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 谭宏泽:西非的中国性工作者与他们的 “性战争”]
独往独来
· 彭博财经:中国的富豪代表们让美国的议员们相形见绌
·张洞生:天朝最近重提‘改革’是否为了缓和民怨,在给民众‘画饼充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张洞生:中共急迫地想要与普京结盟,却热脸贴上了普京的冷屁股
·吕加平:“关于江的 “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分析人士:胡锦涛为何既不政改又不反腐
·奥巴马胡锦涛去年会白宫,今年会首尔
·闫桂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
·曹思源:政改路径: 国家宪政与党内民主
·冉帝令:越南要建美国式国家
·政治辛子陵:体制改革是为了管住官员而不是为了管住百姓
·杨恒均:你所不知道的香港
·张洞生:西南王下课了,与中共是否实质上启动政治改革是两回事
·辛子陵:-政改兴邦 脱苏入美 ,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弱势”经济学家胡星斗
·震撼!!!王净文: 高智晟是两派生死争斗的焦点。
·张洞生:中共疯狂地反美,只能加速其崩溃倒台
·宋美龄之死 颠覆中共抗日谎言
·张洞生:紧急呼吁胡温习李,抓紧天赐良机,解散中共,实行全面政改,救中国
·中国人震惊:郎咸平曝光惊人秘密
·曾节明樵夫:胡温是两种人
·流沙河: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
·资中筠: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
·被毛泽东杀害的几个青年才俊例子
·大家都应支持温家宝总理!
·中国精英是怎么样被毛泽东毁灭的?【1】
·中国精英是如何被毛泽东毁灭的?【2】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3】
·张洞生:王对王、胡温习李对江曾周薄的大戏上演了,如何收场?对18大影响?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4】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5】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6】【7】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8】【8】【10】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完。【11】
·张洞生:醒醒吧,美国!别再被中共的双簧糊弄了!
·张洞生:新矛盾论:矛盾律的科学依据和结构类型【往15--1】**
·张洞生:老子《道德经》,孔子《易经八卦》与矛盾律【往15--2】**
·张洞生:《北京日报》极左文革余孽的无知、无耻是在给中共帮倒忙
·江河水:中南海为政法委擦屁股——江胡斗中的“红色孝子工程”
·张洞生:谈谈对“人性”的一些看法【往15--3】**
·张洞生:赵普的「半部論語治天下」给我们的启示【15--4】**
·樵夫:内幕人士揭秘:温家宝“家族贪污腐败”传言的来龙去脉
·郑 义:个人在历史偶然中的作用薄熙来事件随感
·张洞生:迫使中共放弃‘一党专政’,走向‘民主宪政,依法治国’过程中的一
·张洞生:孔子与亚里士多德都极其维护“中庸之道” 【往15--5】**
·温家宝爆大银行是江父子钱袋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社会生产力的主要动力形态的改变导致生产关系的质变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1》: 生产关系质变的决定因素【往15--6】**
·昌盛:中共开创了共产共妻新时代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2》【往15--7】**
·张洞生:汪洋是中国政改的领头羊还是在放空炮?
·张洞生:新社发观《3》;发达国家将走向何处?【往15--8】**】
·张洞生:新社发观《4》中共‘初级阶段’【往15--10】**
·张洞生新社发观《5》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往15--9】**
·近代科学的萌芽发生在文艺复兴后的欧洲而未能发生在旧中国的原因【往15--11
·张洞生:胡头搞‘党内假民主’欺骗人民、抗拒政改,甘当‘历史罪人’
·陈东:国际潜逃犯苏荣现任江西省委书记
·陈破空:中共不能说的秘密 朱德死亡之谜
·秦晖:中国“站起来了”的历程——民族主义的实践(上)
·张洞生:中共将与房地产泡沫共存亡。
·张洞生 :中共高层现在高捧李鹏为哪般?
·《曾庆红家产百亿元——众元老批曾富豪是伪君子》 记者:罗冰
·张洞生:中国现在是中共权贵裸官的殖民地,政治局常委就是N国联军司令部
·人性与人生——杨伟东采访建筑史家萧默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续)
·盯住那个割破张志新喉管的人 周秋鹏
·张洞生:中共拿“被迫”当遮羞布、造假、颠倒黑白,就只能‘被迫’灭亡
·张洞生编选: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10203】
·潘汉年、扬帆案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比加速其倒台【040506】
·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70809】
·张洞生:中共卖国祸国疯狂地向外撒钱远超满清,结果却花钱收买了一大堆敌人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中共倒台【101112】
·余杰:胡锦涛是勃列日涅夫的中国版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垮台【131415】
·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忏悔书很短,但字字千钧.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161718】(完)
·张洞生:中共以‘孤立事件’为权贵脱罪,维护高层稳定,势必加速中共崩溃
·明镜月刊:最不歧视中国人的 受到中国人的谴责最多
·张洞生:胡毛左掩盖权贵罪行,投靠权贵,维护‘一党专政’,似乎是在‘下一
·张洞生:如果习随胡规,走强化‘一党专政’的老路,18大将成为末世王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谭宏泽:西非的中国性工作者与他们的 “性战争”

    政见 | 谭宏泽:西非的中国性工作者与他们的 “性战争”
   原文
   
   摘要:这恐怕是全球化触角所伸向的最晦暗的角落。
   


   图片来源:CRJ
   
   谭宏泽 / 政见观察员
   
   尽管目前尚没有公开的、明确的统计数字,但从九十年代末至今,年轻的中国女性到西非地区从事性服务行业的人数确实有着急剧的增长。由中国人主导或与当地人合办的性服务场所在当地的激增,不仅对当地的经济社会结构有着一定的影响,也同样形塑着当地人对于中国的认知。然而,目前国内还鲜有学者关注这一问题。
   
   来自喀麦隆杜阿拉大学的研究者 Basile Ndjio 不久前于 Urban Studies 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以喀麦隆的经济中心杜阿拉市内性服务行业在 2008 到 2012 年间的变化为对象,就这一问题进行了探究。他们有如下发现:
   
   对中国女性的性渴望与性产业的发展
   
   中国性工作者,尤其是年轻女性们是如何进入到西非地区的,是该研究关心的首要问题。经梳理,研究者发现,在实际的 “中国性工作移民” 进入之前,首先打入该区域的,是对于亚裔女性身体的渴望与迷恋。而这种性观念,最初居然是通过中国人经营的医药商店传入的。
   
   最初,这些中医药商店因为出售一些有 “壮阳” 功效的药材而吸引了不少男性顾客,而后,就顺带出售一些避孕套、性玩具等。再进而,不少医药商店以及随后跟进的其他商店开始出售以亚洲女性为主角的印刷品、图书、影音制品等等,且销量很好。这后者,在不长的时间内就迅速在当地的男性中建构出了对于亚裔女性的渴望,从而形成了对于寻求中国性工作者的潜在市场。
   
   在这种背景下,同时由于当地对于性行业的控制在九十年代中期以实际上宣告失败,由中国人主导的,以中国性工作者 (主要是年轻女性,也包括部分男性) 为主的 “中式性行业” 从两个方向扩展。一是原本的医药商店,有不少直接转行,改开按摩院、宾馆旅店、夜总会、酒吧等,并在其中实际上运营性行业。另外一部分,则是原本只对当地中国人开放的性服务场所开始 “扩大经营”,对当地居民提供服务。而这些 “中式性行业” 发展异常迅速,不仅占据了传统中产阶级以及西方游客聚集的 “高端” 红灯区,甚至在平民以及贫民区域,都开始出现。而他们的迅速扩张,则引起了当地本地性行业从业者们的敌视和反抗。
   
   本土性工作者的反抗与 “性战争” 的兴起
   
   由于中国人在当地性服务行业中的迅速扩张,以及当地男性对于亚裔女性的迷恋,当地本土的性行业工作者们客源不断流失、收入下降。此外,由于中国年轻女性的不断进入,该地区整个性服务业的价格实际上也在不断下降。因此,当地性从业者们对于中国 “同行” 们的敌视也是自然而然的。
   
   研究者发现,当地性行业的从业者们发展出一套把 “生意” 与更高层面的意识形态相关联的策略以打击中国竞争者们。比如,她们将当地中国性行业的发展称为 “对国家的性侵略”,并把本地性服务人员与种族、宗教等观念加以联结,称为 “纯洁的性”,而将中国人提供的性服务称为 “虚假的” 或 “污秽的、垃圾的” 服务。而且,为了抗衡中国竞争者们,当地原本互相排斥、有冲突的不同区域或种族的性行业群体也开始结合起来。
   
   除了意识形态和语言上的针对,当地的性工作者们还采取的更切实的手段,声称要打一场 “性战争”。比如,不少群体将原本开放的商业区域 (以性行业为主) 赋予种族或者宗教含义,禁止其他性行业人士 (主要是中国的) 进入。还有一些性服务团体划定自己的 “领地”,并且自发组成巡逻队,暴力驱赶领地内的中国性工作者,不允许她们接触 “客源”。还有一些更激烈的,则是会团队式地袭击中国人开的按摩院、宾馆旅店等,殴打从业人员并掠夺财物。当地性行业从业者与中国 “外来者”之间的矛盾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不断加深。
   
   抛开 “性行业” 这个多少有些吸引眼球的外表,这个研究实际上是从一个特别的维度揭示了 “全球化” 这个美好愿景之下的一些阴暗角落。而这个案例之所以比较特殊,是因为这个灰色行业的性质使得政府在其中是缺席的,也得以让人们看到全球化较为被主流媒体和学界忽视的一面。而更需要引起注意的是,无论是中国在西非的性服务人员,还是当地性工作者,她们实际在该行业的整个行业链条以及利益分配都是处于最底层的位置。而最后爆发的直接甚至暴力冲突的,却恰恰是这两个最底层的群体。这显然不是 “全球化” 描绘的愿景之一。
   
   参考文献
   
   Ndjio, Basile. “Sex and the transnational city: Chinese sex workers in the West African city of Douala.” Urban Studies 54, no. 4 (2017): 999-1015.
   分享至:
   
    点击以在 Twitter 上共享(在新窗口中打开)点击以在 Facebook 上共享(在新窗口中打开)点击以在 Google+ 上共享(在新窗口中打开)点击以在 WhatsApp 上共享(在新窗口中打开)点击以将此文章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一个朋友(在新窗口中打开)更多
(2017/04/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