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曹作芬
   
    五 任崔黄口中学语文教师
   

   
    五七年九月,河北师院的反右运动还未结束,我拿着院方开的介绍信,来到武清县政府所在地杨村,找到了县教育局。一位姓曹的科长接过介绍信,打开一看,说:“你本人自愿到我县从事小学教育我们很欢迎。”接着他说:“从杨村往北二十多里地的崔黄口镇,56年刚建了个戴帽中学缺一名语文教师,我看你去那里吧!”当时我就蒙了,明明是河北师院把我踢出来的怎么说是我自愿来的呢?这不是在搞阴谋吗?可事到如今没有退路只能顺水推舟,我表示愿意服从分配。曹科长说:“从这里到崔黄口只有早晨七点一趟从天津开来的车,赶不上就得坐转天的车了。”我接过曹科长的介绍信,找到一家叫光荣的旅店住下,第二天一早我坐上长途汽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来到崔黄口中学。
   
    这个学校建在一进村的土道旁,学校没有院墙只有南北朝向的两排平房。我先见到了负责中学和小学全盘工作的孟校长,这位孟校长五十多岁,中等身材白白净净的,说话满带笑容很有亲和力。孟校长接过武清县教育局的介绍信说:“欢迎你的到来,回头我带你去见负责中学部教学工作的胡校长,他会给你安排具体工作。”之后我见了胡校长,他说:“我们这个学校去年才建起来,虽然叫崔黄口中学,但是我们只是个小学戴帽中学,我们受小学领导,现在学校有初中一年级两个班,二年级四个班,只有两位语文教师,你教二年级一、三两个班的语文课吧。”我愉快地接受了组织的安排。
   
    这个戴帽中学一共有十几名教师和二百余名学生,除本镇教师外,其余教师和学生全住在民宅内。学校只有我和诸葛凤翔两位女教师,我俩负责照顾住校的女学生,我们和几十名女学生住在一个民宅大院里。每天早晨六点起床,六点半整好队带学生跑步到学校上早自习,七点二十分吃早饭,八点开始上课。晚上还要上完晚自习,九点下了晚自习我和诸葛老师,整队把学生带回民宅睡觉。那时的农村还很艰苦,老师和学生的伙食一样,每天就是窝头熬白菜,偶尔熬白菜时加点红辣椒就觉得是改善生活了。我每周十二节课觉得很轻松,课余之后我便教学生唱歌教他们跳集体舞。农村的学生年龄比较大有的学生比我还大,他们都很腼腆开始不愿意学我就慢慢地动员。学生们在我的带动下慢慢地愿意唱歌跳集体舞了。新的环境虽然艰苦但我感到很快乐。星期天我没地方去就在学校阅读杨沫的长篇小说《青春之歌》
   随着时间的推移初来时的激情慢慢地过去了,思想开始有些波动我想了很多,想到去世不久的母亲、想到两个幼小的弟弟、想到河北师院还没结束的反右运动、想到还在被批斗的刘先生、想到我被无缘无故地开除团籍、想到处分表上那些莫须有的罪名——天哪,我越想脑子越乱了,我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新环境向谁倾诉?于是我鼓起勇气给刘先生写了信,向他诉说了心中的苦闷。他回信安慰我:“凡事要往开想,往远看,鹰有时飞得比鸡低,可鸡永远飞不了鹰那么高。师院把你调走是冲我来的,就是故意拆散我们,我们干脆结婚吧!”读完他的信我想了很多,我想,开除团籍时给我定的罪名既有政治罪名又有道德品质罪名,这些污点以后我永远说不清。再者,觉得刘先生也是冤枉的,他没参加鸣放,没给党提过意见,他确实不反党反社会主义,他知识那么渊博又肯钻研,我对他的业务是赞赏的。想来想去只能破釜沉舟,我答应与他结婚的请求。
   
    五七年十月初的一天,他按照我信中提出的方案,从天津买来两床缎子被面,几斤水果糖,两斤茶叶,几条香烟,从师院来到崔黄口中学。他说,朱星院长冒着触犯政治错误的风险准给他一星期假,(后来知道当时朱院长对他打成右派很同情。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这位老党员也受到了批判,朱夫人想不通自杀身亡)。因为我刚刚调到崔黄口中学,老师们对我的背景不了解,农村学校还没开展反右运动,他们不知道什么左派右派的,所以对这位河北师院的讲师很热情,都支持我俩结婚。我俩去崔黄口镇政府办了结婚证。主持学校全面工作的孟学宽校长主动作主婚人,负责教学业务工作的胡春信校长,作证婚人。我去合作社买了两床棉被套和白布被里,找了几个年龄大的女学生为我们缝制了两床棉被就准备结婚了。
    星期六的下午,校长和老师们集中到教师办公室,为我俩举行结婚典礼,魏永祥老师主动作司仪。他把香烟和水果散放在桌上,结婚典礼就这样开始了。首先让我们面对毛主席像三鞠躬,之后向主婚人和证婚人三鞠躬,最后是我们面对面三鞠躬。老师们边喝茶边聊天,一个多小时之后结束了婚礼。孟校长把他的办公室腾出来,做我们的结婚新房。七天假期很快过去了,他返回师院,我留在崔黄口中学继续我的教学工作。
   
    时光到了58年1月,本该放寒假了,校方宣布今年不放寒假了,全武清县的中小学教师到杨村镇集合,召开全县教师大会,没告诉开什么会,也没告诉开多少天。我们背着行李坐汽车来到杨村镇教育局报到,之后,有人把我们带到一个小学的教室内,说:“你们崔黄口的男教师就住在这间教室里,女教师暂时在这休息,住宿另有安排。”看来会期不会很短。教室内的桌椅被码放在一个角落,中间留出一条窄窄的走道,两边铺上了稻草,教师们把行李挨个铺在稻草上。时值寒冬腊月,大家就要在这过冬了。
   两天以后,全县教师陆续到达杨村,第三天全县教师集合到县大礼堂开会,会议宣布是大鸣大放帮助党整风的会议。我心想,去年我在师院工作时也是号召大鸣大放帮助党整风,大字报贴了满院,我没看过一张,还被开除了团籍下放到了此地;如今这里又号召大鸣大放帮助党整风,不知道有谁会卷进去,我胆战心惊地观察着动向。
   
    河北师院的大鸣大放帮助党整风好像是自发的,先是各班学生自发地在校园里贴大字报,后来蔓延到全校,继而转为反右派运动,而武清县的会议方式却不同,先是召开动员大会,会议主持人引用了毛主席57年2月,在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扩大)上发表的讲话《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的开头所写:“我们的国家是空前统一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以及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迅速改变了中国的面貌。祖国更加美好的未来,正摆在我们面前。(热烈鼓掌)人民所厌恶的国家分裂和混乱局面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更加热烈地鼓掌)他接着讲:“在这样大好形势下,我们全县教师集合到一起大鸣大放帮助党整风。毛主席讲了:‘凡是属于人民内部的争论问题,只能用民主的方法去解决,只能用讨论的方法、批评的方法、说服教育的方法去解决,而不能用强制的、压服的方法去解决。’毛主席曾经把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这种民主的方法,具体化为一个公式叫做‘团结——批评——团结’讲详细一点,就是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或者斗争使矛盾得到解决,从而在新的基础上达到新的团结。”(再次热烈鼓掌)
   主持人的一席讲话,使得与会者领会了会议精神,打消了顾虑。接着是自由发言,一名五十多岁的男教师走上台来,他表现的很激动,开口就说:“我憋了两年多的话,今天可有说话的机会了,我把行李也带来了,我这100多斤就准备扔在这了。55年我校党员校长,无缘无故地审查了我三个多月,剥夺了我的人生自由,后来又说没事来了,你可以上课了,直到现在也没个交代。今天党要我说话了,我要求我校的校长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后来听说这位教师被划为了右派,100多斤就真的扔在了杨村。
   
    动员大会开完之后,总指挥宣布,各学校教师回原来指定的教室学习讨论。我们崔黄口中小学全体教师回到一间小学教室席地而坐。领导学习讨论的组长是我校党员教师冯庆昌,他发给与会者每人一本毛泽东讲话《关于如何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单行册,在他的领导下,按照全文的十二个部分,一部分一部分地学习讨论。先是通读原文,然后讨论对原文的理解,最后让老师们针对原文提意见。当学完第三部分“农业合作化问题”时,有老师提意见了,认为生产队计分不公,同工不同酬、也有老师提出农民在地理干活磨洋工不肯出力、这时那位叫魏永祥老师发言了,那年他二十二、三岁,56年年毕业于河北保定师专中文系,他不但中文学的好,而且绘画也出色,他说:“农民在地里干活消极怠工,地里的草比苗还高,这样能保证收成吗?”之后他写了一张大字报,并且配上插图。漫画中一群社员挤在一起晒太阳,旁边的庄稼地理长满了野草,他还附上陶渊明的《归田园居》五首中的其三“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老师们对魏老师的才华很是欣赏。好多教师给党提完意见之后,邀请魏老师给写成大字报和插图。当学到讲话的第五部分“知识分子问题”时,有教师提意见说:“城里的教师与农村教师待遇为什么不一样?同样是中学教师,城里的工资比农村高出很多这不合理。”当学到讲话的第七部分 “统筹兼顾适当安排”时魏老师发言了,他说:“军官的工资定的不合理,为什么定那么高
   
    百货大楼的商品都被军官们买走了。” 提完意见之后,他开始写大字报,并且配上了插图,一对军官夫妇手挽着手,另外两只手里提着大大小小的包裹。魏老师见大家对他的墨笔字和漫画极度欣赏,感到很得意。主持会议的冯庆昌在会上几次表扬魏老师,说他是大家的表率,号召老师们向魏老师学习。这样一来魏老师的绘画才能算是派上了用场,他非常得意。在组长冯庆昌的领导下,从《关于如何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第一部分学起,一直学到第十二部分“中国工业化问题”学习期间大家提了些意见,但在我看来都是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整个学习讨论期间,我没有发言,因为我真的对党没有任何意见,我一个刚刚毕业的女学生,能提什么呢?另外一个叫诸葛凤祥的女老师56年从杨村师范学校毕业分配来的,她也很少发言,于是便有人给我俩贴了大字报。大字报上画了两个大人头像,分别写上我俩的名字,两个人的嘴上一个贴着封条,一个戴着大口罩,我俩见了这样的大漫画更加不敢说话了。
   
    学习、讨论、大鸣大放进行了约半个多月,突然形势急转直下,一天我们崔黄口中小学教师集合在一个教室内召开大会,县里派来一位会议主持人,他说:“通过半个多月的学习讨论,大家提出了很多合理化的意见,但是这里边也有很多不和谐的声音,像你们当中就有人污蔑我们的阶级弟兄,说社员们是懒汉,在地理磨洋工不干活只知道晒太阳、还有的人说地理的野草比庄稼还高,并且说什么草盛豆苗、还有人污蔑我们的绿色长城,我们的人民子弟兵工资太高了,带着太太去抢购商品。这是帮助党整风吗?这明明是向党进攻,对这样的人我们能熟视无睹吗?我不说你们也知道是谁。这时就有人站起来大喊:“把魏永祥揪出来。”于是就有人走到魏老师前面,拎着他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会议主持人说:“关于魏永祥平时都散布过那些反动言论,大家进行揭发。”这时下面的人便一起举起右手,并一起齐声喊:“我说。”这时主持人便会指定一个人站起来揭发。一个人揭发之后,主持人又说:“下面谁来揭发?”下面的人如前一样,还是一起举起右手,一起喊出;“我说”。对于这种形势的批判会我很纳闷,为什么这么整齐一致,后来有人告诉我,这是在开会前预演过了,这叫做练兵,会上人让谁发言早就指定好了,为什么还要一起举起右手,又一起齐声喊“我说”是为了造声势。(那时我已经被师院开除了团籍,又与右派结了婚,这样的练兵不会让我参加)。经过几个小时的批判主持人说:“魏永祥,大家给你提了那么多意见,你也听见了,回去好好写检查,认真反省自己。”两天以后,校园里出现了:“右派分子魏永祥批判专栏”,这样,这个二十二、三岁刚从师专中文系毕业的青年教师,从此离开了崔黄口中学不知去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