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生命禅院
[主页]->[宗教信仰]->[生命禅院]->[就贪嗔痴和"八苦"与佛家辩论]
生命禅院
·致中国公民们的公开信/雪峰
·坚决反对以自杀方式维护家园/雪峰
·第二家园遭遇的系列迫害已构成刑事犯罪
·笑纳八面来风/秋实草
·坚守文明就是守道/恒德草
·党恩党情永难忘/珠峰草
·你 永不枯萎/智师草
·生死存亡,人类希望/智师草
·苍天啊小草向您倾诉/恒德草
·生死边缘我的立场和表态/悠缘草
·破坏升级!法律的权威在哪里/悠缘草
·致生命绿洲四分院所在地的村民们/雪峰
·生命禅院楚雄三分院被非法侵占全过程图解/逸仙草
·第二家园成员遭遇的系列迫害已构成侵犯人权犯罪
·活下来的禅院草不要忘了楚雄欠的债/雪峰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恒德草
·文明社区遭不测 呼吁中央政府来解决/苍茫草
·习主席最新讲话解生命绿洲困局/雪峰
·第二家园成员遭遇的迫害已构成故意伤害罪
·家园兄弟姐妹在迫害中成长/雪峰
·雪峰昨夜得一梦/雪峰
·12月5日暴徒骚扰四分院事件
·无我无相 走向涅槃/雪峰
·我的公开信——致所有我有缘相逢过的人/凤性草
·生命禅院破坏家庭了吗/雪峰
·性命攸关的请求和呼吁
·对生命禅院第二家园的欲加之名何患无辞
·致临沧市临翔区森林公安/雪峰
·祈愿上帝给家园恩赐几位善于外交的禅院草/雪峰
·我坚信习主席是圣人思想圣人胸襟圣人情怀/雪峰
·三分院非暴力不合作实况报道后记/神功草
·友好的协谈/恒德草
·生命禅院的二十六个不动摇/雪峰
·毛主席的这些教导应当牢记/雪峰
·向地方政府道歉 请政府给我们指一条路/雪峰
·危机时期对家园的任何帮助弥足珍贵/雪峰
·中华民族难道不愿有位大思想家吗/悠缘草
·日本木之花代表Michiyo与雪峰交流及四分院生活照/同心草
·风物长宜放眼量/雪峰
·通告:接受政府指令 解散生命绿洲/雪峰
·解散家园步骤/雪峰
·希望政府千万不要逼得太急/雪峰
·请家园每一位陈述解散家园后的困难/雪峰
·政府不讲信用 欺人太甚/雪峰
·谨防地方政府阴谋/雪峰
·庄严宣告:生命绿洲不解散了/雪峰
·试问云南地方政府九个问题/雪峰
·致楚雄市原三分院房东的公开信/雪峰
·现阶段中国可否局部实行共产主义/雪峰
·我们不要政府同情怜悯 只要宪法赋予的权利/雪峰
·云南省副省长丁绍祥与生命绿洲遭受的迫害有关/雪峰
·原形毕露后的极品下作狗急跳墙/悠缘草
·保住共产主义生态社区的价值和意义/雪峰
·邀请媒体和专家学者来体验共产主义生活/雪峰
·打压第二家园者必将成为人类的千古罪人/雪峰
·法新社记者Tom 在生命绿洲体验及与创始人雪峰交流照片
·坚信严寒过去,就是春天/秋实草
·给临沧市临翔区忙畔乡政府的请求书/雪峰
·建议把第二家园纳入临沧生态文明典范计划/雪峰
·危机面前禅院草们为什么气定神闲/雪峰
·Invit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Largest Project in Human’s History
·Invitation to the Media, Experts, and Scholars Come and Experience the
·要求楚雄市地方政府还回我们的三分院/雪峰
·金钱激励和理想激励谁更有效/雪峰
·你敢有远大理想吗/雪峰
·猪活着到底为了什么 人呢/雪峰
·建设绿色中国,已迫在眉睫/秋实草
·Contrastive Photos : Before and After the Building(1)
·Contrastive Photos : Before and After the Building(2)
·The 3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NOW)
·The 4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BEFORE)
·The 4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NOW)
·2014当是翻天覆地的一年/雪峰
·森林公安车辆堵塞了家园通往外界的唯一道路/悠缘草
·森林公安限制了宪法赋予我们的自由/雪峰
·读万民草《新时代赋予的机遇与挑战》感受/雪峰
·森林公安用高音大喇叭向我们做法制宣传/ 袭黛草
·迫害升级 森林公安预谋杀人/雪峰
·共产主义的优越性将无与伦比/秋实草
·自始至终坚守文明法则/雪峰
·爱充满心间充满家园/雪峰
·新生事物的成长一定要经过艰难曲折/雪峰
·五蕴皆空 回归零态/雪峰
·这是整个人类的堕落——生命禅院告世人书/雪峰
·共产主义就是人间天堂/秋实草
·面对野蛮和违法 我的态度/雪峰
·一分院今天上午收到的通告
·有家可回的兄弟姐妹先回家吧/雪峰
·不懂法规的《通知》/娇娥
·生命禅院雪峰是不是太狂妄/娇娥
·为什么“没有雪峰,人类就没有希望”/百川草
·对雪峰“没有我雪峰,人类没有希望”的一点认识/逍遥草
·一分院面临全面断水断路断电/爱恋草
·对第二家园实施遣散的派出所信函内容/佛义草
·雪峰的反思 自贬 忏悔 道歉/雪峰
·深刻认识政府遣散第二家园的合理性/雪峰
·共产主义新生活模式一定要保留/秋实草
·上帝啊 你不管我们了吗/雪峰
·上帝啊 你不管我们了吗/雪峰
·向着净土圣地继续跋涉攀登/雪峰
·就生命禅院第二家园现状向全社会汇报/雪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贪嗔痴和"八苦"与佛家辩论

就贪嗔痴和"八苦"与佛家辩论

雪峰

   

     佛学认为:贪、嗔、痴是人生苦难的根源,是人生三毒。还说"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是人生八苦,"我要说,佛学的这种认识和观点是错误的。

     贪、嗔、痴不是人生苦难的根源。

     贪不会给人生带来苦难,反而会给人生带来许多的开心和快乐。我很贪,我不想就这么像虫子般活着,我要召集天下贤士为人类开创生命禅院时代,这是大贪;我要拥有100个情人,这是小贪,不论是大贪,还是小贪,从中我获得的是开心和快乐,如果让我不贪,那才苦呢!

     文明社会是贪者们创造的,不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人们创造的,如果没有资本家们的贪,今天的70亿人就会至少死掉一半。

     只有贪,大贪,人类才能走向文明。

     贪是聪明智慧的象征,不贪是愚昧无知的标志。

     嗔不会给人生带来苦难,人若不嗔,苦难反而源源不断。他人违背人类文明守则,为所欲为,对此,若不生气,不生愤怒,不去制止,人人都一团和气,都装"好人",都躲开,任其错误思想和行为泛滥,苦难就没完没了。若人人都会生气,都会愤怒,对错误的言论和行为愤怒地大吼一声:"No!"如此,苦难才会相对减少。

     嗔者,是活人;不嗔者,是傻子,是废人、是死人。

     痴不会给人生带来苦难,只有痴的人才能发现事物的奥妙,才能乐在其中,最美的文学和艺术都是痴者创造出来的,最动人的爱情都是痴者奉献出来的,诺贝尔奖金大多是痴者获得的,痴迷是一种美德,也是人生的一种高级精神享受,如果凡事轻描淡写无动于衷麻木不仁不痴迷其中,绝然体验不到人生的乐趣。

     痴者,是金子;不痴者,是浮萍。

     人生的八苦不是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无阴炽盛,这都是表象,而不是实质。

     生有何苦?有多少人因为生而苦呢?即使孕妇,虽然生孩子时很痛,但她苦吗?她乐着呢。谁家的鸡生了蛋而感觉苦呢?谁家的果园果树上生出果子而苦呢?谁因为头脑里生出个美妙想法而苦呢?谁说生就是苦!

     老会苦吗?除非活在天国,活在人间不老那才苦呢!活上八百年,子女嫌弃,众人讨厌,天天看人间的苦难景象,活得像个妖精那样,不苦吗?如果不老,独裁霸道者永远骑在你头上作威作福,你八百年要忍气吞声,不苦吗?谁说老就是苦!

     病苦吗?有小孩子说:"生病真好!生病了妈妈格外关心我疼我。"生病了,许多人才能好好休息休息,否则要长年累月劳累。生病了,亲人们才能格外关爱一下,领导也不得不让人离开岗位几天。某人病了,情人们来坐在床边安慰关心说说话,还拿来好吃的,其中有乐啊!谁说病就是苦!

     死苦吗?不死才苦呢!老得鼻涕口水随便流,眼角屎不断往外冒,瘫痪在床没人搭理,天天听周围的人们指桑骂槐指鸡骂狗讨人嫌,那才叫苦呢!每年全球几十万人自杀,如果死苦的话,谁自杀?

     爱别离有什么苦?只要是爱,都是甜,哪有苦的爱?若爱让人苦的话,那肯定不是爱。别苦吗?"久别胜新婚,"谁说的?不就是别后重逢的人们说的吗?没有别,天天大眼瞪小眼,24小时365天绑在一起,连喘气的功夫都没有,那才苦呢!离有什么苦?爷爷奶奶都离开了,天下有多少人感觉苦?谁说爱别离是苦!

     怨憎会苦吗?这个还有点不好反驳,暂时先苦着吧!

     求不得有啥苦的!向往着,朝思暮想着、憧憬着、期盼着自有一番快乐在其中,别有一番滋味在其中,自有一股动力在其中。实际上,扔不得比求不得更苦呢!

     五阴炽盛怎会苦?色受想行识五阴炽盛了那才过瘾呢!人生如梦,四大皆空,充分感受,无亏我生。难道一生下来,就像个植物人那样活着,像行尸走肉般蠕动着,就不苦?

     所以嘛!佛学在麻醉人,当然麻醉不了开悟者,只麻醉那些呆子傻子穷苦人。

     我才不上当呢!

     那么,人生三毒是什么呢?

     人生三毒是:我、你、他(她)。

     那么,人生八苦是什么呢?

     人生八苦是:教育、管理、忍耐、麻木、家、国、政党、宗教。

     注:这篇是反常思维,只是发散大家思维的,并不是全然否定佛学的。

(2017/04/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