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李科先文章”及“中共官媒宣传”解析]
藏人主张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国际新格局已启动
·美国战略重心转亚太对台湾的影响
·中国在东亚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中国联邦革命党》组建《网络特别行动委员会》的公告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伍凡評川普對華政策大幅度轉變
·曹长青先生谈法国新总统
·印度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理论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网络发行预告
·改良,还是革命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解析《中国联邦革命党》原则任务和使命
·中国过渡政府》成立宣言
·《中国联邦革命党》政治意志宣示(征求意见稿)
·论民主革命的合法政治强制力——暨“非暴力”论分析
·民主革命意味着什么?
·中国的维权运动和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行动l
·【郭文貴效應與台灣的機遇】
·台灣與郭文貴保衛戰有何關係?
·台灣人為何不能忽視郭文貴現象?
·袁红冰教授的敬告
中国民主大革命(特别推荐二)
·论革命和改良
·改良還是革命
·改良还是革命完整版
·必由之路(罕见评论)
·中国呼唤大政变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 中共少數民族和香港政策的失敗
·《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李光耀的光亮与阴影
·令完成能否成为国际情报界宠儿?
·美國智庫預測中共將垮台
·羊年拍蒼蠅可能暗示反腐將適可而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科先文章”及“中共官媒宣传”解析

    《北京之春》2017年4月号-西藏论坛 群尼唯色简介 群尼唯色文章检索
   
    
   “李科先文章”及“中共官媒宣传”解析
   


   文/群尼唯色(印度)
   译/ 东赛
   
   近期,在流亡藏人社区西藏复国(独立)斗士李科先为著名藏学家艾略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圆寂写了一篇吊念文章而发生了不同意见的争论,之后的3月22日的晚上没有辨认出来的一个人扔石头砸了李科先的车窗,因此,中共政府兴高彩丽地不依政治制度而用所谓“分析”的角度于3月26日在中共官方控制下的《中国西藏网》上发表了一篇批评流亡藏人的文章。对此极少数藏人担心向中共政府藏人自行提供了(舆论)武器,但是,笔者并不那样认为,民主社会中有不同意见的争论是一种常态,即使有时候发生偏颇,仍然保持着透明度。
   
   首先,我们剖析一下中共官文的标题,即“‘藏独’ 又开撕 达赖集团内斗公开化”。
   
   第一,关于“藏独”
   
   独立是两方分开之后,单独立足的意思。分开行为本身有合法的也有非法的,有道理的也有无道理的,那么,西藏处于中共政府侵占状态之下,藏人想从中共分裂不仅有自己国家的历史主权和意愿,特别是当今无法忍受殖民统治下的种种苦难。统一(共居)需要两方的同意,即使有同意也并非另一方不许争取分开,中共侵占西藏以来藏人没有同意过统一,尤其现今藏人遭受压迫和歧视而无法继续保持与中国统一,因此,藏人争取复国(分裂)不仅符合国际法,也符合(自己)国家的历史地位和人民的权利以及自由等人权所规定的相关法条,所以,对藏人叫喊“藏独”是承认现状的表态,并非有其它含义。
   
   联合国宪章承认“自决权”。世界各地已有行使自决权的很多国家和地区,西藏人民也具备行使自决权的一切条件和权利。最近几年进行公投的例子也不少,比如,2008年科索沃((Kosovo)从赛比亚(Serbia)进行公投独立建国;2014年苏格兰(Scotland)进行公投决定继续与英国统一,但是,英国脱欧而苏格兰第二次公投再次提上议事日程,而且,种种迹象表明英国有意允许苏格兰再次进行公投。
   
   1959年中共侵占殖民整个西藏之后,西藏政府以及部分民众流亡到印度,逐步与中共进行过多次商谈,特别是达赖喇嘛鼓起慈悲为怀的莫大勇气向中方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下实现藏人名副其实自治的话,愿意留在中国,并且提交了“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建议”(2008年10月藏中第8次会谈文件),却北京不仅不承认,还继续污蔑达赖喇嘛是分裂者,其实北京不是不知道达赖喇嘛的善意,北京如此顽固地继续压迫藏人和达赖喇嘛边缘化的真正目的是他们(北京)不想要法律意义上的统一,而且,这次北京批评流亡藏人社区的不同意见争论又是一种公开进行藏中分裂的行动,也不是没有可能成为推动西藏复国的协助。话说回来,到底西藏问题是什么?中共政府的领导们,海外中国民主人士,援藏团体都一清二楚。
   
   第二,关于“又开撕”
   
   据说“开撕”是网络语言,即某个集体步入分散或无能化,也有准备对某人撕破脸皮,不留情面之意。藏人流亡社会步入开撕是北京的最大希望或愿望,实际上自然中形成的一个集体的存在没有那么容易一下子进入开撕。在民主社会中,可以透明公开地表述自己的观点,意见,远景或理想,因此,不仅会有激烈的争论,甚至有时候民众会上街抗议,也偶尔会发生破坏他人财务的现象,所以,北京理应不该对流亡藏人社区发生的一些事情采取大惊小怪之态,也丝毫没有值得中共该高兴的地方。深层而言,中国对类似的事情没有经验,对付方法很恶劣,一旦出现持不同意见的人,不知是否看成“开撕”?还是在怕失去中共政权?那些不同意见者立即遭到镇压或监禁。
   
   中共政府不仅镇压反抗统治的藏人或维吾尔人等自己掌控中的民族,而且,也对不同意见的中国人进行拘押,监禁和判刑,比如,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先生至今仍在囚禁中。与此同时,在藏人流亡社区发生不同观点和不同意见之间的争论不会导致藏人社会步入开撕,藏人的共生共存是数千年以来的延续,这个延续不仅不是建立在统一思想的基础上,而且,以往几次发生过政权更替,也没有发生藏人社会开撕,其它国家和民族也不例外。藏人的统一建立在同一个语言,同一个习俗,同一个民族观念,因此,它不会因不同意见而开撕,也不需要用一种强制手段来把持统一,藏民族仍在发扬“吐蕃赞普精神”,对此有抱负,也有信心,所以,不仅不会将步入开撕,反而永远不会停止反抗中共统治。
   
   任何动物都一样,同类合群是一种自然规则。虽然中共侵略西藏之后,藏人流落世界各国,但是,对中共侵占西藏的看法和同一个民族同一个国家的观念很一致,仍在延续共生共存,至今没有发生过严重的内部分裂现象。
   
   第三,关于“达赖集团内斗公开化”。
   
   如果这是中共发现的流亡藏人内斗公开化,那也有小题大做之嫌。达赖喇嘛领导下的流亡政府已有58年的历史,这段时间不是生活在一言堂时期,也非用枪威胁延续秩序,流亡藏人逐步建立了具有各种思想和不同意见的社会。以前有过不同意见,现在更有不同意见是透明而公开的,比如,有复国派,也有中道派,甚至非官方组织举办过多次复国(独立)派和中道(中间道路)派之间的思想交流会议。现今社会交流媒体如此发达的时期,中共是否实行网禁而至今没有看到这些现象?
   
   一个社会中的领导,学者,作家,艺术家等之间由于有意见分歧而引起争论,民众参与这种争论是文明社会的基石,并非开撕或内斗的问题,更不用按着中共的行事风格,用枪威胁持不同意见者或为藏人殖民统治而进行镇压和相关人士抓捕。事实上,藏民族具有自然凝聚力,也正在为脱离中共殖民统治而共同努力之中。
   
   2017年3月30日于达兰萨拉。
   2017年4月10日译。
   (群尼唯色先生,现住达兰萨拉,系藏人流亡社区两大报刊之一《西藏快报》(藏文)执行编辑。)
(2017/04/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