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 谭宏泽:西非的中国性工作者与他们的 “性战争”]
独往独来
·党媒自曝秘密聚会抨击毛周 亡党已成公开的“秘密”
·李小琳须惩治 习近平姐夫的事情了结了
·毛泽东曾想带我私奔出游
·毛泽东读了17遍《资治通鉴》 读了5000万字 害死8000万人
·听雨楼主的博客:我所知的“毛妃的又一轶闻”
·伍凡:評中共對知識分子和小崗村的講話
·比雾霾更可怕的是于丹! 比于丹更可怕的是鲁豫! 比鲁豫更可怕的是申纪兰!
·董狐:从习近平‘集权争核心搞个人崇拜学毛’等等失败看其自掘坟墓
·昭明:揭秘习近平母亲齐心的小三逆袭上位转正的通奸秘史
·杨继绳: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魏光邺:反右运动若干问题之我见
·聂作平:祖国的杂种
·董狐:习胖与金胖,谁怕谁,金胖是中国人民最凶恶的敌人
·雷洋案最關鍵的五分鐘發生了什么:細節分析.精辟!
·网传中央在内部单位逐步解密《林彪日记》内容太惊人
·吴大江:中国,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国家
·董狐:从权贵红二代反对‘文革重来’看习近平的穷途末路
·寡人的博客:转贴: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资中筠在习大大与民主党座谈会上:启蒙吧,否则就烂掉了
·万润南:胡锦涛的上司落选总书记内幕
·资中筠 中国为什么日益野蛮化?
·夜问天:自封的“先进”性政党是反人类的犯罪集团
·刘亚洲上将:整人是最卑鄙的人性
·春生:他们是国耻
·中共三巨头死缠同一美女 邓颖超服毒自杀
·董狐:習近平7.1‘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的講話, 像是在給中共和他自己立‘
·润涛阎:中美必有一战?
·胡平: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好文!
·美國蘭德公司:中國現狀分析報告(值得好好看)
·刘亚洲:一亿人脑袋围着一个人转,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好文
·张洞生:中共把马列毛主义吹嘘为「宇宙真理」是愚不可及,末日来临
·陶涵:蒋经国传
·朱忠康:惊世真相 “九二共识”的来龙去脉和前世今生
·陆社交媒体大面积传未经证实的邓小平遗嘱
·隐瞒前中共党员身分入美籍 华裔男子法庭认罪
·毛岸英五个真实细节 赴朝镀金三个月回国
·葉擎天:進口核廢料使習近平遺臭千萬年
·王朔:中國社會的“四大魔咒”
·董狐 :北戴河会议似成习近平的‘华容道’,脱身后抱头鼠窜回到北京
·俞可平:中共政治面临六大问题 统治危机已现
·中国人令世界厌恶原因
·北大博士揭秘基层政治:官员玩女人算个屁
·董狐:习帝反腐:狠拍苍蝇,轻打老虎,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
·周有光闲谈过往
·刘亚洲:中日海军差距超甲午海战 四小时全歼东海舰队非戏言
·董狐: 包子的‘爛陷’又露出來了
·新浪博客|程阳生:日本鬼子为什么从来不轰炸延安
·张洞生:任何不符合人性的需要和发展的社会经济制度是会被更适合者淘汰的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六点美国印象让我心酸
·董狐:庆丰帝为什么宁要‘鸿忠’,不要‘兴国’?
·那些大师已然远去:百年前中国知识分子的骨气!
·王康:被毛泽东、周恩来掩盖的一件重大历史事件--卖国
·向忠发的供词曝中共十大鲜为人知内幕
·劉淇昆: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
·溪谷闲人的博客:软实力?中国的十大“世界第一”
·董狐: 六中全会,包子帝的“困兽之斗”
·毛对特务头子周恩来又用又怕 防到死
·遒真言实:抗美援朝世界史上最荒唐最窝囊最无耻最卖国战争
·吴敬琏再发声:国家养只会“造词”的专家有什么用?
·大撒币习将投500亿美元孟加拉,北京狂砸700亿美元 普京成为中国奴仆
·鄭 平:請民運人士關注高智晟的吶喊,讀《二○一七,起來中國》
·【禁书】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1.1.4
·中共制造英雄过世 邓小平亲口证实欺世盗名
·周恩来去世谢静宜兴奋得敲锣打鼓
·张洞生 :[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中西方文化文明的优劣对比
·董狐:习近平自封‘核心’,作‘黑心皇帝梦’,被戴上紧箍咒,难过2017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
·有人揭露习近平篡改六中全会公报!(全文转贴)
·张洞生:新黑洞理论
·春秋戈:中国正部级高官赴美国看病 惹医生白眼
·PBSNPR博客:冒死揭露太行发动机是一坨特大狗屎的绝密
·万毅忠:《一个解放军的1989》: 为六四留下恐怖的历史记录
·刘文忠谈同监难友指挥家陆洪恩之死
·张克侠回忆录承认中共制造七七事变。中共卖国贼
·南希博客:戏谑文:习近平《纪念卡斯特罗》
· 张洞生 新黑洞理论之2
·习高规格纪念朱德 其死亡内幕再引关注
·曾伯炎:长征,难以再伟化的破产神话
·击毙山本五十六功臣文革遭遇凄惨
·要求中央首长不要陪舞 南京女演员被杀内幕
· 聂树斌处死日期做假:执行正是章含之换肾之时
·毛远新被捕后吐真言 痛批文革祸国殃民
·毛三次请求杀蒋介石未遂 西安事变竟然是斯大林在操控
· 张琏瑰::朝鲜核问题的严重性
· 王岐山被正式赋闲,习王的打虎权被正式剥夺
·艾叶:毛泽东身患怪病,暴露他强烈的帝王欲权力欲望(节选)
·《毛泽东谈大跃进大规模死亡:死一半人尸体做肥料》
·董狐:看看围绕雷阳案的一些政治斗争闹剧,包子可能是最大输家
·一份让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震惊的苏联总统密档!
·乐山水;川普对华清算,北京退到哪一步?
·急速客:从反蒋英雄到毛的叭儿狗
·曾伯炎;1957罹难右派众生相——写在反右60周年
·曹长青:检讨我对川普评论的误差
·日学者揭秘:毛周派特使向日军卖国军情报 日特务机关成中共据点 ——中共联
·历史的错位(1~10)
·董狐:习近平大谈‘发展’,他 ‘大发展’了什么?
·齐大圣;从“毛病不除,恶习难改”到“今年何夕,除夕除习”
·将来可进入正史的粟裕秘闻
·美国式贪污:副总统和州长因贪婪而落马
·林 木;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赵紫阳揭内幕:那些元老为何仇恨我 把我家抹黑成官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谭宏泽:西非的中国性工作者与他们的 “性战争”

    政见 | 谭宏泽:西非的中国性工作者与他们的 “性战争”
   原文
   
   摘要:这恐怕是全球化触角所伸向的最晦暗的角落。
   


   图片来源:CRJ
   
   谭宏泽 / 政见观察员
   
   尽管目前尚没有公开的、明确的统计数字,但从九十年代末至今,年轻的中国女性到西非地区从事性服务行业的人数确实有着急剧的增长。由中国人主导或与当地人合办的性服务场所在当地的激增,不仅对当地的经济社会结构有着一定的影响,也同样形塑着当地人对于中国的认知。然而,目前国内还鲜有学者关注这一问题。
   
   来自喀麦隆杜阿拉大学的研究者 Basile Ndjio 不久前于 Urban Studies 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以喀麦隆的经济中心杜阿拉市内性服务行业在 2008 到 2012 年间的变化为对象,就这一问题进行了探究。他们有如下发现:
   
   对中国女性的性渴望与性产业的发展
   
   中国性工作者,尤其是年轻女性们是如何进入到西非地区的,是该研究关心的首要问题。经梳理,研究者发现,在实际的 “中国性工作移民” 进入之前,首先打入该区域的,是对于亚裔女性身体的渴望与迷恋。而这种性观念,最初居然是通过中国人经营的医药商店传入的。
   
   最初,这些中医药商店因为出售一些有 “壮阳” 功效的药材而吸引了不少男性顾客,而后,就顺带出售一些避孕套、性玩具等。再进而,不少医药商店以及随后跟进的其他商店开始出售以亚洲女性为主角的印刷品、图书、影音制品等等,且销量很好。这后者,在不长的时间内就迅速在当地的男性中建构出了对于亚裔女性的渴望,从而形成了对于寻求中国性工作者的潜在市场。
   
   在这种背景下,同时由于当地对于性行业的控制在九十年代中期以实际上宣告失败,由中国人主导的,以中国性工作者 (主要是年轻女性,也包括部分男性) 为主的 “中式性行业” 从两个方向扩展。一是原本的医药商店,有不少直接转行,改开按摩院、宾馆旅店、夜总会、酒吧等,并在其中实际上运营性行业。另外一部分,则是原本只对当地中国人开放的性服务场所开始 “扩大经营”,对当地居民提供服务。而这些 “中式性行业” 发展异常迅速,不仅占据了传统中产阶级以及西方游客聚集的 “高端” 红灯区,甚至在平民以及贫民区域,都开始出现。而他们的迅速扩张,则引起了当地本地性行业从业者们的敌视和反抗。
   
   本土性工作者的反抗与 “性战争” 的兴起
   
   由于中国人在当地性服务行业中的迅速扩张,以及当地男性对于亚裔女性的迷恋,当地本土的性行业工作者们客源不断流失、收入下降。此外,由于中国年轻女性的不断进入,该地区整个性服务业的价格实际上也在不断下降。因此,当地性从业者们对于中国 “同行” 们的敌视也是自然而然的。
   
   研究者发现,当地性行业的从业者们发展出一套把 “生意” 与更高层面的意识形态相关联的策略以打击中国竞争者们。比如,她们将当地中国性行业的发展称为 “对国家的性侵略”,并把本地性服务人员与种族、宗教等观念加以联结,称为 “纯洁的性”,而将中国人提供的性服务称为 “虚假的” 或 “污秽的、垃圾的” 服务。而且,为了抗衡中国竞争者们,当地原本互相排斥、有冲突的不同区域或种族的性行业群体也开始结合起来。
   
   除了意识形态和语言上的针对,当地的性工作者们还采取的更切实的手段,声称要打一场 “性战争”。比如,不少群体将原本开放的商业区域 (以性行业为主) 赋予种族或者宗教含义,禁止其他性行业人士 (主要是中国的) 进入。还有一些性服务团体划定自己的 “领地”,并且自发组成巡逻队,暴力驱赶领地内的中国性工作者,不允许她们接触 “客源”。还有一些更激烈的,则是会团队式地袭击中国人开的按摩院、宾馆旅店等,殴打从业人员并掠夺财物。当地性行业从业者与中国 “外来者”之间的矛盾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不断加深。
   
   抛开 “性行业” 这个多少有些吸引眼球的外表,这个研究实际上是从一个特别的维度揭示了 “全球化” 这个美好愿景之下的一些阴暗角落。而这个案例之所以比较特殊,是因为这个灰色行业的性质使得政府在其中是缺席的,也得以让人们看到全球化较为被主流媒体和学界忽视的一面。而更需要引起注意的是,无论是中国在西非的性服务人员,还是当地性工作者,她们实际在该行业的整个行业链条以及利益分配都是处于最底层的位置。而最后爆发的直接甚至暴力冲突的,却恰恰是这两个最底层的群体。这显然不是 “全球化” 描绘的愿景之一。
   
   参考文献
   
   Ndjio, Basile. “Sex and the transnational city: Chinese sex workers in the West African city of Douala.” Urban Studies 54, no. 4 (2017): 999-1015.
   分享至:
   
    点击以在 Twitter 上共享(在新窗口中打开)点击以在 Facebook 上共享(在新窗口中打开)点击以在 Google+ 上共享(在新窗口中打开)点击以在 WhatsApp 上共享(在新窗口中打开)点击以将此文章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一个朋友(在新窗口中打开)更多
(2017/04/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