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十) ]
拈花时评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zt-(图)山东农民代表起义缴获内裤、警察证等战利品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7)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9) 高华
·网友的起诉书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0)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2) 高华
·zt-上访市长女儿的实名微博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6)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成都三医院把我变成了活死人!-活死人任邵芳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6) 高华
·自由民主行动的新思维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终卷) 高华
·讨伐中宣部(1)-焦国标
·拈花双周微
·讨伐中宣部(2)-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3)-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4)-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6)-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7)-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8)-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终)-焦国标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2)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3)
·尔巴乔夫回忆录(4)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5)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6)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7)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8)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9)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0)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2)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3)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请声援刘本琦一家
·往事并不如烟(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2)(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3)(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4)(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5)(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6)(章怡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十)

(33) 调查组来了
    
     2002年8月12日,湖北日报发表内参《发生在全国村民自治模范市的怪事:潜江市56.8%的村主任被非法撤换》。
   
     内参是一种内部秘密刊物。内参分级别。有些内参发给省委书记级的领导看,有的内参发给各地区专员级的领导看,有的是绝密,只能给中央领导看。

   
     普通老百姓没有机会阅读内参,透露给境外人士,还可能因泄密而入狱。
   
     内参主要报导负面新闻、争议话题、恶性事件、民心向背等敏感内容。这些内容都不适合公开报导让大众知晓,却必须让领导知道,作为领导决策的一个重要参考。
   
     由于能够上达“天听”,内参的威力巨大。
   
     《湖北日报》这份内参是给厅局级以上级别的领导看的。当发内参的消息传到潜江的时候,潜江市的领导干部们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第一反应是,了不得,又出大事了!
   
     十天后,8月23日,省委领导作出严厉批示,要求省民政厅、潜江市委市政府彻查此事。
   
     三天后,8月26日,省民政厅基层政权建设处处长贾虹带领的调查组悄悄来到潜江,入住潜江宾馆。
   
     内参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姚立/法是否像某些潜江官员所说的那样“沽名钓誉,夸大其词,甚至无中生有”?姚/立法这个人大代表值不值得信任?
   
     贾处长以她一贯凌厉的工作作风开始了调查工作。她连夜找到姚立/法,向他借阅一样东西──非法撤换村官调查材料,并立了一个借据。
   
     这份调查材料一共300多页,潜江市每个村庄的撤换情况,诸如被撤职村官的姓名、撤职时间、撤职原因、是否复职、撤职几次、被谁顶替等情况,姚立法都逐项列表进行了详细的登记。
   
     潜江市也紧急召开全市镇处邪党政一把手会议,要求各乡镇干部查清楚到底有多少村官被撤换?撤换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对照姚立/法的调查材料,贾处长对各乡镇汇报上来的撤换数字进行核查。起初,还有些乡镇企图蒙混过关,撤换了十 个村官往上汇报五个,撤换了五个汇报三个。这样的数字游戏,大家不是第一次玩。可是,这回办法不灵了。贾处长一点情面都不给,对所有涉嫌弄虚作假的乡镇一 律要求重新核实。
   
     一次次的汇报,一次次的不合格。潜江市委张书记勃然大怒,在乡镇长一把手会议上,把大家训了一顿。
   
     市委张书记怒气未消,省民政厅调查组的工作人员还在潜江宾馆挑灯夜战,省人大调查组又来到潜江,督办潜江市撤换村主任的整改事宜。
   
     一个人口只有十万人、抽几根烟就能走遍全城的小城市潜江,竟然同时进驻两个省级调查组。一时间,潜江市各级官员像热锅上的蚂蚁,忙得团团转。
   
     此后的半多年时间里,乡镇干部们基本上把办公室当成家了。
   
     “市长市委书记那阵子脾气坏得很,动不动连夜往办公室打电话找我们。那段日子,真是哪个乡镇长敢回家?给个豹子胆吃也不敢。”某镇镇长叹气说。
   
     当调查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的时候,姚立法不断接到被撤换的村官们打来的求援电话,反映镇里干部强迫他们和村民编一套假话应付调查组的检查。
   
     怎么办?谎言如果重复一百遍、一千遍就成为真理了。决不能让捂盖子的人得逞。迟疑半晌,姚立/法拨通了几个记者的电话。
   
     2002年9月12日,《南方周末》头版头条报导潜江市非法撤换村官的新闻《三年撤了187名民选村官──潜江市农村基层管理两难窘境凸现》。该文对潜江市非法撤换村官的做法进行了详细的报导和分析。
   
     2002年,不只是潜江市的民选村官,还有很多人离开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最抢眼的莫过于中国政坛的新老交替。2002年的11月8日召开的中共十六大上,原中共中央政治局7位常委──江泽民、李鹏、朱镕基、李瑞环、胡锦涛、 尉建行、李岚清,除胡锦涛外,全部退出中共中央委员会。新一届中共政治局常委由9人组成,他们是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黄菊、吴官正、 李长春、罗干。
   
     时髦的IT界人士也走来走去。吴征辞去新浪董事及联席主席的职务;搜狐公司执行总裁周云帆辞职;王选辞去方正控股公司董事及董事局主席职务;打工女皇吴士宏向TCL递交辞呈。
   
     和这些光芒万丈的政治明星、商业明星的离职相比,偏远的潜江市几百个村官的命运显得那么不起眼和微不足道。
   
     然而,观察家认为,“微不足道”的民选村官被非法撤换决不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因为这关乎法律尊严能否得到维护,关乎中国政治体制未来的前途和命运。
   
     潜江市非法撤换民选村官的新闻被《南方周末》披露后,全国舆论哗然。在相对自由的互联网上,网民骂声一片。
   
     一个网民发帖子说:“这简直就是一个政治丑闻!”
   
     另一个帖子说:“黑暗啊!伤心啊!什么民主?原来是闹着玩的。”
   
     一个帖子情绪激动:“必须把潜江那些民主进程中的绊脚石全部一脚踢开!请有关部门考虑撤他们的职!”
   
     一个帖子说:“坚决支持人大代表姚立法。”
   
     姚立/法并不知道撤换村官的事情已经引起强烈的反响。他是一个很“落伍”的人。他没有手机,没有电脑,不会上网,没有自己的电子邮箱,甚至不会打字。当年流行的网络QQ聊天,他甚至没有听说过。
   
     当《南方周末》出现在潜江报亭的时候,姚/立法采用一贯的土办法,骑着自行车跑遍全城,自己掏钱买了几十份报纸,到处份发。他担心会再次发生报纸杂志被有关部门悉数收缴的事儿。他只有一个念头,必须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
   
     此时,远在北京的民政部多吉才让部长也看到了《南方周末》的这个报导,他当即作出批示:“潜江的情况,请政权司 调查了解。”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司接到部长批示后,立即与湖北省民政厅取得了联系,责成他们调查处理,并把有关情况向民政部汇报。据此,湖北省有关领导再 次作出批示,要求潜江彻查此事。
   
     两个调查组还没有离开潜江,又一批要求彻查的政府批文层层转发到潜江市委市政府。这边还没缓过劲儿来,那边,湖北省委宣传部口气严峻的电话接踵而至,询问境外媒体报导姚立法的相关事宜。
   
     或许事有凑巧,《南方周末》报导的第二天,美国著名的《华盛顿邮报》刊发报导《给中国乡村带来变革──民主斗士挑战旧秩序》。该文称人大代表姚立/法是中国的民主斗士,对董滩事件、教师工资问题、非法撤换村官等等事情做了详细的报导。
   
     而此前,《纽约时报》也曾在国际版的头条报道姚立/法的民主竞选历程,文章的标题是《来自远离北京的民主》。
   
     通过这些著名的境外媒体,姚/立法的故事迅速传遍了全世界。他的名字,在网络上被成千上万次的点击和提起。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潜江市在村民自治上弄虚作假的行为竟然被外国人炒得沸沸扬扬。这已经不只是潜江的面子问题了,而是中国民主政治的国际形象问题了。
   
     在连夜召开的一把手会议上,潜江市委张书记脸色铁青,声色俱厉,一字一顿的对乡镇干部们说:“今天晚上,我再给大家最后一个机会,如果这次再查不清楚,你们要考虑一下下岗的问题了。”
   
     最后通牒威力巨大,终于查清楚了。
   
     一查吓了大家一跳。乡镇干部统计出来的被撤换村官的数量竟然比姚立/法统计的还要多。
   
     姚说,这个结果是必然的。因为他的统计数据截止到5月份,而现如今已经是9月份了,又4个月过去了。表明这4个月期间,乡镇干部们没有闲着,他们一直在玩撤换村主任的游戏。
   
     非法撤换村官彻底调查清楚的时间是2002年9月底。此时,正好是这批村官三年任期将满的日子。
   
     终于,潜江市有关部门信誓旦旦的承诺,将在10月10日之前彻底整改,恢复村官的职务。对此,绝大多数村官表示谢绝。因为任期已到,恢复职位已经失去了实际意义。
   
     作出“整改”之后,潜江市没有任何一个乡镇干部因为非法撤换村官承担行政或法律的责任。《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对于这些违法者毫无办法!
   
     有句名言说:“没有救济的权利,等于没有权利。”
   
     真是虚惊一场,有惊无险。潜江市乡镇干部们相视一笑,长长的嘘了一口气。几个月来因为担惊受怕而黑黄消瘦的脸恢复了往日的红润。
   
     “是否觉得自己的努力全部白费了?”我问姚/立法。
   
     “不会的。经过这一次调查,村民们懂得了更多村民自治的知识,增强了民主的意识。有了民主的意识,民主才有可能在农村真正扎根”姚立/法说。
   
   
   
   (34) 出人命了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2002年10月18日,寒潮提前来到潜江,温度陡然下降,秋雨潇潇。
   
     中午1点钟左右,潜江市政府的大门被五辆挂着白布横幅的拖拉机堵死,一群泪流如雨、声音嘶哑的农民抬着一具死尸往政府大院冲。政府大院铁门紧锁,上百个武警和机关干部在铁门的里侧站成几排,拼死挡住农民的去路。好几千群众围观这令人惊骇的一幕。
   
     死者是龙湾镇西湖村的农民李明学,年仅43岁,患有先天性残疾。他因不堪农业税的重负绝望自杀。有人统计过,说他是那年潜江市因为农业税死去的第四个农民。
   
     也就在同一天,几百里之外的武汉市正在举行湖北省农业税费改革大会。大会气氛庄严,来自湖北省各个县市的父母官,互相切磋税改的经验,展望未来。
   
     什么是税费改革?简单的说,就是要减免农民的农业税,杜绝、禁止向农民征收不该收的钱。
   
     中午1点钟左右,正是与会的父母官们吃午餐的时间。宴会厅内觥筹交错、谈笑风生。可以想象,就在这个时候,潜江市委书记和市长微笑着接听了一个从市里打来的电话后,笑容立刻僵在脸上,手开始颤抖──他们听到了那个人命关天的坏消息。
   
     两天前,16日下午3点多钟,寻湖村的几个村干部开着拖拉机来到李明学的家收税。
   
     李明学的妻子也是个残疾人,小时候患病后留下智障的后遗症,生活不能自理。李有两个孩子,一个12岁,一个8岁。12岁的孩子因为交不起学费,读到小学五年级就辍学了。李的父亲已经七十多岁,是一个瘦弱多病的老人。
   
     由于李家生活太困难,又是残疾人家庭。民政部门每年给李家补助50斤大米和50元钱。
   
     村干部收税的时候,李明学刚好卖完橘子,推着自行车一瘸一拐的回家来吃午饭。午饭是智障的妻子做的,她烧的饭从来都是夹生饭,菜也是半生半熟。所以,李家的厨房里很少飘出饭菜的香味儿。但是,李一家人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也许是吃习惯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