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自由空间
[主页]->[新会员区]->[自由空间]->[“活摘”是法轮功上演的荒诞剧]
自由空间
·预防邪教四招术
·重阳节了,古稀“二师父” 还外出打坐练摊吗?
·李洪志为什么不“发正念”救自己的母亲
·李洪志对待死亡骨干的三种做法
·有比较才有鉴别
·他们的死是“奶白体”邪说破灭的最好佐证
·师在法在又如何?
·当心韩国邪教来袭!(图)
·观《救命器官不容亵渎》有感
·看看奉献钱财的这些人都收获了些啥?(图)
·邪教界敛财高手吴泽衡
·“法律无用”邪说让弟子飞蛾扑火
·林耶凡落选世界小姐属意料之中
·那些“远去”的轮界大咖们
·高喊大法好,并不能防弹
·法轮功“神韵演出”遭纽约市民抵制
·世界知名点评网站差评“神韵演出”
·北美,“神韵”演出失利
·安全专家:肖建华全用女保镖不寻常,与卡扎菲「媲美」?
·港界“金融大鳄”肖建华:私生活极度糜烂,堪比古代昏帝!
·港媒曝光谷肖建华早在三年前就有多个私生子
·金融巨鳄肖建华的不法生意令人瞠目结舌
·涉嫌发动股灾,传金融大鳄肖建华与徐翔有「交集」
·富豪肖建华四季酒店藏5个"行宫" 情妇大曝光
·“隐形富豪”肖建华的种种黑色发家史
·内地巨富肖建华「神秘失踪」究竟有何黑幕
·「明天系」内地巨富肖建华「神秘失踪」究竟有何黑幕
·三家涉黄俱乐部或与“金融巨鳄”肖建华有关?
·《纽约时报》为何也玩起了“三无”滥招
·摩尔多瓦取缔FLG
·郭文贵在国外约见媒体遭呛:做人要善良 不要欺负穷人
·郭文贵消失一年再出声 爆料内幕为哪般?
·郭文贵:钱是买不来“佛祖”庇佑的
· 屡因败露泼脏水,活脱脱一个攻人下三路的怂包!
·郭文贵是操控舆情的高手?不过是死缠烂打而已!
·傅政华负责中国两会安保
·神韵艺术团是一个替邪教敛钱的组织
·“神韵”演出是一个文化毒瘤
·王瑞敏:法轮功践踏我们人权
·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的重大意义
·法轮功是邪教不是信仰
·李洪志的教义与伊斯兰教相违背
·七大邪教劝诱手法
·美国家庭反邪教教育组织:法轮功是公认的邪教组织
·取缔法轮功是中国政府的英明果断之举
·2016年李洪志“经文”剖析
·被愚弄而死的法轮功冤魂
·反科学反学习的法轮功
·津巴布韦一男子自称上帝 拥有创造一切的能力
·李洪志与热比娅是如何臭味相投的
·美国政治评论员:法轮功的秘密
·苏家屯“活摘”只是一场闹剧
·王林现象反思
·邪教痴迷者常见的家庭创伤模式
·这位美国老先生怎么看的法轮功
·本着祛病健身的愿望来练功,结果却成了清明节的冤魂
·清明时节叹被法轮功愚弄致死的冤魂们
·清明节到了,李洪志凭吊母亲了吗?
·躲过了为母亲操办丧事,再躲清明节里祭祖扫墓!
·清明时节“宇宙主佛”悲最多,亲友生死两茫茫亲
·冤有头债有主,在亡灵的追逐下李大师的清明节不好过!
·听说过吗?母亲是自己造的怎么给她过清明节!
·试问李大师,身边这么多亡灵该给谁过清明节?
·谁是“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谣言的幕后推手
·新唐人电视台太离谱,造谣不问青红皂白
·海外反华组织谣言再肆虐,最终也掩盖不了真相
·唯恐天下不乱,他在“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中粉墨登场了
·揭开造谣“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背后神秘人的面纱
·躲在“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角落里无事生非的身影
·绚丽浮夸的表演背后是一场虚夸的政治秀
·神韵晚会又遇到大麻烦了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你可知“圆满”的套路有多深?
·美媒:神韵演出浮华邪影幢幢
·设计师赛瓦纳·米勒的丈夫首次谈及身陷邪教经历
·“活摘”是法轮功上演的荒诞剧
·“活摘”谣言是什么?
·沙林毒气攻击的三重审视
·叙战场使用沙林毒气?跟邪教相比OUT了
·躲在幕后的“墨镜上仙”李洪志
·谁是法轮功的“掘墓人”
·你知道冤魂有多悲
·弟子缘何悄悄死去
· 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全球缉拿在逃华商郭文贵
·“战神”郭文贵被通缉真相(上)
·外交部证实:国际刑警组织正通缉郭文贵
·为多名高官“设局”的“战神”郭文贵秘史
·“战神”郭文贵的暗战秘史(下)
·揭露裕达系20亿元贷款之谜,话说郭文贵这段神秘发家史
·资本运作让民族证券成了郭文贵的“提款机”,资金被挪用犹如家常便饭
·他轻易骗取农行32亿元开发性贷款,然后经地下钱庄出境
·神秘商人郭文贵巧取豪夺,尔虞我诈,形如大片
·郭文贵亲手把两个大贵人马建和张越送进了监狱
·法轮功试图操纵维基百科抹黑中国
·李洪志的谎言与真话(图)
·三叹邪教徒的开卷无益
·撕开法轮功制假造假的遮羞布
·堵门才是法轮功的看家本领
·“4.25”事件的现场联络点
·自诩“创世主”的李洪志与常人并无二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活摘”是法轮功上演的荒诞剧

   
    荒诞剧是戏剧的一种,20世纪50年代兴起于法国。1961年英国批评家艾思林发表《荒诞戏剧》一书中正式命名。其显著特征是:运用支离破碎的场景、奇特怪异的道具、颠三倒四的对话、混乱不堪的思维,表现现实,达到一种抽象的荒诞效果。作为一种艺术形式,荒诞剧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受到不少人的喜爱。
     荒诞剧毕竟是一种艺术创作,不等同于生活,不等同于现实,如果有人要用它来证实某种事实,则是十分可笑的。然而,法轮功却热衷于在现实生活舞台上上演荒诞剧,“活摘”便是其中一例,其结果可想而知,令人耻笑。
     ——剧情荒诞
     2006年3月8日起,法轮功所属的“明慧网”、“大纪元网”等先后发表文章,编造了一个拘禁、迫害、盗摘器官、焚尸灭迹的剧情,称在中国沈阳苏家屯血栓病医院内,有一个秘密集中营,关押着6000多名法轮功人员,他们被活体摘取身体器官后焚尸。


     一个地处繁华地段的医院,长期从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而周围居民毫不知情;一个只有300个床位的中西医结合医院,在接纳正常病人的情况下,却还能长期关押6000多名法轮功人员,供“活摘”器官。这样的剧情十分荒诞,也很惊悚,很吸引人眼球,很具有轰动效应。然而,现实不是戏剧舞台,这个荒诞剧只能迷惑人一时,欺骗少数人,决不会达到法轮功所想要的演出效果!这样的荒诞“剧情”,很快引起世人的质疑,很多外国政府机构派人到实地调查后得出完全否定的结论,就是那些对中国问题戴着放大镜的“人权卫士”,也不得不承认法轮功在这个问题上造假。如被西方媒体誉为“持不同政见者”和“人权卫士”、长期旅居美国的吴弘达,在第一时间安排国内人士到苏家屯现场进行调查,写了两篇文章:《法轮功苏家屯事件之我见》、《我对于法轮功媒体报道苏家屯集中营问题的认识及其经历》。他通过分析得出结论:这“可能是被故意捏造出来的”,“各方调查结果没有证实法轮功提出的情况属实”。
    ——场景荒诞
     在舞台上,戏剧创作者常常运用荒诞离奇的场景,来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主题。观众由于知道这种戏剧的表现手法,因而对荒诞场景表现出一种理解。可法轮功为了上演“活摘”荒诞剧,却也运用这样荒诞的场景,以证明“活摘”事件的成立,就令人们感到错愕和反感了。
     在法轮功“活摘”荒诞剧场景中,沈阳苏家屯血栓病医院(即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疗中心)被称为“活摘”发生地,有2000名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身体器官后焚尸,法轮功还在网上公布了该医院的照片以及医院内的所谓“焚尸炉”的照片。
     说这“活摘”场景荒诞,是因为作为一家地处闹市区的普通医院不可能有这样大规模的见不得人的事件发生。加拿大《渥太华公民报》2007年11月24日刊登了独立调查者格兰·麦克格雷格写地实地调查文章,他的文章就证明了法轮功编造“活摘”场景的荒诞。他在文章中写道:“之前媒体的报道已让我相信苏家屯血栓病医院位于某偏远的前哨,在那里就可以秘密地执行恐怖暴行。10月份参观医院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医院却临近交通便利的闹市区。自行车、行人川流不息,治安员却很少。任何人都可以步行穿过大街去病房。医院距离沈阳城区有30分钟的车程,沈阳是一个有700万人口的工业化大都会。位于熙熙攘攘的市区使得它似乎不大可能有条不紊地灭绝2000人。如果有人曾计划秘密设立死亡集中营,那么他会找个更好的位置。”
     再看法轮功编造的“焚尸炉”场景,其实到了实地查看的人,就会得出法轮功这种臆想的荒诞不经结论。正如一位西方记者到实地调查后所指出的那样:说这个医院的锅炉是焚尸炉简直是天方夜谭,因为焚尸炉“位于一个门窗都面向医院主楼中心的四合院。医院主楼四面中的三面均面向四合院,从其中任何一间病房都可以看到锅炉房的大门。将2000具尸体丝毫不被察觉地就带进大楼里似乎是不可能的,不是被病人看到,就是被后街正对面的七层公寓里的住户看到,因为他们可以直视四合院。”
     无须多言,法轮功极力编造的这种荒诞场景,只要是一个心智正常之人,就能够判断其真伪。
     ——“演员”荒诞
     为了把“活摘”剧演好、演得逼真,达到以假乱真、骗人的目的,法轮功精心准备了一些“演员”,主要是所谓“活摘”的“证人”,但这些“演员”及其表演都十分荒诞。
     2006年3月20日,法轮功媒体推出了一位叫安妮(Anne)的“证人”,自称是辽宁省苏家屯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院职工。这位名叫安妮的妇女称她的前夫是一位脑外科医生,曾告诉过她在苏家屯医院三年的时间里,摘除过2000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还说有的病人在活着的时候他们的眼角膜就被摘掉了,死了之后尸体就在医院焚尸炉里烧掉了。这个“演员”的表演是否荒诞,不妨以她的说法推想一下,按照其前夫三年做了2000名法轮功学员眼角膜摘除手术来算,平均每天差不多要做两例摘除眼角膜手术(如果他天天上班的话),而且还是光做摘除手术!且不说这个手术量,作为一名脑外科医生,难道他只专做法轮功学员眼角膜摘除手术,其他病人一概不理吗?显然不可能,由此看来,这个“证人”的说法是多么荒诞。
     2006年3月31日,大纪元网站又推出了另一个“演员”——所谓证人“老军医”。这个“老军医”称设于苏家屯血栓病医院的集中营在被曝光后已转入地下,“目前即使进入苏家屯地区调查也是查无证据,因为转移几千人太容易了。”言下之意就是“集中营”以前存在,只是现在被中国政府转移查不到了而已。“老军医”的说法靠不靠谱,只要听听他随后透露的的所谓绝密消息就心知肚明了。2006年5月7日,“老军医”说北京秘密召开了“中央军委处理涉外宗教问题会议”,其中涉及到对法轮功的处理问题。就算这个自称“老军医”的人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老军医,但中央军委的秘密会议,他是不够资格参与的,也是不可能了解得那么清楚的。至此,“老军医”这个“演员”的表演是否荒诞,已经一目了然。
     多年来,法轮功邪教导演了各种各样的闹剧、荒诞剧,其表演无论怎样逼真,终究是一种“表演”,已经再难以斯骗世人了,荒诞不经的表演该落幕了!
(2017/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