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石三生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刘晓庆逃税还是“逃睡”?
·新政为何笑冤不笑贫?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贺卫方代理李庄诉中青报案
·思鸡肋弃阿斗 哈罗李敖或归隐
·被贺卫方、李庄们玩残了的法律
·被莫言、李敖们玩残了的文学
·国务院管鸟事比管人事更靠谱
·贪官与鸟齐赞河南法治好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柴静是编剧雾霾是天气;“公正第一”才是思想
·河南法治动物为救少林寺?
·政法大学出尔反尔 邓亚萍进退两难
·邓亚萍兼职政法大学教授是腐败
·李冰冰卖萌 孔子学院无人睬
·政法大学越描越黑 邓亚萍免费获诽谤
·猜猜邓亚萍的金牌与博士那个真?
·邓亚萍的清华学士文凭或造假
·一生两死---从邓亚萍说到方静与徐明
·邓亚萍的剑桥博士真不了
·笑看吴法天李吉明双挺邓亚萍
·金将军太会玩:美女、核弹两不误
·茅于轼又荒唐 茅粉们再呓语
·石三生大师又多了一提鞋的
·为什么茅于轼能发出独立的声音?
·猜猜是谁阻止了朝鲜美女的演出?
·茅于轼的人文经济学都扯些什么?
·杨恒均呼吁特赦腐败 中纪委机关报自讨没趣
·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一下顾晓军
·也谈中纪委机关报斥责的“比烂”心态
·龙应台挺浦志强,与天何干?
·给美国史密斯议员讲讲浦志强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为广东党报与法院对决喝倒彩
·广东党报认怂 东莞法院别得意
·唱红打黑歇菜后,重庆开始强拆?
·雾霾是实现民主的急先锋
·聂树斌案,最高法勿拿“程序正义”说事儿
· 党纪再严,奈何得邓亚萍吗?
·神探李昌钰也破不了聂树斌案
·鲁迅真的会讲道理吗?
·法院战胜历史 炎黄春秋败诉
·巧家奇冤,岂是无罪释放这么简单?
·奥巴马再次崩溃 龙应台继续摸黑
·住建部要为深圳渣土滑坡辟谣吗?
·三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顾晓军
·商务部不必酸 马大爷说的对
·王石对宝能扯文化有点不靠谱
·骗子为何不服判?
·向统战部推荐顾晓军
·云南坐13年冤狱的女孩不值得同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六十三
   
   搁笔数月,自己仿佛一只学着冬眠的雀儿,睁开眼、发现这个世界还真是不一般的热闹:齐鲁大地迎新送旧,最高父母官双双易主。非但如此,更有一个据说是水泊梁山籍的好汉正在美帝国将大陆各方搅得不亦乐乎。
   
   可热闹归热闹,石三生我与潍坊市政府及国土局等一干衙役的争讼,虽然我在前朝就赢了官司,却至今不得善终。


   
   转眼就是十年了呵!胡、温的五年,我赢了官司。在习李王的五年,我除了曾经打赢的官司,难道还会有任何变化吗?
   
   不由得想起当年自己曾经致信省委省政府,回告我:他们“不能干预司法,走法律程序便是”。好一个不干预司法呵,当你们政府自己就是违法者的时候,不干预也罢。为什么也不执行司法的判决结果呢?
   
   也有好心人为我指点迷津:道是“当年你若不告政府,这事就好办了”。真是旁观者说话不牙疼呵!当年若非不得已,我又怎么敢与政府争讼呢?识字虽只半箩筐,可好歹也知道古人云“民不与官斗”不是?所以,自己不也是先致信各级领导,领导们都“随意”。又只好求助各级政府的行政复议,复议均被驳回,万般无奈才不得已将政府告上法庭的吗?
   
   我为什么要告潍坊市国土局、潍坊市政府呵?够日的奎文区法院已经将公开拍卖公诸于众。我最后的、唯一的希望,就是与政府争讼,来保住自己的财产了啊。
   
   敢问好心人:我若不告政府,他们会自动流拍,会自认违法,会拱手将我的财产还给我吗?
   
   当然,也有人会说:君不见内蒙呼格、河北的聂树斌案都平反了吗?这些,在下当然都看到了,为聂树斌案,自己也曾写过多少的文章不是?可他们,不都是人鬼殊途了吗?
   
   还有人会说,也有活着的、被平反了啊。君不见“四川的阿满、云南的凤姐案”乎?这些,在下当然也看到了。可他们的被平冤,是否仅仅因为侥幸呢?当局可曾捉到真凶,给被害人家属一个说法吗?
   
   十年了呵!
   
   看着自己的孩子日益长大,感受着自己的身体日趋没落。耳闻目睹一桩桩反腐大戏开幕又落幕。想到未来的生活,还真是有一种不知今夕是何年,更不知明朝在何方的感慨。
   
   这么说吧,在搁笔以来的二百余个日子里,便是做梦,也没有梦到一百年前就是一家子、如今已更名号为“大湿”的刘刚先生不管是遥遥领先的谣言,还是真的预言的情景啊!
   
   此时,再想起当年新政初登台时,路遇的那个看起来像村妇一般的的锦州女人的一番话,可叹谜团一样的时局竟被一村姑一言中的,真的是不胜唏嘘。
   
   不得不说,洋人杨恒均“杨大师”(顾晓军先生语)真高人也。“反腐也可能不得人心”竟比刘大湿的遥遥领先的预言不知高明了多少倍!
   
   但不知当年抓我的果宝看到此文,想起那篇给我带来此生第一次案底的“刘志军倒下无所谓…”又该以何言对我呢?
   
   我本是一只小小的麻儿,虽能西施效颦---装模作样的学着狗熊在冬天睡去,在春天醒来。却终究逃不过这漫长又难挨的现实。都说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可为何不见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们的良知回照呢?
   
   最后,就学那远在美利坚的梁山好汉说一句:“一切都尚未结束”,来结束这篇不知所云的文字吧。
   
   【石三生 2017年4月13日星期四 05:52】
(2017/04/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