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金光鸿文集
·也谈暴力革命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告全民起义书
·守土有责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政治家修为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金光鸿律师
   

   
   本文其实就是提出了一些问题,让大家思考,说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那是说笑了(我看其实也未必是什么笑话,嘿嘿)。--题记
   
   正文
   
   一
   
   吾居美利坚两年有余,观风睹人,深感吾国之弊,乃阴盛阳衰,莫此为甚,国家、民族和家庭祸乱的根源皆源于此。韩非子说,“臣事君,子事父,妻事夫,三者顺,天下治;三者逆,天下乱”,即是。
   
   在美国,我只要一出门,那真是看到淑女如云,也经常幻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找这样的一个西洋淑女为妻;我还看到雍容大度、充满男子汉阳刚之气美国男人,也是艳羡不已,希望有一天也成为这样的男子汉。
   
   如有一次,我在COSTCO购物,一位员工因为送货堵了路,见我要过,他不慌不忙地推车让开路后,招手让我过,那个招手的姿势,那个雍容的气度,当时就让我倾倒了,我就在想,这样雍容的气度,一定是他身边的女人养育出来的,就像希拉里养育了一个花花公子似的克林顿一样。
   
   另有一次,我在SHOPRITE买食品,出来后在前厅椅子上分捡食物打包,身后边一位老先生带着他老伴,一声不响地等我分捡完,起身离开的时候,那位老先生用眼神看看他老伴,用手中的拐杖很优雅地点点椅子,示意他老伴坐下,他老伴温顺得像只小猫一样,我看得都醉了,也是立马就倾倒了。当时我就在想,要在我们中国,我一定是被催得不行,而且一定是老太婆抢好了座位,然后忙不迭地对老头喊,快来坐,快来坐。
   
   ……
   
   只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有什么样的女人,就造就什么样的男人,反过来也是,自己生在中国,长在中国,而且年届五十,时光已逝,也无可奈何如之了。
   
   感叹之余,也总想做点什么。
   
   为此,我写了一系列的博文来探讨这个现象,只是苦无良策对治,近来修习有得,蒙神人点化,得此妙计,不敢得而藏其私,今公诸于众,与读者诸君分享,如有不当之处,千秋万世,罪之责之,余一身任之!
   
   目前,中国大陆乃至台湾,社会混沌无序,天下大乱不治,皆源于阴盛阳衰,女人主事。女人一个个雄纠纠,气昂昂的,敢作敢当,男人则萎靡不振,缩手缩脚,甚则偏用妇人之言,不敢当家作主。
   
   从心理学上讲,女子长于形象思维,其为人也,感性优于理性,直觉任事,其利在当下即是,能迅速从总体上和整体上把握事物的本质,弊在细节不足,能大胆假设,但不能小心求证,更在意气用事。
   
   且长于直觉者,则短于逻辑、分析与理性,表现在家庭、社会及至国家层面,就是,无条理、无理性、无秩序、无法治、无逻辑、无计划,甚至无是非、无善恶者亦有之……治国、治家、治世,信口开河,朝令夕改,“头顶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我一中学政治课老师的口头禅,说我们考试答题抓不住重点时,经常这么说,正确应该是“脚踩西瓜皮”吧,我想,那老师这么说显然是在寻求幽默感,可惜我们这班学生都是木头,没人笑,这里用来形容女人的思维方式是太恰当没有了),遇到矛盾和纠纷,不是理性分析,找出合理的解决方案,而是维护一己之形象和尊荣,甚则文过饰非……女子主事,种种弊端,不一而足,此略举一二。
   
   要改变这种现状,吾有一计,供有国者参考,即:莫若回归中华五千年传统文明,允许男子合法纳妾,方能收补偏纠弊之效,以使阴阳各复归其位,男女各守其道,复我中华男儿之雄风!
   
   理由如下:
   
   二
   
   从历史上来讲,中国上下五千年,男人都是可以合法纳妾的,直到西风东渐,纳妾之风才逐渐在中国消失,大陆在民国治下,男子都是可以合法纳妾的。
   
   我想,一种文化、一种现象,在一个社会,延续了五千年,一定是有它的合理之处的。这是其一。
   
   其二、从生理上来讲,女子四十五岁绝经即不能生育,过了三十五岁就是高龄产妇,高龄产妇对母婴各自的风险是显而易见的。而男子在七、八十岁还能生育,如民国画家齐白石八十岁还能生子。
   
   不妨设想一下,如果男女适龄媾婚,到了四十,男子正当壮年,而女子已不能生育,过了绝经期,即便在性事也不能尽如人意,容易引起男子不满,造成家庭不和;如果遇到人口锐减、需要增加人口的时代,这种一夫一妻制的弊端就更明显了。
   
   而且在一夫一妻制下,一个女子独占一个男性,则男性不免处于劣势,当女性怀孕、生育、经期及情绪波动时,男子性事得不到合理的满足,不免情绪焦躁,引起家庭矛盾,而且容易有外遇。
   
   其三、从心理学上来讲,一个女子独占一个男性,则女子容易恃宠而骄,如果女子不注意自我约束,或者又没有适当的社会环境,而且如果这个男子又不懂得驯悍,甚或宠内的话,则这个男子根本就无法主事。
   
   为什么呢?
   
   因为在一夫一妻制下,男子必须极力去讨好这个女子,侍奉这个女子,不敢稍有怠慢,否则,不惟性事不谐,而且家庭处于战争状态。只是这样,哪里还有男子汉呢?女人成了女王,男人成了女王殿下的忠实奴仆!
   
   三
   
   反之,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回归人类的传统,允许男子纳妾,我们可以试着从心理学来分析一下会如何: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女子优势全无,即便她的男人不纳妾,或者无能力纳妾,但起码这种可能是一直存在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女子就会去尽心侍奉好这个男人,不敢稍有怠慢。
   
   其隐含的逻辑是:你不好好侍奉我,不尽妻道,我再找一个好了,没空跟你扯,充其量我养一个闲人,我还有正事要做。现在很多找二奶的,我看十有八九是这个原因。因为男人他一般是大大咧咧的,而且他一般只会用最简单、最有效率的办法来解决问题的。
   
   这样做的好处是,这个女人可能就开始反省自己了,说不定还变好了,变得守妻道了,而这个男人呢,既用不着跟自己的女人较劲,干些没男人风度的事,也不用过着有老婆也等于没老婆的日子了。
   
   这是明智的男人的明智的做法。
   
   不明智的呢?
   
   就开始在外面偷偷摸摸找女人,或者自己照顾自己,自己苦自己,有老婆等于没老婆,或者双方同床异梦,维持一段名存实亡的婚姻,等等……
   
   这样,就用不着像现在一样,非要闹到离婚的地步,因为离婚,无论对哪一方来说,都是伤筋动骨的事。对女子而言,女子天性是要依傍男人的,而女子离婚再嫁,在中国文化里是相当难的,在西方相对容易些。
   
   而男子呢,也不用天天跟老婆扯这些感情、离婚之类的事,男子汉一般都是大大咧咧,性格粗犷的(当然也有心思细腻的男人,只是这样的男人,男子气明显不足,我在美国也见到过这样的美国男人,我有个邻居就是。但他个性虽然细腻,但看起来依然是一副当家作主的气派,他老婆也是温柔可人,相当卑逊,一副事夫如天、敬夫如天的样子),哪有那个闲心思扯这些琐碎事,等扯完这些事,一个男子汉也废掉了。
   
   来美国之前,从书上读到,美国女人如何女权,如何独立,还以为美国女人一定是个个女中豪杰呢,来了美国才发现,刚好相反,中国女人个个女中豪杰,美国女子才个个淑女,事夫如天呢。
   
   美国也有女人不事夫的,我就遇到过一位。
   
   去年在巴尔的摩看神韵晚会时,演出结束后,在剧院前厅邂逅了一个牙科女护士,他在等车,我在休息,两个人聊上了,得知,她的两个孩子都上大学了,我看她也显得不见老,依然很纯真,她还跟我说,她老公说她天天侍奉她的上帝,而不侍奉丈夫,所以,跟她离婚了,这一点我也看出来了,她是一个宗教组织很活跃的女士,没说几句就给我留电话,让我去参加他们的活动。
   
   我出身在农村,我观察到,在农村,男子广泛主事(现在稍微有点变化),这是因为,在农村,男子是田力,比女子有优势,而且在农村,整个的社会环境是,女子一般是出嫁到外村,不带田产,不带房屋,所以,女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男人主事,天然成序。
   
   而在城市,男子优势全无,男女皆依恃智力为食,甚至在某些服务性的行业,女子更是优于男子。而且由于中共搞公有制,社会成员普遍是平均制,不是依能力吃饭(现在略有变更),所以,即便在同行业中,男子贡献大于女子,但工资收入并没有拉开,不足以显出男子的价值,更使男子菲薄的收入不足以养家,故男子不得不在家庭,在社会关系中屈从于女子。
   
   其次,一个男子合法拥有两个以上的妻子后,则这个女性就再也不能专有这个男子了,她必须和其他女人分享这个男子,那么,从心理学上来讲,她再也没有理由对这个男人指手画脚或使来唤去了,如果这样的话,别的女人也不干啦,因为,这个男人不是她一个人的丈夫,而是大家的丈夫,既然哪个女人都不能对这个男人指手画脚或使来唤去,则这个男人可以顺理成章地主事了。
   
   其三,其实,一个男人娶很多老婆,对女子也是有好处的,其中最大的好处就是这个女人年长色衰后,不用担心被遗弃,老有所依,老有所养,如前面所说,这个男子如果有能力的话,他最多就是多养一个人,不用非要跟妻子离婚再另结新欢的。
   
   从心理学上来讲,女子喜群居,害怕冷落和遭遗弃。中国古代,皇帝处罚不守妇道的嫔妃,有一个刑罚,叫打入冷宫;还有一出戏是陈世美遗弃结发妻子秦香莲与公主结婚,被包公问了斩,足以说明问题。西方女人骂女人有个骂法,说某某是一张什么什么蒙了灰尘的脸,意思是这个女人很久没被男人吻过了,据说这是女人骂女人最恶毒的话,可见,正如我在拙文《谁来保护中国女人》中指出的,女人的心理需求是亲近感(男人的心理需求是需要得到尊敬)。
   
   其四,允许男子纳妾并不必然符合男人的利益,最起码我是这样想的,因为多一个女人多一份责任。仅举一例,如晚清大儒康南海(康有为)妻妾成群,可是他最后的一个小妾不育,为此,他专门领养了一个小孩过继给这个小妾,以备他百年之后这个小妾能有人奉养以安度晚年,记得我当时看了,不由心里大为感慨,真是多一个女人多一份责任啊!
   
   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就说这意思。
   
   其五,允许男子纳妾其实是最符合女人的利益,还不是前面说的那个什么年长色衰被遗弃的问题,在于男女的心理和承担的社会角色的差异。
   
   从心理上来看,女子偏于感性思维,喜群居和社交,男子则偏于理性思维,喜独处、思考和探索。
   
   从承担的社会角色来看,男子一般主外,女子则主内,就是现代社会,主流也是这样,男人一般在社会上交游广泛,女子现在虽然也进入了社会,但仍然是承担的家庭责任多一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