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她为何还要讲夹边沟的故事?艾晓明保卫历史记忆]
独往独来
·张洞生:中国现在是中共权贵裸官的殖民地,政治局常委就是N国联军司令部
·人性与人生——杨伟东采访建筑史家萧默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续)
·盯住那个割破张志新喉管的人 周秋鹏
·张洞生:中共拿“被迫”当遮羞布、造假、颠倒黑白,就只能‘被迫’灭亡
·张洞生编选: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10203】
·潘汉年、扬帆案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比加速其倒台【040506】
·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70809】
·张洞生:中共卖国祸国疯狂地向外撒钱远超满清,结果却花钱收买了一大堆敌人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中共倒台【101112】
·余杰:胡锦涛是勃列日涅夫的中国版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垮台【131415】
·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忏悔书很短,但字字千钧.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161718】(完)
·张洞生:中共以‘孤立事件’为权贵脱罪,维护高层稳定,势必加速中共崩溃
·明镜月刊:最不歧视中国人的 受到中国人的谴责最多
·张洞生:胡毛左掩盖权贵罪行,投靠权贵,维护‘一党专政’,似乎是在‘下一
·张洞生:如果习随胡规,走强化‘一党专政’的老路,18大将成为末世王朝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铁流:毛泽东就是“文革”的元凶,“浩劫”的首恶,必须清算
·张洞生:忠党爱毛的胡锦涛在北戴河会议上失势后,对18大形势的一点预测
·刘静:偌大中国可有如此高官夫妇?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中共淫官
·赵楚:薄熙来倒台背后的妻子、客卿与走狗 等等
·张洞生:‘从保钓反日闹剧’的迷雾中看中共高层江胡习3大派的权斗
·《林豆豆口述》:揭示毛泽东时代绞肉机本质
·开放杂志:习近平与胡锦涛摊牌冷战 耍脾气不想做接班人
·独家:薄熙来案与习近平背伤真相(上)
·张洞生:中共2012年3次‘翻盘’的权斗闹剧后,18大和习近平将何去何从?
·余杰:苏共既已灭亡,中共岂能独存?
·张洞生:胡侃‘特色社会主义’何时了?中共‘特色’淫魔知多少?
·樵夫: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意接受公审!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
·张洞生:中共18大和习近平敢放‘快速有效收拾人心’的3把火吗?中共18大和
·朱忠康:大饥荒与荒淫无耻
·苏明:中共垮台的一切条件已具备
·朱忠康余杰:乇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肖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
·李鹏家族被爆撤离中国 向国外洗钱时暴露
·揭秘中共近年高级间谍
·张洞生:18大‘胜利’闭幕,谁‘胜利’了?中共的垂死挣扎和习近平的出路
·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揭秘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邵正祥:毛泽东的12种身份
·史海:中共不敢公开的宋美龄的信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第一批中国官员财产公示”网络疯传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侃侃俺的中国
·张洞生编辑:数目字使人惊醒,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必然走向崩溃灭亡
·张洞生: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质疑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吴洪森:中央党校解答周恩来之谜
·朱忠康:文革血仇谎言的造假运动
·胡星斗:毛泽东真相
·张洞生:面对重重危机不可救药的中共,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刘悦声:《温家宝全传》摘要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习近平。温家宝
·太子党们!
·陈伯达儿子评论中共60年
·2013年中国流年不利,1.5月连遭6次大耳光打击,正加速走向崩溃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钱伟长交信事件
·千家驹:追随中共的报应
·凌峰:习近平军权:银样蜡枪头?
·方忠謀被兒子出賣而死
·实现“不流血”政治转型的中华伟人
·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何清涟: 《人民论坛》调查摧毁了北京的制度自信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她为何还要讲夹边沟的故事?艾晓明保卫历史记忆

   
   华夏文摘|她为何还要讲夹边沟的故事?艾晓明保卫历史记忆
   
   谈吧,谈吧,吾诗已成!
   


   中山大学退休教授艾晓明博士自告别大学讲台回到武汉家中后,她一天也未闲过,除了将大量精力与时间用于侍奉卧床多年的年迈老父之外,她还孕育出了一部片长六个小时的史诗般纪录片新作。 这就是今年二月二十五日在香港兆基创意书院首次公映的《夹边沟祭事》(注:以下简称《夹》)。
   
   然而,就在影片公映前三天,气急败坏的当局竟无视人伦基本底线,责成广州警方与中大校方,向艾晓明发出了必须返回广州接受约谈的通知。
   
   「谈吧,谈吧,吾诗已成! 」一向淡定与乐观的艾晓明,在她微信上留下这句话后,就匆忙南下羊城了。
   
   「无法想走就走,也不能想待多久就待多久,所以每次外出都像和父亲的生命赛跑一样。 」这是艾晓明在回顾她多次前往甘肃拍摄《夹》时的一次访谈中吐露出的一句话,今天把它用到这次暂别风中残烛的老父独自南下广州之情境中,竟显得更为悲凉与悲怆。 这次极有可能是生离死别的离别,并非是这位当年的黑五类女儿在慈悲之心的驱使下为担当社会责任而主动作出的选择,而是在强权的逼迫下作出的无奈选择。
   
   欲了解艾晓明为何要拍这部纪录片,那我们就应对「夹边沟」有个大致了解。
   
   距甘肃酒泉市东北方向大约二十公里处,有一段明代长城,夹边沟就位于明长城旁边,所谓「边」,指的就是边墙(即长城)。 在长城北边,就是巴丹吉林沙漠的南端。 据当地环境部门长年观察到的生态记录表明:夹边沟风大沙多,有限农田严重盐碱化,主要植物为芦草,「几乎无降水」。
   
   一九五七年,三年前成立的夹边沟农场被改为由甘肃省第八劳改管教支队管辖的劳教农场。 当时,甘肃省内的机关、企业和学校三分之一的「右派分子」,被押送到这里劳改,其总数为三千多人。 这中间既有时任水利部部长的傅作义之堂弟傅作恭,还有中共开国上将肖华的亲侄子等。
   
   在这个比沙漠好不到哪里去的劳教农场里,从一九五九年初到一九六○年底,被强迫劳改的右派分子们吃尽了荒漠上能吃和不能吃的所有东西,二千五百多人因饥荒而变成了饿殍,最终仅有四百余人活着爬出了这个人间地狱。 饥荒最严重时,「夹边沟」竟发生了人吃人的惨剧。
   
   在艾晓明动手拍摄《夹》之前,「夹边沟」这块历史的疮疤,早就有若干影视或文学作品,以及访谈录或回忆录触碰过。 在关于夹边沟的叙事文本中,尤以杨显惠的中篇纪实小说《夹边沟纪事》与《告别夹边沟》、赵旭的同题材长篇小说《风雪夹边沟》、著名美学家高尔泰(夹边沟幸存者)的纪实散文《寻找家园》、前中共酒泉地委副书记邢同义的长篇报告文学《回眸夹边沟》等影响广泛。 杨显惠先生曾因《夹边沟纪事》获得过海外著名的华语文学传媒大奖。 在影视类作品中,既有独立电影导演王兵以《夹边沟纪事》为蓝本拍摄的故事片《夹边沟》,也有他在访谈夹边沟幸存者基础上拍摄的纪录片《和凤鸣》;著名独立纪录片导演胡杰也拍摄过一部同一题材的纪录片;此外,香港凤凰卫视也曾拍过一部「夹边沟」多集专题片。
   
   那个时代完全有可能重来
   
   既然夹边沟题材并不新鲜,但艾晓明的《夹》甫一问世,却在网络社交媒体上迅速 刮 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夹边沟旋风」。 有观察人士指,这一热闹景象实为近年来少见,极大震怒了中南海。 面对此情此景,我们不得不追问:
   
   为什么在胡温执政时已开始解冻的「夹边沟」,转眼间又变成了新的禁忌呢? 这应是我们理解艾晓明的《夹》与夹边沟惨剧本身之关键。
   
   习近平上台后于二○一三年五月提出的意识形态「七不讲」禁令中,有一条就是「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 同年晚些时候的中央九号文件,又将这一禁令定义为「以『重新评价』为名,歪曲党的历史和新中国历史」的历史虚无主义。 在习近平执政的这几年里,人们明显感到言论禁区越来越多,政治空气越来越左,许多已逐渐变得清晰的历史真相又变得扑朔迷离。 及至局势发展到去年下半年党内开明派的舆论基地《炎黄春秋》被夺权后,人们才赫然发现,一个没有毛泽东的毛时代已大步向中国逼近。 去年底发生的几起极左势力反攻倒算事件,便是这一变化的明证。 这一切,应是艾晓明的《夹》得以问世并遭遇空前打压的严酷现实背景。
   
   在此背景下,由「夹边沟」的幸存者集资竖立的纪念碑被多次损毁;艾晓明也曾多次被阻拦在夹边沟之外,因为当地警察「不允许我们前往右派坟场祭奠遇难者」。 一些受访者甚至还对艾晓明极其尴尬地说:「你把机器关掉,我就告诉你」。
   
   正是当局制造出来的恐怖气氛,才导致好些「夹边沟」惨剧的亲历者又因恐惧而闭上嘴了。 比如,一个出生在甘肃另一劳教农场──蘑菇滩农场的右派子弟,在看了艾晓明的《夹》之后,给她留言说:「爸爸不知道我写这些文字,他警告我不要写,不要碰政治。 」当年的蘑菇滩农场一站四百多名被劳教右派分子,仅活下两人,这位警告儿子不要「碰政治」的父亲,便是其中之一。
   
   有段时间,许多公知都乐观地坚信毛时代不可能再回来了,然而,习近平执政后的以上种种倒行逆施,却让人们真切看到了毛时代又将回来的迹象。
   
   艾晓明在拍摄此片时,曾不止一次思考过一个问题:「为何人们在私下直言不讳,一旦面对公众,自我审 查 机制就会 启 动? 」最终她获得了结论,这即是:「那个时代完全有可能重来,而且已经在重来,或者说,那个时代从来都没有结束。 」
   
   二○○六年六月底,《上海文学》杂志社为邢同义的《恍若隔世》举办了一次盛大的新书座谈会,在会上,旅美作家戴舫教授曾这样 说 过:「我们并不是失忆,我们是被迫不记忆,这是一个更加糟糕的情形。 」没想到,时隔十年之后的今天,由于习近平的倒行逆施,「被迫失忆」又成为了一种社会新景观。 为保卫历史记忆,让人们重新审视那个时代,艾晓明便在时代发展的岔路口,用一部纪录片新作,为我们竖立起了一座高大醒目的「纪念碑」。
   
   © 黑咖啡 for 中国数字时代 | Permalink |
   Post tags: 夹边沟记事, 艾晓明
   发送任意邮件至[email protected]便可成功订阅数字时代
(2017/04/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