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石三生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再谈“刘志军倒下无所谓”
·这些年,那些事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小鸟与郭文贵
·西诺与文贵
·郭文贵与“发不会”
·特朗普、郭文贵及最赚钱的生意
·郭文贵事件之假想
·美国的月亮是真的圆
·刘大湿与十三省
·紫禁城月下放人 郭文贵初战告捷
·马云避实就虚 刘刚连遭辟谣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二)
·刘刚与郭文贵
·郭文贵真情流露 夏业良随狼起舞
·老领导欲盖弥彰 郭文贵敛财有道
·此郭文贵不是彼郭文贵
·刘刚与郭文贵貌离神合
·刘刚妙计安天下
·顾晓军与刘刚及郭文贵与王恩哥
·郭文贵首战五连胜 螳螂党隔海羞死牛
·和尚被抓,郭文贵再胜一回
·郭文贵是那个“老领导”的小三?
·郭文贵与黄艳
·渲染后事 郭氏骗局进入第二季
·“郭共”之争唯有顾晓军能厘清
·郭文贵爆料台湾 统一大业指日可待
·郭文贵老谋深算 刘大湿再被拉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六十五
   
   看到顾晓军先生《刘刚改了密电码》,感慨良多。虽然看不懂顾先生从何判断刘大湿改了密电码,但大湿那标注着“妇女儿童不宜”的文,还是很养眼的。
   
   这么说吧,看了顾先生连续三篇新作,忽然心生许多的懊悔:想起去年网上初识刘刚大湿,他曾将我拉入他那个只有屈指可数的的几个人的小圈子。而我,竟不识好歹地又自己跳了出来。哎呀呀,这么不识抬举,真的是猪脑袋呵!


   
   但这世上,终究是没有后悔药可吃的。一如好心人的提醒:“你当初若不告政府”一样,哪怕只是过去了一秒,谁又能奈何呢?世事果然可以假设,当初于博客中国正当红时,接受了澳大利亚华人报记者喝茶的邀请会怎样?世事果然可以假设,当初接受了洋人杨恒均杨党员的广州海鲜大餐的邀请会怎样?世事果然可以假设,接受了钓鱼岛岛主的“赞美一下文革”会怎样?世事果然可以假设,接受了愚民宝典的相约:推荐李天天角逐诺贝尔和平奖会怎样?世事果然可以假设,假设自己当年不听邓小平的大忽悠,仍然做一个机关干部、又会怎样呢?。。。。。。
   
   世事果然可以假设,自己多么希望与母亲重温一遍人生呵,哪怕人生的道路再坎坷一些,哪怕奎文法院、潍坊市政府及国土局等一干衙役的恶行再肮脏百倍…世事果然可以假设,自己多么希望可以一无所有,一如当年拽着母亲的衣角去逃荒要饭呵!
   
   但这假设注定了只能是假设了,正如刘大湿的白酒时代注定只能写进历史一样。那又如何呢?陈胜、吴广不也被写进了历史吗。真的是后悔一万呵,白酒之后的那一年,为什么没有选择去澳大利亚去放羊呢?生我的、是我父母。害了我的,不正是这块土地吗?
   
   自然,这后悔药是无处买的。生活还得继续,光鲜笼盖下的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的肮脏的勾当也照旧会日复一日、不知到何年。才被郭文贵三顾茅庐请出山的刘大湿忽然又改了密电码,不过是将一个希望转到了另一个希望,从一个热点转到了另一个热点。但天意弄人,老天爷仿佛特别爱跟刘大湿开玩笑:白酒时代之后、伊们落得个有家难回;茉莉花香,除了害得石三生我这个对政治一窍不通的傻瓜留下了案底,也不见丝毫有益于世。至于什么强盗众人推啦、赵鑫祭啦等等,甚至都没能成为一个热点。
   
   而梁山泊籍的郭大侠的反腐,就更是无论如何不能不让我想起及时雨宋公明的典故来。宋江率众被招安,初心不也是要与大宋皇帝一道反腐败、法治天下的吗?
   
   记得,顾晓军先生说过“谁政改就支持谁”。但不闻他老人家说过“谁反腐就支持谁”。若以反腐论英雄,只这三十年来,恐怕老百姓们的德行、就真的连墙头上的一棵草的贞操都不如了。人家小草,不过是两边倒。我们呢。要往几边倒、倒几遍才是好呢?
   
   更可笑的是什么“人民的名义”。挂羊头卖狗肉的典故多了去,几曾见过自己这个“人民”都不知道自己的“名义”哪里去的呢?以十亿计的播放量算个逑?顾晓军先生一个博客、不也有近十亿的点击?
   
   罢了,罢了,看不懂刘大湿的密电码,就用当年留案底的一篇文章的标题“刘志军倒下无所谓…”来结束今天的文字吧!
   
   【石三生 2017年4月19日星期三 04:49】
(2017/04/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