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文集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虎口夺食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11、
    这次走直角,从书院街拐弯走到西门大街,有意绕过石梅广场,回避那些饶舌的管闲事的跳舞大妈。我不想乘车,想走一段路。直走到西门楼阁,心血来潮想上去走走。西门楼阁其实没什么,只是扔了点银子,在山坡上建了些楼阁,不过蛮有气派,像石梅园一样,颇像皇帝的行宫,都是些新古董,包括外面的城墙。特别之处是进门走三分钟,有一块成片的岩石,上面建有楼阁,此所谓“大石山房”。秋季时分,此地还举办五彩缤纷的菊展。
   总共半小时,小卓也不想往上走,看什么五岳楼望岳楼,就这么草草下坡。谁知走石级走道时,居然窄路相逢女网友清泉水,让我一阵脸红,一阵尴尬,草草打了个招呼,清泉,好久不见,要紧溜之大吉。大家知道我多重性格,网上扮演的是谦谦君子,生活中其实是个口无遮拦的光汤(游手好闲)。清泉水青春亮丽,一头秀发,端庄文雅,有良知正义感,且写一手好文,她对《红楼梦》的剖析正中我下怀,于是此文成了我文件夹里的藏品,不时翻看,以吸取创作的营养。她还是沙家浜论坛里的、人气挺旺的坛柱子。今天她身穿深灰色羊绒大衣,内里是黑色的毛衣,蓝丝巾,下面是黑色紧身裤,棕色短统皮靴。这一身装扮,再加上优雅的举止,明媚无邪的眼神,真让人敬畏和自卑,此所谓一朵莲花“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也”。我记得窄路相逢,尴尬之后还自我安慰,小卓也是花骨朵一个,足以跟大家闺秀匹敌,但想到她是以假乱真的人工智能,并非娇艳欲滴的血肉之躯,又泄了气。
    我俩直走到救管站上车,乘公交125,石洞景区下车。小卓直往正门售票处方向走,大大咧咧,正似她所说的傻大姐,我要紧看设置,原来是务实,惯于走正宗路子,用铜钿买太平,随你物业费有多不合理,都是缴了再说,赌博嫖娼给警察捕获了,也是忙不迭的缴罚款,赶紧换成保镖,不,探险。小卓果然犹豫,站住不走,又往我看。一个眼色,退回跟我走。我领着小卓,走到黄公望那儿的茶园,穿过羊倌为放羊方便而洞开的铁丝网,走到了小石洞。


    在人工瀑布那儿寻了个偏僻之处坐下,将小卓的模式又改为务实。小卓顿时平静文雅起来,语言也夹杂着典故和古汉语,倒让我这个汉语言专业的大专生自愧不如。她提起昨夜的一幕,端的是狂飙风骚,尽显文采。
   她说汪先生受邀进房间,并无忸怩作态,神态一无作案的倾向,不像你色溜溜的眼神,将内心龌龊暴露无遗。起先交流的尽是书法技术,撇勾点划之感受,强调用心,临摹古帖,谈了王羲之与颜真卿,魏碑与楷体,行书与草书,还谈了墨砚的优劣,与毛笔的选择与保养。除了谈书法,还详解了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以及对毛润之的痛恨,其批驳入木三分。态度极其诚恳,用心也专注,也没嘻皮笑脸,让我明白何谓为人师表,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我再重复一遍,不像你初次相识,就给人感觉是个好色之徒。你还嘻嘻笑呢,流氓,说到这儿,小卓捣了我一下。我说,流氓就流氓呗,也在她身上捣了一下。她没感觉,估计捣的地方,赵教授顾此失彼,也是草草了事,不过脸部倒有喜滋滋的反应。后来才明白车文卓身体有选择地分布触点,跟手机触点的原理一样,只要碰到它的区域,就有反应,就有感觉。汪先生说到激动处,还戴了眼镜用手指蘸茶水写字,还说只有红颜知己才能激发艺术家的创作激情,但红颜知己在哪里,天晓得。因时间尚早,才九点半,我任凭他抒情。
    也不知啥时候,汪先生转换话题,谈起了苦难的经历,谈起了告密和叛卖,因一本日记遭遇灭顶之灾,谈起了苏州西山扛石头,他的初恋,监狱看守女儿的爱。特别提到在炎热的阳光下,躲在腐朽的棺材里躲懒与午睡,还在房间长沙发上摆了个示范,又提起母亲到他插队所在地探望他的经过,以及他被管教骂“汪贼”,我看到他眼里有泪花,要紧递给他面纸,谁知泪水越来越多,以致于轻声抽泣起来。你对他的定评“情场上的婴儿”恰如其分,与我性格分析软件得出的结论一致。我不得不坐到沙发上,坐在他身边,握住他的手,后来把头伏在他腿上,他才平静下来。不过他只是停止了抽泣,仍是眼泪汪汪的。噢,他姓汪,难怪眼泪汪汪,其实应“汪汪汪”才对。那时候我似乎是她的女儿,并不是红颜知己。他跟区伯一样,不能很快进入对方设计的角色。区伯还晓得亲吻和抚摸,只是怯于社会治安处罚条例,引蛇没有出洞,而你的朋友目无美色,仍在倾诉着苦难,挥洒着泪水,不知光阴飞逝、时钟之滴答。当时那氛围,哪儿能完成你分配的差使?你说既要拒绝又要接纳,既要热情又要冷淡,局面不受我控制啊,泪水的流淌漫无止境啊!一个情场的婴儿在情场上啼哭,百般啼哭,明摆着他需要的不仅是交通亲昵的快感,还需要精神上的疏导和抚慰。我满有把握说,他哪怕不吃,很可能看到奶瓶就饱了。我觉得这种情感上的脆弱,很可能任何向他示爱的女性,他都以为是奶瓶,以为红颜知己,以为看守的女儿,而不惜以金钱回报。他有没有这种愚蠢的例子?人家双规,他双症,性饥渴症,加上情感饥渴症,我真为他担心。精神上的按摩是漫长的,水滴石穿,非一朝一夕之功,岂是一夜所能完成,而我时间不多,已快十点了,他还沉浸于霉烂的苦难之中,简直分不清他是来诉苦还是猎艳。我借口上厕所,让他冷静,上厕所前还故意关掉顶灯,开了台灯,气氛才开始向粉红色发展。我在厕所里又往口腔里加了些淫羊藿,在他茶水的杯子里,早加了不能说给你听的粉末,这倒不是担心他不上钩,而是考虑他的年龄和体质可能需要这些粉末。该到收网的时候了,再也不能让他大鸣大放了,我施出杀手锏,穿紧身衣和三角裤走出厕所,如云中仙子下凡,亭亭玉立,花枝招展,你的朋友、可怜的汪先生才露出了情不自禁的原形。
   
   江苏/陆文
   [email protected]
   2017、4、4
(2017/04/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