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五七民主运动反思]
牧晨
·浪游曲(旧作选录#5)
·春归曲(1--6)
·春归曲(7----12)
·春归曲(13—18)
·唤回春天
·春归曲(19---24#)
·2008随想
·云 颂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遥祭刘文辉烈士牺牲四十一周年(校订稿)
·哀悼张志新
·旧金山.清明节祭
·中正吟
·叹申酉
·黄花岗之歌
·圣女祭日咏
·陌生的父亲
·兰秀铭
·女侠祭
·2008年, 纪念几十周年的回忆.
·2008年的结论
·2009年清明祭文
·四月廿九深夜.
·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六四]20年反思.(1):[六四]定义.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家梦魂影(十二)
·家梦魂影(十三)
·家梦魂影(十四)
·家梦魂影(十五)
·家梦魂影(十六)
·家梦魂影(十七)
·家梦魂影(十八)
·家梦魂影(十九)
·家梦魂影(二十)
·家梦魂影(二十一)
·家梦魂影(附文)
·四月杂记
·伞的联想
·破除“中国梦”才有“民主梦”
·果敢风云简析
·旁观台湾之战
·魂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七民主运动反思

(根据在【丁酉六十年学术座谈会】上的发言整理)

   一,十年回顾

   十年前,我和甄燊港先生、陈愉林先生等共同主持了以亚太政治法律学会(筹)、香港民促会及中华民会名义联合举办的“生命的权利---纪念反右50周年暨环保生态及维权研讨会”(12月8日)

   由于中共当局的阻挠,许多当年被打成“右派”、劫后余生的学者未能到会,但仍有不少人突破重重阻力来到香港会场。想不到,近十年之后的今天,中共再次阻拦了许多预定与会者。此刻在座的许多师长同仁,也是克服了重重难关才到会的,为此,我向诸位会众及未能到会的同仁表示由衷的敬意。

   十年前的会上,我在开幕词中说:“-----会议不仅要再次讲明历史真相,而且要对50年来中国民众所受到的历史性迫害提出历史性的诉讼。

   中国有8千万生灵在中共政权统治下死于非命,几亿人被投入恐怖笼罩的悲惨生活,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罪恶,绝不可能按照犯罪者的意图因时光的流逝而不了了之,对反右恶果和之前之后的国家所犯罪行的追诉索赔,是每一个中国人理所当然的权利,是每一个正直人士义不容辞的责任。旧的罪恶得不到判决,新的罪恶就无法避免。魔鬼的嚣张不被制止,人民的幸福就只能是幻想。索赔运动、维权运动,维护权利、维护生命的斗争,再一次把严峻的问题摆在13亿中国人面前:是生存还是死亡。生命是天赋的权利,而维护生命权利和丰富生命的历史也同样是抵制死亡和抵制罪恶的历史。回顾50年的历史,就是为了今后不要重复这个历史的悲剧。遗憾的是,悲剧仍然在神州大地继续上演,人对人的掠夺,甚至对自然环境的蹧蹋,不只让中国百姓处于危难之中,更殃及世界。”

   当日有不少香港民主人士参加研讨会。香港民主党中常委林子健认为,纪念反右运动就是维权运动,每一段沉痛的历史,中共屠杀的罪行都造成百姓痛苦,唤醒更多人寻求公道,再次证明中共统治的失败。 他认为香港民主派以后应该多与中国民主人士、维权运动人士结合在一起:“我们的眼光不能只放在香港选举上,应该把眼光放在内地同胞上。我们看到03年以后,中共对香港的统战、对香港民主的打压是越来越厉害。中共最怕我们直接和它对抗。民主派应该更鲜明的表明反共立场,香港民主发展才有希望。但我们香港民主人士、中国大陆维权运动、民运人士敢说结束一党专政的人不多,变成给中共统战和打压的机会,这变成你认同他们的意识形态。我反对用激进的方法去争取民主,但我们在表达方面,要很清楚的表达,不只是对香港的民主诉求,还有对中国的民主诉求。如果中国没有民主,我相信在香港所谓争取2012年民主(普选)也是假象。”

   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在会上说:----“现在右派分子所剩不多,如果再等10年可能就没有几个人可以出来讲述这段历史了。-----”

   --------光阴似箭,十年一晃已经过去,专制的铁蹄依然蹂躏着神州,为反右运动及所有恶政受害者讨回公道的斗争还在艰难地坚持。有不少前辈在这十年中纷纷撒手尘寰。可喜的是越来越多的“右二代”、“右三代”以及更多为正义勇于献身的同仁继承前人的未竟之志接过了圣火;今天的会议就证明了生命的力量和邪不压正的道理。也许再过十年,当年的右派已经所剩无几,但纪念五七的活动一定还会继续进行下去,直到专制的魔障彻底消除。

   

   二,为五七正名

   多年来,许多学者对五七“反右”运动的称谓提出了异议,认为那是一场对民主的镇压。事实的确如此:从五六年开始的“大鸣大放”其实就是实践公民言论自由权利的民主运动。尽管其发端于中共伪善的“整风运动”,企图以此为他们涂抹一层光亮的油彩。然而,大量含有真知灼见的“右派言论”却无情地揭开了中共邪恶的嘴脸。例如“党天下”、“红衣大主教”等点穴之语,活生生把中共的独裁本质展露于世,让中共的“新民主主义”、“为人民服务”、“民主联合政府”等当年信誓旦旦的承诺都显见为谎言。中共专制政权的合法性于其执政之后遇到了第一次大规模的挑战,这就是统治集团恼羞成怒痛下杀手的主要原因。

   67年文革期间,我曾阅读过一本“批判资料”,内容是右派分子“向党进攻的反动言论”,此书成为我政治启蒙的重要读物。对照现实,反复回味之余,我渐渐领悟到自己和绝大多数同代人长期以来所受的教育竟然是无耻的蒙骗。我从对共产主义的迷信中一步步挣脱出来,当时的感觉如同小说【牛虻】中的亚瑟。“痛苦使人思考,思考者备受磨难”,68年4月,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我被关进牢房,罪名是“现行反革命”。入狱后,更冷酷的事件使我从一个迷误的”上进青年“、”老造反“,变成了一个清醒的”反对派“。很久之后,我得知当年在我入狱几天后,4月29,是林昭遇难日。这是一个应该永远纪念的日子。

   林昭本来不是”右派分子“,但她出于义愤,毅然决然地赴汤蹈火,以犀利的文章向专制王朝宣战。而且,她还与一群勇士开始组织反对党,不惜以生命的代价发出时代的先声。林昭和冯元春、沈元等英烈群体,为五七鸣放运动竖起了伟大的历史坐标,使五七成为当然的民主运动。

   三。民主传承

   作为49年大陆易帜后第一次民主运动,虽然被严酷镇压,但五七民运的精神如地火潜行,对之后的一系列历史演变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文革”四大自由“狂乱表象的深层里,在76年"四五运动"仓促节奏的和声中,在78年”中国之春“(民主墙)运动、86年学潮、89年民主运动、98年组党运动、直至近十余年的维权运动中,都不难发现五七民主运动的精神火花。

   按流行的说法,中国当代民主运动起始于78年。但我认为应该从57年算起。中国民运有一种”断代“的缺陷,崛起的一代人总是目无先辈,目空天下。个别人妄自称”父“,大有“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之状。不见,不是没有,而是狂妄无知,到头来便只有“独怆然而涕下”。

   在中国当代民主运动六十多年的长途中,我们理当对五七民主前辈尊为父兄,敬为师长,绝不能忘记前辈所受的苦难,不能忽视前辈当年的正直和六十年来的坚韧。应该认识到,五七一代民主前辈具有非常特殊的素质,他们多是民国时期成长起来的知识精英,一方面接受了民国时期自由开放环境下来自西方的多种文化多种思想,另一方面也受到中华传统文化的熏染,因此,他们的学识素养在49年后是最突出的,许多方面胜过其后至今的几代人。

   所谓的“右派分子”,其实多半是“左派”。当他们青春年少时,面对外战内乱的满目疮痍,怀着激情拥抱理想国的激进主义,这是可以理解的。在舆论自由的民国,包括国父元勋在内的当政者往往被揭短甚至揶揄贬低到不堪,对照被妆扮得十分亮丽的伪善者,一时的迷误也不奇怪。但真相总会显现,越来越多的智者认识到:自由在民国是多少的问题,在中共治下则是有无的问题。诚哉斯言!

   回首百年沧桑,自由民主的思想从清末开始萌动,经辛亥革命始建共和,开始了以主权在民、宪政民主为目标的新世纪。因此,中国的民主运动、民主革命,实乃百年之传承。中华民国虽历尽劫难,但它在中华历史上已达到不亚于春秋时期的高峰,在世界历史上也当属民主进步的前列。中华民国依然存在于台湾,更存在于大陆亿万人心中,以其法统道统光复大陆已成为日益强烈的呼声。中共的反动复辟党朝是迟早要被扫除的。

   四。党治还是法治

   何谓左派、右派,本非法律概念。而以“右”为罪,更非法理所容。中共统治者仅凭“党的政策”、“红头文件”、甚至一人之旨意,便以“右派”为名迫害几十万几百万无辜民众,这绝对是无法无天的犯罪。所谓“无产阶级专政”,按列宁、毛泽东之流的解释,就是毫无约束的暴力统治,即“马克思加上秦始皇”。而且,这还不够,还得直接升级到一神教境界,取代教皇甚至超越上帝。毛泽东就是这样干的,耶稣教是”不信我者下地狱“,”毛教“则是”我不信者下地狱“或”我要谁下地狱谁就该下地狱“、”宁我负天下,不容天下负我“。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的内核就是“党的领导”-------一党独裁,“党的领导”核心就是“领袖”的个人独裁。什么“马列主义”、“社会主义”只是杀人的刀斧、诈人的魔咒。

   按中华民国宪法或任何一个正常国家的法律,中共是苏联共产党一手缔造、扶植起来的叛国集团,它从“娘胎”里带来的基因就是与民主法治不相容的。它高举的“阶级斗争”大棒,就是随时按自己的意志把一部分人当作敌人来斗争、掠夺、迫害、消灭。从“痞子运动”开始,它就着手对中国社会结构进行破坏、颠覆。它以“土改”为名消灭了千年来起稳定作用的约300万地主富农,破坏了农村传统文明;又以“工商业改造”为名消灭了城镇先进群体“资产阶级”。它以“镇反”、“肃反”等无休止的运动以”反革命“的罪名消灭了约400万人,加之以”坏分子“的罪名迫害、杀戮了数百万人,加上被饿死的民众,约一亿人失去生命。所有这些”地富反坏右资“(黑六类)的罪名按正规的法律都是不能成立的!所有被暴政逼死的案例都是套在中共脖子上的绞索!

   “反右”所打击的对象,除加以逮捕、判刑、杀戮之外,还发明了劳教、监督改造、剥夺财产、剥夺公民权利谋生权利、凌辱人格、株连家人亲友等暴政。所有这些手段都违反了基本的法律准则,创古今中外之奇观。即使在多年后采取了“摘帽”等措施,也完全没有按法律精神给予重审和赔偿。对“反右”罪行的责任人也没有任何制裁,甚至基本上不承认是违法犯罪。所以,“反右”的大案并非已经翻过去的一页。只要党治还凌驾于法治,此案就不可能大白于天下。

   五。阶级与政体

   “消灭私有制”绝对是一个蛊惑人心的强盗逻辑。正当的做法应该是鼓励勤劳致富、保护合法所得的私有财产。所谓“资本主义”从正面解释,可以说是提倡通过集中社会财力发展生产的“全民资本主义"来促成"全民皆为有产者",如此,社会才会繁荣昌盛。相反,“无产阶级革命"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就是剥夺有产阶级造成"全民皆为无产者",那样,社会必然贫困倒退,毛泽东的实践就是证明。

   而在实际上,中共的“无产阶级革命“和“公有制”,是对原来有产者的剥夺,而使他们自己这“一部分人”空手套白狼地暴富起来。中共消灭了自然形成的有产阶级,造成了全民无产化,却以暴力、掠夺和强权人为地造就了一个独占天下的官僚特权阶级。中共把自己说成是“无产阶级先锋队”,其实它代表的是最有钱的几百个家族对“公有制”全民财富的无偿占有,甚至是对所有国民的人身控制、占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