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石三生
·孔庆东迷途知返 “三个代表”是扯淡
·赵普效应与薄谷开来事件
·韩寒的靠山是他?
·江泽民救过胡耀邦吗?
·薄瓜瓜的声明是文革作风
·小消失的城市与断代的《江泽民传》
·陈光诚已死?
·美国政府已成骗子的托儿
·陈光诚提三条要挟温家宝
·陈光诚大逃亡证实瞎子也会飞
·陈光诚进美使馆 奥巴马仍被驴牵
·陈光诚瞎子妙算想救谁?
·美国政府为何炒作陈光诚
·陈光诚做过人体器官移植?
·中国三大假货:薄瓜瓜、韩寒、陈光诚
·一时疏忽,黑了一个网站
·陈光诚为何想亲吻克林顿?
·美国政府抛弃陈光诚的原因
·陈光诚为何又想逃离中国?
·一个牧师与一个瞎子合谋的骗局
·一个牧师
·揭开陈光诚临沂计生事件维权的骗局
·指导奥巴马正确解读评估报告
·言语轻薄的陈瞎子对美女啥感觉?
·美国国会中,有些议员是婊子养的
·维权律师陈瞎子是“三个代表”的典范
·陈瞎子一个事故的N个版本
·多线索求证陈瞎子维权的骗局
·全球扫盲之看图说话
·“瞎子摸象”是个很大的局
·陈瞎子已经走火入魔
·纽约大学的孔杰荣教授很阴谋
·陈瞎子的二难问题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李开复为何给马英九与韩寒拉皮条
·捧韩寒的台湾立法院顾问是个骗子
·某法大师诗《选择》解读
·巧家爆炸案为什么“巧”
·胡锦涛主席引用韩愈诗赏析
·不得了,被环球网潜规则了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
·第一回外交部私通邪教凯风网鸡刀杀牛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骗子律师高智晟 白痴作家刘三妹
·高智晟满门皆骗士反邪教中共布疑阵
·全世界都在看美国与诺贝尔奖有多蠢
·诺奖尚未揭晓 瞎粉们已内讧
·外交部颠倒时空造假为哪般?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五回)
·奥巴马在等什么?
·顾晓军主义催生绝世神功
·你想要一个怎样的政改?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六回)
·陈瞎子能否“开天目"?
·美国智囊被噤声陈瞎子利空思变
·打通“任督二脉”符合脑子进水的症状
·顾晓军“入常”致“法拉利车祸”易主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送女上学很无聊
·在绝望中制造希望“法拉利车祸演绎的危机”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骑车送女是作秀无疑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真是富庙穷和尚?
·陈瞎子再被狙击 奥巴马装聋作哑
·询六四惊现共济会 翻薄案搜出一何新
·詹云超副市长给我出了个难题
·世纪阳谋转基因与薄熙来的末日之谜(引子)
·顾晓军与七个局中人
·骆家辉大使真的很猥琐
·又一个瞎子轰动海外
·李旺阳生的矛盾死的蹊跷
·李旺阳之死的N个可能
·美国、香港Google李旺阳
·全球扫盲之上吊常识
·李旺阳是装死!
·李旺阳的死活与《一盘更大的棋》
·周强何不请顾晓军去揭李旺阳之谜
·安监总局局长骆琳去职另有隐情
·黑客与李旺阳及“六四”事件
·李旺阳上吊为何能成谜
·温家宝总理支持“民评官”
·香港立法会梁国雄偷渡会见李旺阳?
·李旺阳上吊的四个现场
·那些不知好歹的香港人
·那些不知好歹的香港人
·李旺阳与棺材仓酷刑
·从黄胜落马看山东美玉其外
·孔庆东反应迟钝发三炮指西打东
·黑龙江与广东成事故多发地
·百度微软皆混蛋:温家宝石三生=敏感词
·中央政法委也有恐惧时
·香港《明报》原来是张瞎报
·于无声处听惊雷
·詹云超副市长为何怕百度扬善?
·李卓人与梁国雄是好同志
·说黄胜卖官潍坊副市长买官是造谣
·潍坊副市长买官有假买文凭或是真
·石三生与部长PK言论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六十三
   
   搁笔数月,自己仿佛一只学着冬眠的雀儿,睁开眼、发现这个世界还真是不一般的热闹:齐鲁大地迎新送旧,最高父母官双双易主。非但如此,更有一个据说是水泊梁山籍的好汉正在美帝国将大陆各方搅得不亦乐乎。
   
   可热闹归热闹,石三生我与潍坊市政府及国土局等一干衙役的争讼,虽然我在前朝就赢了官司,却至今不得善终。


   
   转眼就是十年了呵!胡、温的五年,我赢了官司。在习李王的五年,我除了曾经打赢的官司,难道还会有任何变化吗?
   
   不由得想起当年自己曾经致信省委省政府,回告我:他们“不能干预司法,走法律程序便是”。好一个不干预司法呵,当你们政府自己就是违法者的时候,不干预也罢。为什么也不执行司法的判决结果呢?
   
   也有好心人为我指点迷津:道是“当年你若不告政府,这事就好办了”。真是旁观者说话不牙疼呵!当年若非不得已,我又怎么敢与政府争讼呢?识字虽只半箩筐,可好歹也知道古人云“民不与官斗”不是?所以,自己不也是先致信各级领导,领导们都“随意”。又只好求助各级政府的行政复议,复议均被驳回,万般无奈才不得已将政府告上法庭的吗?
   
   我为什么要告潍坊市国土局、潍坊市政府呵?够日的奎文区法院已经将公开拍卖公诸于众。我最后的、唯一的希望,就是与政府争讼,来保住自己的财产了啊。
   
   敢问好心人:我若不告政府,他们会自动流拍,会自认违法,会拱手将我的财产还给我吗?
   
   当然,也有人会说:君不见内蒙呼格、河北的聂树斌案都平反了吗?这些,在下当然都看到了,为聂树斌案,自己也曾写过多少的文章不是?可他们,不都是人鬼殊途了吗?
   
   还有人会说,也有活着的、被平反了啊。君不见“四川的阿满、云南的凤姐案”乎?这些,在下当然也看到了。可他们的被平冤,是否仅仅因为侥幸呢?当局可曾捉到真凶,给被害人家属一个说法吗?
   
   十年了呵!
   
   看着自己的孩子日益长大,感受着自己的身体日趋没落。耳闻目睹一桩桩反腐大戏开幕又落幕。想到未来的生活,还真是有一种不知今夕是何年,更不知明朝在何方的感慨。
   
   这么说吧,在搁笔以来的二百余个日子里,便是做梦,也没有梦到一百年前就是一家子、如今已更名号为“大湿”的刘刚先生不管是遥遥领先的谣言,还是真的预言的情景啊!
   
   此时,再想起当年新政初登台时,路遇的那个看起来像村妇一般的的锦州女人的一番话,可叹谜团一样的时局竟被一村姑一言中的,真的是不胜唏嘘。
   
   不得不说,洋人杨恒均“杨大师”(顾晓军先生语)真高人也。“反腐也可能不得人心”竟比刘大湿的遥遥领先的预言不知高明了多少倍!
   
   但不知当年抓我的果宝看到此文,想起那篇给我带来此生第一次案底的“刘志军倒下无所谓…”又该以何言对我呢?
   
   我本是一只小小的麻儿,虽能西施效颦---装模作样的学着狗熊在冬天睡去,在春天醒来。却终究逃不过这漫长又难挨的现实。都说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可为何不见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们的良知回照呢?
   
   最后,就学那远在美利坚的梁山好汉说一句:“一切都尚未结束”,来结束这篇不知所云的文字吧。
   
   【石三生 2017年4月13日星期四 05:52】
(2017/04/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