴国,还是要现代迷信殃国,实在不可等闲视之!!”(见张洪林著《正本清源 还气功本来面目》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出版)。事实如我所料,1999年4月25日,打着气功旗号面世、曾加入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的李洪志,指挥数万“法轮功”痴迷者包围中南海,最终被政府定为邪教。铁的事实证明了我当初的预言!由此,可以得出的结论是,“法轮功”发展成为邪教组织是伪气功泛滥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结果。
     法轮功”被定为邪教后的一个意想不到的好事,是前面提到的 活跃的伪气功头目也被形势所迫停止了台面上的活动。并且一些伪气功也被主管部门认定是不良功法。王林幸运的是伪气功泛滥时,他没有那些不良功法那么过份地在明面招摇,因此,他即没被认定为邪教,也没进入不良功法行列,从而逃过一劫。使他此后在台面下得以成为隐性著名大师,并且聪明地根据形势不组织气功团体,而是编织扩建以自己为核心的顶级社会精英关系网。由此可见,王林成气候也是伪气功泛滥的结果,这一铁的事实是不容置疑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