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奴才的嘴臉,打手的行徑 ]
孙宝强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奴才的嘴臉,打手的行徑

   作为来澳移民签证申请手续的一个组成部分,澳大利亚政府要求申请者保证他们将尊重澳大利亚价值观并遵守澳大利亚法律。澳大利亚价值观包括尊重个人的平等价值、尊严和自由、言论自由、宗教和世俗政府自由、结社自由,支持议会民主法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男女平等、机会均等和和平。这一价值观还包括了崇尚公平竞争、相互尊重、相互忍让、同情弱势群体及追求社会公益的平等主义精神。
   作為來澳三十年的林別卓,他一定簽署過這份被稱為“價值觀聲明”的文件。文件他是簽了,但是他的所作所為卻完全違背了“價值觀聲明”的精神。他在驳“守护澳洲价值”论文章中寫道:“各国各民族对自己的核心价值观总是有所坚持的。坚持就是自信,在自信的基础上去与别国别民族相交流,在交流的过程中各方的文化和价值观会变得更加鲜活,更加充实和更加精彩。”任何人都知道,民主國家和獨裁政體的價值觀完全不同,有雲泥之分霄壤之別。德國的納粹主義,意大利的法西斯主義,isis的恐怖主義,獨裁國家的馬克思主義,都是反普世價值的“核心價值觀”。難道這樣的價值觀也要"堅持"?難道澳洲的普世價值要和中共的反普世價值觀“相交流”?難道要讓中共的赤潮在澳洲“更加充實更加精彩”?難道要讓中共的大外宣“更加鮮活”?三十年前,為了逃避中共的紅禍,林別卓遠走天涯避走澳洲,一旦他吃飽喝足享受安全後,他立馬自毀諾言翻臉變節。此等“人在曹營心在漢”的廝,此等吃裡扒外的白眼狼,應該引起澳洲有關部門的關注。
   林別卓在驳“守护澳洲价值”论文章中還寫道:“我们的居住国澳大利亚是个可爱的国度,但是她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尤其是在历史上有殖民主义和白澳政策的污点,给后世遗留下不好的影响,以至于今天国民仍须费大力气去消除之。”殖民主義指的是澳洲政府為了對土著施行同化,明火执仗地把土著人的孩子从他们的父母那里抢走交给白人家庭赡养的歷史。2008年,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 對澳洲原住民(土著)表達正式道歉。陸克文對原住民「被盜一代」致歉時,三次說「抱歉」:「作為澳洲總理,我道歉」,「代表澳洲政府,我道歉」,「代表澳洲國會,我道歉」,並強調他表達的是無條件道歉。白澳政策是澳洲反對亞洲移民的種族主義政策。1901年,白澳政策確定為澳洲的基本國策。1972年,澳洲工黨正式取消了白澳政策。澳洲政府的從善如流知錯即改,體現了民主體制具有自我糾錯和自我修復的功能。面對已經糾正錯誤的歷史,林別卓指責澳洲政府“给后世遗留下不好的影响”。但是,面對獨裁中共在和平時期殘殺八千萬人的事實;面對中共竟然用坦克屠城的事實,林別卓竟然沒有一句譴責語。果然是“吃澳洲的飯,捧中共的鍋’啊!
   中共的文革是一場空前絕後的人類浩劫。在芭蕾舞“紅色娘子軍”的荼毒下,人性泯滅獸性釋放。就這麼一出反人類的舞劇,竟然被林別卓說成是“瑕不掩玉,魅力猶存”。他不但是“不學無術”簡直是昧著良心說瞎話。他寫道:“当社会矛盾空前尖锐、、、、、、这时革命就会被提上议事日程,并成为历史发展的主要动力。故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是社会文明的火炬手。”這裡的“革命”,指的就是紅色娘子軍裡的“殺人革命”。林別卓鼓吹暴力革命,讚美殺人有理。正因為有他這種“不三不四不人不鬼”傢伙的煽風點火興風作浪,才激怒了東南亞的當地民眾,才會有世界各地慘烈的排華事件發生。
   價值聯盟的守護者遵循“從即時起,我宣誓忠於澳大利亞和它的人民,我認同他們的民主信念,尊重他們的權利和自由,支持和遵守他們的法律。”的誓言。為了阻擊紅潮的侵入,向李克強總理提出希望中國走民主之路的請求。這樣的請求體現了普世價值的精髓。但是林別卓卻把捍衛普世價值價的人污衊為“種族主義”“種族歧視”。難怪在華人歡迎李克強的簡報中,把守護價值者說成是“敵對勢力”;把和平請願者的訴求說成是“搗亂分子”。這些攻擊性的語言嚴重違反了“相互尊重、相互忍让、同情弱势群体及追求社会公益的平等主义精神。”林別卓提倡暴力,鼓吹鬥爭,撕裂族群,分裂華人的言論,嚴重地違反了澳洲的法律。


   悉尼不是北京!澳洲不是中國!作為澳洲人,我們一定要捍衛澳洲的價值觀!
(2017/04/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