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文集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12、
    让我感动的是,他起床时非要塞给我仅有的六百元,说没有准备,钱没多带,不好意思。又说,区区薄礼,不成敬意,叫我买件衣服。我推开他的手,说我有的是钱,缺的是情,先生情意,我已心领,先生喜欢,义不容辞,奉献玉体,何足挂齿,助先生实现世纪中国梦,也是我心中的梦!先生,我便是你的红颜知己!他又笑了,眼里闪出淫欲缠绵的光彩,恨不得再次为所欲为,也就是所谓的鸳梦重温。他恳求我瞒着你,说你是大喇叭,一支笔无所顾忌,吃勿消,头昏,还问什么时候再碰头。
   记得我半裸走出浴室,汪先生抱住我,我说你去洗个澡,他乖乖的走进卫生间,不消片刻水声响起,声音悦耳,且连续不断。汪先生挥霍流水,似乎没有尽头。水声归于虚无时,门开了,汪先生走近床前,似初生的婴儿,只有那沧桑的脸,让人明白他的逝水年华永不复返。他的头发仍有几滴草丛中的晨露,闪闪烁烁。他的鼻梁端正,眼睛有神,一看是常熟一代英杰,无愧于钱持云的弟子。惜两腿瘦削,无肉,似乎经受了荒年的割股疗饥。而且他的神情如同羔羊,一片情欲,可惜他不是征服者,而是被征服者,曾是常熟军管会的阶下囚,警察县工纠的众矢之的,以及小市民唯恐避之不及的灾星。此时他祈求红颜的施舍,他不敢造次,只是坐在床边,似乎等待女王的召唤,知己的宠幸。我竖起身子,抱住他的身体,再一次告诉他,我是你的红颜知己。
   摘掉了眼镜,关掉了台灯,我是善解人意的王昭君,又是游泳的出色教练。我心里对学生说,不要怕水,不要怕池塘,更不要怕水流湍急的港湾。强弩之末,气数已尽,你的苦难已经过去,五花大绑不再重现,至多发生一些无关痛痒的告密与欺骗,就像国共磨擦,美苏冷战,对你个体至多是梦中的谋害,不构成实际的创伤。档案的厚薄无关紧要,因为随着肉体的消亡,它就是一堆废纸,它又不是黄带,平时尘封也没人看。要与时俱进,学会不同时期的各种术语,这是生存的根本,活命的秘诀。不管什么思想、理论、代表,还是发展观,都要接受,因为它们是食物,需要吸收,尽管终久成大便。当然,做好中国梦便稳如泰山,无论如何,哪怕输剩一个铜板、一条裤子,你最终仍是赢家。还要学会在大江大海游泳,不要怕,游泳哪有不呛水的,革命哪有不死人的。


   汪先生是个乖宝宝,我教他侧泳、仰泳、蛙泳、潜泳,还有自由泳,他经常吃水,我起先以为他适应性差,后来明白他曾丧失吃水的权利,趁此机会多喝几口水。我告诉他,你不是骆驼,水有的是,该储藏的不是水而是勇气,还告诉他自由的真谛是自由,民主的精髓是民主,爱情的要诀是爱情。汪先生心不在焉,可能仍在惦念着糖精,惦念着被管教糟蹋的糖精,那是他娘送来的骗他嘴巴的玩艺,就象我三角区的乳胶,那人工制造的秘穴。
   汪先生继续受骗,以前受告密者的骗,糖精的骗,现在受爱情的骗,乳胶的骗,所谓红颜知己的骗,当然,哪个赤子不受骗?他们也乐意受骗。
    谁会用出色的肉体,还有那最珍贵的稀世珍宝,步六孤氏的祖传秘方——淫羊藿送他上青天?此时只有车文卓。拨开云雾见日出,玉人端坐云端,那一瞬间,糖精也变成红糖,乳胶也转化成爱情了。
   岩浆在冰水里燃烧,又在黑暗中流淌,即便黑暗中赤子也是自由的,黑暗中依然有阳光,阳光中有雨滴,有彩虹,还有心心相印的看守的女儿,就像千年的碑帖依然有温暖。可以摸着黑抄《兰亭序》《枯树赋》《滕王阁序》,还可以诵《大悲咒》,听云水禅心的《静心》。汪老师是幸福的,即便陶醉在虚幻之中,因为他不知道虚幻。
   从天而降的艳福,让汪先生不知所措,若有所思。我记得完事之后,他盯着红颜的脸,喃喃自语:美人计!美人计!我不相信天上掉馅饼。我亲了他一下脸,他才平静下来,不过眼里依然盈着一眶泪水,说:肝脑涂地,无以为报,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后来他又莫名其妙念了两句诗:“酥糖流纸墨,珠宝塞天星。”我不懂意思,要紧在硬盘上搜索全唐诗,和元明清历代文人诗作,一无出处,估计是他的新作,怀疑酥糖指代以前的糖精。试图以糖精为墨,书写艺术。
    在人工瀑布前的亭子里坐了一会,吃了三只肉馒头,一只苹果,一杯水。看看小卓的电量依然近五格。小卓凑近也想看,我递给她,她又像上次那样拒绝,说拿了除了电乳头,还要给我电池放电。我说姓赵的远在天边,他有什么办法控制你,你何必如此恐惧?惯性的恐惧没完没了,生不如死的生活毫无意义。
   随意走走吧,我建议。小卓噙着泪顺从的挽着我的胳膊,央求我,不要用他们给你的密码接网络,用自己的流量,不必每时每刻与网络连接,纵然断网,也不影响遥控器的功能。我不明所以,不过仍答应了。我们先往下走,再沿着木栈道越池,走上山路,直至小云栖寺。
    这是一座寺庙,既清静又偏僻,平时香火不旺。寺庙左侧像藏海寺那样也有道教的一席之地,十分孤独,似被人遗忘。这儿也是常熟人所谓的小石洞所在地。有茶室,是我常坐的地方,还有千年的古泉,泉水清冽,是沏茶上品。泉旁有一株数百年的古藤,枝干虬曲粗壮,百看不厌。小卓若无其事,可见景像娴熟于心。若是问她小云栖寺的前世今生,她肯定又照背储存于硬盘里的大百科全书。她显得心事重重,我知道我没得罪她,她的沉重可能是赵教授引起的。
   
   江苏/陆文
   [email protected]
   2017、4、5
(2017/04/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