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文化和马主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请教方应看、不锈钢老鼠等自由中国管理员(劳热心人士一转)
·《杨一刀》
·我的“打击面”
·良知恒久远,一颗永留传
·谭嗣同殉难110周年祭
·焦芽败种尚能芽否?--兼示东海原粉丝们
·怎样对待外道异端?
·z一手接纳民主宪政,一手拥抱中国传统
·气壮体亦壮,心良身自良
·中共渐明智,华夷尚倒置
·利他利己都是良知的作用
·东海的红与秋雨的红
·好诗荐读:中华(作者:黎文生)
·儒者、儒学爱好者及有关刊物负责人请进
·警惕冒充东海的人
·真理高于一切,半步也不退让!
·见到我自然会有奇迹
·尘色依旧:谭嗣同殉难110年祭(用东海老人韵)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纪念谭嗣同殉难一百一十周年诗
·汤池不是“儒家特区”!
·制度道德,何者为本?
·z鸟鸣可待成追忆:“阐述学理是一个叫真儿的事情”!
·拐峁山人:东海哲理小诗印象
·儒新社:“不教而罰謂之虐”( 东海附言)
·孔子不诛少正卯!
·也和东海老人夜读谭嗣同其二(作者:不靠运气)
·你值得我团结吗?
·刘晓波的狂妄
·信必安:“我认识了更高的真理”(东海附言)
·敢问基督徒:大舜真的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吗?
·冯学成:天堂地狱一肩挑(东海荐读)
·通亦乐,穷亦乐
·道德大棒来了
·z为孔孟讨东海贼枭文(东海附言)
·z黎文生:希望在儒家
·自杀是一种犯罪
·z邹生:赞叹大良知学
·《开国》
·胡平一言三错误
·良知期待你的支持和信仰
·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黄:你們可別再錯過了
·自由专制不兼容-----复徐水良
·牛客人:谈谈我对儒家的认识---答东海一枭
·揽风驻云 :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毫无疑问的问题
·佛门大德的迟重
·枭声重发:亦开风气亦为师
·冒名文章寻找作者
·该执著还是要执著
·中华文化最大的敌人!---兼斥领袖徐水良
·良知大法
·东海老人:只有中共转身,绝无东海摇身!
·草根:给胡平君和东海一枭君启蒙(东海附言)
·谁“代表”东海参加了这个峰会?
·在义理上不容丝毫苟且-----复牛客人先生
·父父子子君君臣臣
·魏京生们的“领袖风范”!
·魏京生们的“领袖风范”!
·黎文生:反儒者为什么那么愚蠢!(东海荐文)
·东海老人:畜生别与佛爷奢谈平等
·东海老人:《转型期》
·东海老人:给我一滴还你汪洋
·东海老人:向净空法师致敬
·黎文生:中华之“道”与民主自由矛盾吗?(东海荐文)
·儒家的修行
·也讲一点道德常识
·谁把力气使错了地方
·东海老人:我说要有光就会有光
·翟鹏举:再向东海老人开一炮(东海附言)
·Goal:答东海一枭(东海附言)
·飞龙在野:儒家民主主义是中国的希望(东海附言:颇有见识,值得一阅)
·有无神不重要,谁是“本”才重要
·黎文生:道理的大而不当与狭小偏碍
·汝果欲民主,先拜大良知
·飞龙在野:惟有儒家民主主义才能托起中国的明天
·独尊儒家不是独尊
·东海老人:尊儒不是独尊
·三种武器
·东海曰
·《交通部派来的算什么》
·《大复仇之歌》
·东海小诗七首
·zt一衿:“逐渐认同康晓光和东海一枭”
·ztwyh:答网友诗三则
·东海哲理小诗四首
·皮旦:学习,并至东海先生的自由女神
·大复仇论(新稿)
·《与东海儒者共勉》
·网友酬赠拾翠(之20)
·人生能得几知己
·江晚愁: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东海附言)
·贺老象《中国低诗歌》出版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中篇)
·东海老人:“没有人是孤岛”
·Ykingc:东海老人,疯了(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下篇)
·曹维录别开生面解枭诗(外一篇)
·再过二十年
·关于叔孙通与方孝孺
·杀人不碍大慈悲!(新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文化和马主义

   儒文化和马主义

   习近平先生倾向中华文化,发表了一些尊孔尊儒的讲话,有人就说习近平贬弃马克思主义(下称马家),去马归儒了,这当然是过度解读。东海早就指出,毛泽东是“立马反儒”, 马克思加秦始皇;习先生则是“存马推儒”,在不改变马家立场的前提下推重儒学,马克思加孔夫子。

   马克思加秦始皇是恶上加恶,马克思加孔夫子则是恶中有善,有向善之几。这对于靠反儒起家的共产党来说,难能可贵。习近平的尊儒讲话,是对百年蒙昧主义思潮的一次历史性异议,为儒学复兴、中华重建提供了一线生机和希望,为中国最终弃马归儒提供了方便。

   儒家九死余生,影响依然薄衰,朝野对儒家的反感和误会依然深重,因此,“存马推儒”作为权宜之计,颇有必要,情有可原。但必须指出,时间拖久了,流弊极大,必然导致各界思想更加混乱,国家精神更加分裂,官员民众都无所适从。

   因为儒马两家在道德标准、文化立场、政治模式、制度设置等等各方面存在着种种矛盾。

   儒家闻过则喜,马家闻过则怒;儒家和而不同,马家同而不和;儒家周而不比,马家比而不周;儒家成人之美,马家利人之恶;儒家尊师法祖,马家欺师灭祖;儒家诚信和谐,马家欺诈暴力;儒家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马家己所不欲专施于人。

   儒家“民贵君轻”,马家“党贵民轻”;儒家“唯有德者居之”,马家“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儒家“春秋责备贤者”,马家善于责备弱者;儒家“礼不下庶人”,马家求全责备于民;儒家五常三纲,马家或阶级斗争为纲或经济建设为纲。

   最根本的是世界观矛盾。儒家世界观是仁本位,马家世界观是物本位。世界观的矛盾导致生命观、人性观、价值观、政治观统统矛盾,这些矛盾具有不可调和性。儒马之别是华夷、王暴、正邪、善恶、人禽之别。

   或说:儒家和马克思主义同样具有革命精神。答:因指导思想、原则宗旨和领导集团的不同,革命品质会产生优劣正邪之别。论文明性正义性,儒家革命最高,如汤武刘秀;其次是有大量儒家支持参与的革命,如刘邦李唐;其次是民族主义革命,如朱元璋孙中山;其次是一般农民革命,如陈吴;邪教“革命”最恶劣,如洪杨之乱。马家“革命”纯属造反。反人性、反人道、反人权也反革命---彻底反掉了革命所应具有的抗暴救民的正义性。

   或说:“儒马有不同点也有共同处,钱穆高度肯定社会主义,儒家大同理想与共产主义不是殊途同归。”答:大同理想与共产主义,两者完全没有可比性。我有《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一文阐说,兹不赘。钱穆先生确曾肯定社会主义,认为中国自古即有社会主义的雏形和思想传统。这是他的思想误区。

   儒家爱社会,非常重视社会建设和社会保障制度,但决不认同社会主义,就像爱家爱国忠君但不允许家庭、国家和君主主义化一样。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在政治序列中,民永远居于主体地位。早在1944年出版的《通往奴役之路》一书中,哈耶克就指出了集体主义、极权主义、法西斯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的一致性,指出了民主主义的反自由性--与自由主义存在本质区别。而马邦学界至今还在为社会主义和五四民主主义涂脂抹粉,何其无知落后乃尔。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习近平的尊儒表态,让一些马家知识分子闻风而动,关于马克思主义与儒家友好关系的文章纷纷出笼,陈先达《马克思主义和中国传统文化》一文就颇有代表性。

   陈先达说:“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可以从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中得到思想资源、智慧和启发,但也要防止以高扬传统文化为旗帜,反对马克思主义、拒斥西方先进文化的保守主义思潮的沉渣泛起。”说儒家“反对马主义”没错,说儒家“拒斥西方先进文化”则是栽赃---这么做的恰恰是马家自己。

   陈先达说:“马克思主义立足点是阶级关系和阶级斗争…儒学中没有阶级,只有君子与小人之别。”此言确实指出了儒与马的一大原则之异。儒家不论什么阶级,不论有产无产贫富贵贱,严于君子小人之别,正邪善恶之辨。这与强调阶级关系和阶级斗争的马主义自然格格不入。

   陈先达说:“不懂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和方法,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也很难把握。”相反,马主义者不可能真正把握仁本主义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辩证法这些儒家的精髓。陈文以马为体,以儒为用,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对儒学进行肆意歪曲和恶意利用,乡愿苟且,混乱夹杂,似儒实马,左支右绌,为马列化儒学、殖民化儒学作了典型性示范。

   不过,曾经疯狂批儒反儒、以儒为敌的马家学者能够含含糊糊地说些儒家好话,确实不失为一大进步。春江水暖鸭先知,此之谓也。

   或说:“中国现在的马克思主义其实早已不再是原教旨的马克思主义了,经过多次中国化,其内容已经更接近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答:原教旨也好,修正主义也好,马主义有三大原则始终一贯:哲学物本位,政治制度党主制,经济制度公有制。此三原则与儒家的仁本位、礼制和民有制格格不入。

   马家不能与儒家结合,与法家则一拍即合,因为两家思想精神高度默契。

   商韩派法家是古典极权主义学说,其性恶论反仁本,君本位反民本,法术势反礼制反教化,又有轻罪重罚、草菅人命、军国主义、阴谋权术等等特征,所以最容易与马家结合。

   法家倡法术势,儒家重礼道时,针锋相对。儒法之争是礼与法、道与术、时与势之争。非礼之法必是恶法,违道之术必是邪术,悖逆时中原则之势必是恶势力。儒家是真善美的高端,法家是假恶丑的典型。尊儒是顺缘善缘,重法逆缘恶缘;近儒是趋向五福,近法是接近六极。古今不良思想和势力都容易认同法家,中外良性学说和力量都能够尊重儒家。近儒是亲君子,近法是近恶人,近儒者赤,近法者黑。

   儒法之争,是善恶之争,正邪之争,华夷之争,仁政恶政之争,礼制恶法之争,圣贤盗贼之争,真理伪理之争,天理人欲之争,文明野蛮之争,光明黑暗之争。儒马之争何尝不是如此?

   马主义与民主主义、平等主义也血脉相通。

   民主平等是自由主义的价值观,与儒家外王学也有共鸣点,但一旦主义化,就喧宾夺主了,既悖儒家思想,也违自由原则,与反文化、反法治、反良序的极权主义一拍即合。无论主观意愿如何,鼓吹这两种主义,都是为虎作伥。

   民主的要义是民众授权,强调的是政权的民意合法性,可不是民众决策。很多政治社会事务不宜“走群众路线”。换言之,在具体行政工作中,民众不能做主,民意仅供参考。西门豹说:“民可以乐成,不可与虑始。”病人手术需要家属授权,但家属无权主导和指挥手术。

   启蒙派中至今依然流行很多错误思想,例如错认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科学主义为民主平等科学,错认马克思主义为真理,集体主义社会主义为正道,错把仁本主义和个人主义当做坏东西等等,都是非混淆黑白颠倒的大错。因此,儒门必须有人站出来说点真话正理。借用孟子的话说:能言距马列者,圣人之徒也。

   或说:“马克思主义还拥有宪法地位,最好暂时不要异议,以免有违宪之嫌。”答:正因为马家拥有宪位,我才特别忧虑而严加批判。如果它已经退为百家之一,影响危害有限,我还未必愿意为之耗费太多时间精力呢。注意,言论自由包括批判宪法及其指导思想的自由。如果宪法不能异议,还谈何修宪?

   马克思主义儒家化的努力,可以一定程度上降低马克思主义的危害性,但这只能是权宜之计。以权力将儒与马勉强拉扯在一起,将正邪善恶强制性烩成一锅,结果是马不马儒不儒。名不正,一切都无法归正。去马立儒,尽管艰难,却是国之希望和势之所趋。

   去马立儒就是去恶归仁,以仁为本。仁本主义有三本:道德以仁为本,政治以民为本,社会以人为本。尊重民意,追求宪政,维护人权,倡导四大自由,强调法律人格平等,反对言论罪和文字狱,都是仁本主义题中应有之义。我们主张,坚持仁义之本,驱除唯物之邪,海纳西方之善,重建中华之美。

   日前清华大学教授贝淡宁“中共应该正名”的意见,值得重视。共产党与唯物论、党主制和公有制血肉交融,既违反民主自由原则,也悖逆仁本思想和大同理想---大同是同文同德,不是共产共物。弃旧图新,改邪归正,必须正名。

   共产党可以更名为仁民党或新民党。仁民是仁爱人民之意,孟子说,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又说,君子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仁民,包括重民保民亲民,庶之富之教之。“亲民”是《大学》纲领,朱熹解“亲”为“新”。新民之意是,人自明其德后,当推己及人,使广大人民去其旧习,成为新民。

   仁民党或新民党,意味着这个党是遵循中华道统,坚持仁本主义、维护人民权利的党。这样的党才能领导人民建设和谐幸福的家园,领导中国走上长治久安的道路,才有“赶英超美”和实现大同的希望。这样的党才值得人民支持和拥护,值得国际社会尊重。2015-7-6余东海首发儒家网

(2017/04/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